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4.誓不为妾

时间:2020-10-29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4.誓不为妾

    似乎被包子的热气蒸熏,凤仙的双目有些潮湿。她仰首看马上的赵皓,问:“大王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竟没回宫?”

    赵皓顿显局促,不自然地侧首看看远处,方才答道:“哦,我在一位宗室宅中品评书画,一时忘了留意时辰,没在宫门关闭前赶回去,就想着趁机在城中四处逛逛,也是凑巧,遇见了你……”

    大概自己也觉得这理由不能令人信服,他说着说着,脸已红到脖子根。

    凤仙猜到几分他的心思,便也不再追问他怎么想起买食物给她,默默凝视手中包子片刻,她将之搁在自己带来的箱子上,再举手加额,向赵怀玉行大礼。

    赵怀玉一惊,忙双手相扶,问:“姑娘何故如此?”

    凤仙坚持跪着,对赵怀玉道:“凤仙有一事相求,万望公子成全。”

    赵怀玉问她所求何事,凤仙道:“公子这般青年才俊,理应娶一位名门闺秀为妻。家父出身草莽,凤仙自幼又为父所弃,长于乡间,无甚才华见识,不配为公子妻室。若为妾,公子尚未成婚,异日与豪门望族议婚,恐怕对方会介意奴的存在。所以,公子可否许奴回宫,另择良配?”

    赵怀玉无语,在夜风中萧索地站立许久,才问:“你是不想嫁给我吧?是否已心有所属?”

    凤仙不答,但眼角余光有意无意地掠向了赵皓。

    赵怀玉见状恻然一笑,道:“好,你跟三大王回宫吧。”

    赵皓闻言立即下马,将凤仙扶起,对她说:“我带你回去。”

    凤仙却又向赵怀玉敛衽道:“多谢公子……日后官家问起,公子可否说是令堂早已有喜欢的媳妇人选,不愿接纳凤仙,所以公子才让奴回宫?”

    赵怀玉沉默一下,但还是说了个“好”。

    凤仙大喜,再三道谢。赵皓催促她上马,然后自己牵着马要带她离开。凤仙回首犹豫着看了看行李,赵皓掉头回去却只取了箱子上的包子,过来递给凤仙,道:“那些什物不重要,稍后我再让人来取。”

    凤仙坐于马上,咬了一口温暖的包子,再看看为她牵马的赵皓,露出了入宫以来难得的、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那包子只是坊间食肆蒸的寻常鲜肉包,然而此时在凤仙品来,却无异于人间至味。

    凤仙一路与赵皓闲聊,通过他遮遮掩掩的叙述加以猜测推断,渐渐把他此行经过打探了个八九不离十:自聚景园那次相遇后,赵皓便很留意凤仙动向,得知她被退回尚食局后即开始琢磨怎么去将她索要到自己阁中,不料半道杀出个赵怀玉,竟让官家把凤仙赐给他。赵皓闻讯后又气又急,策马出宫一路寻来。此前隐于暗处观察赵怀玉情形,发现他竟让凤仙挨饿受冻,自己便转身往夜市,买了包子给凤仙送去。

    凤仙想到他只买了两个给自己,由始至终都没有分一个给赵怀玉的意思,不免觉得好笑,又有两分感动,便道:“以后大王想吃什么就与奴说,奴做了送到大王阁中。”

    赵皓默然牵马继续前行,半晌才应道:“不必了。你来我阁中吧,我让人做给你吃。”

    凤仙自然明白这“来我阁中”是何意思,心中暖流一漾,忽然想起柳婕妤之前与她说的“子不我思,岂无他人”……但她迅速收摄心神,正色道:“大王,我不做妾的。”

    赵皓抬首,有些讶异地看她。

    “凤仙此生,只会堂堂正正地嫁人做正室,誓不为妾。”凤仙坦然与他对视,冷静地重申。

    凤仙回到宫中,立即引起六尚热议,众人都在猜测她被赵怀玉退回的原因。有人说赵怀玉母亲厌恶她,有人说赵怀玉与她有一夕之欢后不满意,有人没忽略她是被赵皓接回来这一点,绘声绘声地编造了一个她素日与三大王暗通款曲的谣言,说赵怀玉发现了她与三大王的私情,不愿娶一个失贞女子,所以才不让她进门。

    而凤仙次日一大早便求见魏宫正,在宫正门前公开扬声道:“请宫正派女官为凤仙验身,若凤仙已非处子,愿受任何处罚,即便官家赐死,亦无怨言。”

    宫正果然让人查验,结果是凤仙仍保持着完璧之身。凤仙把写着这结论的文书拍到编造谣言的内人脑门上,冷道:“这上面白纸黑字,你可看好了。三大王那日是从宗室宅中归来,与我偶遇于御街上,三大王宅心仁厚,所以送我回来,此前我们毫无瓜葛。以后我若再听到什么谣言,必会请宫正严惩造谣者。若发现谣还是你造的,不待宫正发话,我就先过来撕烂你的嘴!”

    于是造谣者偃旗息鼓,流言很快平息。皇帝虽觉奇怪与不快,但既然赵怀玉说是听母亲意见不纳凤仙,也就淡淡地说了声“卿孝心可嘉”,不去管此事了。

    蒖蒖后来私下问凤仙,赵怀玉人善心好,前途无量,她为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出宫做赵怀玉夫人,凤仙将那日在赵家门前枯等大半夜的情形简单说了说,道:“他好是好,但与我不是一路人。他孝敬母亲,自然是好的,但显而易见,他将母亲置于一切之上,他可以为母亲失去自我,我与她母亲相比,更是微不足道,以后若我与他母亲有何争执,他必然想也不想就会维护母亲。这不是我想要的夫君。”

    蒖蒖点点头表示明白:“你想找个事事以你为先的。”

    凤仙道:“是的,我希望他在意我胜过一切。就算我掀起滔天巨浪,他都会无怨无悔地拉我蔽于他身后,为我抵挡所有冲击。”

    虽然赵皓很希望凤仙去自己阁中,但被凤仙一口回绝,而经赵怀玉一事,后宫娘子们都看出凤仙是个厉害角色,也都不怎么愿意让她到自己身边来,于是凤仙暂时只能继续留在尚食局干杂活。

    一日,慈福宫的孙司膳来尚食局为小内人们授课,这回她带了自己的得意弟子陈可妍同行,当着众人面盛赞陈可妍:“可妍悟性极高,无论什么菜,我一教就会,还能举一反三,学会一道就能作出同类型的几道……在北大内做事,处处为太后凤体考虑,做的菜不但色香味俱全,还很是滋补,最宜太后食用。人又细心谨慎,烹饪之后,所有器具都及时洗清干净,各归其位,一丝不乱,从不出错。最难得的是,她整理器物,不只顾着自己的,若看见别人没整理好,就会默默地帮人收拾,也不求他人回报………”

    随后孙司膳命陈可妍做一道她擅长的“十远羹”以为示范。这道羹汤需用十种食材:石耳、石发、石线、海紫菜、鹿角脂菜、天花蕈、沙鱼、海鳔白、石决明及虾魁腊。另取鸡、羊、鹌鹑,先煮成高汤,再将那些食材置入汤中炖煮。陈可妍检查尚食局大厨房中的食材,发现少一味海鳔白,裴尚食便道:“我小厨房中有一些,放在橱柜里,你自己去取吧。”

    顾及陈可妍对小厨房器物食材放置之处不熟,裴尚食又吩咐凤仙带她去。陈可妍一步入小厨房,起初谦和的神情便消失无踪,也不待凤仙指引,便自己打开橱柜,从中翻找。凤仙上前说自己可以帮手,陈可妍倨傲地拒绝,执意自己搜寻。

    海鳔白是干制的鲨鱼鳔,裴尚食置于一个瓷罐中,与其余干制海味归于一处。陈可妍一个个揭开罐盖找,发现在靠墙一排中,遂欣喜地去提那瓷罐,不料手势太快,碰倒了前面一排的瓷罐,其中一个随即掉下来,坠于地上砸得四分五裂,里面海味散落一地。

    门外的孙司膳听见那清脆的碎裂声,立即冲入小厨房,一见摔碎的瓷罐,顿时面如土色,厉声问二女:“谁摔的?”

    凤仙不动声色,而陈可妍已吓得一脸苍白,双唇颤抖着嚅嗫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裴尚食及其余内人随后入内,她们没听到陈可妍适才的话,目光流连于她与凤仙脸上,都在猜测是谁砸碎的。

    孙司膳忽然疾步朝凤仙走去,劈面扇去一耳光,喝道:“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做事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比十岁的小内人还不如!”

    凤仙一愣,旋即意识到她是硬拉自己为她弟子顶罪,起初不免恼怒,但很快冷静下来,索性直直地跪了下去,低首道:“是凤仙一时不慎,误将这罐子碰倒摔碎。凤仙知错,愿受尚食责罚。”

    这话一出,孙司膳与陈可妍对视一眼,都十分诧异。孙司膳原已想好满腹斥凤仙“抵赖狡辩”的话,如今竟毫无说出的必要了。

    裴尚食冷冷看着凤仙,道:“先把小厨房收拾干净。今日尚食局院子你来扫,扫完面壁思过两个时辰,晚膳不必进了。”

    凤仙伏首领命,不忘谢裴尚食轻罚之恩。

    凤仙扫完院子时尚食局众人早已散去,她将苕帚归于原位,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正准备去洗手,一转身忽然看见孙司膳正向她走来。

    凤仙忙向孙司膳行礼。孙司膳走到她面前,冷面问:“你为何愿意认错?”

    凤仙低眉道:“那罐子是凤仙摔碎的,自然应该承认。”

    孙司膳凝眸细细打量凤仙,觉得传言不虚,这姑娘果然与众不同。自己刚在众人之前夸过陈可妍,而她居然立即摔碎了尚食的罐子,若因此公然处罚陈可妍,无异于当众打自己的脸,所以她必须拉凤仙来顶罪,而凤仙心领神会,不但甘愿配合,在无外人在之时也继续承认那是她犯的错,且不邀功不请赏,可见是个极聪明的。

    “你需要什么?我赏点给你。”孙司膳道。

    凤仙欠身道:“凤仙一无所缺,只是仰慕司膳已久,若有机会在司膳手下做事,于愿足矣。”

    孙司膳蹙了蹙眉:“你想去伺候太后?”

    凤仙轻声道:“奴想为司膳做事。奴虽不敏,但愿意尽心尽力做司膳助手,有信心做得比陈可妍好。”

    孙司膳沉吟良久,最后同意了:“那你且来试试,若做不好,我也会随时将你退回南大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