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官赐福 第0010章 天官赐福

时间:2020-08-29作者:头锅二

    但谁让咱天生热心肠呢,在糖衣炮弹中那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自然对老头的憎恨也就慢慢消除,开始蹲在桌角上看着他说话。

    “你知不知道这黑匣子的真正来头?”

    “废话,我要知道还会把它摆在家里当宝供着?”

    “这黑匣子原本有一对,现在我家里有一只,你这里有一只。”

    嗯,我点了点头,对他所说的一点都不关心,哪怕它就是有十只,那又不是我的,跟我有啥关系呢?

    为了调解气疯,他又说“呵,我手里的这只,是阎锡山从魏墓里边盗出来的。”

    听到阎锡山我倒也没吃惊,全国有几个军阀头子没吃过死人饭呢?

    尤其是在山西这地界上,几十年前遍地都是古墓,别说他阎锡山,就是普通人家,各个村子,各个门户都有几件稀罕物件,至于这种黑匣子,也就更不为奇了。

    所以我没吱声,看看这老头肚子里究竟有啥鬼水。

    “咳咳,你,听过天官印吗”

    瞬间,我的头炸了。

    玩古董的人怎么不知道天官呢,和摸金,搬山,卸岭并称的四大盗墓集团在中国甚至是世界上都有很大名声。

    传说在东汉末年,董卓为了发展军队实力,增加财路,所到之处陵墓皆挖,还公然在军中设立“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明目张胆的挖掘盗墓。

    而细说这发丘,也并无稀奇,只是以手中的一枚铜印出名,每一个发丘天官都有一枚正统的“发丘天印”,印上刻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

    不过到了现代,目睹过天观印真容的人可谓少之又少,大多只是听闻过传言罢了。

    现在老头突如其来的问题,难道暗示我这黑匣子和天观印有联系?要真是那样,我祖坟上都得冒青烟。到时候在古玩界咳嗽一声,行业都得抖三抖。

    老头子看出了我的顾虑,压了压声音又问我“想不想知道其中的关系?”

    别的梁子也许过不去,但天官这档子事儿摆在眼前,我也顾不下讲究和情面。“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一句话,万千愁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接下来就是老头的滔滔不绝:

    “三十年前,我带着一只考古队在长白山里发现一座规模宏大的墓葬群,结果初步探测后,我们便匆匆下墓。可下了墓道后,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因为那座墓的墓道和甬道与传统墓葬相反,人们走到一半路程时先触发了机关,后被墓道塌陷下的黄沙淹没,还没到主墓室就丧失五人的性命。

    而我也算是侥幸逃过一劫,被黄沙淹没后不但没死,反而莫名其妙的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主殿墓室。

    那个主殿墓室构造是七星连棺,百十平米的场地上放着七个石棺,而我醒来时躺在首星的天枢星里,当时浑身像是被扣上魔障,意识虽清醒,但呼吸困难,身体僵硬。

    躺在石棺里可以明显感受到外面有什么东西在爬,旁边相应以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耀光六星相应的六口石棺发出沉闷的敲击声,就像里面躺的活人,不断挣扎。

    后来,石棺盖突然自己打开,一个双目发红的东西守在我眼前,口里流着恶臭味的液体,被一声巨响吵的晕死了过去。

    再后来,就失去知觉,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长白山下的小溪里被上山打猎的农户相救。而那个黑匣子,也莫名其妙的攥在手里。”

    这么离奇!!!

    听完后我心头一颤,老头说的情景,简直和当年自己经历过的一模一样,整个经历只有进到的墓室不同,就连醒来后遇到的场景,都不尽巧合。

    那件事多年来只有我一人知道,就连老索,他也只听闻我去过长白山,并不知道我遇见的奇怪景象。所以老头不可能骗我。

    现在讲的故事,仿佛又将我带回到那个墓里,让那个蜥蜴趴在脸上喘气。不知不觉自己已出了一身虚汗,耳朵、眼睛里都是老爹叮嘱我的场景:“伢子,回去给爹立个衣冠冢,逢年过节让我吃点瓜落儿......”

    “张红雪,张红雪”

    见我走神,老头不断挥手示意,可能以为我不相信他讲的话,要掏出当时的考古记录给我看。

    “那这和阎锡山有什么关系?”我打住问道。

    老头思量了一阵子说,后来考古队仔细研究过那个黑匣子,用现在的科学技术可以证明的最大发现是,黑匣子本来不是那个墓里的陪葬东西,而是被人后来放进去的。

    而那个人极有就是阎锡山,因为当时结合史料和附近居民的传言得知,阎锡山曾经多次大老远从山西跑去过长白山,并且行踪诡异,带的部队都是从各地招募的土夫子。

    而这一切的猜忌,还来源于一件东西。

    老头拍了拍手,秘书又揣着一个布包走进,放在面前打开一看是本发黄的书,纸质柔韧匀厚,页面上写着“天官赐福”四个大字。

    准确来说,当年老头抱着的黑匣子下面还牵连着一个夹层。夹层里放着的就是这本书。

    我翻开草草瞄了几眼,乍一看里面都是用楷书记载的风水和人伦纲常,只是在每页的末尾处都有用墨水笔写下的一个“福”字。

    很明显,这本书的年龄要远远大于墨水笔记的年龄,写字的人是在古董上面留下了这个记号。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是阎锡山在活着的时候提前将自己的衣冠冢和那个古墓合葬在一起了。用风水学简单来说,就是“借墓”。将自己的墓和古人的墓合葬在一起,寻求易经上描述的“大同”。

    阎锡山居然借墓?

    我不敢相信,邻里借钱借东西可以,历史上还有借墓这一说法。况且这是阎锡山啊。

    合葬这种事在中国历史上仅仅运用于同一氏族或者家庭夫妻之间,他们生前就相伴在一起,死后也不愿相离。但是要说前后相隔上千年的人合葬在一起,就有点背离寻常了。

    倒是也有一种可能促使他们这样。

    “会不会是阎锡山找到了自己的祖宗,就是长白山那座古墓的主人呢?”

    老头摆了摆手说我想的是挺在理,他也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经过准确的研究,这一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墓主人的具体身份,还不得而知。

    我不禁又问“那你为啥不带队再下去一次呢?”

    哎,老头双手撑在桌子上,说:“那墓不是一般人能下得去的,我也曾试图重新组建考古队下去,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下来,直到遇见你那个黑匣子,才让我看到了希望。”

    希望?

    我不明白他究竟怎么想的,但从这里听出一点道道,他是想让我去那个墓里给探路,完成自己当年没完成的心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