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6.春盘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辛三娘笑吟吟地将近日账目呈给林泓看,夸赞蒖蒖举措盈利颇多。林泓默默翻阅后却道:“将账目重新核算,去除成本和征税抽解款额,所得利润皆返还给受灾之家。”

    闻者皆惊愕,不明白他为何竟将这可观的利润拱手让人。林泓见众人均沉默不应,遂解释道:“这等灾祸,我们不应趁人之危,借机牟利。”

    蒖蒖不满道:“我们的定价并未超过平日市价,所获利润是大量进货和长期雇佣工匠谈下来的差价,就算我们不做,受灾之家自己购货雇工匠,也不会比这价低,怎能说我们趁人之危牟利。”

    林泓道:“如今受灾者大多与火起原因无关,受的是无妄之灾,本已损失惨重,重建修缮,又是一大笔花销。无论我们定价是否合理,赚这灾难钱总是不妥的,不如将利润返还给他们,稍减其损失,也算襄助邻里,行了一桩善事。”

    蒖蒖与辛三娘虽不大舍得,但见林泓态度坚决,也只好听从,将账目重新核算,找受灾者修改契约,将所得利润还给他们。

    而林泓善举并不仅于此,他还查看山中林木被焚毁情况,自己出资购树苗,以待气候合宜时植入。以致辛三娘看着账簿连声哀叹:“原本以为大赚了一笔,如今看来,咱们赔得不比半个园子被焚毁的少呀!”

    见到林泓善行,受灾者无不感恩,有人辗转将此事报与武夷山所属的建宁府知晓,建宁府又告知福建路转运使,转运使说,每逢天灾人祸,常有商贾囤货居奇,将必备品翻倍出售,令受灾者雪上加霜。林泓义举理应受嘉奖,将上报朝廷,免其两年赋税。而近来建宁府风干物燥,火灾频发,年后雨水多,预计易生水灾,自山中火灾之日起一年内,为受灾者提供平价灾后重建物资及相关修缮工作者,亦将免征税抽解。

    消息传来,不仅问樵驿中人,几乎所有建宁府建材商人及工匠都笑逐颜开,额手相庆,常有人来问樵驿致谢。立春前一日,便有一位蒖蒖雇佣的瓦工顾七叔从山下来,特意带了两大块新鲜五花肉送给蒖蒖,见园中雅致洁净,自己也不进来,就站在篱笆外,将肉递给蒖蒖,再三表达谢意。

    蒖蒖推辞,他迅速退后,坚决不收回。蒖蒖便收下鲜肉,对顾七叔道:“无功不受禄,七叔既然送我礼物,那我也回赠一礼,不过不是实物,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

    顾七叔问是什么,蒖蒖道:“听林老师说,年后雨水会增多,山下河川水流湍急,乘船渡河,船会不时晃荡,甚至有倾覆之险。所以我建议你或者家人去买猪肉时,不妨顺便买下肉铺里的猪脬,多囤一些,晾干保存。待雨水多时,就将猪脬吹气充实扎好,几个连成一个可围住腰的环,带到河边售卖,卖给舟子或要渡河的人。如此,他们带着猪脬渡河,即便发生险情也不会溺水,而七叔你,也可挣一笔零用钱。”

    猪脬即猪膀胱,柔韧有弹性,可充气成气囊。顾七叔一听大喜,连称此事可行,道谢之后又看着蒖蒖赞道:“姑娘真是既会做生意又会做人。”左右一顾,见无人接近,又压低声音对蒖蒖道,“恕我直言,问樵先生自然是知书达礼、聪明过人,但对钱财也看得忒淡了,不怎么爱经营,平日待人也是客气有余,但不易亲近。幸好姑娘来了,先生不会的,姑娘都会,与先生真是天生一对。我们都等着喝先生和姑娘的喜酒呢。”

    蒖蒖双颊一红,轻声道:“七叔可别说笑,我只是来向先生学艺的。”

    顾七叔笑道:“学艺学艺,学成一家又有何妨!”

    见蒖蒖红着脸半晌不言,他哈哈笑着告辞,依旧下山去了。蒖蒖目送他远去,想着他的话,心中竟有几分欢喜,然而迅速忆及母亲,又是一阵黯然。身后这瑶池琼林,短短月余,已令她有家的感觉,不免心生依恋,但她也从未忘记此行目的,到来即是为离开,有母亲之处才是故乡。

    每逢立春,国人必以时鲜做“春盘”,或自己食用,或馈赠亲友。问樵驿中春盘也是立春必备菜肴,这日前夕,林泓向蒖蒖细述春盘起源,说晋朝时春盘是大蒜、小蒜、韭菜、芸薹、胡荽拼成的“五辛盘”,立春食用,以五辛发五藏之气,时至今日,春盘内容日益增多,已不局限于五辛,还可选用萝卜、春笋、蒌蒿、水芹、白菜、蓼等新春时蔬,切丝拼盘,以青、红、白、黄、紫等色喻春景春色,以薄如茧纸的面皮包裹成卷,送入口中,在这微雨梅花,清寒未消的时节,先以唇舌感受时蔬带来的春意。

    这面皮蒖蒖跟师姐学过,自己取了面粉和水,揉成湿面团,握在手中翻覆朝下,粘在手心的面团缓缓下坠,蒖蒖朝抹了油后烧热的锅里一摁,旋即提起,面团依然弹回手心,而锅底已留下薄薄一层面皮,受热度灼烤,边缘逐渐翘起,待中心灼干即可取出,置于盘中,用湿棉巾覆盖,原本干脆的薄面皮吸了水气会很快变软,便可用于裹蔬菜丝了。

    林泓略带笑意,看她玩得不亦乐乎,待她做完厚厚一叠,再问她:“你会滴酥山么?”

    蒖蒖说不会。林泓把切好的各色蔬菜丝整齐地置入一面大银盘,沿着边缘,按颜色排列成圆形,中间留出的空位与边缘呈同心圆状。然后林泓取出几块凝固的奶酥,隔水加热软化,再度洗净手后将呈半流质的雪白奶酥捧在手中,转至一个约与圆心同等大小的银盘边,素手起伏转旋,让酥自指间溢出,或滴,或沥,或淋,落下的酥随之成点状,线状或片状,堆积在银盘中心,转瞬间一座惟妙惟肖的微缩雪山逐渐成型,峰峦叠嶂,秀峻多姿。

    林泓让蒖蒖把酥山置于外间任其凝固,洗净手后采了一些梅花与松枝,精心修剪,点缀在酥山雪峰上,然后再将酥山放置在春盘中间,这春盘看起来宛如春田花海与雪山相映,顿时有了山河天下的气象。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