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5.同乘一马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此时忽见早晨所见的青衫男子策马自城内驰来,身后还另有一匹枣红马,以绳索系于他所乘白马之后,亦随他一同疾行。

    “二哥!”青衫男子见了白衣男子,兴奋地扬手高呼。

    白衣男子加快步伐,拉着蒖蒖奔到他面前,迅速解开那枣红马绳索,将蒖蒖扶上马,自己随后跃身上马,坐在蒖蒖身后,引臂操纵辔绳,驱马奔驰。

    如此一来,蒖蒖感觉到自己似被他拥在怀中,十分不自在,手肘不禁朝后格挡,欲使他离自己远一点。

    那男子感觉到她的抗拒,正色道:“事关安危,还望姑娘原宥。”

    蒖蒖闻见身后追赶者马蹄声紧,也顾不得多计较,只得与他共乘一马继续前行。

    将至城门处,那鹿肉铺的大汉生怕他们入了城更不便追捕,愈发驱马狂奔,与蒖蒖等人的距离越来越小。蒖蒖回顾发现,颇感焦虑,侧首间忽然看见另有一行人骑马自右边路上来,一些背着弓箭,一些腰悬兵刃,许是打猎归来,汇入他们面前大道,正要入城。

    领头那人穿着绿色衣衫,身形蒖蒖非常熟悉,正是与她解除了婚约的杨盛霖。

    灵机一现,蒖蒖立即一指杨盛霖,回首朝追赶者大喊:“官人来了!”

    这官人指的是做官的人,是浦江民众对县令、县尉等官吏的称呼。这些官人官服为绿色,杨盛霖此刻所穿绿衣其实颜色偏黄,如早春新绿,与官吏绿袍并不一致,但现下暝色已深,远远望去,这色差也不太明显。

    杨盛霖闻言回顾,顿时喜上眉梢:“蒖蒖!”

    鹿肉铺中人见绿衣人随从均携带武器,而县尉日常职责便是管理弓羽手,司法捕盗,惩治奸暴。自己心中有鬼,没有细看即认定此人便是县尉,听蒖蒖连声唤“官人”,而那“县尉”显得也认得蒖蒖,大汉不敢逗留,立即勒马掉头,招呼自己带领之人逃离此地。

    蒖蒖见追赶者逃逸,松了口气,待进了城门,便命白衣男子下马,他也无异议,一笑下马。那青衫男子旋即下了自己的马,将所乘白马交予白衣男子乘骑。

    白衣男子向青衫男子致谢,对蒖蒖介绍道:“这是我表弟。今日我坐骑中毒而亡,他便先入城中帮我买马。”

    蒖蒖颔首,与那表弟相对一揖示意。

    杨盛霖策马靠近蒖蒖,赔笑着与她攀谈。问蒖蒖今日为何是这般情形,蒖蒖也不回答,只没好气地问他:“病好了?”

    杨盛霖道:“小病,无大碍,早就好了。”

    蒖蒖瞥瞥他所带之人,道:“想是大好了,否则不会有心思冶游。”

    “唉,此前之事,是我不对,我爹娘也考虑不周全,给蒖蒖和婶子添烦恼了。”杨盛霖小心翼翼地赔礼,又道,“再过些时日,待我爹娘气消了,我再请他们来提亲。”

    “可千万别。”蒖蒖冷笑,自己控马前行,“我并不想再办一场退婚宴。”

    杨盛霖趋近与她并肩同行:“蒖蒖,这事你也应该想开一些。那对男人来说,只是一种散心的方式,就像读书读久了,肯定会想着去蹴鞠,踢上一两场球。”侧首发现白衣男子乘马紧随其后,饶有兴致地听他们对话,便随口道,“兄台,你说是吧?男人嘛,肯定懂的。”

    “不懂。”白衣男子丝毫未配合他,“我每日只知勤勤恳恳地读书,哪懂什么蹴鞠。”

    杨盛霖一愣,忽然想起此前这人竟与蒖蒖同乘一匹马,顿时大感疑惑,瞪着白衣男子问:“敢问兄台高姓大名,为何与蒖蒖同行?”

    “我姓宋,名皑。”白衣男子扬眉迎上他探视的目光,意味深长地微笑道,“‘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的‘皑’。”

    蒖蒖打断他们对话,要求迅速赶往县府衙署报案。宋皑旋即附和,不再理杨盛霖,策马与蒖蒖一同驰向县衙。

    到了衙署门前,天已尽黑,衙署大门紧闭,檐下两盏孤零零的灯笼淡漠地映照门前路,光晕所至处并无人影。

    蒖蒖上前叩门,过了许久才有一小吏开门,探首看看他们,问他们所为何事。蒖蒖将假鹿肉一事简短告知小吏,请求见县令。小吏听得兴味索然,道:“又不是什么大事,衙署已关门,县令不会连夜见你。明早再来吧。”

    言毕便要关门,蒖蒖阻止,目示宋皑,道:“此前我们被肉铺之人追赶,想必他们已猜到我卧底打探真相,并告知了这位公子。他们回去必将连夜清除死马肉,消除伪造鹿肉的痕迹,若明日再去,就找不到他们制假的证据了。”

    小吏并不耐烦听她解释,打了个呵欠,坚持要关门。宋皑示意表弟上前把住门,自己自一个腰悬的锦囊中取出一枚玉佩递给小吏,和言道:“烦请官人将此物呈与县令过目,说皑前来拜访。”

    那玉佩呈鱼形,玉质莹润,雕刻也十分精细。背面似刻有什么字样,那小吏懒洋洋地接过,本来是百无聊奈地翻看,看清字样后先是一愣,然后声音忽然轻缓了许多:“请稍候片刻,我去去便来。”

    小吏握着玉鱼跑步入内,回来时已不是他一人,衙署大门豁然大开,数名衙吏提着灯笼分列两侧,而县令崔彦之冠戴齐整,疾步出门相迎,一见宋皑便深深长揖:“未知贵客来访,不曾行望尘之礼,失敬失敬!还请大……”

    宋皑以手虚扶,并阻止他说下去,含笑道:“皑偶过此地,原不想叨扰县令,不料遇见一案,关系民众饮食安危,所以只好前来拜访,还望县令尽快处置。”

    崔县令请宋皑及蒖蒖一行人入衙署,细细问明缘由,遂派遣衙吏连夜赶往郊外查封鹿肉铺并羁押相关人等归案。随后崔县令请宋皑及其表弟在衙署歇息,又让人送蒖蒖和杨盛霖归家。而宋皑表示要亲自送蒖蒖回去,杨盛霖见状也要求护送蒖蒖,蒖蒖瞪他道:“你快麻溜地回去!你爹娘若知道你又遇见我,肯定怕我害了你,还不知多着急呢。”

    对宋皑蒖蒖倒不甚推辞,默默许他随自己同行。

    出了衙署,蒖蒖忍不住问宋皑:“你是个什么官儿?为何崔县令一见你的玉佩就对你那般恭谨?”

    宋皑摆手笑道:“小官,不足挂齿。”

    蒖蒖想到此前看手相一事,又问:“那你看手相算命,也是假的吧?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家世和此行目的的?”

    “半推测半猜测,”宋皑道,“你的手肌肤整体柔润细致,偶有结茧处,也可看出是骑马执辔所磨,没有素日操持家务的痕迹,你又率直强势,可见家境不错,不是一贯伏低折腰之人。而你行事颇显任性,一人骑马出行,又非大家闺秀的作风,所以我猜你出自富裕商贾之家。傍晚遇见你时,你身上又香又臭……”

    蒖蒖听至此处瞪了他一眼,斥道:“你才又香又臭!”

    宋皑哈哈一笑:“那这样说吧:姑娘衣带肉香,十分浓郁,多半是从酱肉之处出来,又叮嘱我马别卖给人,也别土葬,一定是怕我那马被人剥皮剔骨,就猜你此行去的恐怕是炖马肉的铺子,你既往来于那种铺子,家里营生想必是与饮食相关了。所以大胆与姑娘胡说一番。”

    蒖蒖想想,又问:“那你不怕我是马肉铺子里的人么?后来见人追来,你怎知他们主要是想抓我,而不是你?”

    “你既提醒我别卖马,显然与马肉铺的人不是一伙的。”宋皑道,“我看见追来的人中有问我买马的人。我虽未将马卖给他们,但言语间又不曾得罪他们,马又烧了,他们无理由来追捕我额外招惹是非。多半是窥见你与我说话,明白你泄露了肉铺的秘密,所以追来要捉你回去。”

    蒖蒖凝视宋皑,不禁感叹:“你真的很不笨。”

    宋皑向她一揖,笑道:“姑娘谬赞,惭愧,惭愧。”

    见蒖蒖无语,宋皑温言问她:“那我可以问姑娘一些问题么?”

    蒖蒖颔首,宋皑遂问她家里情形,为何坚持要买鹿肉。蒖蒖一一告知,把和贻贝楼的恩怨及乡饮之事一并说了,最后叹道:“原以为买到鹿肉可用来做主菜,令举子们耳目一新,却不想鹿肉是假的,也不知再找什么珍稀食材才能赢贻贝楼这一局。”

    宋皑问:“姑娘为何一定要找珍稀食材?”

    蒖蒖道:“珍稀食材才能令人印象深刻呀,就像我那场退婚宴上的菜肴,精心选材,震惊了全浦江。可惜我妈妈不让我再用那个菜谱了……用珍稀食材,还可体现我们适珍楼的‘珍’字。”

    “适珍楼这名字甚好,是谁取的?”宋皑问。

    “也许是我妈妈。”蒖蒖道,“我也不确定,我懂事时起,我们酒楼就叫这名了。”

    宋皑再问:“那你知道这名字的含义么?”

    蒖蒖摇摇头。

    宋皑道:“若我所料未差,这其中隐含一个典故:国朝太宗皇帝曾问当时的翰林学士承旨苏易简:‘食品之中,何物最为珍贵?’苏易简答:‘食无定味,适口者珍。对臣来说,齑汁最美。’太宗大笑,问他缘故。苏易简说:‘有一天夜晚非常寒冷,臣拥炉饮酒,不觉大醉,卧于厚厚的衾枕间睡去。半夜醒来,十分口渴。乘着月色来到中庭,但见残雪中覆有一齑盎,也等不及唤来书童,掬雪洗手后便满饮几盏。汤汁冰凉清甜,正好可解体内燥热,当时只觉哪怕上界仙厨的鸾脯凤脂也不会有这等滋味。’后来有人问苏易简的仆人这齑汁是如何做成,仆人说:‘不过是清面菜汤浸菜罢了。’所以,为适珍楼取名者,必然认同‘食无定味,适口者珍’这个道理。食品之所以珍贵,不见得总是用材珍稀,而是适合食客彼时口味。”

    蒖蒖若有所思。两人不知不觉行过了几道街,宋皑见不远处出现了适珍楼的招子,遂勒马止步,含笑对蒖蒖道:“我有要务在身,明日便要离开浦江了。尚有一个问题,还望姑娘解答。”

    蒖蒖道:“你说。”

    宋皑眸光携着笑意,抚过蒖蒖眼角眉梢:“适才与我同乘一马,是何感觉?”

    蒖蒖脸微红,白了他一眼:“很拥挤的感觉。我从未和别人同乘过一匹马,以后也不会了。”

    “真巧,我也从未和别人同乘过一匹马。”宋皑笑道,“那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和别人这样做了。”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