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0.柳婕妤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禁中的重九排当今年依然是在庆瑞殿设宴赏菊,殿中分列黄色菊花,如御衣黄、黄新罗、黄佛头、金盏金台、销金菊之类,殿中宫灯亦应了时令,或绘有菊花,或饰以花朵,万盏菊灯光华流转,粲然炫目。

    而皇帝赵玮的目光却柔和地徘徊于正跪坐于他面前,低眉制作洗手蟹的柳婕妤身上。

    银盘中堆着碎冰垒成的冰山,山巅承托着如冰一般纯净的琉璃盘,其中盛着斫好的蟹生,半壳含黄,双螯胜雪,晶莹肉质有半透明的质感,在琉璃盘与冰屑映衬下显得格外冰润清亮。

    柳婕妤手持银匙,先后将酒、盐、梅卤、姜末、橙齑及椒末洒在蟹生上,再以银箸拌匀。

    婕妤发髻上簪着一朵青色碧蝉菊,行动间花影落在冰山上,如轻云掠过雪峰,皇帝含笑看着,只觉此情此景优美之极,而殿中那万千黄花倒显得喧嚣鄙俗了。

    柳婕妤搁下银箸,在侍儿奉上的银盆中濯净手,再请司膳内人将这道洗手蟹呈给皇帝。

    负责进膳先尝的裴尚食躬身出列,正欲取少许先行品尝,皇帝却摆首制止,道:“裴尚食年近花甲,不宜食此寒凉之物,这洗手蟹,还是请婕妤先尝吧。”

    裴尚食一愣,旋即低首称是,默默地退了回去。

    柳婕妤承命,从司膳内人处接过备好蟹块的银碟,取银箸搛蟹送至口中,品尝之后稍待片刻,再浅笑欠身回禀:“咸淡合宜。”

    司膳内人取回碟箸,审视无异状,再恭请皇帝品尝蟹生。皇帝颔首。柳婕妤告退,须臾再出现在殿中时,已换上舞衣,梳高髻,垂璎珞,衣袂轻盈,手抱琵琶,如同敦煌仙子。

    纤指一拨,乐音随之而起,是《梁州曲》。皇帝面色稍异,按下了持酒樽的手。柳婕妤全然不觉,抱着琵琶舒臂曲腰,和着乐声起舞。此乐曲大异于宫中常见的舒缓乐音,时如急雨,时如私语,珠落玉盘的琵琶声中又隐有金戈铿锵之意。柳婕妤舞姿蹁跹,不时飞旋,乐声激越处愈舞愈疾,飞花浮影,越发令这菊灯光影陆离的空间宛若幻境。

    一叠舞过,柳婕妤放下琵琶,舞动着移至皇帝面前,忽然伸手,将皇帝面前的酒樽拾起。

    皇帝已恢复了此前神态,含笑任她随意而为。她手托酒樽,依旧旋舞,而无论如何抬手拂袖,樽中酒始终未有一滴溢出。殿中人骋目相顾,皆暗暗称奇。

    乐音渐缓,柳婕妤舞回皇帝面前,背对他朝后仰首曲腰,然后将酒樽置于额上,双手展开,腰继续向后曲,弯出一个令人惊叹的弧度方才静止。酒樽稳稳地停在她额头上,纹丝不动。

    皇帝亲手取过婕妤额上酒樽,徐徐饮尽樽中酒,婕妤微笑回身,裣衽为礼。

    似酒意漾上心头,皇帝面颊微酡,衔笑看她,眼中柔情暗转。

    “听说,柳婕妤昨日跳的是《梁州》舞?”皇太后殷氏端坐在慈福宫静乐堂中,眼角余光掠向过宫定省的郦贵妃,淡淡问她。

    郦贵妃悄悄偷眼看太后。金狻猊口中的青烟如绢丝一般拂过太后的眉间,太后依旧是素日的神态,目无微澜,不悲不喜。

    “是的。”郦贵妃答道,“她平日只在自己阁中排练,紧闭阁门,他人不知,妾也是昨日才知道。”

    “这是想令官家惊喜呢。”太后道。少顷又问:“我还听说,她做的洗手蟹官家竟不让裴尚食试食,而命柳婕妤自己品尝?”

    郦贵妃颔首称是,不敢再多说什么。

    太后继续问:“除了洗手蟹,她近日还做了什么给官家吃?”

    “一些点心。”郦贵妃轻声道,“官家喜欢的,总不过那几样,印儿酥、芙蓉饼、蟹肉包儿、糖蜜韵果、圆欢喜……”

    太后似有些倦意,斜倚向身后的隐几,闭上了眼睛。少顷,再睁开眼,目光懒洋洋地抛向花架上一瓶紫白相间的玉瓯菊,露出一痕冷笑:“真不错呀,既会跳《梁州》舞,又会做点心。”

    这稍纵即逝的冷笑不仅令郦贵妃,连侍立在则的老宦者、提举慈福宫程渊都感觉到了寒意。

    皇太后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冷笑差不多是她表达愤怒的最激烈方式了。程渊心下不安,面上却也并无任何流露,依然静默侍立着,垂目盯着靴尖,与郦贵妃一起等着太后另寻话题。

    郦贵妃走后,皇太后唤来程渊,问何以官家如今频频让柳婕妤做御膳,而裴尚食竟袖手旁观。程渊道:“许是禁中膳食官家食用多年,已不觉有新意,而柳婕妤出自民间,膳食做法与禁中颇有差异,令官家感到新鲜。官家开口让柳婕妤做菜,裴尚食自然也不便违命。”

    皇太后道:“虽说官家开口,便是口谕,但进膳之事非同小可,事关皇帝龙体安危,怎能不按规矩行事?你见了官家,务必把老身的意思转告给他。”

    程渊应声领命。皇太后思忖须臾,道:“罢了,又何必多费这些口舌。你别提柳婕妤之事,且与裴尚食商议,说尚食局年轻内人技艺尚浅,不足以担当重任,建议官家授意各州府,择厨艺精妙的民间女子入宫,充实尚食局。”

    程渊答应。太后顿了顿,又补充道:“这些女子,年龄不能超过二十,容貌品性都不能差。”

    程渊出了静乐堂,便准备前往大内。慈福宫原是先帝下令建造的宫苑,先帝雅爱湖山之胜,故此在苑中凿池为湖,垒石为峰,仿西湖美景。又广植四时花卉,后苑中静窈萦深,时有移步换景之妙。

    程渊所行这一路植有长松修竹,浓翠蔽日,阴霭如云,人行其间,日光穿过绿荫,落在衣衫之上,若碎金屑玉。松林之后绕过山石洞室,眼前豁然开朗,小西湖水源处寒瀑飞空,注下碧水十余亩,中植芙蕖万柄。程渊刚至湖边,便见飞瀑之下湖畔的大石上立着一位身姿窈窕的女子,此刻迎风而立,衣袂飘飞,恍若欲离地飞升一般。

    程渊一怔,但觉气血上涌,眼角有温热之感,心也难以遏制地狂跳起来。

    他加快步伐,至近处细看,原本跃动的心才渐趋平复。

    整了整衣冠,他朝那女子长揖:“柳娘子安好。”

    柳婕妤竟低身朝他福了一福:“程先生万福。”

    程渊忙又还礼,口中道:“娘子如此折杀老臣了。”

    柳婕妤含笑道:“程先生是两朝良臣,我原是晚辈,理应施礼。”

    程渊再三礼让道谢,然后问柳婕妤:“娘子此番来慈福宫,是为定省太后么?”

    “太后说近日常感秋乏,不宜多见外人,所以已免去我定省之礼。”柳婕妤黯然道,旋即又微笑对程渊,“我是特意在此等候程先生。有一事颇感困惑,还望先生明示。”

    程渊请婕妤直言。柳婕妤道:“昨日我于重九排当上作《梁州》舞,官家当时看了,回到寝殿,却叮嘱我不可再舞此曲,说……太后不喜欢。”

    程渊颔首:“是的,先帝驾崩后,此曲便绝迹于禁中了。”

    柳婕妤小心翼翼地道:“我可以问原因么?”

    程渊沉吟不语。柳婕妤退下腕上羊脂玉镯,便要塞给他。程渊忙退后两步,躬身推却:“娘子万万不可。臣并非重财逐利之人,且娘子此举被太后得知,只怕……”

    柳婕妤领悟,收回玉镯,勉强笑道:“是我思量不周,差点累及先生。”

    程渊低首凝视她落在水中的柔美身影,轻叹一声,保持着低眉顺目的神态,缓缓道:“先帝宫中,曾有一名知音律、善歌舞的女子,艳冠仙韶院,人称菊部头。”

    “那《梁州》舞与她有关?”柳婕妤问。

    程渊点头:“她多次在宫中宴集上作舞,一曲《梁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舞姿之美无人能及,以致后来不在宫中了,先帝仍念念不忘。”

    柳婕妤瞬间明白了皇太后厌恶《梁州》舞的原因,又朝程渊裣衽:“多谢先生告知。”

    程渊仍不忘还礼:“娘子多礼了。”

    柳婕妤想想,又问:“这位菊部头,当初为何出宫?如今在哪里?”

    程渊微微摆首,讳莫如深:“这个,娘子就不要问了。”

    柳婕妤不再追问,再次致谢。将要告辞离去,程渊又请她留步,嘱咐道:“除了菊部头,还有一位先帝朝的宫人也在太后面前提不得。”

    “哦,是谁?”柳婕妤低首求教。

    程渊徐徐说出三个字:“刘司膳。”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