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8.春景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二月的天气,草长莺飞,云蒸雾罩的苍茫山色逐渐被薰风吹绿,蒖蒖和林泓相处的日子也随着时令步入了春天。

    林泓带着蒖蒖沿着采采流水探寻山寺芳菲,一起观赏过岩间绽出的杏花,品评过山中茶树初生的新芽,也相从在松阴满地的地上采过菌蕈,在绿竹猗猗的林下掘过春笋。林泓教蒖蒖从细微之处分辨桃花、李花、杏花和山樱的差别,与她细说所到之处花鸟鱼虫的由来与典故,当然,也不会忘记提及春日时鲜的烹饪技法。

    “新生的笋,你会如何烹制?”林泓问蒖蒖。

    蒖蒖思量后道:“切片,用香料和面糊,将笋片裹过,然后放入油锅里煎,煎成金黄色,甘脆可爱。又或者像老师曾做过的那样,切成方片,和米煮粥,色如白玉,也是极美。”

    “是的,这两种做法,一种如煿金,一种若煮玉,都是极好的,但是,还有一种,做法极简,却更能得新笋真味。”林泓环顾面前竹林,目示一处落叶对蒖蒖道:“竹叶易落,再过些时日,枯叶更多,可簇集成堆。届时将落叶扫至萌生出头的新笋周围,点火,就在竹边煨熟,其中甘鲜,是其余做法都难以企及的。这样做出来的笋,我叫它‘傍林鲜’。”

    蒖蒖感叹:“儿时所见大厨,往往以善用调料著称,还常有人以素食做出肉味自夸。来此之前,我也一度以为老师菜肴会精于调味,没想到老师膳食大多清淡,追求食材真味,所加调料并不多。这道‘傍林鲜’,非但没有调味品,索性连锅碗炊具也省了。”

    林泓浅笑道:“但凡食材,只要符合时令和新鲜,就算以简单的清蒸白灼做出来,味道也不会差,往往比浓重调味的食物更能品出时令的香气。就像二八年华的女子,不需要铅华矫饰,素面朝天便很好,无论言笑嗔怒,怎么看来都是美的。”

    蒖蒖迅速在心里核对了一下自己的年龄,还有将近一月才满十七岁,“所以……”她小心翼翼地问林泓,“或许,我在老师看来,也不是那么黑白?”

    林泓一怔,旋即哑然失笑。他没有回答蒖蒖的问题,转身朝山中走去,迈过一弯潺湲流下的溪水,回首见蒖蒖还立于原处,目光在他脸上和溪水间犹疑徘徊,遂向她伸出了右手:“来。”

    蒖蒖全然懵了。她没有立即跟过去,一则,是在懊恼自己刚才那句话太过唐突,恐怕老师会觉得有失矜持,二则,还在犹豫要不要跨过溪水。这小溪宽度在她看来完全可以轻松越过,只是担心猛地一跃,风风火火地,怕是会吓到老师。

    而现在,她几乎被林泓伸手的动作吓到了。那只指节修长、洁净白皙的手如今坦然地在她眼下展开,手心朝上,似乎在等待她伸手相握。看起来,老师是想牵引她越过小溪。

    几个疑问瞬间在蒖蒖心中百转千回:他不是惧怕与人肌肤相触么?如果牵了我的手,会再起寒栗么?到底要不要伸手给他?

    林泓似看出她的困惑,也有可能是以为她碍于男女大防,遂引袖覆住右手,再依旧伸给蒖蒖。

    于是蒖蒖走至溪边,低首将右手递至林泓被袖口覆盖的手心,感觉着一层衣料下他手心传来的温度,如处云端般迷迷糊糊地被牵了过去,至于怎么越过小溪的,已完全不记得了。

    蒖蒖继续跟随林泓探幽寻芳,只觉林间山色又格外美了几分。白云初晴,一路莺鸟相逐,惠风剪剪,荏苒在衣。蒖蒖走在林泓身后,任他衣袂飘然的影子与自己的相叠,保持着缄默,然而双唇含笑,心头似有四五只雀儿在跳跃。

    行至一处山谷,李花落英成雪,冰绡一般的花瓣随风坠入涧中,逐水而去。涧水清澈,淙淙而下,水音在幽谷中显得尤其空灵,有若箜篌之声。涧边生着几丛碧苗,色如烟柳新绿,叶上犹有未晞清露,愈显鲜活幼嫩。

    “这是水芹菜。”蒖蒖指着那丛绿苗道。

    林泓颔首,道:“此前我给你尝的碧涧羹,就是用这里的水芹做的。”

    “碧涧羹这名字,也是老师定的?”蒖蒖问。

    林泓道:“此名出自杜甫诗句‘鲜鲫银丝脍,香芹碧涧羹’,描绘山林春日时鲜。”见蒖蒖面露笑容,问其缘故,蒖蒖便把之前与贻贝楼相争之事说了,提到赵怀玉教贻贝楼做碧涧羹这点,道:“当时我只觉贻贝楼一味迎合贡生,用风雅的名字矫饰寻常蔬菜。但今日来到此处,观此间风物,才知碧涧羹名字由来,确实相当贴切。”

    林泓道:“以溪水煮水芹,羹汤清淡馨香,听了碧涧羹之名再入口品尝,那清香便似将山谷春景带到了舌尖,所以这名字,有点题的作用,并非矫饰。”

    见蒖蒖还在品味他的话,林泓再问她:“若你夏日做乳酪樱桃,冰屑之上铺设樱桃,再以乳酪蜜糖淋之,容器有两种,一为漆盘,一为水晶盘,你选哪个?”

    蒖蒖道:“自然是水晶盘。夏日吃乳酪樱桃,本来就是为消暑,若以水晶盘盛之,容器亦如冰雪,令人更觉清凉。”

    林泓含笑道:“正是。其实漆盘和水晶盘均不影响乳酪樱桃口味,但二者观感不同,食者的感受也会不同。菜名和容器一样,旨在锦上添花,虽不会改变菜品味道,但也并非毫无用处。至于涉及的典故,讲不讲,如何讲,因人而异,因时而异。讲好了,可谈古论今,可进谏说理,若讲不好,或不择时择人而讲,就会显得附庸风雅了。”

    蒖蒖深以为然。林泓又道:“菜品有益身心,是为心美;口感甚佳,是为味美;摆盘精巧,是为形美;名字雅致,是为名美。一道菜若四美皆备,便会在满足食者口腹之欲的同时也安抚了他审美之心,令他倍感愉悦。而我们做菜,也不要只把自己当庖厨之人,琢磨厨艺,也和焚香插花一样,是与美相关的事,可滋养身心,可磨练心志,可提升修为。”

    蒖蒖默然不语,心想师父是世外高人,无甚忧患,才会把厨艺当焚香插花那样的雅事吧。而母亲和师姐们精研厨艺,均是为在这凡俗红尘中谋生,如今的自己,也是把厨艺当入宫的阶梯,背负沉重任务,哪能如他一般淡然处之。想来想去,不知该怎么说,末了只一声长叹:“好难,好难。”

    林泓也似感知到她所思所想,又道:“你来向我学艺,说是为糊口,但我总感觉不仅于此,厨房中的你,总有点莫名的焦虑,你关心技法,处处模仿我,而缺于思考。或许你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以厨艺来解决,你也不必告诉我,我只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解决了你的问题后,可以放下所有的功利心,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来为自己做四美皆备的食品。”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