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4.入梦.

时间:2020-11-23作者:米兰Lady

    !

    4.入梦

    殷此前已从殷瑅处获悉蒖蒖之事,虽不知何人送她至此,但亦不多问,只嘱她安心在自己小院养病,说这里清静,因自己的身份,想来暂时不会有人到此搜查。

    得知裴尚食的悲惨遭遇后,蒖蒖只觉自己的罪孽又多一重,更感痛苦,暗地里痛哭几次,病情也反复几番,白天似乎好转了,一到傍晚却又开始发烧。她发现与母亲相聚那晚,母亲除了给她换了衣裳,还在她腰间系了一个小香囊,银丝编织而成,里面没有香药,只有一粒红色的种子,看上去像豆子,但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种豆类。每当悲伤或病痛来袭的时候,蒖蒖就把那银香囊攥在手中,提醒自己要记得妈妈的话,要心存希望,妈妈还在等着她。

    殷让侍女精心照料蒖蒖,自己观察她病情,去寻访良医,带回药物要煎给蒖蒖服用,蒖蒖却谢绝,说风寒之症,休养几天便会好,其实是自己对怀有太子遗腹子一事也暗含期待,担心药物会伤害那有可能存在的孩子。

    蒖蒖请殷为自己寻一套斩衰孝服,想为太子服丧。殷道:“你自聚景园失踪,虽说官家看来会觉得有葬身湖底的可能,但想必一时不会放弃对你的搜索。斩衰服丧太重,谁见了都会询问,一旦暴露,就不仅仅是你自己的事了,我和我的侍女,乃至我的家人都会被牵连,所以还是别太引人注目。”

    言罢他摘了一朵白色的花送给蒖蒖,又道:“你不妨每日簪一朵白色的花寄托哀思,代替服丧。你如今这般处境,太子殿下若在天有灵,见了一定十分怜惜,不会怨你的。”

    那花花冠呈漏斗形,上端近花萼处带着一抹浅浅的紫色,下端白色,像散开的舞裙。蒖蒖接过,问殷:“这是什么花?”

    殷答说:“曼陀罗。”

    过了数日,殷见蒖蒖气色好了一些,就建议她如自己一样抄经以静心养神,蒖蒖也希望能以此为太子及裴尚食做些功德,便开始每日抄经诵经。

    殷从天竺看经院借回的经书中有一套《妙法莲华经》,书页泛黄,外观古朴,应是收藏了多年的古书。蒖蒖翻开第一卷,偶然发现里面夹着一页纸,上面数行小字作草书,字迹似曾相识。蒖蒖细细分辨,又对照着经书看看,认出上面抄的是这一卷《妙法莲华经》的一段经文:“尔时世尊,四众围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念。佛说此经已,结跏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是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普佛世界,六种震动。”

    其中在“曼殊沙华”四字旁划了一道线,令这词显得格外突出。蒖蒖又凝神细看一番,忽然想起,这字迹很像之前见过的张云峤的草书,继而又想到,孟云岫曾经说过她最后一次见张云峤夫妇是在天竺看经院,他们与孟云岫道别后就离开临安了,如此说来,这页经文的确有可能是张云峤手抄的。

    蒖蒖立即找到殷,请他向看经院管理藏书的老僧人询问,这页经文是否为张云峤笔迹。殷打听回来告诉蒖蒖:“法师原不愿意说,后来我说事隔多年,时过境迁,张云峤已不再受人追捕,如今官家也很希望找到张国医,他才承认这页经文出自张云峤笔下,当年张国医和刘司膳在看经院躲了几天,然后离开临安,临别告诉法师,他们想去宁国府。”

    “那他为什么抄这段经文?曼殊沙华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在这词旁边划线?”蒖蒖追问。

    “这就不知道了。”殷道,“我只知道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是四种天界之花。这段经文是说,佛说完大乘经,空中有这四种天花如雨般坠下,散落在佛及诸大众身上。张国医在曼殊沙华旁划线,或许是因为他对这种花很感兴趣?”

    蒖蒖再问:“那你知道曼殊沙华是什么样的花么?”

    殷摇摇头:“没见过。有人说是一种红色的花,又有人说这四种花只存在于天界,并非凡间品种。”

    不知为何,“曼殊沙华”这几字就此深深映入蒖蒖脑海,挥之不去。这夜蒖蒖默默念着那天界之花的名字,迷迷糊糊地睡去。朦胧间,忽然听到一阵琵琶声,似与母亲相见后离开时听见的乐音。她立即循着琵琶声觅去,拨开一段浓雾,只见前方小桥流水,清风吹月,景致怡人。桥头柳树下,有位轻裘缓带的翩翩佳公子正在对月独酌,将杯盏举至唇边。

    蒖蒖缓步走近,发现那公子竟是阔别多日的太子赵皙。她又惊又喜地唤了声“殿下”,却本能地留意到他杯中物,便蹙眉问:“殿下,你在喝什么?”

    太子侧首朝她微笑,举杯道:“这不是酒,是一杯可以忘却此生之事的断情水,喝了便可步入往生路了。”

    她这才想起他已然离她而去了,然而眼前的他如此真实,仿若从未消失过。

    她奔去夺走他杯盏,抛入桥下河中,含泪对他道:“不要,我不要殿下忘了我!”

    “哦,对了,我的饮膳你都要先尝的。”他笑道,“这一回,你也尝尝,这断情水是什么味道。”

    然后他揽住她的腰,将她引至自己怀中,低首将一个含笑的吻融于她唇舌间。

    而她惊惧于那断情水的效力,推开他,朝地上啐道:“呸呸,我不尝,我不要忘记你。”

    他忍俊不禁,道:“我什么都没饮。你没看出来,我只是想亲亲你么?”

    没有饮,那就一切好说。她放下心来,认真地思考一下,反问:“只是想亲亲?”

    他大笑起来,又拥她入怀,须臾,柔声问她:“那一晚的事,你后不后悔?”

    “不后悔。”蒖蒖没有半点犹豫,“对和殿下在一起做过的所有事,我都不后悔。”

    “我却后悔了。别离来得如此猝不及防,给你留下的悲伤比欢喜漫长……”他有些黯然神伤,但说着随后那句话又逸出了一缕浅笑,“令我后悔之前故作君子,没有趁人之危。”

    她质疑道:“若你趁人之危,我还会爱上你么?”

    “你确定你爱上的是那个做君子的我?”他正色问她,只是目中仍有锁不住的慧黠笑意一闪而过,“烤肉之约前,你只是把我当庙里的神像。”

    她一时语塞,又觉爱极了面前这人,双手搂紧了他,惟恐他骤然消失,少顷,依在他胸前轻声道:“殿下,我想为你生个孩子。希望他会有你的眼睛,你的笑容。”

    他却一声低叹:“还是不要了……这样你会太辛苦。”

    然后他松开她,温柔地与她四目相视:“我希望你天天有自己的笑容,无论我在不在你身边。”

    他朝着桥的方向退后几步。

    蒖蒖又惶恐起来,颤声唤他:“殿下……”

    他含笑目示她身后:“看,二哥,他又给你送獐子来了。”

    蒖蒖回首一顾,见身后空空如也,立即再顾前方,发现太子已过了桥,一路衣袂飘飘,犹在侧首向她微笑。

    她追着上前,欲随他去,却见那桥轰然碎裂,坠入河中,瞬间了无痕迹。

    她低首看,只觉那河亦不是河,而是一片红色花海,其中每一株都没有叶子,枝头只开着正红色的花。成千上万株,清风拂过,花朵起伏摇曳,令花海波澜乍起,恍惚间望去,又像一条血色的河。

    她自这一场幻梦中醒来时,窗外明月当空,透过窗棂,默默在她床前洒下一层素辉。她怔怔地躺着望向上方,没有再入眠。次日发现推迟了几日的月事终究还是来了,这就意味着,她不会再有为逝去的爱人延续血脉的可能。

    蒖蒖向殷表达了想离开临安的意思,殷同意去找弟弟殷瑅相助。她由衷感谢殷以前的成全和现在的照顾,向他与沈柔冉奉上诚挚的祝福,并建议殷道:“你最好亲自去沈家提亲,并带上你与沈姑娘一起习过的字给沈参政看。跟他说,有缘同舟,是前世修来之福,名利失之尚可再得,而有情人一旦离散,便是一生。”

    殷颔首答应,赞道:“你最后这句话,说得真好。”

    蒖蒖恻然道:“这话不是我说的。”

    “那是谁说的?”殷问。

    蒖蒖没有回答,而眼圈已先红了。

    殷见状了然,叹道:“当年东宫宴上,是皇太子救了你。后来我听说你们的事,还暗道这大概就是你与东宫缘定三生的先兆,却没料到后来竟会这样……早知你如今这样痛苦,我当初就不会放你走了。”

    蒖蒖问他:“如果当初留下我,你便不会遇见沈姑娘了,那你对我,是留是放?”

    殷想想,一哂道:“那你还是走吧。”

    蒖蒖亦忍不住笑了笑。这是她自太子薨以来,首次露出真正的笑容。

    殷瑅不久后来到殷的小院,告诉蒖蒖,她失踪后聚景园宫人上报称她被洪水冲走,监管湖堤的官员说当天水闸故障,导致非时开闸,官家处罚了几名相关官吏,又命人追查蒖蒖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殷瑅又让蒖蒖别担心,说他已安排好,会将给她皇城司逻卒的名牌,让她乔装后出城。

    殷瑅问蒖蒖想去哪里。蒖蒖说希望去宁国府,殷瑅道:“这个不远,我会为你打通沿途的关节。”

    蒖蒖再三感谢殷瑅的倾力相助,殷瑅道:“不必客气。我如此助你,一是兄长的请求不能不顾,再则……也是受人所托,有人反复叮嘱我一定要助你逃生。”

    蒖蒖立即想到:“是二大王?”

    殷瑅称是,道:“其实他处境也非常不妙,宫中人都传说太子之事与他有关……毕竟他平时对你太好,确实是不加掩饰。官家听多了,难免受流言影响,一直将他禁足在清华阁,好在还允许我去看他……他听说太子和你的事,哭得眼睛都肿了,但还是要我设法救你,逃出临安。”

    蒖蒖怔怔地想了半晌,再问殷瑅:“官家只是让二大王禁足,没想处罚他吧?”

    “朝中大臣传说,官家有意将他放出京去,任职于外郡。”殷瑅道。

    “这怎么可能!”蒖蒖惊讶道,“国朝皇子,一向居于京城,从无外放一说。”

    “所以如果传言属实,那真是个不寻常的决定。谁会让皇子,尤其是按顺位应该继任储君的皇子离京?”殷瑅黯然道,“这等于在向世人宣布,二大王不再是储君的人选。”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