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2.孝雉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次日朱五娘子特意登门拜访袁夫人母女。

    朱五娘子乍一看依然是明媚的美人,声音娇软仍如少女,凤仙度其容貌,猜测她应不超过三十五岁,只是言笑间眼角曳出的细纹表明她最好的韶华已渐行渐远,而她那精致得一丝不苟的妆容也显示着她对此是多么的心有不甘。

    她诚挚地表达着对凤仙回归的欢迎,并不回避以前对袁夫人母女的排挤,说痛恨当年少不更事年轻气盛的自己,对以往所作所为深感愧疚,并愿意补偿。

    她带来首饰衣料若干,不顾凤仙的推辞,直命人搁在堂中,除此外还奉上一只身形特殊的鸡,说可给袁夫人补身子。

    这鸡比一般家鸡略小,头颊似雉,大部分羽毛为黑色,上面散落着一些白色圆点。“这鸡出自夔峡,极其稀少,是我川中的亲戚千里迢迢带来给我的。它身上的圆点像真珠斑点,蜀人称它真珠鸡。因为长大后会反哺其母,很有孝心,所以又名孝雉。”朱五娘子解释道,“这孝雉还有个神奇之处:每当春夏之交,景气和暖之时,它颔下会露出一尺余长的绶带,红碧相间,十分鲜艳,与此同时,头上还会立着一对翠角。向人展示一会儿,它又会把绶带敛于嗉囊下,被羽毛重新覆盖,绶带和翠角又都不见了。可惜现在天气寒冷,这景象是看不到的。”

    凤仙仔细看那孝雉脖颈间,没看出任何端倪,遂问:“那绶带莫非缩到脖颈里面了?”

    朱五娘子笑道:“我以前也是这样想,但杀了一只,细看颈臆,均未见绶带。所以这孝雉自带几分仙气,亲戚说用油煎过再炖汤,最是滋补。我本想炖好给夫人送来,又怕夫人嫌我手艺不佳。听说姑娘在浦江学了一手好厨艺,炖一只鸡自然不在话下。何况你们母女连心,姑娘做的饮食自然会比外人做的更合夫人脾胃。故此斗胆,便送了只活的孝雉过来。”

    袁夫人谢绝,说这孝雉如此珍贵,自己受用不起,想请朱五娘子带回去。而朱五娘子执意要送,说袁夫人久病体虚,最宜以此食补。凤仙冷眼见她们相互礼让许久,最后出言劝母亲道:“朱五娘子一番心意,妈妈还是收下吧。”

    女儿既开了口,袁夫人也不再推辞。朱五娘子见她们肯收礼,很是欣喜,又详细告诉凤仙烹制方法,才告辞离去。

    孝雉这食材凤仙首次见到,颇感好奇,这也是她决定留下朱五娘子礼物的原因之一。送客之后,凤仙将孝雉杀了,热烫拔毛,再细细查看,的确未见颈臆之间有绶带,孝雉体内组织也大体仍与家鸡相似。

    凤仙按照朱五娘子所授之法,先煎后再加少许香料,置于铜釜中慢火炖,不消多时便有肉香逸出,且越煮越浓,整个院子中都萦绕着这醇厚诱人的香气。

    炖好的汤面色也澄黄一如鸡汤,许姑姑闻着味道已赞叹不已,正要盛一碗给袁夫人送去,却被凤仙拦住。

    凤仙道:“这孝雉是鲜活着送来的,朱五娘子应是不想我们有顾虑,才不加烹调,让我自己动手,以示无害。不过我毕竟没见过这种鸡,也不知是否全无毒性,还是慎重些好。”

    许姑姑亦觉凤仙想得周全,但道:“朱五娘子若想害夫人,也不会用如此直接的方式,这鸡多半无毒。若姑娘不放心,我可先试试。”

    见凤仙默许,许姑姑便自盛一碗汤,徐徐饮下。静待须臾,不见任何异状,倒是笑赞:“姑娘手艺真好,这汤比我喝过的所有鸡汤都香。”

    凤仙亦自取一碗饮了。在这寒风凛冽的冬天,热度沿着汤汁自喉头顺流而下,逐渐渗透到四肢百骸,那浓郁香醇的味道似乎带着一缕生气,温柔地将干涸冰凉的躯体包裹,这一碗鸡汤的慰藉,奇异地令凤仙感觉到了久违的现世安稳,想起了年幼的自己在母亲怀中喝鸡汤的景象。

    不会有毒的。她在心里做了判断。

    凤仙将孝雉汤送至袁夫人病榻前,袁夫人却不饮,倒不是担心毒性,只是劝凤仙:“这鸡既然叫孝雉,很适合奉与双亲。我卧病已久,恐怕虚不受补,糟蹋了这好食材。不如你给你爹爹送去,既是你自己做的,也可聊表孝心。”

    凤仙并不想见父亲。回家这些时日,凌焘甚至没召她相见,她也全无向父亲尽孝之心,但袁夫人一再坚持,凤仙为不拂母亲之意,亦只得将孝雉汤带去大宅,奉与父亲。

    凌焘年近五旬,身材高大,五官硬朗,但也不完全是粗鄙武夫,高鼻和微凹的双目依稀可以捕捉到一点年轻时俊朗的影子。凤仙偷眼打量着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和他还是颇有几分相似的。他的血脉与母亲的秀美因素相融,传至凤仙便体现为颀长的身形和明丽的容貌,这令凤仙的姿容看起来相当大气,自小在身边一群江南佳丽中更显出众。

    凌焘对凤仙仍很冷淡,面对女儿客气的问安只点了点头,连句寒暄的话都懒得说,对凤仙这些年的遭遇全无了解的兴趣,更没有与女儿叙旧的心情。不过,在凤仙呈上孝雉汤时,他被那浓郁的香味吸引,眯着眼打量一番后欣然接受了凤仙品尝的建议。

    连鸡带汤享用一碗之后,他终于向凤仙露出了点好脸色,夸她厨艺不错,又顺带问了问袁夫人的近况。

    凤仙颇感振奋。虽然她对这父亲并无好感,但看得出母亲仍对父亲颇有情意,若得知父亲有所牵挂,必会欣喜。是以凤仙细述母亲情况,暗暗希望父亲多加垂怜。

    凌焘却听得心不在焉,目光不时落在那孝雉汤上。待凤仙讲完,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并不与袁夫人母女相关,而是吩咐身边下人:“将这汤给九娘子送去。”

    这九娘子必然是许姑姑提及的薛九娘子了。见凤仙神情有异,沉默不语,凌焘略做解释:“九娘子才刚生产,尚未满月,这鸡汤滋味不错,不如送去给她补补。”

    凤仙勉强笑笑,道:“是。但凭爹爹处置。”

    据说薛九娘子也很喜欢这孝雉之味,食用不少,但夜间忽感腹痛,下血不止,竟有血崩之势。薛九娘子的婢女阿玫带着剩下的孝雉汤向凌焘报讯,说是食用孝雉所致,凌焘气急败坏,命人将凤仙擒来,亲自审问。

    凤仙惊愕,辩解说妇人生产后恶露多,即便下血,也不一定是饮食所致。阿玫道:“九娘子生产已有二十余日,恶露已不见红,此前一直好好的,是今日食用孝雉之后才下血的。”

    凤仙向凌焘一一列出除孝雉外所用的香料,均很常见且无毒性。凤仙又道:“孝雉炖好后我与许姑姑都饮过,不见有异才奉与爹爹的。爹爹自己也饮汤食肉,若有毒,我们三人为何无恙?若九娘子下血是饮食所致,罪也不在孝雉。”

    阿玫反诘道:“九娘子今日胃口不好,孝雉之前就喝了点胡桃、芝麻和驴皮胶炖的甜羹,吃了点清煮的菌菇,这些都是九娘子素日常吃的食物,并无害处,而吃了孝雉就下血,难道不是孝雉导致的么?”

    凌焘思忖道:“莫非这孝雉寻常人吃得,产妇吃不得?”

    此时却闻门外有人高声道:“产妇吃得的。”

    众人闻声望去,见说话的是疾步赶来的朱五娘子。

    朱五娘子匆匆走到凌焘面前行礼,然后道:“这孝雉原是我外甥从夔峡带来的。我第一次吃孝雉,便是在生三姑娘后,川中的亲戚特意让人送来给我补身子。孝雉比寻常鸡汤更滋补,很适合产妇食用。后来生四姑娘五姑娘,坐月子时我也每次都吃,并无下血之状。可见九娘子此番症状,并不与孝雉相关。”

    凌焘闻言微微颔首,大概是想起朱五娘子坐月子食用孝雉之事。

    阿玫蹙眉不语,暂未反驳朱五娘子,须臾,瞥了瞥凤仙,又道:“就算孝雉无毒,说不定有人知道这汤要送予九娘子,便伺机在汤里加了点什么。”

    凤仙尚未应对,朱五娘子已转朝阿玖,正色道:“孝雉汤是二姑娘奉与父亲的,哪知她爹爹会转送给九娘子。何况我相信二姑娘品性,她为人良善,绝不会做害人之事。”

    话音未落,朱五娘子即疾步至阿玫带回来的汤煲之前,也不用箸,直接用舀汤的勺盛了汤,连饮数勺,并取几块肉,迅速嚼了咽下,然后面对众人道:“二姑娘做的孝雉,我也吃了,且看看我会不会因此得病。若有,我甘愿与二姑娘一同受罚,若无……”她目光冷冷地掠向阿玫,却对凌焘道,“还望将军严惩挑拨构陷之人,以还二姑娘清白。”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