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7.唐果儿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最后一日将考菜式,地点定在贻贝楼,第二日选出的十名女子可自带日常所用的厨具前往,抽签排序,依照顺序在贻贝楼中备好的食材中选择自己需要的做两道菜,然后用秦司膳指定的一种食材以自己的方式再做一道。

    刀工之试只花了半天时间,蒖蒖和凤仙回到居处时天色尚早。凤仙午膳后即闭门不出,研读药膳书籍,而蒖蒖则出了小院,在附近一边漫步一边猜测明日可能遇到的种种食材,以及思考该用何种方式做才能脱颖而出。

    走到适珍楼院落后,忽闻身后有个小孩唤她“蒖蒖姐”,蒖蒖回首一看,发现是邻居家的七岁小男孩唐果儿。

    唐果儿笑着跑到她身边,说:“我妈妈说蒖蒖姐明日要和很多姐姐比试厨艺,想好做什么了么?”

    “这你也知道?消息真灵通。”蒖蒖拍了拍他的肩,随口应道,“还没决定呢,你帮姐姐选一个?”

    唐果儿扬手举起一个弹弓给蒖蒖看:“我帮你打几只鸟儿吧,烤鸟儿可好吃了。”

    不待蒖蒖回答,他便奔到旁边的槐树下,左右开弓,“砰砰”地将弹丸朝树上的鸟儿射去。

    有一只鸟儿中弹,从树上掉了下来。蒖蒖赶过去查看,见是一只喜鹊,黄嘴黑羽长尾,肩腹为白色,挺好看。腿部中弹,但仍挣扎着站起,扑腾着翅膀,似乎还想飞回树上。

    蒖蒖仰头望去,发现大槐树上有一个树枝筑的鸟巢,离地约有两丈多高。

    唐果儿兴致勃勃地过来,伸手想捉那只喜鹊,喜鹊一声哀鸣,瘸瘸拐拐地避开,又不住引首看那鸟巢,鸣声愈发凄楚。

    唐果儿还想去捉她,被蒖蒖制止。蒖蒖问他:“你是不是想把这只喜鹊送给姐姐?”唐果儿说是,蒖蒖遂道:“姐姐明天应试用的食材不需要自己准备,这鸟儿你既然送给姐姐了,那姐姐想送它回鸟巢,行不行。”

    唐果儿爽快地答应,蒖蒖取了一面丝巾撕开,为喜鹊包扎一下伤处,然后把它揣在怀里,目测一下枝桠高度,选了最低一枝,纵身一跃,双手抓住树枝,向鸟巢处攀去。

    她为出行方便,此刻穿的是短衫长裤的男装,从小又跟着同学爬树,所以这树对她来说难度不大,不多时已攀至鸟巢旁。探首往巢中一看,只见里面有三只喜鹊幼雏,听见蒖蒖弄出的声响,均叽叽地叫着,朝天大大地张开嘴,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

    怪不得受伤的喜鹊看上去那么牵挂鸟巢。蒖蒖顿感辛酸,立即把怀中喜鹊取出,小心翼翼地放回巢中。

    蒖蒖伏在鸟巢旁,默默看了许久喜鹊一家团聚的样子,想起母亲,又是一阵感伤。母亲至今生死未卜,即便自己入宫,也不知能不能如愿找到母亲。思及此处,眼圈一热,两滴泪夺眶而出。

    正在拭泪,一粒弹丸忽然自树下飞来,击打在她靴子边缘。虽未触及蒖蒖体肤,但也吓了她一跳。蒖蒖朝下看,隔着重重枝桠也看不太真切下方景象,只隐约看见唐果儿在下面蹦着喊:“蒖蒖姐快下来!”

    蒖蒖断定这一弹是唐果儿所发,心里暗骂一声“这孽障孩子”,旋即两手攀树,准备循树干而下。岂料才动两步,又有一粒弹丸飞来,击在她左手上方。蒖蒖一惊,缩回左手,身体全靠右手支撑,在树下晃荡不已。蒖蒖也顾不得下视,连忙手足并用,寻找新的支撑点,而那弹丸仍连珠般飞来,左一下,右一下,均落在她身体近处,但又不伤及她。蒖蒖怒火中烧,心想待回到地面必将唐果儿抓起来打一顿屁股,遂加快动作向下探,怎奈又一粒飞来的弹丸夹杂着风声呼啸而至,蒖蒖心慌之下一脚踩空,两手未抓牢枝桠,身体朝后一仰,从树上平平坠下。

    蒖蒖暗道“不好”,痛苦地闭上眼睛,准备接受筋骨折损的结局,幸而中途有人飞身跃来,双臂一伸,先于地面承接住了她下坠的躯体。

    蒖蒖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胸怀,洁净的衣裳散发着类似柑橘的清香。她在渐缓的心跳声中睁开眼,看见一副似曾相识的俊美容颜,明亮双眸中跃动着阳光的金屑,右侧唇角微扬,那薄薄泛起的笑意透着两分不怀好意的慧黠。

    她在混乱的记忆里迅速搜索,最后找到一个名字:“宋皑?”

    他含笑瞬了瞬目:“好久不见。”

    唐果儿跑过来,从他右手里接过弹弓。他手指一舒,任唐果儿取走弹弓,而搂着蒖蒖的双臂并无松动之意。

    蒖蒖冷呵一声:“是你用弹丸打我?”

    他笑吟吟地回答:“我来了好一会儿,谁让你只看鸟儿不看我。”

    蒖蒖冷面道:“放开我。”

    他不想从命:“阔别已久,这样的距离适合叙旧。”

    蒖蒖蓦然发力,手肘朝他胸前击去,他吃痛松手,蒖蒖借机挣脱,疾步走开,与他保持着数步距离。

    他不急不恼,与蒖蒖相视,看起来相当愉快:“听说你要应选尚食局内人?”

    蒖蒖“哼”了一声,懒得与他细说。他也不像是要等她确认的样子,颔首道:“不错,你能参选,看来这一年来并没有和他人同乘一马。”

    蒖蒖想起验身一事,脸不由一红,又退后两步,斥道:“离我远点,若举止无礼毁我清誉,我不会饶了你。”

    “这个无妨,”他笑道,“姑娘清誉虽所剩不多,但若被我毁了我自会负责。”

    蒖蒖问:“如何负责?”

    他略做思索状,然后侧首请示:“娶了你?”

    “成交。”出他意料,蒖蒖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爽快作答,“明日我在我蒲伯家等你,你带媒妁前来,纳采问名,叙祖上三代名讳,一个不许少,明媒正娶。谁不来谁是唐果儿的孙子。”

    这要求显然难住了面前的少年。他笑容凝滞,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蒖蒖冷笑着摆首,鄙夷地说:“我妈妈说得对,你这种公子哥儿只是爱拿我这样的小姑娘寻开心,哪有半点真心,自己来历都不说,更别指望坦诚相待了。你说的话就像我刚才的应承一样,只是个笑话,我不会当真,也请你自重,日后若再相逢,希望你能对我以礼相待。”

    听了此言,他竟一改此前戏谑神情,凝视着她正色道:“好。如果你想知道,我的一切,均可以如实告知。”

    他整理衣冠,朝她郑重长揖,然后道:“在下姓赵名皑,临安人氏,祖籍汴京,郡望天水。家中兄弟三人,我排行第二。因避讳之故,不便直述父名……”

    “那你父亲,是做什么的?”蒖蒖问。

    赵皑想了想,道:“做官家的。”

    蒖蒖略睁大眼,上下打量他:“所以,你是皇子?”

    赵皑颔首:“我封号是颍王,人称二大王。”

    蒖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二大王,你知道为什么别人叫我七公子么?”

    “为何?”赵皑循着她语意问。

    蒖蒖直视他揶揄道:“因为我是七仙女下凡呀。”

    赵皑抚额,明白她完全不信,不知如何辩解,也只得错愕地笑。

    此时不远处有个女子忽然唤了声“蒖蒖”。二人朝声源处望去,见发声的是不知何时到来的凤仙。

    凤仙缓步走至二人面前,先轻声告诉蒖蒖:“他说的都是真的。”然后朝赵皑裣衽施礼,口中唤道:“二大王万福。”

    (待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