西语西国目录

天官赐福 第0002章 草皮命(2)

时间:2020-08-29作者:头锅二

    在鬼不着调儿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莫名声不吓的晕死过去就不错了。

    老话说的好神难猜鬼难缠,遇见瞎档子买卖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拽着老爹撒丫子开溜。

    “跑!跑!跑”

    三声大喊后爷俩没敢回头,朝反方向憋足力气跑。怪的是原本下坡的路在往回跑的时候,居然也是下坡。不过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跟灌满屎一般,耳边不断有沉闷的呼吸声,感觉就是一个大活人趴在脸上。

    只是不知道老爹有没有一样的感觉,谁知我刚要扭头问他,通道上方一块块石头就接连塌陷下来,洪水片刻间吞没了整个通道。

    哗啦啦...哗啦啦...

    北方的旱鸭子在水里一点儿都扑腾不起来。我层试图紧抓着老爹的手,无奈水势太凶,慢慢的就被灌的晕了过去。后来发生的事儿直接断片,只是在昏迷前隐约记得一条巨大蜥蜴从我身边划过,而且,那眼珠是血红色的。

    ……

    ……

    再次醒来时,我躺在一块石板上,浑身疼痛,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呕吐。好在出门下了点血本,花大价钱买的防水手电筒,绳带完好无损让自己不是睁眼瞎。

    但看见从嘴里吐出的东西时,我心里最后一丝坚强彻底被击垮了。那是手指骨、牙齿、以及一块腐烂的臭肉……

    微弱的光线下,恨不得把自己肠子抠出来。被冲晕的瞬间,我虽闻到了那洪水的恶臭,但万万没想到那是一个养尸池。

    以前在大学图书馆的角落里,我曾无意间看过一本遍布灰尘的《大道论》,那书是繁体字写的,纸业泛黄,充满年代感。里面就讲述过一段话:“合墓,阴阳者,阳阴也,翻地为天者,水也;翻天为地者,生也。”

    墓里遇到的景象结合那本书中的话,我大体上也估摸到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中了。原来那墓是按易经里的阴阳八卦修筑的,就像是一个大齿轮上面套着三个小齿轮,环环相扣,阴阳颠倒。阴阳之中,遇沙为坑,遇水为尸。

    从外面进到里面,陷进众多,多条道路中只有一条生路,而生路却也不是固定的,随着墓葬圈层外泥沙和流水的运动,生路和主墓室的位置时时变化,可能在任何一处地方。

    而我和爹被莫名的洪水冲刷下来,想必是瞎猫碰到死耗子,途中触碰到什么机关。

    对了,爹!!!

    我猛地站起大喊,阵阵回音旋绕在耳旁。

    手电筒亮黄色的光通过金属的反射又折回眼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篮球场大小的石室墙壁上雕刻着鎏金佛像。面堆放着许多棺椁,周围是一个浅水池。水池上面有几盏长青古灯,连起来是北斗七星的模样。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那样的墓室。它像是混合体,既有汉代墓道的亚字型结构,又有唐代将鎏金铸于佛像的习俗。复杂庞大的墓道隆回系统组成了外围保险,精致的壁画和鎏金装饰则完善了内部构造。

    简单来说,眼前的墓葬就像是看见长脚的蛇,让人看上去不由瘆得慌。

    所以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疑惑墓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能将前后间隔几百年的东西搁置在一块儿,若非遇见鬼打墙就是袁天罡转世,

    莫名的恐惧和焦急也再次涌上心头,我向前迈出一步企图去找爹,但是没想到只一步,差点粉身碎骨。

    原来脚下的地方高出地面十来丈,周围还有九根铁链子拴着。身体一滑落让我本能的抓住了其中一条铁链,整截身子悬在半空,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手电筒一直开着才让我看清楚,那根本不是石板,而是一个用九根铁链吊挂在半空的石棺,石棺侧面雕刻着九条姿态不同的龙。下面清晰可见的层层石阶刚好堆起,垄成了一个塔尖。

    于是我死死抓住铁链,在绝望和无助中不断挣扎。瞬间豆大的汗珠打湿棉袄,手掌心也磨破一层皮,脑海里甚至还有和阎王爷坐在一起喝茶的场景。

    不能死,绝对不能死。俩脚在光滑的石壁上胡乱扑腾,我鼓足力气猛地向上窜,手指头扣着铁链的锯口,良久后,身体总算从边缘挣扎了回去。

    当时我心里一万个感激,要不是家里穷,隔三差五才能捡一顿荤,以自己的饭量早变成死肥蛆,还真就没命了。

    但为了找到一丝希望,我又立马蹲在石棺上面拼命大喊起来,摸索着浑身上下的装备。结果发现在水里时候背包拉链坏掉,满副武装下来却只剩一个空落落的背包,啥都没有了!

    我想着能不能先从石棺上下去,先找到爹,然后再找出去的法子。

    然而就在这时,脚底下的石棺突然震动了一下,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挣扎,不停打击着石棺盖。

    屎盆子扣在头上的感觉也莫过此。

    没有丝毫防备,也没有武器。

    下去的时候猎枪在老爹手上,就是铁锹,也被洪水冲走了,要是从里面蹦出个什么东西,我只有死路一条。

    跳下去血亏,等下去摸黑。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闭上了眼,蹲在石棺的棱角,双手死抓着一条铁链。

    咚、咚、咚......

    一连串沉闷的声音再次从石棺里传出,伴随着耳根里久久的空想,我快要崩溃,只感觉自己裤裆里温温的,水润的骚臭味儿散发出来。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最后我狠了狠心撒开铁链趴在石棺上,斗胆将耳根子贴紧棺盖,想要看看里面究竟有啥东西。

    但是听着听着,身体先是一阵急剧晃动,接着眼前突然一红。

    被水灌晕时候,看到的那只巨大蜥蜴突然凑在我脸上,四只脚分别抓着四根铁链,巨大的头颅像个蝰蛇,双目红光瞪着我,腐肉的恶臭从嘴里发出。

    靠!!!

    什么蜥蜴比动物园里的鳄鱼还大,要不是看见它吐出的舌头和鼓鼓的脑袋,还以为是蛇和蜥蜴的杂交品种。只看一眼,它就突然朝我扑来,尖锐的鳞甲似铁片般坚硬,居然和铁链摩擦出了火花。

    丫的身体虽肥,但一点不影响速度。它用爪子挠,尾巴扫。直至张开嘴,喷出了绿色的粘稠液体。

    我旋即下意识的躲闪,使出了骨子里天生的反应速度,利用自己身体素质和有利地形,在棺材盖上和那九根铁链中间来回穿梭。

    可是几分钟后,伴随着尖叫声,我的衣服逐渐破的不成样,被撕开几道口子不说,里面的棉花也飘落下去。

    然而最重要的是,它绿色的痰液流进了我嘴里。

    绝望间,胆泄魂飞;绝望间,破釜沉舟。

    与其被恶心死,不如搏一搏,说不定,单车可以变摩托。

    我猜丫一定是墓主人生前专门饲养的,专为防盗墓贼,要不也不可能长的成精。对它来说墓葬可能就是自己的家,生人自然占不到半点儿便宜。

    不过我注意到一点,丫的好像怕见光。每次快要扑近我的时候,被手电筒一晃就会睁不开眼。

    于是我就试着边用手电筒晃悠,边发出咆哮的声音。小时候在农村放学回家遇见恶狗的时候我就自作聪明,双手撑地狗叫我也叫,憋得眼珠子通红,一般的家犬都禁不住我三下忽悠就得夹尾巴逃走。

    小命要紧,当即我本能的拿出看家本领,用嘴咬着手电筒,做出蜥蜴爬行的姿势,嘴里发出吼吼的声音和它对峙。

    好在畜生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蠢。

    最后被我通一忽悠,丫的还确实迟疑下来,逐渐停止攻击,又开始打量我。

    “叮,叮,叮”

    水珠不断滴在石板上,时间仿佛静止。慢慢的,我的嘴巴和四肢开始僵硬,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哈喇子混合着绿色粘稠液体从嘴角流下,已和原始的野牲口没丁点儿差别。

    虽然暂时唬住它了,但是倘若一直耗下去,我定先垮台。恐怕最后就要成了人家嘴里的腐肉。

    然而就在我暗自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它突然又一个急回头抓着铁链跑向黑暗处,由于脚力太大石棺的棺盖由于摩擦力居然被打开。而我也被一个踉跄甩到后面。

    “呼,呼,呼”

    总算是在阎王殿把自己拉扯回来了。我大口喘着气,看见石棺差不多磨开一道半米长的口子,旋即一个人头探出。

    手电筒照过去才看清楚,那里面的人分明就是我爹。他也急促的呼吸着,面目惨白。

    脑袋瞬间差点炸掉。

    我曾问老爹是怎么一回事,可他一句话不说只是双眼死死盯着我。从眼神里,我看到了和那个大蜥蜴相同的神情,因为老爹的眼珠也是血红色的!

    难道???

    没等我反应过来,老爹就一个迅猛把我拉进石棺。同时一阵闷声传来石棺盖子死死盖上。

    接着,就是后脑勺传来的一阵疼痛感,不省人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