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鹤公子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武夷山离浦江有千里之遥,蒖蒖乘马日夜兼程,也花了好些时日才赶到山脚下,那时马已疲惫不堪,山中又风雪交加,蒖蒖见山路湿滑,马无力前行,便将马寄养在山下农户家中,自己背负行李进山。

    赵怀玉说那位问樵先生住在隐屏峰问樵驿中,蒖蒖在山脚问了大致方向便入山。武夷山丹山碧水,曲水萦绕,风光原是十分秀丽,但时至隆冬,风雪正盛,山路崎岖难行,蒖蒖也无心思观赏风景,沿着九曲溪行去,见有一处峰峦峭拔千寻麓,方正如屏,猜测那便是隐屏峰,遂着力攀登,一路只觉山势陡峭,密林莽莽,也不知摔倒滚落多少回,才攀至山腰,极目望去,周遭更是云水空濛,杳无人影。

    蒖蒖已独行大半日,所带食物与水消耗殆尽,此刻又冷又饿,面前积雪深可盈尺,而前路茫茫,全不见屋宇楼舍。蒖蒖四顾,见不远处似有一岩洞,遂勉力向前,欲至洞中稍避风雪,然而数步之后即觉头晕目眩,双膝一软,跌倒在这寒烟如织的琉璃世界。

    蒖蒖意识模糊,将要晕厥,忽闻一声唳鸣,感觉到似有飞鸟自空中盘旋而下,落在她前方。

    蒖蒖缓缓睁开眼睛,逐渐澄清的视野中赫然出现了一只丹顶雪羽的鹤。那鹤脖颈纤细修长,毛羽莹洁,惟颈、尾、足为黑色,长喙中衔着一枝红梅,花朵艳色朱红,与其丹顶近似,花瓣上还承托着几点白雪,与红花交相辉映,显得格外晶莹。

    鹤衔着红梅,睁着一双幽亮的褐眼静静地注视着蒖蒖,眼神深邃,颇似人目。蒖蒖与它对视须臾,那鹤既不知转首也不退却,四目就这样相对良久,最后蒖蒖忍不住叹了叹气:“你是雌的还是雄的?如果是雄的,这样大喇喇地盯着姑娘看,不觉得害臊么?”

    那鹤还是默不作声,但上前一步,俯首,把一朵梅花上的雪抖落在蒖蒖的唇上。

    那几点清凉轻飘飘地落在蒖蒖被冻得近乎干裂的唇上,蒖蒖下意识地抿了抿唇,感觉仿佛被雪吻了一下。

    蒖蒖还在愣怔,那鹤已抛下梅枝,奋翼而唳,宛若起舞。少顷,引颈仰首,一舒两翅,飞向空中。

    蒖蒖举目追寻它的去处,然而复又觉得头沉重之极,眼前一黑,伏倒在地。昏迷之前她隐隐听到前方有步履声传来,是鞋履踏入积雪中发出的细微响声,间或杂有踩断枯枝的声音,一步一步,从容不迫的节奏,由远而近。

    当那人走到她近处时,蒖蒖拼尽所有力睁眼看了看,奈何头抬不起来,她只能看到来者所穿的饰有云头的木底乌舄,以及一袭洁白如鹤羽的宽大鹤氅的下端。

    身披鹤氅的人在她面前静静伫立,然而没有低首与她说话。蒖蒖此刻连发声的力气也无,双目一闭,陷入漫长的晕厥中。

    蒖蒖苏醒之前,先闻到一阵清幽梅花香。睁开迷惘的眼,发现自己和衣躺在一张四角立有黑漆柱子的床上,四柱之上以同色细木条纵横拼接为顶,呈大方目状,木架覆以细白楮纸,楮纸轻软洁白,帐顶看起来若浮云烟。

    左右一顾,见床三面亦围有楮纸屏风,唯余上下床那一侧未曾围合,而垂着同色卷帘,帘内有竹骨,仍以楮纸为面。卷帘分为两幅,各自开合。这白色帷帐外有烛光透入,如暖阳映亮半岩春雾。漆柱上分别挂着一个银白锡瓶,瓶中插有梅花数枝,疏影横斜,暗香浮动,聚于这素幅凝雾的空间,挥之不散。

    床中用的是布单楮衾,均雅洁无比,细软轻暖,转侧间若拥云入怀,全无声响。而枕头应是用菊花充实,闻之有草木清香。

    蒖蒖褰开卷帘,踩在床前的小踏床上下来,出了梅花纸帐,但见床前立有一个小高几,雕成小荷叶状,饰以绿漆,袅袅婷婷地自底座上升起,承托着一个青铜小香鼎,香鼎内隔火薰着紫藤香。

    蒖蒖感叹着此间风雅,良久才将目光自床畔移开,投向对面的窗边。

    窗边有一藤椅,一名年轻男子半卧于椅中,以软巾束发,身着白色道衣,有黑色缘边为饰,一袭鹤氅一半覆于他膝上,一半若水流于地面,他右手支额闭目而眠,左手握着一卷书,置于鹤氅之上。

    蒖蒖无声地走到他身边,借着不远处莲花烛台送来的光亮看清了他大致的轮廓。

    一时风烟俱净。梅枝欹影,半岩春雾,浮香荷叶皆悄然散去,窗外凉月如眉,窗内的蒖蒖眸中只静静泊着这个美如月光的男子。她徐徐低身,侧坐在藤椅左边的地上,斜凭藤椅,以手支颐,抿唇锁住将要逸出的叹息,默不作声地端详他,从他宛若刀裁的的眉,投下两翼蝉影的睫毛,有着弓弦般弧度的唇,到把持着书卷的修长指节,只觉无处不美,然而又不仅仅是美而已,他身上还有一缕不属于红尘紫陌的清灵之气,蒖蒖忍不住想,是不是再接近他一点,就能闻到他肌肤之下的草木香。

    起初醒转时,蒖蒖对所处之处颇好奇,很希望能找到人问为何在此,这是何地,然而如今看到了这人,却又不并急于唤醒他来提问了。不敢高声语,恐惊画中人。他安眠是画卷,唤醒他是罪孽。

    静谧的房中忽然响起一声突兀的腹鸣,她才想起自己一直未进食。她按了按腹部,忽然想到这声腹鸣只怕会被那画中人听见,于是惊惶地看向他,好在他依然闭目而眠,纹丝未动。

    她继续打量四周,发现藤椅边立着一方小小的鹤膝棹,是与椅子高度相若的小几,桌腿纤细,中间突起若竹节。鹤膝棹上面搁着一些杯盏,其中包括一个有盖的白瓷汤盅。而鹤膝棹旁置有一个风炉,炉中枣核炭光焰明灭,炉上铫子中还在煮着水。

    蒖蒖缓步过去,揭开汤盅一看,里面盛着淡黄色汤汁,蒖蒖略一闻,辨出是鸡汤,澄清透明,犹有余温。而汤中有一些如五瓣梅花状的面片,堆积在盅底,蒖蒖拈起旁边的汤匙一拨,梅花面片旋即飘起又落下,若花雨沉渊,甚是美观。

    蒖蒖看看兀自沉睡的男子,心想这只怕是他的夜宵,郁闷地搁下汤匙。转念又想,自己显然是被他所救,而他全身上下都写着“人美心善”四字,那么这梅花面片必然是他煮了准备给她食用的。于是愉快地重拾汤匙,迅速将那鸡汤面片吃完。

    收拾好汤盅,蒖蒖再看鹤膝棹上茶盏,见那茶盏透明,似水晶琢成,盏底有几枚蜜渍花蕾。此刻铫子中泉鸣若松风涧水,蒖蒖待水滚如腾波鼓浪,提起铫子,注入少许入汤瓶,又稍待片刻,再提汤瓶注水入茶盏。盏底的花蕾被热水激起,在盏中回旋舒展,花瓣依次绽放,原来是玉蕊檀心的罄口蜡梅,外缘花瓣呈蜜蜡黄色,而中心呈紫色,花形半含,很是优雅,且蕴异香,随熟水热度升腾而上,蒸汽丝缕过处,皆是馥郁花香。

    蒖蒖饮下这蜡梅花茶,心中颇感和暖。收好茶具,重新在那藤椅边坐下,此刻才发现此地地面温暖,砖下似有炉火,热度源源不绝,令这房中薰和如春,也使她浑然忘了外间有怎样的漠漠寒林。

    这温暖的感觉令她眼帘渐趋沉重,她倚靠着藤椅,像那椅中男子一般,沉沉睡去。

    她是被冻醒的。冷到醒来之前先打了个喷嚏,她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得吃了一惊,蓦然坐起,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之中,一位农妇正在把一堆干草往她身上拨。

    那农妇四十多岁光景,周身上下倒是收拾得很干净,冷冷地拉长着脸,见蒖蒖醒来也未停下手中动作,继续把干草拨到蒖蒖身上盖住,然后坐到附近燃烧着的柴火堆旁,才道:“别睡了,若不是被我发现,你早冻死了。”

    蒖蒖茫然打量周遭,半晌才问那农妇:“我为何在这里?”

    那农妇道:“你都不知道你为何在这里,我又怎会知道?”

    她语气冷硬,还隐含奚落之意。蒖蒖不悦,忿然道:“我明明睡在一个又香又美的房间,身边还有一位好俊秀的公子。”

    话一出口才觉似有不妥,而那农妇鄙夷的眼风已扑面而来:“怎么现在的小姑娘说起春梦来竟如此坦荡的?”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