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官赐福 第0006章 白日做梦

时间:2020-08-29作者:头锅二

    他俩看上去很高兴,都是豪爽痛快人,丝毫没有隔阂与遮掩,只是没有我的参与让老索感到失落,原本以为这次回来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但人家普拉提从大老远的地方跟着跑来,我必须专业一点,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目送他们离去后,我将铺子门栓插紧,窗帘拉上,独自呆在桌子旁打量眼前的东西。

    一个是黑匣子,一个是玉剑。

    白天那个老头将100万塞我手里买黑匣子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多少年过去了我都没真正把那个东西当作宝贝,虽然仔细研究过它是北魏的东西,但却只当作爹留下的念想摆在那里。

    其实我和老头说的有一半是谎话,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黑匣子究竟是什么来历,不过它确实在我出生前就已经在家里了。

    小时候老爹碰都不让我碰,只是叮嘱我说要把它好好放在家里,一代一代传下去。

    娘生病住院后,我曾偷偷听他们讲话,老爹哭着要从家里卖什么东西来换钱治病,但娘当场拒绝,并且放出狠话:“你要是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卖了,将来怎么去张家祖坟里呢?”

    后来,娘一度搬出“自杀”来吓唬爹,卖家里的东西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也好好考虑过,家里边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就差米缸面缸在墙角放着,有啥东西值钱呢?除非,爹指的是那个放在柜子里当宝供着似的黑匣子。

    因此,现在我不得不再次打量这个玄乎乎的东西。

    匣木采用的什么材料虽然看不出,但外面经过专门的防腐处理,就像把一块木头切成俩半,然后直接在上面铆了个青铜轴。里面轻微刻有一行四不像的符号,既不像文字,也不像图片。在四处棱角上,分别有四个浅沟。

    从木头腐朽的程度和制作工艺不难看出这是北魏时候的东西,但要具体分析他的来历,要比老索从伊犁带回来的玉剑难的多。

    北魏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时间跨度这么大的东西,能够保存到现在完好无损十分不容易。当然,要是当作家传宝贝一代代传下来或者从密封性好的墓葬里边盗出来也不是没可能。

    但确切辨别俩种来处的可能性,以我的实力做不到。

    大学下乡实践的活动里,我在不少农户家里走访遇见过许多古代的东西,像木材这种小玩意儿十分繁多,一般都是装首饰的盒子或者木质家具。这种实心的匣子,压根没见过。

    哎!!!想了想还是没头绪。

    我又发愁犯困了,真后悔肚子里没学到墨水,在古代有许多冷知识是书本上没介绍的,只有在不起眼的古籍或者墓葬中才会有记载。要是勤奋点学习,也不至于现在搞不明白一个自家的东西。

    现在老头来收黑匣子的事老索还不知道,我思考着这件事要么先放一放,等把玉剑办妥之后,让老索和我一起回趟老家,看能不能找到黑匣子的一点线索。

    提到老索,这次他带回来的玉剑也很不错。如果把对关的话,能给普拉提一笔数目不小的金钱不说,自己半年的生活费也能到手。

    对这次生意,事前我进行了简单的准备,利用闲暇时间翻阅古籍搜查一番,发现挖出玉剑的那个小城居然是南宋时期“长春真人”丘处机应成吉思汗的邀请,前往西域主持修建的,全名叫特克斯八卦城。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八卦城。

    而在那地方能挖出玉剑,很不简单。

    因为古时候新缰叫做西域,大体就是甘肃玉门关以西的大部分新缰地区,甚至包括东欧和西亚、中亚等地区。他们的技术和文明程度相比中原有一定的差异,双方只能通过战争和派遣使者的方式进行交流,其中就包括礼物的馈赠和战争的掠夺。

    这里不得不提到的一点是,汉朝的玉剑之所以能跑到西域,和当时的历史有很大关系。

    特克斯八卦城是古代乌孙国的所在地,在汉武帝时期与中原来往十分密切,为了抵挡共同的敌人匈奴,经常有远嫁乌孙的公主。

    而我手中的玉剑,明显就是汉武帝为了联合乌孙国一起攻打匈奴,封江都王刘建之女细君为公主出塞和亲时,一并赠与细君的。

    前几年湖北那边一群盗墓贼从西汉的王侯墓里边盗出一把与之相似的玉剑,转手倒腾了100多w。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市场上越缺的货,价值就越高。

    想着,我哼着小曲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在躺椅上打起盹来,都说福气到了挡都挡不住,就是猪油擦枪管都能润膛,一响接一响。

    只不过接下来要忙活了,我得赶快安顿普拉提,和他商量好价钱,尽快入手。然后请一位道里的可靠人拿去销售。

    ......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铺子在小店区正阳街这边的胡同里,偶尔会从晋西北老家那边来些送货的人,往日里这个点钟也就刚好是他们送货的时候,我便也没注意,直接去给开了门。

    “吱”

    一阵嘎吱声后外面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只觉站在门口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人,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皮包。

    “进来吧”,既然不是送货的那就是买货的,毕竟“三和轩”的门匾在外面挂着,我招呼他先坐一会儿,自己去整理一下着装,这个邋遢样子实在不好做生意,万一被人家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古玩这条道上混呢?

    那人也是个脸皮厚的主,就跟在自家似的,俩脚蹬在茶几上热了一壶水,一言不发把赏着我的东西。不过他的目光转动很快,似乎没有一样能入了他的眼。

    约莫10分钟后,我不好意思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说自己最近有点忙有点照顾不周,让人多担待。那人微微一笑,表示体谅的意思,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好做,也没为难。

    “兄弟你这里有没有鎏金货,别的不要!”那人操的一口流利北京话,直奔主题。想来他刚才也没看下我这里摆着什么像样东西,所以就直接问我了。

    他这爽快的性格倒是让我很喜欢,不像一些人没钱还想来店里蹭蹭,往往和你聊了半天后抛下一句“我在想想”就溜了。

    一看就是行家,我们做这档子买卖的确实不会把压箱底的货放在外面,老一辈人把这叫做财不外露。

    既然人家直接叫底了,想来自己确实有几件鎏金货后便习惯性的伸出手握紧拳头问预算,而那人直接将手心面翻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