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3.东君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朱五娘子进食孝雉后并无异状,凌焘又请当地名医检验孝雉残汤,结论也是无毒,产妇可以食用,凌焘遂相信薛九娘子下血与孝雉无关。朱五娘子建议严查薛九娘子当天起居细节,不久后有仆妇告发,说那日午间曾看见阿玫扶薛九娘子出了卧室,在小院中漫步。朱五娘子失色道:“九娘子尚在月子中,万万不可出房门的呀。如今天气寒冷,竟然有奴婢怂恿她出门吹风,难怪出了这事!”

    凌焘立即拷问阿玫,阿玫哭着承认是九娘子多日困于房中,觉得烦闷,再三央求她,她才扶九娘子出至院中的,并辩解道:“但出门前我请九娘子穿上了厚厚的斗篷,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是在午间日光正盛的时候,也没有风,出去不到半炷香光景就回房了,娘子没有半点不适,确确实实是吃了孝雉才下血的。”

    朱五娘子冷笑:“将军请来的名医早有论断,孝雉无毒。你这贱婢,明明是你唆使九娘子外出,受寒病倒,为掩盖罪行,还把罪责推到二姑娘身上,其心可诛。”又劝凌焘道,“这丫头奸猾,留在九娘子身边只会误导她,又易惹是生非,闹得家宅不宁,看来是留不得了。”

    凌焘也颇以为然,命人狠狠鞭笞阿玫一顿,不顾薛九娘子的求情,很快把这服侍九娘子多年的贴身侍婢卖了出去。

    阿玫被卖之后,薛九娘子终日以泪洗面,一见凌焘就愤恨哭泣,凌焘心烦意乱,渐渐地也不爱往她那里去了。

    朱五娘子心情好了许多,也愈发向袁夫人母女示好,三天两头地带礼物来,陪袁夫人聊天,一见凤仙就拉着凤仙手寒暄,从容貌性情到厨艺女红,将凤仙夸赞得天上有地上无。

    但经历上次之事,凤仙也多存了个心眼,但凡外人带来的食物都不给母亲吃,袁夫人的食材药材凤仙都自己出门采购。所幸她们不是住在凌氏大宅,看管的人也不多,她日常外出相对方便。

    一日凤仙前往医馆,准备为母亲买些药材,刚出了门便闻侧面不远处有人唤“凌姑娘”,凤仙侧首一看,发现站在那边柳树下的竟是阔别多日的赵怀玉。

    凤仙一怔,然后迎上去施礼,问赵怀玉因何到此。赵怀玉道:“我进京赴试,途经荆南,想起姑娘,稍作打听,得知姑娘暂居此处,所以信步而来,未料果真有缘再见姑娘。”

    浦江离临安不算远,而荆南却在浦江和临安的西边,相距近两千里,哪有从浦江前往临安会途径荆南之理。凤仙愕然问:“公子从浦江至此,再往临安,千里迢迢,只怕路上也要花费一两月,岂不耽误温书应试?”

    赵怀玉微微摆首:“应试诗书,在于十年寒窗,不在这一两月之间。”

    “所以……”凤仙踟蹰道,“公子此行,是特意前来游览荆南?”

    赵怀玉“嗯”了一声,迟疑许久,方才道:“也兼来探望姑娘……姑娘虽说是回归亲生父母之家,但多年未见,也不知他们会如何对待姑娘。思来想去,终是放心不下,因此……”

    一言及此,赵怀玉面红过耳,垂目不敢看凤仙。

    凤仙也颇不自在,一顾左右,低声请赵怀玉跟随自己,借一步说话。赵怀玉明白,与凤仙保持着两丈开外的距离,随她来到一处僻静的小茶坊,才又相对叙话。

    赵怀玉很关心凤仙的现状,凤仙把家中情形大致说了,又提及孝雉之事。赵怀玉旋即细问薛九娘子当日所食的其余食品,凤仙遂把阿玫说的芝麻胡桃驴皮胶和菌菇告知赵怀玉。赵怀玉颔首:“那便是了……”

    他随后告诉凤仙,这孝雉并非川中才有,福建路也有一些。自己两年前曾前往武夷山探望好友问樵先生,当地猎户提着一只孝雉上问樵驿兜售,也说到神奇之处,问他们是否要品尝这山珍,但他们不约而同地谢绝了。

    “我们同时开口谢绝,然后两人相视而笑,都更觉对方是知己。”赵怀玉回忆那时情景,犹带浅淡笑意。

    凤仙颔首道:“你们都是仁厚君子,必不舍得以此珍禽满足口腹之欲。”

    赵怀玉道:“我们都认为,孝雉生而反哺,宛如孝子,我们又怎忍心伤害它。问樵先生虽然明确拒绝烹食孝雉,后来仍出钱从猎户手中买下,带到深山放生了。当晚我们煨着芋头,围炉夜话,他提及孝雉,说到一个闽中人知道的饮食上的禁忌:孝雉不可与胡桃、木耳及其余菌类同食,同食则会下血。”

    凤仙闻言沉吟。得知这点,许多之前想不明白的事随即迎刃而解。她顾不得感慨,抬起头再看赵怀玉时,请求道:“赵公子可否帮我买一些医书?”

    赵怀玉问她想买何种医书,凤仙道:“具体书名我也不知道,赵公子学识渊博,还望公子帮我选择。记录各种食材和药材药性,讲解饮食搭配何为有益,何为有害的就行。”

    赵怀玉应承,与她约定两日后在此相见。

    过了两日,赵怀玉如约而来,带着十余部医书:“我遍寻全城,找到了这些尚可一观的书,姑娘暂且看着,我日后也继续留意,若又寻到好的,下次再赠与姑娘。”

    凤仙道谢,问他花费多少,取出自己积蓄的银钱,要付给赵怀玉。赵怀玉忙推辞:“书是送给姑娘的,姑娘愿意看,于我已是莫大荣幸。姑娘若有积蓄,请供向令慈尽孝之用,不必再给我了。”

    凤仙坚持将银钱推给他:“公子若肯收,便是行善积德,代为购书襄助我母女;若不收,外人若得知,便会说我们私相授受。想来公子也不会愿意看到我们彼此名节有损。”

    赵怀玉见她言重至此,这才收下购书钱。见凤仙如此深知礼义,心下愈发敬佩,不由流露思慕之情,问凤仙凌焘可曾将她许配于人。凤仙脸一红,摇了摇头。

    赵怀玉顿时放下心来,郑重道:”春闱在即,怀玉必将全力以赴。若金榜题名,且姑娘愿意,怀玉必会备齐礼数,请媒妁前来向姑娘提亲。“

    凤仙螓首微垂,半晌才轻声道:“终身大事,自然要待父母做主。”

    赵怀玉只当她允了,喜不自禁。凤仙但觉脸上火辣辣地,也不敢久留,当即告辞。赵怀玉送她到离家百余丈处,在凤仙再三要求下才止步不前,朝凤仙深深一揖作别。凤仙亦向他裣衽还礼,道:“凤仙预祝赵公子蟾宫折桂。”

    在母亲要求下,凤仙开始每日前往大宅,定省父亲。到了春暖花开之时,凌焘的心情似乎也随气候转好,待凤仙也变得颇和善,常留她在宅中与其余妹妹闲聊玩耍。

    凌宅大姑娘是庶出,已出嫁。三、四、五姑娘均为朱五娘子所生,三姑娘至今音讯全无,四姑娘十六岁,五姑娘十五岁,在朱五娘子要求下与凤仙相处最多,其余六、七、八姑娘分别是不同的娘子所生,年纪尚幼,与凤仙也不大亲近。

    一日晨,凤仙定省父亲后,应朱五娘子之邀来到大宅后花园与妹妹们赏花。园中桃花、李花、海棠,乃至几丛争春的芍药都开了,姹紫嫣红,处处满盈盎然春意。几位妹妹嬉闹着要摘花来斗花草,园中各种花都被她们摘了一些,最后四姑娘一指墙外一枝探入园中的杏花,道:“只差杏花了,我们园中没有,谁去把墙头的剪几枝过来?”

    此刻园中皆为女眷,她们看了看那不低的枝头,目光纷纷落在凤仙身上,最后五姑娘笑道:“二姐姐,我们之中就你最高,可否去帮我们剪一些杏花来?”

    凤仙也不推却,走到杏花枝下暗度其高度,回首道:“我也够不着。去搬个园丁用的花梯给我。”

    四姑娘让自己身后的婢女去搬花梯。两个婢女将花梯搬来置于墙边,又递给凤仙花剪,然后迅速退去,像是生怕凤仙让她们爬上去摘花。

    凤仙这才想到,对这些大宅女眷来说,爬上墙头去摘花是多么有失身份的事,连婢女都不屑做。她回顾众妹妹,见她们果然有人窃笑,有人冷眼旁观,一副准备看戏的样子。

    凤仙虽感不悦,但花剪在手,暂时也懒得想那么多了,径直上了花梯,开始剪杏花枝。剪下后递给前来接应的婢女,众妹妹又雀跃起来,连声道:“我也要我也要!二姐姐再剪一些给我。”

    凤仙很快把墙头花枝剪完,姑娘们还不满意,催促她继续剪,凤仙再顾墙外杏花,那里倒是红红白白地开满一路,约有上百株,但带花朵蓓蕾的都离墙颇有距离,眼见是够不着了。凤仙面露难色,还在想是否就此罢手沿花梯而下,忽闻墙外有马蹄声响起,凤仙循声望去,透过那如霞光掩映、轻云朵朵的杏花海,见一白衣少年骑着一匹毛色光艳的枣红马,正引鞚策马款款而来。

    他头戴乌黑软纱唐巾,白衣胜雪,而衣缘殷红中带有一抹紫意,正与杏花花萼相若,行走于这香雪海中,颇类神仙之姿。

    来到墙边,他迎着凤仙身后的日头仰首勒马,目光半晗,掠向她手中的花剪,然后向她露出悠然笑意,伸出右手,示意她把花剪给他。

    凤仙如中蛊般,默默地盯着他,无言以对,只依照他指示把花剪递给了他。

    他握着花剪,纵鞍引马,信步到旁边花树下,间或扬手,不消多时,便轻松闲适地剪下了许多杏花枝。然后回到凤仙所处的墙边,向她递上花枝,还了花剪,目示自己所乘高头大马,笑道:“我这步云梯比你那花梯如何?”

    凤仙不答,赧然接过花枝,轻声道:“多谢公子。”

    那少年略略颔首,笑而不语,策马后退。阳光拂上他未被苦难磨折过的俊秀脸庞,使他周身若蕴光华,在凤仙此日晦暗心境中兀自璀璨着。凤仙恍惚地想,传说中的东君,也不过如此吧。

    凤仙长久地立于花梯上,目送他渐渐远去。很想知道他是谁,却又不敢相问。而这时有位满头华发、仙风道骨的道士骑着毛驴从南边来,趋近那少年,展臂指南,朗声笑道:“二大王,这边请。荆南府已在南边正门恭候,请大王随我去吧。”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