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3.天若有情 //

时间:2020-11-20作者:米兰Lady

    !

    3.天若有情

    驾犊车的内侍带着蒖蒖来到一座山前,沿山路而上,最后把她从车中扶出,让她倚靠在近山巅处的一处小院门前,随即独自离去。蒖蒖兀自昏睡着,破晓时,有人开门发现蒖蒖,入内禀报后有一男子出来查看,然后吩咐侍女把蒖蒖扶入房中,让她躺下安眠。

    将至午时,蒖蒖渐渐醒转,房中无他人,门是阖上的,室内陈设素雅,家具门窗呈原木色,形制简洁,但工艺精致,几案上的香炉焚着檀香,外间有梵呗声隐约传来。

    床边鹤膝桌上置有粥与水,蒖蒖取水饮下,歇了歇,又把粥喝了,感觉比昨夜好了一点,伸手摸摸脸和额头,热似乎也退了不少。

    这时屋外有步履声响起,看窗上光影,似有两人走近。

    “师妹怎么今日才来?”一名男子温文尔雅地问,声音蒖蒖听上去颇觉熟悉。

    一位女子幽幽叹了叹气:“道兄,上月我来看经院太频繁,家人生疑,这个月就不许我来。后来因为爹爹要为故人做法事,请看经院僧人诵经超度,我请求前来拜祭,爹爹才答应了。”

    这女子的声音蒖蒖也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起此人是谁,又听二人互称“道兄”、“师妹”,似修道之人,更感疑惑。

    那男子又道:“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不如我禀明父母,请媒人拜访令尊,正式向你提亲?”

    那女子沉默一下,想必心里是高兴的,却又顾虑重重,轻声道:“我就怕我爹爹执拗,不愿与戚里结亲……”

    那男子似乎也踟蹰了,须臾才道:“令尊位高权重,是会顾及这些。何况我名声又不好……”

    “你是怎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不会介意的。”那女子柔声安慰,但又忍不住叹息,“但众口铄金,我也深受其害,不知这回爹爹会怎么想……”

    蒖蒖听得为他们着急,遂起身走到门边,隔着门对他们说:“你们既然彼此有情,就应该争取在一起。要提亲就去提,没提怎么知道老丈人答不答应?先提了再说,他不答应再想办法,总好过在这里唉声叹气,自己先退缩了。”

    那两人霎时噤声,未敢回应。

    蒖蒖自内推开门,庭院内立着的一男一女齐齐看向她,蒖蒖顿时睁大了眼睛,认出那是殷和沈瀚之女沈柔冉。

    少顷,三人围坐叙话,蒖蒖才知道,当年殷大闹东宫宴后被禁足许久,次年陈国夫人让人在天竺看经院附近修筑了这一院落,让殷搬来居住,常去看经院或不远处的灵隐寺听高僧说法,每日临帖抄经静心。

    殷渐渐习惯了这种宁和生活,亦自得其乐。而沈柔冉当初帮助云莺歌在婚礼上揭露傅俊奕罪行,固然是侠义之举,但也招来一些流言蜚语,退婚之后来向她求亲的人也少了,高不成低不就,迁延至今日仍未出嫁。

    后来沈柔冉来天竺看经院借阅经书,有风吹来一页手抄经文,她见那字为小楷,字形纤秾合度,刚柔并济,且又静气迎人,意境空灵高远,叹服之余不由憧憬是何等清雅脱俗的人才能气定神闲地写出这样的字。打听后得知是殷所书,便寻至小院旁,殷正巧在院中习字,见她探看,便落落大方地邀请她入内旁观。沈柔冉随即发现,殷还擅正、行草体,两幅草书顷刻而就,潇洒流落,俊逸俏丽。

    沈柔冉亦喜翰墨,出言点评,能直指重点,殷不免对她刮目相待,肃然起敬。起初两人只觉面熟,叙谈之后才想起,原来当年端午排当,他们在后苑舟中曾有一面之缘,一起听过吴蒖蒖说银字儿。殷笑说这一次同舟大概是前世修来的缘分,沈柔冉便戏称他“道兄”,殷答应,亦玩笑着唤她“师妹”。

    于是沈柔冉此后经常借故来天竺看经院,与殷切磋翰墨。两人常并肩习字,相互点评,视对方为知音,自然而然地,彼此都心生情愫,希望此生长相守,只是国朝惯例,在朝为官的士大夫通常只与同僚通婚,何况殷的疾病世人皆知,沈柔冉很担心父亲无法接受,所以至今仍只能暗中与殷交往。

    说到这里,天竺看经院传来的梵呗声暂歇,沈柔冉悚然惊觉,起身道:“我是悄悄出来的,得回去了,父亲母亲还在看经院,怕他们找我。”

    殷与蒖蒖起身送她。殷随口问道:“今日是为谁诵经超度?令尊令堂都来了。”

    沈柔冉看看蒖蒖,迟疑一下,还是答道:“裴尚食。”

    蒖蒖如罹雷殛,蹙眉难以置信地看向沈柔冉。

    皇太子大敛后,很快有台谏官员要求彻查太子饮膳问题,并将矛头指向裴尚食,说她此前提拔吴蒖蒖,当日又失职,未阻止吴蒖蒖向太子进松江鲈鱼鲙,应该交予御史台,依法严惩。

    皇后怜裴尚食劳苦多年,劝皇帝让宫正先查此事,暂勿交给御史台。因事关重大,魏宫正审问裴尚食那日,除了帝后、嫔御、六尚高级女官列席,连太后都从慈福宫赶来旁观。

    魏宫正细问裴尚食当日每一细节,听到蒖蒖做好鲈鱼鲙,奉与裴尚食先尝时,魏宫正追问裴尚食是否品尝了,裴尚食一时语塞,最后还是如实回答:“没有。”

    魏宫正继续问她不尝的原因,裴尚食久久不答,魏宫正便说:“进呈皇太子的食材是自御厨取的,理应先由尚食检验并品尝,才可送往东宫。裴尚食却省略这一步,难道是长期身居高位,已经傲慢到不屑于履行这最基本的职责了么?”

    裴尚食伏首称“不敢”,但仍未说明原因。

    魏宫正出示一页信笺,道:“昨日有人向我匿名报讯,说裴尚食很可能味觉减退,但仍想占据尚食之位,所以当初极力栽培吴蒖蒖,让她代掌御膳先尝。裴尚食不尝松江鲈鱼鲙,也是因为味觉问题,尝不出好坏,所以不尝。是不是这样?”

    裴尚食含泪伏拜,还是一言不发。

    魏宫正命人奉上早已备好的三盏水,对裴尚食道:“这三盏水,一盏咸,一盏甜,一盏无味。请尚食当众一一品尝,然后告诉我,哪一盏是什么味道。”

    “不必了。”这时裴尚食抬起老泪纵横的脸,双唇颤抖着说,“是的,我味觉早已丧失,无论是咸是甜,到我口中,味道都是一样的。”

    魏宫正凝眸再问:“何时丧失的?”

    裴尚食道:“五六年前便开始衰退,越来越弱,大约三年前,就几乎辨不出味道了。”

    “真是岂有此理!”旁观的太后忍不住开口斥道,“一个掌御膳先尝的人丧失了味觉,竟然还一直占据着尚食之位不让贤,尸位素餐这么多年,这是欺君之罪!”

    裴尚食叩首道:“妾愿承担所有罪责,以死谢罪。”

    这时皇帝开口问她:“你为何一直隐瞒此事?一个尚食的职位而已,就值得你如此贪恋?朕向你承诺过多次,你若想出宫养老,朕自会赐你厚禄大宅,让你安度晚年。”

    “我要的不是厚禄大宅,”裴尚食难抑悲声,忽然泣道,“不想辞职,是因为我无家可归。我的家,只有尚食局了呀!”

    她恸哭起来,腰深深地弯下去,以头点地,浑身颤抖着,哭声凄恻,尽显绝望。

    “交给御史台吧。”太后冷冷对皇帝道。

    “罢了。”皇帝叹道,“她毕竟是从我年少时起就伺候我饮食的人……何况,其实我并非全无知觉,几年前就感觉到她辨味不准,所以……”

    “所以官家宁愿吃柳婕妤做的膳食。”太后冷笑,又道,“官家仁慈,不想严惩裴尚食,但她隐瞒味觉之事在先,失职贻害东宫于后,无论如何不能轻饶。逐出宫,送去做女道士吧。”

    皇帝无言,低头思量。皇后见状轻声建议:“逐出宫是应该的,只是裴尚食年事已高,再做女道士似乎也没有必要。不如给她一处陋室,让她长年茹素思过吧。”

    皇帝觉得可行,此事便这样定了。次日孑然一身的裴尚食穿着素衣,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一步一步,迟缓地穿过宫门灰色的阴影,走出丽正门,融入门洞外人影幢幢的御街,没有再回顾身后那座埋葬了她数十年光阴的皇城。

    皇后让史怀恩给裴尚食购置一处居所,为免台谏议论,居所较小,隐藏在小街中。

    沈瀚听说裴尚食之事,嗟叹不已,思量再三,把自己与裴尚食的前尘往事与夫人说了。沈夫人深明大义,对沈瀚道:“当年你们阴错阳差,误了姻缘,如今她老无所依,晚景凄凉,想必你也于心不安。不如我们把她接到家中,我与她姐妹相称,日后让儿女为她送终。”

    沈瀚十分感激,再三拜谢夫人,遂告诉沈柔冉此事,要女儿前往裴尚食居所邀请她入沈宅。

    沈柔冉拜访裴尚食,转述父母的心意,裴尚食却恻然一笑,对沈柔冉道:“此时入沈君宅,是妾耶?是奴耶?”

    沈柔冉道:“我妈妈说希望与尚食姐妹相称。尚食与爹爹,可像朋友那样相处。我们一家,都会对尚食敬若上宾。”

    裴尚食婉言谢绝,但沈柔冉不放弃,反复相邀,裴尚食终于松口,说要收拾一下,请她明天来接。

    沈柔冉喜道:“如此,说定了,明日我请爹爹同来迎接尚食。”

    待她走后,裴尚食沐浴更衣,晚间自斟了一杯酒,取出一个小药瓶,将里面的白色粉末倒进去,缓缓摇晃着酒盏,喃喃道:“蓂初,当年我阻止你尝这个,但心里却也止不住地好奇,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味道……如今,终于有勇气尝了……”

    见粉末溶解得差不多了,裴尚食起身,打开从宫中带来的包袱,取出一个珠翠萦绕的冠子。那是新娘的钗冠,累丝点翠,极其精美,只是放置多年,光华淡去,不如当年夺目。

    裴尚食郑重戴上钗冠,徐徐饮尽那盏酒,然后端坐在垂着幔帐的床边,似新娘静待新郎入洞房。

    这居所所处的小街环境杂乱,附近有酒肆茶楼,此刻不知哪家的歌妓正应着笛声唱着曲,那词听起来倒不陌生:

    “怅望浮生急景,凄凉宝瑟余音。楚客多情偏怨别,碧山远水登临。目送连天衰草,夜阑几处疏砧。

    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

    一曲终了,兀自正襟危坐着的裴尚食目视前方,呈出一点清淡笑意。

    与此同时,一缕殷红的血从口中溢出,自她上扬的唇角坠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