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5.眉思达华酒

时间:2020-10-06作者:米兰Lady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5.眉思达华酒

    皇帝就蒖蒖的建议与纪景澜,纪景澜亦觉可暂行数月,以观其效,与国用司讨论后修改了部分实施上的细则,但御厨、翰林司、仪鸾司相互审核这点未变,命这三司重新修改提交册礼预算,按新规审批。

    这一回交上来的预算费用锐减,虚报的金额自然没有了,而原来一些昂贵的花销也被删减或用平价物资替代。皇帝看后蹙眉质疑:“这岂非矫枉过正?”郦贵妃倒毫无怨言,欠身道:“今年受灾州县颇多,不少子民流离失所,求一温饱尚不可得,妾若花费巨资行册礼,如何能心安?惟望一切从简,预算锐减正合妾意。”

    不仅如此,她还仔细检视各项费用,亲自执笔把觉得花销过大之处一一删除,完了让蒖蒖来看,对她道:“你再帮我想想,还有哪里可削减。”

    蒖蒖知她并非矫饰,的确想节省财物,便又细细看了一番,建议道:“宴会的看盘预算仍不少。国宴上的看盘多用髓饼、环饼、胡饼、枣糕,或兔、羊、鸡、鹅等熟食,一层层堆积成山,摆在席间以为装饰,而宾客以食用看盘食物为失礼之举,是绝对不会吃的。看盘数量庞大,耗资不少,做起来也颇费工时,然而正式上菜前即撤下,最终大部分会被丢弃,造成极大浪费,所以,这一项大可削减。”

    郦贵妃认为蒖蒖所言有理,而皇帝犹豫,道:“看盘虽不供食用,但可展现宴会丰盛气象,若大量削减,那也太小家子气了,也难以显示册礼宴会之贵重。”

    “有一个法子。”蒖蒖道,“当年奴在武夷山跟随宣义郎学厨艺时,见他在新年时用松竹梅和柑橘做家宴前的看盘,以插花方法摆设装饰,形制可大可小,小者可摆在几案上,大者用松枝拼接成苍松古树,以花果点缀,可立于中庭,气象盛大。御苑花木甚多,略作修剪即可供宴会所用,宴后看盘可赐予各阁分当作摆设再次利用,便不至于浪费。”

    郦贵妃遥想蒖蒖描述的景象,露出微笑:“松竹梅清雅,寓意也好,加上金色柑橘更显丰饶。有这样的看盘,宴会也显得更风雅了。”

    皇帝笑道:“如此甚好,只是宴会需要看盘颇多,要这样做,少不得麻烦宣义郎,他就太辛苦了。”

    蒖蒖想想,道:“可请宣义郎设计几款这样的看盘,再教给翰林司的内侍,宴会上中小型看盘可让他们完成,只是中庭的苍松,难度甚大,少不得请宣义郎亲自来做。”

    皇帝觉得可行,让蒖蒖次日出宫去找林泓,与他商议此事,又命史怀恩带两名内侍沿途护送。

    皇帝赐给林泓的居所与众不同,不是宫城附近官舍,而在西北侧凤凰山上,据说是山腰中一处雅致院落,皇帝说知道林泓喜静,那里应该比较适合他。

    翌日蒖蒖乘牛车,在史怀恩等人护送下前往林泓居所。一名内侍为蒖蒖驾车,史怀恩与另一人各乘一马,一前一后行于车两头。这日凌晨下过大雨,山下道路湿滑,不时有山间树叶承接的雨水自上方坠下,击打在车厢顶上。行至一面山坡旁,蒖蒖忽闻山上传来一些劈劈啪啪藤枝断裂的声音,褰帘一看,竟见一块硕大的圆形山石正自山巅滚下,朝车厢冲来。

    蒖蒖不及细想,当即一脚踹开车门,迅速跳出车去。因牛车还在前行,她这一跳之下左足崴了一下,摔倒在地。她不敢停留,奋力朝前爬了数步,很快身后一声巨响,滚落的大石已把车厢砸得稀烂,连带着牛也被击伤后腿,仆地不起。

    史怀恩与两名内侍倒没事,但乍见此变故,均被吓得面无人色,一时除了勒马驻足也不知如何应对。蒖蒖还未起来,又闻路后方马蹄声疾,侧首望去,但见一匹脱缰的高头大马正朝她迎面狂奔而来,转瞬间已近在咫尺,眼见着就要踩踏在她身上。

    史怀恩等人尚未从滚石之变中反应过来,而奔马来得太快,已不及救助蒖蒖。蒖蒖亦无时间躲避,只能痛苦地闭目,无可奈何地等待奔马的冲击。

    就在她闭目之时,一只猎鹰忽然飞旋而下,朝奔马眼睛啄去。奔马一只眼突遭袭击,止步扬蹄,高声嘶鸣,猎鹰仍不停歇,继续啄向马首。那马声音愈加凄厉,忽然转身,朝来处奔驰而去。猎鹰仍要追去,道路前方传来一声哨响,猎鹰便回首,转向声起处飞去。

    史怀恩见状长吁一气,当即下马,扶起了蒖蒖。

    前方有一行人策马缓缓行近,蒖蒖认出为首之人是太子赵皙,身后跟着三十余名内侍及禁卫,而他身侧后方跟着一名约四五十岁,着宽袍锦衣,头缠织锦番布,高鼻深目之人。此人体态颇丰,衣着华贵,亦带有十余名随从,从长相装扮上看,显然不是中土人氏。适才那只猎鹰此刻正立于他肩头,应是他驯养的。

    蒖蒖向太子行礼,感谢他及时相救,太子目示身侧那人,微笑对蒖蒖道:“救你的其实是这位承信郎。”

    承信郎蒲琭辛蒖蒖亦听皇帝提过,是一位大食富商,二十多年前即以船载着若干香药从大食来泉州经商,一船乳香令泉州市舶司抽解所得的钱就高达三十万缗,因此先帝授他从九品“承信郎”的官职。

    “承信郎当年入京朝见先帝,便是当时的皇子、如今的官家接引。今次从泉州来,官家亦命我接待。我接了他前往驿馆,途经此地,忽见奔马将要伤人,于是承信郎命猎鹰飞去相救,没想到所救之人竟是吴掌膳。”太子解释。

    蒖蒖当即向蒲琭辛行礼致谢,蒲琭辛在泉州居住多年,汉话已说得相当流利,还礼之后连声对蒖蒖笑道:“不必客气,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太子询问蒖蒖此行目的,蒖蒖将官家想让林泓设计看盘之事告知,太子又细问了落石砸破牛车的过程,沉吟后道:“凌晨下过雨,落石尚可说是滑坡导致,但那奔马有鞍辔,显然并非野马,又于落石之后疾驰而来,很难说不是有人刻意安排。为安全计,不如我送你去宣义郎居所吧。”

    蒖蒖说担心妨碍承信郎行程,蒲琭辛笑道:“无妨无妨,我很久没来临安了,正想四处走走,我随你们一同去吧。”

    于是一行人转而赴林泓居所。到了山下,未免太过打扰林泓,太子命多数随从在此处酒肆等待,自己带蒖蒖、蒲琭辛、史怀恩及两三近侍上山。

    林泓这山间院落格调与问樵驿相似,竹梅相绕,可听幽谷松风,只是略小一些,无池塘仙鹤,但院中有一泊山泉,泉水自山岩石缝中流出,林泓剖竹相接,砌石为一小池,泉水叮咚,颇见意趣。

    林泓上次在聚景园与太子言谈甚欢,此番再见亦很欣喜。蒖蒖与他说完看盘之事,林泓表示应承,见时近午间,遂邀请众人在居所进膳。

    席间主菜为“山煮羊”,是葱、椒清炖的羊肉,看上去无甚异处,但众人一尝之下但觉羊肉炖得格外香软,就连骨头都是酥烂的。太子赞其口感,问林泓如何烹制的,林泓道:“捣碎几枚真杏仁,投入砂锅中,用活火煮,羊肉就容易酥烂了。”

    另外林泓还取羊汤与山药、甘栗的切片同煮,名为“金玉羹”,取山药如玉、甘栗似金之意。“山药补脾、养胃、益肺,甘栗可补肾强筋,如今天气日渐凉了,羊肉羊汤可抵御风寒,正宜食用金玉羹。”林泓道。

    众人皆赞这羹色味俱佳,又可养生,而蒲琭辛盯着自己面前那盏羹细看许久,忽然问林泓:“宣义郎,这羹是谁教你做的?”

    林泓答道:“是家父多年前随手提笔记下的,夹在书中,我数年前无意中在他留下的书里发现了。”

    “真巧呀,”蒲琭辛笑道,“我二十余年前来临安,那时官家还是皇子,与我一见如故,我们常一同狩猎。有一天,他带我去一处山中院落,与他两位友人相聚,其中一位是太医,另一位是个很俊秀的文士……”说到这里他着意端详林泓,又笑道,“仪貌风度与宣义郎颇有几分相似……那日为我们做饭的是太医的娘子,所做菜肴中便有这道金玉羹,那位文士很喜欢,细问了做法,太医娘子说的就与宣义郎适才所言一般无二。”

    太子听后含笑看林泓,道:“那位文士既然与宣义郎相似,宣义郎又说金玉羹做法是令尊记录的,莫非承信郎当年遇见的文士竟是令尊?”

    林泓勉强一笑,欠身道:“家父福薄,焉能有幸做今上友人……何况,家父也并不认识什么太医。”

    言罢他伸手去提自己几案上的酒注子,面上仍带着淡淡微笑,但蒖蒖注意到他握酒注子的手有些颤抖。

    林泓提起酒注子,发现其中酒液不足,命阿澈去取酒来,蒲琭辛却道:“我此番也带了几款酒来,风味与大宋美酒不同,正好借此良机请诸位同品。”

    他随即吩咐身后随从去取酒,须臾随从带酒来,蒲琭辛亲自接过,递给林泓,一款款说明:“这是葡萄汁酿成的酒,色如宝石,果香怡人,入口温和甘美,可喝多了也易醉……这是糖煮香药酿成的‘思酥酒’,香气四溢,但酒劲颇烈……这是蜜和香药酿的酒,叫‘眉思达华酒’,比思酥酒更甘甜香醇,秋冬饮很能暖身,也没那么烈,口感柔和。”

    林泓一一记下,再逐一询问太子、蒲琭辛、史怀恩等人欲饮什么酒,然后让阿澈给他们斟上,唯独蒖蒖他没有问,而是直接示意阿澈给她斟一杯眉思达华酒。

    太子留意到其中差别,不由含笑问林泓:“宣义郎与吴掌膳相熟么?”

    蒖蒖闻言一愣,这才想起林泓与她的师徒关系她只告诉了皇帝与郦贵妃,太子应该还不知道。而此前皇帝派她出宫找林泓,为免宫人议论,真正目的也秘而不宣,对外只称派蒖蒖出宫寻找珍稀食材,所以太子也不知晓这事。

    林泓尚在斟酌如何回答,史怀恩却忽然开口,代他答道:“宣义郎与吴掌膳有碎玉子之谊,可称相熟。”

    蒖蒖握着眉思达华酒的手一抖,那杯酒差点自手心坠落。这酒还未饮下,她的双颊已红如醉颜。而林泓亦侧首看向史怀恩,睁目的幅度明显增大了,可见也是颇为惊异。

    两人彼时都在想:他是怎么知道的?

    而史怀恩起身朝太子作揖,轻言细语地解释:“上回在聚景园,宣义郎提议在太后寝阁外花园中挂碎玉子,吴掌膳说不妥,两人交谈过几句。那时殿下也在,不知可还记得此事。”

    太子旋即笑道:“记得,记得,原来如此。”

    蒖蒖这才暗暗舒了口气,明白史怀恩是好心替他们掩饰,预防太子追问出她与林泓曾私下相处之事。

    再顾林泓,他也是放下心来的样子,抬眼与蒖蒖对视那一瞬,目中浅浅漾过一层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