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官赐福 第0011章 长白山

时间:2020-08-29作者:头锅二

    果不其然,一个星期后现实应证了我的猜测。

    老头说长白山那个墓近几年来被土夫子光顾过多次,当地文物部门虽然知情却束手无策,因为在技术和条件不够成熟的时候任何冒险行为都有可能是错误的选择。

    他想让我做的就是对那座墓葬进行勘测,随后上报国家文物单位进行抢救性发掘。

    起初商量这件事老头以为我要拒绝,但当我一口痛快答应下来的时候,他久违的脸上笑开了花。

    要说这里面的缘由,可能和某种巧合有关,也可能和我心里的那扇门有关。我爹的命,黑匣子的迷,发丘天官的线,同一时刻出现在同一地点,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值得去闯一闯。

    一切事宜准备妥当后,老头给我们送行。

    这次去勘测的一共有五人,除了我和老索之外还有俩个技术人员,说好听点是搞技术,其实都是从地下里捞来的角色。

    剩下那个是老索联系在东北的朋友,具体到了那儿他会接应我们。

    草草打了个招呼后我们的车子便驶出山西朝长白山奔去。

    长白山只是人们对长白山脉的简称,上下跨度1300千米,是清朝鞑子的发源地。作为一种文化的积累,北魏时叫“徒太山”唐朝时叫“太白山”,直到金朝开始才叫长白山。它和西面的昆仑山齐名,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

    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是靠沈阳边境内的大西沟,从那里作为进山的跳板。

    由于带的装备较多,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就绕开高速,走国道和省道。开车的叫柴鑫,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很实诚。他和众人聊的很开,不过和土气的大名相比我更喜欢叫他小金。

    和老索坐在后排的叫大皓,据说是三届省级散打冠军。为人沉默少语,浑身腱子肉是典型的代表特征。

    四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大都是说自己早些年在这种行当里面的经历,不是特别传奇,但也算十分精彩。

    我们昼夜不停赶到东北,到达长白山脚下已是第三天中午。

    老索的朋友早已等候多时。他叫徐老三,原名徐海波。年近中旬满头白发,在长白山旅游区当导游。这次具体的行走路线也由他规划,见我们包袱沉重便笑着上前帮忙分担,顺便和老索俩人叙起旧来。

    赶个急我问他熟不熟悉这山林子,可不要睁着眼把我们带到朝鲜那边去。

    他撇了撇嘴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说别的不敢承认,但在长白山寻路探道这方面,徐老三称第二还没人敢称第一。就我们这次要去的墓闭着眼都能找到,不过多费些周折罢了。

    冲他说话的口气和眼神,我心里顿时安分了许多。转眼见正趴在沟里喝水的老索,我又泛起敬意,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广的路子,五湖四海没有不认识的高手。

    简单休息了一会儿后,我们挎着背包向深山里走去。

    之前老头告诉过我多年来政府部门虽然对那座墓葬周围进行了大量的植被改造和封山整治用来阻止盗墓贼的活动,但成效却拙斤显酎,微乎其微。

    有些不自量力的人就是冒着生命危险都要去盗那个墓,结果多年下来搞得墓地周围都是盗洞,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就连徐老三也说带着外人进去那里边很不容易。因为国家近年来对外开放的长白山旅游区只是长白山很小的一部分,其余大部分山区都被保护起来放养野生动物,什么老虎和狼之类的动物十分繁多。

    为了保证人身安全和对动物生活环境的维护,最终我们选择走水路。

    至于严格意义上的水路,只是沿着山脉自上而下的流水行进而已。因为溪水旁视野宽阔,既有利于我们补充物资,又能避免野生动物的袭击。

    背上挎着包,手里拿着折叠铁锹,踏在光滑的石壁上总是有种当驴友的感觉。落差大的地方杂草过膝,溪水打湿衣服和背包又给我们增加了负担。

    可能是第一次遇事,所以大家情调不是特别高。为了活跃气氛徐老三指着远处相隔俩座山上的一块巨石说:“大家脚丫子都滑溜点儿,要是傍晚能赶去那块石头底下我就给你们叫小姐。一个个头耷拉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跟李逵一样背娘喂老虎了呢。”

    这边刚说完,那边老索就顶上腔:“荒山野岭叫小姐?你咋不说骡子交配还分公母呢?”他又拍了拍手大笑起来“实在忍不住了我们就捉一只母老虎来,让你好好练练性子咋样?”

    哈哈!

    小金一听这话也立马来了兴,放下手里的背包说自己刚交了个读大学的女朋友,要是真有这种机会就留给我们这群大汉,尤其徐导,满脸的老疙瘩一看就是憋久了。

    听罢,一群人又大笑起来。不过徐老三倒是一点都不生气,见我们都开心起来他也舒坦了不少。

    由于之前没有过深的接触,我对他也不是特别了解,所以就拽着老索到角落里偷偷问徐老三是什么来头,属于老头子那边的人还是我们的人。

    结果老索叹了一口气,让我先有个心里准备,听完别后悔。

    他说这徐老三来头可曲折了,年轻时候是一所高中的历史老师,因为对年代久远的故事感兴趣,后来就慢慢接触上了古玩行业,刚开始还一般,只是拿钱去买自己喜欢古董。

    但他有个癖好,对古董只买不卖。后来一直买古董买到没钱了的时候干脆就直接加入土夫子的行当去盗墓,干了几年后被警察逮住坐了监狱,等到出来的时候被人鄙视,处处碰壁,后经他的介绍在长白山找了个向导的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年。

    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也为此破散,老婆跟人跑了不说,就连孩子也不愿跟他来往。

    往年里也就老索愿意在闲暇时候陪他喝俩盅烧酒解闷儿。现在工作的时候他带着游客到处游玩,无聊的时候就一个人揣着马刀闯进长白山的老林子里闲逛,用老索的话来说他进深山林子里就像常人摸鸡儿般顺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