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4.预算风波

时间:2020-10-06作者:米兰Lady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4.预算风波

    两日后,赵皑即把一份详尽的京城各市场的相关食材价目单交给了蒖蒖,蒖蒖看后道:“果然所料不差,大部分食材的价位都在市价两倍以上,三倍乃至四倍的也颇有一些。”

    赵皑问:“你准备怎样做?直接交给官家?”

    蒖蒖沉吟,一时未答。

    赵皑遂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看法:“你若直接向官家进言,官家有可能认为此事超出你职责范畴,在处理此事之前先迁怒于你。何况,因此事牵扯甚广,官家为了不在皇后册礼之前掀起一场大风波,很可能会压下暂不处理。”

    “我倒是有个主意……”蒖蒖道,“听说,纪景澜新近升任了御史中丞。本来御史台的职责就是纠察百官歪风邪气,严查惩处贪官污吏,肃正纲纪法规,而且,这位纪先生上辈子一定是只爱抓老鼠的猫,感觉他这些年一路纠察犯法的人不是为了升官,就是酷爱抓蠹虫,如今这事让他知晓最合适不过了,只是,我身为内人,与朝廷命官议论这等事是大忌,你是亲王,也不宜与士大夫私下来往………”

    “不必为难,今日大朝会,我已找了名内侍,悄悄把这份价目单和御膳所做的册礼宴会预算一并抛在纪景澜足下了。”赵皑看着蒖蒖逐渐笑开,“你我真是心有灵犀。”

    自发现预算问题以来,蒖蒖常蹙眉沉思,而今已有解决途径,顿感神清气爽,又恢复了神采奕奕、见人即笑逐颜开的模样。裴尚食看在眼里,这日夜间私下问她:“御膳所所列预算,你是不是泄露给了外臣?”

    蒖蒖一愣,下意识地否认:“没有。”旋即心虚地想,自己是泄露给了赵皑,他说起来也不算“外臣”。

    裴尚食也不细究,而是另提一问:“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理此事,是与他们同流合污,甚至,也收了他们的钱?”

    蒖蒖忙道:“奴从未如此想过。”

    裴尚食叹道:“这些年,不是没人送我钱,可我老了,家里也绝户了,并无后人,也不像那些大珰,有在宫外买园子金屋藏娇的雅兴,你说,要钱何用?……这两年来,御厨干办官凡到用钱处,所列费用都很惊人,我也曾提过几次意见,他都置之不理,后来我渐渐明白了,这样做并非他一人的意思,一场宴会,涉及的不仅仅是御厨,还有管茶水御酒看果的翰林司,管陈设器物帷幕的仪鸾司,再往上,有负责检视的入内内侍省和宣徽院,财物用度的审批,还涉及主管财政的三司……如果不是各方都协调好了,或者说,有贵人授意,一个小小的御厨干办官,岂敢堂而皇之地做出这种账目?”

    蒖蒖小心翼翼地问:“那么尚食娘子有没有想过让官家知晓?”

    裴尚食道:“想过,但是又觉得,查出真相又如何?未必是官家想见到的……我老了,没有你这样的锐气,也不敢冒险……我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平平静静地老死宫中。”

    这话听得蒖蒖心中酸楚,回想起裴尚食身世,忽觉自己之前考虑不够周全,未顾及揭发此事后裴尚食的处境。若纪景澜真的细查此事,裴尚食作为每次都看过账目的人,就算不被列为同流合污者,玩忽职守罪恐怕也无法避免,终老于宫中的愿望只怕会落空。

    斟酌再三,蒖蒖决定去找做出这个预算的御厨干办官、入内供奉官夏承义。

    因蒖蒖在御前侍候,夏承义自不敢怠慢,一见她即笑脸相迎。蒖蒖也不多话,寒暄后即把记录的食材市价递给他看。夏承义匆匆一览脸即沉了下来,迅速屏退周围小黄门,冷眼看蒖蒖:“吴掌膳这是何意?”

    蒖蒖手指价目单:“如今京中市场,一兔最贵值四千文,而夏干办的预算上写八千;一只鹌鹑,市价最多三百,预算为八百;而六两重的湖蟹,市价约七百文,到了夏干办这里,便成了两千。如今十八千便可以买一匹马,按夏干办所列之价看来,吃九只螃蟹便等于吃掉一匹马了。”

    夏承义狡辩道:“吴掌膳有所不知。国宴食材非市场货色可比,精选产地,由供货者精心种植或饲养,成本本来就高,贵个二三倍不足为奇。”

    “我说的市价,是和宁门外红杈子下市场的价,那里是京中最贵的市场,之前我问过,货源地大多便是国宴采买食材之处。”蒖蒖从容道,“夏干办亦有所不知,我家是开酒楼的,我自小便知道,大量采买的食材价只会比零售的便宜,岂有贵两三倍之理。一场国宴所耗食材成千上万,如此虚报,亏空的国库钱财又该是多少?”

    夏承义面上挂不住了,怫然道:“御厨采买的食材是贵是贱,裴尚食都从无异议,不知吴掌膳何来的胆量,以一副执掌御厨大权的模样,来向我兴师问罪。”

    蒖蒖一哂:“夏干办没说错,我只是一个给官家端茶送水的人,原不该过问此事。只是我天生爱管闲事,见马奔到悬崖边,忍不住想拉它一把而已。这份预算,夏干办最好再仔细算算,若有一时不慎记错的数,还望留心改改。若就这样交给国用司审核,只怕将来少不得会有人来问罪。”

    夏承义虽然恼火,但蒖蒖走后细细琢磨她的话,不由颇为忐忑,心想她竟然如此直言,必定是知道了点什么,若要举报倒是不会特意来耀武扬威,听她意思,似乎主要是提醒自己改正预算……想到蒖蒖是官家身边的人,忽然一凛:莫不是官家授意她来传话?

    夏承义顿时惊得汗如雨下,迅速执笔,一行行亲自修改预算。

    待御厨、翰林司和仪鸾司关于皇后册礼宴会的预算分别提交到国用司后,纪景澜忽然在朝堂上奏请皇帝,许他审查御厨预算。皇帝许可后纪景澜立即让御史台与国用司连夜彻查所有费用,得出的结论是食材预算略微偏高,但仍属合理。

    不过御史台纪台长岂是浪得虚名之人,自会举一反三,又继续细查翰林司和仪鸾司账目,很快发现这两司大幅虚报预算,于是立即上奏弹劾两司官员,于是两司干办官随即被革职问罪。

    听闻此消息,夏承义后怕不已,连滚带爬地找到蒖蒖,于无人处向她行大礼,说谢她救命之恩。

    蒖蒖道:“夏干办不必如此。我只是稍作提醒,悬崖勒马的还是你自己。经此一事,想必夏干办也明白了,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有些错一旦犯了迟早会被人发现惩处。日后还望好自为之,切勿再犯。”

    夏承义叹道:“不瞒掌膳说,我一个小宦官,在宫中生活,月俸足够用,本无多大贪欲,这等事,也是身不由己,周遭的人都拖你下水,若不答应,轻则受人排挤,重则……性命堪忧。”

    蒖蒖问谁人逼迫,他却又警惕了,不露口风,只是劝道:“吴掌膳别再问了……你嫉恶如仇,行事仗义,自然是很好的,但人心险恶,宫中尤其如此,你若事事都要强出头,难免令自己身处险境……总之,自今往后,千万要记得保护自己。”

    纪景澜又提出要彻查御厨、翰林司和仪鸾司以往账目,但这次被皇帝拒绝了。那日午后,皇帝召蒖蒖往福宁殿为他烹茶,须臾命其余人退下,但问蒖蒖:“这次皇后册礼预算一事是你暗示纪景澜查账的吧?”

    蒖蒖暗暗一惊,旋即跪下,说:“奴私下与纪台长并无来往。”

    “未必要有直接来往,找个人传话传物也不难。”皇帝淡淡一笑,“纪景澜忽然提出要查御厨预算,必然是有人向他透露预算有问题。但一查之下,有问题的是翰林司和仪鸾司,御厨反而没有,举报的人想让诸司借册礼宴会贪污之事暴露的目的达到了,而御厨及相关人等又全身而退,我想,这个举报的人若不是身处御厨之中,便与御厨有密切关系。御膳所和御厨膳工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裴尚食也不会,她若要举报,也不会等到现在。所以,能接触到御厨预算,又能想到联系纪景澜的人,就只有你了。”

    蒖蒖也无意掩饰,朝皇帝伏拜:“官家圣明,奴愿领罪,请官家严惩。”

    皇帝摆首:“你虽然耍了点心机,但初衷是好的,我也明白你想保护裴尚食,这次我不会责罚你。只是以后若有类似的事,你大可与我直言,不要再试图联系朝廷命官,这是内人不可触碰的大忌。”

    蒖蒖俯首受教。皇帝又道:“我也明白,此事牵扯的远不仅仅是御厨、翰林司和仪鸾司,纪景澜想追查,我制止了,因为不想在皇后册礼前大动干戈。以前的旧账暂时不去翻,只希望这次杀鸡儆猴,会震慑到相关的人,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

    听到这里,蒖蒖悄悄抬头,轻声问:“那么官家想到以后怎么防止这类事再发生么?”

    “让国用司和御史台加强审核?”皇帝见蒖蒖偷偷看他的眼在闪着晶亮的光,不由一笑,“看起来,你似乎有什么主意?”

    “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小小的想法………”蒖蒖道,“以后御厨、翰林司和仪鸾司再做预算,就让他们相互审核了再提交国用司,若他们觉得另外二司的预算没问题,而国用司或御史台查出有虚报,就由之前表示审核通过的干办官出钱补上虚报的数额。”

    皇帝忍俊不禁:“怕是杀了他们也赔不起。”

    “正是,”蒖蒖正色道,“就是因为赔不起,他们才会认真核对对方的预算,若有问题,而对方不愿改正,他们一定会先向国用司提出,以防祸及自身。”

    皇帝想想,道:“虽然不成熟,但也不是全无道理,稍后我与纪景澜商议商议……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蒖蒖道:“奴只是觉得,他们之前肆无忌惮地贪污,主要是见环境如此,大家心照不宣,相互包庇纵容。让他们相互审核,就是要打破他们抱团贪污的局面,把相互包庇纵容化作相互监督、相互制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