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5.造园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数日后,有两人带了地图从抚州来,说奉主人之命邀请林泓在抚州为其营造园林。

    南渡以来,士大夫皆爱营构园池,用于奉亲自娱、燕集酬唱,享林泉之乐。贵官园圃,无不叠山理水,筑凉亭画阁、高台危榭,植奇花异卉、佳木瑞草,以求可居、可游、可藏歌贮舞。为求一理想造园者,不惜花费重金聘请。蒖蒖也是此时才知道,林泓并非终日飱风饮露,不问世事,他与园中人日常支出,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造园所得。

    “公子出自诗书簪缨之族,但双亲辞世得早,留下家产不多。公子十八岁便考中进士,可他无意仕途,辞官隐居武夷山,至今已有五年。”阿澈告诉蒖蒖。

    蒖蒖十分理解:“林老师品性高洁,淡泊名利,想来也看不惯官场中人事。”

    阿澈继续道:“他在武夷山造了这个园子,供自己居住,但友人来访,均赞不绝口,纷纷邀请他为自己家造园。公子难以推辞,便造了两所,岂料来求他造园者越来越多,公子看此事他擅长,兼可顾及生计,也就决定每年接两单做做。但也仅两单而已,公子生性淡泊,不逐暴利,凡事又精益求精,每接一单便反复推敲,力求做得完美,也是极耗神的事,所以一年两单已是极限。不过量虽不大,所获收益也足以养活我们这些人。”

    抚州离武夷山不近,林泓本欲谢绝,但来者再三恳请,说:“主人说先生胸中自有丘壑,故能出心匠之巧,他人望尘莫及,不可替代。所以主人特意嘱咐我等务必请先生前往,若先生拒绝,我等也不必回去了,主人不会再收容我们这样无能之辈。”

    林泓见他们态度诚恳,且主人亦是知名文人,与父亲曾有往来,最后终于答应,但表示因异地不易监察工程,自己只前往抚州几日勘测地势,构图设计,对工程稍作估算,具体营建事宜还请主人另行安排。

    既接下这桩事务,林泓每日午后又多了一些筹备测算之类的工作,常在书房中对着地图写写画画,或是计算大致的物资所需。有一次蒖蒖见他写得很是疲惫,便提出他口述,自己来执笔记录。林泓犹豫一下,之后居然同意了。

    蒖蒖记录须臾,忽闻林泓提到“椽桷”一词,有些不敢确定怎么写,遂开口问林泓,林泓起身过来,想从她手中接过笔写给她看,岂料那时蒖蒖正在抬手,他伸出去接笔的手陡然覆在了她扬起的手上。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直接的肌肤接触。蒖蒖感觉到林老师的手很凉,回首看他,他已倏然将手收回,蒖蒖下意识地望向他缩回的手,发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

    “他手腕以上,竟然起了鸡皮疙瘩。”蒖蒖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对阿澈讲述此事,“是我的手很冰凉么?应该不会,我还觉得他的手比我的还凉呢。”

    阿澈哈哈地笑弯了腰:“我觉得,公子碰到你的手的感觉跟碰到老鼠差不多。”

    避过了蒖蒖的追击之后,阿澈正色道:“说真的,公子爱好洁净超过常人,不止是对你,他跟所有人都会避免肌肤接触,若是不慎碰到,他会反复洗手。我们习以为常了,平素相处,都尽量离他远一点,你日后也多留意吧。”

    蒖蒖答应着,有些明白林泓何以早过了弱冠之年还不娶妻了。他好洁成癖,从不与人混用贴身之物与餐具,每次用膳皆独处一室,一人正襟而坐,默默地品尝一道道膳食,又如此惧怕与人肌肤接触……蒖蒖暗自叹息,这种性子,只怕是注定会孤独终老的吧。

    筹备数日后,林泓带着阿澈前往抚州,说做完勘测之事就回来,临行前给蒖蒖精心安排了练习任务,每日用何种食材练刀工,何种技法练烹饪都写得清清楚楚,每一餐他规定了一道必须要做的菜,其余则交给蒖蒖自己发挥,还不忘让辛三娘监督。

    辛三娘暗自窃喜,非但烹饪之事,其余家务也使唤蒖蒖去做。蒖蒖知道她对自己心存芥蒂,倒也不计较,做得过来的尽量做,实在太多了就耍个花招混过去,辛三娘发现了,每每扬声斥责:“公子好心收留你,教你厨艺,还不收你学费,让你好吃好住的,你为公子多做点家务事不是应该的么?就这么一点小事都推三阻四,可见好吃懒做惯了,若到别人家还能做个侍妾,偏偏我们公子又洁身自好,留着你,倒像是请了一尊菩萨让我们供奉。”

    这些话蒖蒖听了也并不反驳,倒是两名老园丁听不过去,常劝辛三娘:“人家是小姑娘,公子待她都很客气,你说话还是厚道一点,别太伤她脸面,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一日夜里,蒖蒖被烟雾呛醒,睁眼发现窗外火光摇曳,不时有惊呼声传来。

    蒖蒖立即披衣而起,见园外较远处火光冲天,园中后院养牲畜的茅舍也着了火,大概是火星被风吹到茅顶上所致。蒖蒖忙随着老园丁取水救火,所幸茅舍火势不太大,扑救一番后火焰已消除殆尽。

    明火消失后辛三娘才捧着一个盛满金银细软的包袱从林泓房中出来,见了蒖蒖等人连声道:“好在公子出发前把钥匙给了我,否则若火烧起来,这些家财真的就烧得干干净净了。”

    此时明火虽灭,但茅舍仍浓烟滚滚,辛三娘被呛得猛咳几声后蓦然惊觉:“呀,公子的画!不知有没有被熏黑。”

    说着便奔向书房。蒖蒖亦跟着进入书房,辛三娘见那洛神画像暂时无恙,而烟雾仍不断侵入,遂把手中包袱塞给蒖蒖,自己伸手去摘那挂着的画。

    蒖蒖看看那沉甸甸的包袱,走到门外观察火起的方向,略一沉吟,忽然疾步奔向后院,牵出院中蓄养的毛驴,自己骑了,带着包袱一路小跑奔向山下。

    辛三娘闻声回顾,发现蒖蒖带走包袱,追了一段,见蒖蒖已没了踪影,气得捶胸顿足,又哭又骂:“这该死的丫头,我早知她不是好人,如今果然带着公子的财物跑了……”

    辛三娘让园丁连夜下山报案,园丁见园外火势未减,又担心园内再度起火,不敢擅离,一人驻守园内,一人往外扑附近的火。幸而次日是雨雪天气,两人一直忙到次日午间,见园外火势已被控制,才有喘息之机。辛三娘还在催促瘫倒在地的两人赶往镇上报案,捉拿蒖蒖,却见蒖蒖骑着小毛驴,手提包袱,不慌不忙地回来了。

    辛三娘迅速迎上去,一把从蒖蒖手里拽下包袱,一掂包袱,顿感轻了许多,打开一看,果然见钱财少了大半。辛三娘气血上涌,怒道:“作死的丫头,我们忙着救火,你却抢了钱去逍遥!”

    扬手就要打蒖蒖,却被园丁拦下,劝说道:“哪有明目张胆抢钱去用了还敢回来的,暂且听听她怎么说。”

    蒖蒖从毛驴上下来,拱手谢过园丁,然后对辛三娘道:“我是去镇上买重修园林的材料,顺便包了十多位工匠半年的工期。”

    辛三娘斥道:“我们只是茅舍着火,重修需要的材料很少,又哪里用得着十几位工匠半年工期?”

    蒖蒖道:“我看这火是从附近几家士大夫的园子里蔓延过来的。此处风景秀丽,风水又好,火灾之后,他们必不会任园子荒废,想来也不差钱,会很快重建。而建筑所需的砖瓦椽桷等材料须往镇上买,且数量有限,好几家园子着火,颇有一些受损严重,同时重建,所需材料和木工、瓦工、泥水工都会短缺,所以我连夜下山,迅速买下大批材料,并找到工匠谈好工期,付了订金。因为量大工期长,他们给的价格都很合算。”

    转向两位园丁,蒖蒖又道:“二位跟随林老师多年,也常做木工活,对工程很了解。还望二位与我商议,定好维修方案和价位,若有人来请,我们就包工包料,接下这活。重建维修,主人家自有图纸,也不必劳烦林老师。若他有空,能指点一二最好,若不想插手,工匠自己干活,烦请二位稍加监工便是。”

    园丁很诧异,问蒖蒖:“姑娘小小年纪,怎么对这些工程及经营之事这般清楚?”

    蒖蒖道:“经营是跟我母亲学的。每逢变故,她就会迅速判断接下来会有什么食材短缺,然后在别人行动之前先行备好,这样我们就掌握了先机。至于工程,前些天帮助林老师筹备造园之事,也听他说了一些,所以知道何处有建材和工匠。此番与工匠洽谈,他们听说是为林老师做事,都很乐意,说跟随问樵先生做过多次,他为人和善,又很慷慨,跟着他还学到了一些别处学不到的技艺,因此都一拍即合,迅速签下文书,收了订金。”

    园丁们都认可蒖蒖的决策,辛三娘仍是意难平,质问蒖蒖:“若那些受灾士大夫另找建材与工匠,那我们岂不蚀本?”

    “不会的,”蒖蒖道,“我们定价一定要公道,如此任他们测算,另去远处买材料和聘工匠,花费只多不少。”

    果然未过多时,便有人上门来询问重建园林之事,说往镇上找工匠,工匠们均让他们来问樵驿洽谈。蒖蒖与园丁估算好方案与价格,来者也很快接受了。有两家原本想另找材料和工匠,询价之后一算,的确花费只多不少,最后也来问樵驿下单。

    蒖蒖随后请工匠调查火灾原因,得知是其中一家园子主人欲模仿林泓,设地炉为卧室供暖,建设不当,火炉位置设在卧室之中,引燃帷幔家具所致。好在居住的人及时逃出,周围受灾的园子基本是别墅,常居者不多,所以未致伤亡。

    蒖蒖查看卧室地砖之下构造,见下面有纵横交错的砖块垒成的烟道,地面方砖便是砌在烟道之上,而地炉灶口设于厨房外,烟道通向卧室,燃炭之后热气便沿着烟道通过卧室,再从隐于一角的烟囱中排出。

    蒖蒖便对园丁道:“那这建造地炉的活儿咱们也可一并接了吧,任不懂的人胡乱建造,也是莫大隐患。”

    附近富室豪门听到风声,无论家里是否经历火灾,都来请问樵驿代为建造地炉。蒖蒖测算之后发现,接下这些单之后,所雇工匠的工期早已排满,只怕还要延期聘请。

    这些工程的订金辛三娘已收到手软,看着订单上硕大的数目,终于对蒖蒖露出了笑脸:“你这鬼丫头,还挺机灵的,这次所得,够我们园子一两年的支出了。等公子回来,我跟他说,让他抽一两成给你。”

    蒖蒖一搂她的肩,道:“三娘这么说就见外了。此番若能挣点钱,就当是我给老师备的谢师费吧,不用给我抽成,老师继续让我学艺,三娘你每日对我笑笑,我就心满意足了。”

    辛三娘又道:“你做得虽不错,但事关重大,好歹应该先与我商议,别默不作声地带着钱跑,害我差点报官让人把你抓起来。”

    蒖蒖反问:“若我先与你商议,你会答应么?”

    辛三娘想想,笑着如实答:“不会。”

    林泓完成抚州园林勘测之事后回到问樵驿,蒖蒖前去迎接,路上把此间发生之事告之,并自请擅作主张之罪。林泓入山时便发现火灾痕迹,顿时微锁眉心,听了蒖蒖的话并未表态,既没夸赞也没斥责,只是健步如飞,直朝书房走去,直到推开书房门,见洛神画像完好无损,依旧挂在原先的位置,方才暗暗舒了一口气。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