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2.有所思

时间:2020-10-23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2.有所思

    宴后赵皑回到自己阁中,左思右想,越想越担心,觉得不能任蒖蒖留在东宫,遂前往东宫,要求面见太子。

    太子正在翠竹环绕的瞻箓堂中看书,见赵皑一脸焦虑地匆匆入内,便猜到他此行所为何事。果然赵皑一开口即开诚布公地要求他让蒖蒖转往自己的清华阁中任职,说愿意另派数名内人入东宫以为交换。

    太子淡淡一笑,将手中书卷一阖,对赵皑道:“我且问你,你既如此珍视吴典膳,今日林泓拒婚时你为何没有像我一样出面为她解围?”

    赵皑垂目,须臾道:“我没有想好怎样说。”

    “我知道你的顾虑。”太子直言点破,“林泓梅妻鹤子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他是拒绝娶吴蒖蒖。要助蒖蒖摆脱被抛弃者之名,只能证明她的前途已有安排,根本与林泓无关,而且这个前途,要比嫁与林泓为妻更好。你一定想过站出来请官家许你娶蒖蒖,但你是皇子,国朝皇子的元配夫人若非出自勋旧之家,便是在戚里或异姓王后裔里选,像蒖蒖这样的酒肆茶楼店主之女,你若要求娶作正室,是对天家宗法与尊严的公然挑衅。若只是要求纳她为妾,做宗室的姬妾于她而言并不如嫁与朝廷命官为妻,身份反倒降了,不足以助她避过众人讥诮。所以,这事只能我来做。你也知道,只有我能挽回她被林泓丢弃的颜面。”

    “可是,你让她入东宫会让宫中所有人都认为你准备纳她为妾!”赵皑恼火道,“众所周知,历代帝后特意赐予太子的内人最后都成了太子的姬妾、将来的后妃。”

    “这想法倒也没错,”太子坦然直视自己弟弟,“我也是这样想。”

    赵皑怒气升腾:“难道你不只是为她解围?”

    “我的确需要一个协理东宫家宅事的人。”太子平静地道,“太子妃力有不逮,我无心于此,蒖蒖是很合适的人选。何况……我是储君,延续天家血脉是我的职责,需要广衍子嗣,迟早会被要求纳妾。对蒖蒖本人来说,入东宫意味着将来可做妃嫔,也利于她发挥才能,成就一些于国于家有益的功绩。正如爹爹所言,或许这是最好的安排。”

    “可那也是做妾!”赵皑忿忿道,“嫁给我,就算现下做不到三媒六聘地迎娶,以后也会设法将她扶正。”

    “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太子凝眸冷道,“做我的妾将来可以为妃,你若以妾为妻则是犯罪,会遭到律法严惩,甚至会连累她。”

    赵皑顿时语塞,心知兄长所言确属事实。做太子的妾将来非但可以为妃,若有机缘,太子即位后册立为后也是可以的。如今的皇太后和皇后当年可不都是做妾的?而宗室若以妾为妻确实会被定罪,受刑律严惩。所以从外人看来,入东宫当然比入亲王阁有前途,而从皇帝看来,蒖蒖若嫁亲王而不嫁太子更是大材小用。

    “但蒖蒖并不喜欢你。”沉默良久后,赵皑黯然说出这最后的反对理由。

    太子旋即提了一个令他彻底无语的问:“那她喜欢你么?”

    晚膳后,太子妃又命内人来伺候蒖蒖兰汤沐浴,稍后为她梳妆,换上一袭白色寝衣。少顷有一位中年女官前来,与蒖蒖就房中事稍加解说,嘱她务必尽心服侍太子。

    女官离开后,院中内人请蒖蒖跪坐于房中静候太子,她们也退至廊下等待。

    蒖蒖决定今晚侍寝,一半原因是想报太子之恩,另一半是欲借此斩断与林泓的羁绊,让自己没了后路,以防以后还对林泓时时牵挂,乃至难抑相思去找他。但如今见夜色越来越深,太子随时可能入内,禁不住紧张起来。想到女官传授的房中事,愈发面红耳赤,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好大一个坑,暗暗懊恼。

    一顾自己所穿的单薄寝衣,不由在心里嘀咕:好歹也算洞房花烛,难道一件红褙子也没么?竟让人穿这么少与太子见面。旋即想到:做个妾而已,还能指望六礼皆备么?大概太子政事繁冗,忙到深夜,所以底下人也不整虚的了,怎么方便怎么来吧。

    联想到日间之事,更觉辛酸,目中蕴了两泊泪,眼见要坠下,但她很快引袖拭去,对自己道:“好歹都是自己选择的路,怨不得他人。来来来,值此良宵,当浮一大白!”

    房中桌上有一壶酒和一些点心小食,蒖蒖起身走到桌边,斟了满满一盏酒,仰首饮下,顿感心头暖洋洋地,似乎好受多了。稍等片刻,见太子仍未来,便又自斟自饮一盏。如此等到二更后,注子里的酒几乎已被饮尽。此时她面泛桃花,醉眼迷离,忽然想起了香梨儿以前唱的一首歌,觉得很符合自己要与林泓恩断义绝的心情,遂伏在桌上,叩着桌面唱道:“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

    “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这两句被她咬牙切齿地反复吟唱着,越唱越觉畅快,蒖蒖心下舒坦多了,眼帘渐沉,歌声渐弱,终于萦着笑意睡去。

    迷迷蒙蒙地睡了许久,忽然有人将她双手抱起,轻轻放在了床上。蒖蒖感觉到,一睁眼,发现抱她的竟是太子,霎时惊得倏地支身坐起,酒意也被吓掉大半。

    太子在床沿坐下,看着她浅浅一笑。

    “殿……殿下怎么来了?”她讷讷问,刚才睡得有点懵,一时没意识到眼下是何景况。

    “你不是在等我么?”太子反问,旋即道,“本来我想,今夜就来你这里未免仓促,应该择一好日子,多少请几个宾客,我们彼此见见礼。但太子妃跟我说,你觉得今天日子很好……我转念一想,人家小娘子都如此豪迈,我不来,倒显得矫情了。”

    蒖蒖哭笑不得,暗暗在心里给自己两耳光。

    太子见她双颊嫣红,呼吸犹带酒香,遂笑道:“害怕么?所以饮酒壮胆。”

    蒖蒖心想,事到如今也不能认怂了,便道:“不是,是奴等殿下到深夜,有些冷,所以饮酒取暖。”

    太子闻言低目看看她寝衣,蒖蒖顿时大窘,拢了拢衣袖略略向后缩去。

    “嗯,官家要我看的先朝奏议没看完,所以迁延到现在,应该遣个人先告诉你的。”太子解释,一顾燃烧近半的宫烛,温言道:“太晚了,就寝吧。”

    然后他微微张开双臂,侧首看她。蒖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她宽衣的意思,遂红着脸挨过去,伸手去解他革带。

    太子革带与她平日所用女官的革带不同,她不得要领,带鐍怎么解也解不开,本来就紧张,此刻又觉难堪,额头上沁出一层汗来。

    太子见状,自己解开了带鐍。蒖蒖赧然低首,轻声道:“很抱歉,为别人宽衣解带这种事,我做得还不太熟练。”

    “没关系,”太子目光飘向她打结的衣带,很体谅地说,“你可以解自己的。”

    如此暧昧的话他偏偏说得这般温文尔雅,且他坐姿端正,神色淡然,蒖蒖一时竟无言以对。

    见蒖蒖坐着不动,太子欠身,彬彬有礼地询问:“需要帮助?”

    蒖蒖不答,他便伸手向衣带,似乎真要拉开那个结。

    蒖蒖低呼一声,迅速缩向床角落里。

    太子朗然一笑,系好自己革带,起身远离床榻,阔步走到桌边坐下。

    “你放心。”他对蒖蒖道,“这时候纳你,无论你愿不愿意都是趁人之危,我不会那样做。”

    仿佛心头大石落地,蒖蒖长舒一口气,移到床沿坐着面对太子,喜道:“我第一次见到殿下的时候,就知道殿下是个好人。”

    “哦?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太子问。

    蒖蒖遂把当初在丽正门内第一次遇见他与太子妃之事说了一遍,又道:“那时我入宫不久,不谙礼仪,意外遇见殿下竟忘了行礼,周围内人都低身施礼了我还傻愣愣地站着,而殿下全不在意,微笑着看我,还欠身致意,我当时就觉得,殿下真的好和善呀!”

    “我想起来了。”太子含笑道,“不过,这只是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情景,我第一次见到你,比这还要早。”

    “啊?”蒖蒖十分惊讶,“殿下之前就见过我了?”

    太子颔首,道:“尚食局后院与东宫一墙之隔。有一天,我在那墙之后的楼阁里看书,久了觉得眼睛累,便走到栏杆边远眺观景,忽然听到尚食局后院里一阵喧哗,垂目望去,见好几位内人拦着你,大概想知道你希望去的阁分,便直接问你,皇太子、二大王和三大王,你选哪个。然后你反问:‘选了你们就把他送给我么?’”

    蒖蒖笑着捂脸:“我都忘了说过这没羞没臊的话。”

    “我觉得这话有趣,便着意看你,记住了你。”太子微笑道,旋即又正色对蒖蒖说,“也许你现在真有选择权。今天二大王来找我,要我将你调往他阁中,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你未必愿意去。现在,你还是先做典膳吧,如果我们相处一些时日后,你觉得我不至于讨厌,做我侧室不至于太委屈,那么欢迎你留在我身边。如果你想想还是觉得二大王比较好,那我也愿意放你去他那里。”

    这话令蒖蒖甚为动容,当即走到太子面前,郑重向他行大礼,谢他如此善待自己。

    太子轻托她手肘,将她扶起,含笑道:“今日你那一句‘择日不如撞日’颇有当年风采,豪气一如‘选了你们就把他送给我’……别被悲伤击败,如此张扬的你才是你。”

    “早些睡吧,明日来陪我用膳。”他临走之前说,“可得振作精神,在饮食方面,我或许比官家更难伺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