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0.百事如意

时间:2020-10-14作者:米兰Lady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10.百事如意

    皇后册礼宴会行酒九盏,中间奏乐、排舞,一如以往宫廷大宴,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令人耳目一新的看盘。大庆殿庭前原来宴会中摆的羊首肉禽看盘换成了一株苍松,枝叶有文人墨客挥毫舞就的画意,行神如空,行气如虹,树形劲健遒美。中心处树干下方插有蜡梅、鸢尾、山茶花叶及结着红色珊瑚珠一般果实的南蛇藤,枝条向四方延伸,长短各异,姿态曼妙。树干根部方盆中立着两块嶙峋奇石,使整幅景象看起来有乱山高木,碧苔芳晖之意韵。

    桌上看盘花果皆不少,花多用松、梅、山茶、水仙,果用金柑果、朱栾及香橼,或插瓶,或摆盘,清雅脱俗,色彩寓意又彰显吉庆气氛。竹子多为花器,制成竹筒、舟船,贮水插花,悬挂于殿内梁、栋、柱、栱之上。

    太后入席之前着意看庭前苍松,暗暗赞叹,问张知北:“这棵树是后苑中的么?似乎以前没见过。”

    张知北欠身答道:“此树并非天然植株,是宣义郎林泓用后苑修剪下来的枝叶拼接而成。”

    “不是真树?”太后讶异道,又细细观察树干细节,少顷感叹道,“真是巧夺造化。”

    太后入座后又发现自己案上摆设与众不同,有一高一矮两个花器,高者是一汝窑花瓶,其中从高到低依次插着松枝、梅花、山茶,松枝苍翠,山茶盛大丰美,红梅曲折而下呈悬崖状,造型富丽而不失雅致,矮的花器则是一白瓷水盂,其中以灵芝和沉香山子布成小景,花器旁另摆着两枚百合鳞茎和一个柿子。

    “用这些花果,是取‘百事如意,长寿迎春’之意。”张知北含笑解释。

    “这花,也是宣义郎插的?”太后问。

    张知北回答:“正是。今日殿中所有花果装饰均是他带着翰林司内侍做的,太后案上的则由他独自完成。”

    太后颔首:“倒是个有心人。”

    听说此次宴会上看盘皆用花果,太后本来颇不悦,认为会大失天家气象,透着一股穷酸气。如今看来,景象出乎意料地令人满意,花果亦能点缀出繁盛喜乐氛围,而所有看盘材质中最贵重的灵芝和沉香山子被他摆到了太后案上,这两者珍贵、雅致,作为看盘符合宴会整体格调,又不失太后需要的体面,可见他完全明白太后心态。

    林泓虽曾多次前往北大内商议聚景园之事,但太后多让程渊接待传话,偶有两次太后直接与他对谈,也让他远远地立于几重帘幕后,不曾见过他真容。今日宴中花果令太后暗暗折服于他才华,对他本人便有几分好奇,行过五盏酒,中歇宾客更衣簪花之际,太后即命张知北将林泓召至帘前,与他叙话。

    林泓依礼仪在乌纱幞头边簪了一朵银红大罗花,他肤色白,在这花映衬下越发显得面如冠玉。太后让人褰起珠帘,将林泓端详一番,随后含笑道:“宣义郎果然好个人才。”

    太后问了林泓年龄,又问成婚与否,得到答案后笑对帝后道:“这却奇了,朝中那些有女儿的官儿竟会放过他?”

    帝后皆笑而不语,张知北便从旁代答:“要向宣义郎提亲的人都快从凤凰山上排到清河坊了,无奈宣义郎闭门不见,一直不曾议亲。”

    太后遂对林泓道:“宣义郎可是没遇到合适的人选?你且说说,心仪怎样的小娘子,说不定老身可以为你做个媒。”

    林泓拜谢太后而不答,面色泛红。太后见状笑道:“好了,大庭广众的,不为难你了。这几月你劳心聚景园工程之余也不妨想想自己的婚事,喜欢谁家的小娘子,就在聚景园寝殿落成之时告诉老身,老身为你做主。”

    张知北忙提醒林泓:“太后赐婚,这是莫大的荣耀呀!”

    林泓遂再度下拜向太后致谢,随即想起蒖蒖,觉得太后的承诺必能使他们如愿以偿,心中亦十分喜悦。

    宴罢太后回北大内,程渊一路随侍,想起今日太后对林泓的态度颇感意外,小心翼翼地问太后:“娘娘是真准备为宣义郎赐婚么?”

    “嗯。”太后闭目,淡淡道,“林泓眼神清澈,周身干净,像个冰玉琢成的人。柳婕妤与他,倒并不像姐弟。”

    太后有意赐婚,倒令皇帝颇不安。他心知一旦让林泓自己选择妻室,林泓十有八九会选蒖蒖,而这,就打破了自己的计划。

    思忖几番,皇帝觉得此事不能等,于是一日召太子与蒖蒖一同来到福宁殿,让皇后与他们说自己的安排。

    皇后和颜悦色地对二人道:“太子成婚以来,一直未纳侧室,虽说太子夫妇鹣鲽情深,太子妃也十分贤惠,但东宫深宅大院的,需要操心的家务事不少,太子妃未必都能兼顾。官家希望太子择一聪慧良善的女子为妾,协理东宫内务,如此,既能服侍太子,又可襄助太子妃,使她不至于太操劳。而蒖蒖,聪敏能干,厨艺出色,做事又极为妥帖,入宫以来颇有功绩,年貌也相当合适,所以,若你们愿意,我便为蒖蒖备上妆奁,择一个好日子,送她去东宫。”

    蒖蒖全无心理准备,乍闻此事,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太子见状,向帝后欠身道:“臣谢爹爹、孃孃好意,只是臣与太子妃一向相处和睦,太子妃亦无过失,此时纳妾,恐会令她伤心。”

    “上次孟云岫之事,也可说是太子妃的过失。”皇帝接过话道,“她不顾你意见,公开流露欲择孟云岫为太子妾室之意,使孟云岫沦为众矢之的。孟云岫被羞辱悬梁后,她只会哭而把处罚于蕊儿之事推给你,作为东宫主母,不惩罚犯罪侍女,不威慑其余奴婢,完全失职。”

    太子辩解道:“她只是太过善良,不忍心严惩奴婢。”

    “她这不是善良,是软弱!”皇帝直言道,“如此小事都避而不管,将来如何能做一国之母?”

    见太子沉默,皇后和言相劝:“太子妃出身于王侯之家,锦衣玉食地长大,未识人间疾苦,所以处事经验是少了些……官家的建议自有道理,蒖蒖协理东宫,一定会将这类事处理得极为妥当,使太子无后顾之忧。”

    “官家,皇后,请容奴说几句话。”蒖蒖此时开口道,“两人议及姻缘,必是准备一起渡过余生几十年,那首先考虑的,难道不应该是彼此性情是否相宜,志趣是否相投么?官家欲为太子纳妾,似乎不是看他喜不喜欢,而是想找个人协理东宫内务,其实,这是派个女官就可以达到的目的,为什么一定要让太子纳妾,使他与太子妃之间多个人呢?”

    “太子是储君,将来会成为天子,后宫不会只有一个皇后,他纳妃妾,是迟早的事,既如此,何不现在就纳,协理东宫,开枝散叶,一举两得。”皇帝说到这里,又盯着蒖蒖,推心置腹地道,“蒖蒖,我也是为你终身考虑,希望为你找一个最合适的人,既能让你继续发挥所长,又能给你足够的尊荣。而太子,正是这个最合适的人。”

    蒖蒖摇头:“对我来说,最合适的人是与我情投意合的人,而非能给我尊荣的人。”

    皇帝闻言无名火起,一把拉太子至蒖蒖面前,对她怒道:“你且说说,我儿子哪里不如你自认为与你情投意合的人。是容貌、才华,还是品格、性情?”

    蒖蒖泫然低首,伏拜:“奴岂敢妄议皇太子。是奴福薄,不敢高攀殿下。”

    太子轻轻摆脱父亲把握,亦在父亲面前跪下,拱手道:“爹爹,吴掌膳所言不无道理。在有情人眼中,名利荣华皆浮云,情投意合,才能相守一生。吴掌膳自有意中人,无意于臣,臣也不想因赏识她才能而逼她入东宫,还望爹爹三思。”

    他郑重朝皇帝稽首,然后抬起头来,又对父亲徐徐说出一句话:“人才可以再栽培,而有情人离散,就是一生。”

    这句话终于令皇帝沉默了。思量许久后,他挥手命太子与蒖蒖退去。

    退至殿外,蒖蒖举手加额,向太子行大礼,感谢他出言相救。太子不禁笑了:“相救?想必入东宫在你看来是羊入虎口。”

    蒖蒖忙摆手:“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太子温言抚慰:“我说笑而已,你别介意。”旋即又含笑道,“祝你和宣义郎早结良缘,琴瑟相调。”

    蒖蒖惊讶,红着脸问:“殿下知道?”

    太子微笑道:“那日宣义郎没有问过你便让人为你斟眉思达华酒,显然与你极其相熟才会这样。后来蒲琭辛拉史怀恩和我去看山泉,宣义郎作为将领东宫工程的人,却留在禅室,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我便明白了,一定是他非常想与你独处才会留下来。”

    蒖蒖赧然低首,循着他的话揣摩那时林泓心思,心间不由觉出一脉暖意。

    “再等等,”太子眉眼温柔,犹萦笑意,“不久后,你们便可以长厢厮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