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官赐福 第0005章 大买卖

时间:2020-08-29作者:头锅二

    但一个镇店的宝贝匣子张口就能卖100万,这个手把好像有点大,跟演电视一样玄乎。想着想着,我居然害怕起来,万一这是个不知明的野套路,到时候给我安排个仙人跳就悲剧了。

    况且这是100万,亏了的话,自己裤衩子都得保不住。

    所以还是等老索回来和我一起拿主意为好。

    嘀嘀嘀,墙上的钟表一秒秒掠过。

    时间慢慢过去,老头握着我的手,几乎是一种乞求的态度,硬将俩张银行卡往我兜里塞。

    这是第一次遇见客人求着买东西,以往都是自己跑前跑后,给客人介绍这介绍那,恳求人家,现在恰巧相反,猫拉屎憋出了狗屁味儿。

    我逐渐忍不住了,刚要爆粗口驱赶他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一看是老索打来的,连忙接听。

    那边传来沧桑的声音:“红雪,待会儿我过去一趟,家里边来佛爷了,你事先准备准备。”

    “得嘞!”

    挂掉电话,我诚恳的看着老头,告诉他再考虑三天,三天后给他答复。待会儿还有客人来,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然后将桌上的银行卡和一对珠子塞回他兜里,吃力的将他扶到门口。

    但让我惊讶的是,这老头子浑身倔脾气,出了门非但没走,反而在台阶上坐起来,顶着硕大的太阳汗流浃背不说,眼睛还死死盯着铺子里面。

    眼前的一幕虽说有点扎心,但我也顾不上照顾他了,得等待老索的回来。

    老索就是开车送我回山西的东北汉子,退伍军人,中年老光棍,参加过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敲打越南的战争,曾经独自一人拿冲锋枪干倒过三只越南佬。

    我俩在年龄上虽有点差异,但完全相处的来,这些年要是没他的帮助和支持,这古董铺子根本不可能建立。而且平日里我只管看店和卖货,他在外面四处跑荡,分担收货的重要任务。

    刚才在电话里说要领回的佛爷,是我们这一片地方对顾客的尊称,前些年西方人管顾客叫上帝,传到我们这里听着别扭,心想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干嘛要信那一套呢?所以就按自己崇拜的佛家典俗来叫顾客为佛爷。

    早几天老索就大体上说这次来的货是从伊犁的哈萨克自治州淘的,他告诉我那地方有个小县城,里边有个八卦城,一位老农民在自家院子里刨出一柄玉剑,然后刚巧被自己撞上。

    他见那东西好,但又说不出其中的精妙,为了不错过重大的机会,索性就先给了人家一万块钱的订金,然后连人带货一并请回山西,让我最后把关。

    至于为啥大老远从边疆收货,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在内陆收货风险大,就拿山西来说,这里素有“地上山西,地下陕西”的美誉,原本遍地都是货,但近年来国家对文物和古董这块儿打击很严厉,许多来路不明的东西容易让哑巴吃亏。

    万一花高价格收回来的东西是盗墓贼盗出来的,然后刚巧被警察捉到,纵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所以我们就把主要的货源放到了外省,而且是越远越好。

    所谓的富贵险中求,大体就是这个意思罢!

    “嘀嘀嘀”...

    正琢磨着,门外一阵鸣笛声传来。

    扭头一看,熟悉的景象映射在眼前。

    一米八五的壮汉,满嘴大茬子味儿的东北腔,慈善的面孔,只不过略显消瘦。

    后面跟着一位三十来岁的壮小伙,鬓角体毛发达,眼窝内陷,浅黄色的头发,典型维吾尔族长相,手里还抱着一个用白布包裹的器物。

    我赶紧招呼他们进屋,端茶倒水好生招待。

    老索看不惯瞎忙活,说算了算了,这不是外人,先给介绍认识一下。”

    “普拉提,玉剑主人。”

    “张红雪,这家店铺的老板,我的老板。”

    “您好”

    “您好”

    我笑着和普拉提握了握手,简单的闲聊之后,开始干正活儿。

    三人小心翼翼的将包裹在外面的白布撤掉,阳光照射在晶莹剔透的玉剑上显得十分好看。

    我用手踱起打量,剑身约莫四十公分,上面雕刻着许多蝌蚪纹。剑柄也就不超过十五公分,底端有兽面大印。轻轻一挥,有种飘然悠重的感觉。

    从整体质量来讲,剑手感润滑,暗淡的亮灰色中夹杂着些许杂质,细深的沟线中盖着没清扫干净的泥土,够不到完美,却也是极品中的极品。

    细看那些雕刻风格和大印文字,应该属于西汉和东汉转型时期的隶书,写的好像是“赠细君公主”,剑锋处,还若隐若现的刻画着许多凤凰。

    “初步判断,这应该是汉朝某个皇帝赠与公主的一柄玉剑。”我将剑递给老索“你瞧瞧这纹路,真他娘的细啊,我有俩年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了,还别说,你这次请的佛爷够意思。”

    “嘿嘿”老索憨憨一笑,挠挠头说:“这得亏普拉提他爹啊,要不这么好的东西埋地下几千年都没人知道,这也算是为社会进步做贡献了!”

    哈哈!!!

    三人又大笑起来。

    只是普拉提为了安心,用谨慎不安的拗口普通话问:“这剑怎么样?”

    “放心吧,东西错不了,不过我要具体看看它的来路,每件古董都有其特定的背景和含义,收古董更讲究一个“情”,我给你了人情,给了古董亲情,这笔买卖就成了!”

    “哦”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没在多问,只是双手掐紧肉皮,心里盘算什么。

    旁边坐着的老索见状,笑着拍拍他肩膀“放心吧,这趟山西不会让你白来,待会儿我们洗漱洗漱先去吃个饭,古董慢慢看不急,我带你溜俩圈太原解解闷儿,感受感受你们伊犁和内陆有啥不同!”

    本来我就有这个意思,从一见面的那一刻我就看出普拉提是个实在人,也许正因为老索的真情和豪爽让他从伊犁那么大老远的地方赶来卖货,也许是因为利益的驱使不得不让他这么冒险。

    不管咋样,总之来者皆是客,“普拉提,如果你相信眼前的这俩个人,那么就和老索出去尽情玩几天,刚好我也有时间研究一下这把剑,到时候给你个准确的价位。”

    “嗯”普拉提又用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看了我三秒后,点头答应。嘴角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我知道,这是信任。

    当天晚上,老索带着普拉提去找酒店住宿,我让他们利用这俩天的时间四处走走,散散心。顺便感受一下山西的风土人情。由于种种原因,我就守在铺子里,照顾一下零碎的生意,好好研究那柄玉剑的来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