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5.伊洛传芳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郝锦言与其余几位涉事内人被皇城司押送回宫,移交给掌后宫之戒令、纠察,总裁违法及处罚事的宫正女官魏氏审讯。魏宫正命搜查郝锦言与凌凤仙所有鞋履,果然如蒖蒖所,郝锦言的鞋履后部外侧都有或多或少的磨损,而凌凤仙的一切如常,无异状。再结合两人此前对话,宫正已判断出罪在郝锦言。

    经过一番审讯,郝锦言及几位内人陆续承认了罪行,去年尚食局掌膳一职出缺,郝锦言原本是最有可能升任掌膳的人,不料毫无资历的冯婧忽然降临,硬生生夺走了这个职位。郝锦言心怀不满,遂联合几位同样看不惯冯婧的内人,设计了这次事件,企图构陷冯婧,令其落职。

    魏宫正反复追问她们可有人幕后指使,她们均一口咬定是自己所为,无人操纵,亦无人证物证表明其他人涉及此案,魏宫正遂按宫规命鞭笞众女,欲将她们逐出宫去做女冠。因事关太子,魏宫正就此裁决向东宫请示,太子回复她们此举虽用心险恶,但毕竟未造成严重后果,既受了鞭笞,逐出宫即可,不必勒令她们出家,毁其一生。

    目睹此事,蒖蒖又请教了一些女官,逐渐明白宫中对宫人的惩戒自成体系,与外界不同,寻常宫人犯事是由宫正审判,若犯极重罪,才让御史台、刑部和大理寺介入。

    蒖蒖想起以前崔县令过,母亲是出逃的宫人,想必出逃这种罪应该属于宫正所辖范围,便向内人们打听,这大半年来宫正可曾处罚过逃出宫的宫人,得到的皆是否定的答案,很多人:“宫内不愁吃穿,又有许多飞上枝头的机会,再怎么也比外面强。何况如今官家仁厚,郦贵妃与世无争,正得宠的柳婕妤待人也很和善,宫人的日子是极好过的,并没有人想逃出去。就算真要出宫嫁人,等个三年两载的,官家总会下外放宫人的旨意,所以这些年都不曾听过有宫人外逃,更遑论处罚了。”

    过了数日,宫中传来消息:参知政事沈瀚招探花郎傅俊奕为婿,傅俊奕与沈家娘子的婚礼即将举行,皇帝与皇太后均赐珍宝于沈氏,以丰其妆奁,并命尚食局主理婚礼宴席。

    给予沈氏如此少见的殊荣自然是有原因的。沈瀚曾在皇帝即位前担任过其王府教授,非但传道授业,还经常就那时身为郡王的皇帝言行进行指导。

    先帝亲生之子夭折,此后因一直未能生育,遂于宗室中选择两名男孩养于宫中,其中之一便是今上。待他们年纪稍长即封为郡王,各自出宫建府。到了要择其一立储的时候,先帝欲考验二子品性,便各赐十名妙龄宫人予二子。沈瀚见状,即告诫今上勿接近这十名宫人,宜以庶母之礼待之。今上心领神会,如师傅教导的那样,对美人们毕恭毕敬,敬而远之。些许时日之后,先帝果然将二十名宫人召回,命医工检视,发现赐予今上的依旧为完璧之身,而赐予另一养子的已非处子。先帝由是下了决心,要让今上继承大统。

    皇帝铭记师恩,即位后重用沈瀚,如今沈瀚已官至副相。此番要出嫁的沈家娘子柔冉是沈瀚幼女。他儿女不少,但柔冉最年幼,聪慧灵巧,所以他无比珍视,一心想为她择个完美夫婿。挑挑拣拣好些年均不如意,今年见了探花郎终于满意:傅俊奕年轻英俊,才学出众,谈吐不凡,既考中了探花,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的。于是在闻喜宴散后即邀傅俊奕入自己宅中议亲。傅俊奕也久仰沈瀚大名,满口应承,一拍即合,这亲事便这样定下来了。

    郦贵妃经皇帝授意,召见沈夫人及沈柔冉于后苑,将皇帝与皇太后馈赠之事告之,并让裴尚食与沈氏母女见面,商议婚宴细节。

    那日晨光清美,惠风和畅,郦贵妃请沈氏母女于后苑西湖旁的亭榭“伊洛传芳”赏牡丹花,传宣仙韶院丝竹助兴,亦少不了果品茶点,一如后宫宴。

    李典膳点名挑选几名内人奉食品前往伊洛传芳,其中有云莺歌,岂料云莺歌又支支吾吾地不愿领命,李典膳顿时怒了,斥她道:“你又怕见贵人手脚发软?谁入宫来不是要服侍贵人的?你巴巴地考进来莫非不是为了做事,是等着自己做贵人?”

    云莺歌也不辩解,但一汪泪水旋即涌出,委屈地啜泣起来。

    蒖蒖见云莺歌似有难言之隐,遂上前请命替代她奉食品入后苑。李典膳叹叹气,挥手让蒖蒖前往。

    尚食局在大内南部,离北边的后苑甚远,这是蒖蒖第一次步入这天家花园,但见水色澄碧的西湖居于其中,阔约十余亩,湖旁仿灵隐飞来峰,叠石为山,想必便是宫人常提到的“万岁山”。苑中梅花、牡丹、芍药、山茶、木香、桂花、橘、竹、松等均有专属区域,各设亭台楼阁以供游幸赏花所用。花竹之侧怪石夹列,献瑰逞秀,与林泓问樵驿园林清雅冲淡的风格相较,显得繁盛华丽许多。

    蒖蒖踏着伊洛传芳中飘来的丝竹声,徐徐走进那牡丹花畔的亭榭。坐于主席的郦贵妃是位三十多岁的女子,与蒖蒖之前设想的不同,她容貌并不甚美,虽然穿着宽大的褙子,仍难掩颇丰的体态。脸颊松弛,随便一位路人都能看出,时光如何过于凌厉地反复掠过她肌肤。她始终面带微笑,目中却不时流露着疲惫倦怠之感,仿佛下一瞬就会倒下沉沉睡去。

    蒖蒖奉上手中的果品,再以眼角余光打量了席间其余人。沈夫人端庄,稍显瘦弱,她的女儿倒是高挑挺拔,双目明亮,顾盼神飞。裴尚食端坐于末席,微微低头,保持着耐心聆听的姿态,不苟言笑。而她的对面则坐着一位宦官……蒖蒖不由睁大了眼睛:时隔半年,她仍一眼认出,此人正是乡饮上见过的京城来的宦官。

    乡饮上崔县令并不曾向她介绍此宦官的姓名身份,事后也仅含含糊糊地他姓程。蒖蒖入宫后没有打听到母亲的消息,也曾试着寻找这位姓程的宦官,但宫中宦者千百位,她连人全名都不知道,要找也如大海捞针,却不料此刻竟在这里遇见。

    程渊是来向沈氏母女传达皇太后的懿旨与祝福,言笑晏晏,十分温雅。他亦感知了蒖蒖目光炯炯的注视,淡淡与她对视一眼,却视而不见,旋即转首,又微笑着与沈夫人对谈,此后不再看蒖蒖。

    蒖蒖退至门外,与其他尚食内人一般静待宴罢。终于曲终人散,郦贵妃、沈氏母女与程渊相继离开,裴尚食起身吩咐内人们入内收拾残局,蒖蒖领命入内,迅速收拾好部分杯盏,将份内事做完,即匆匆朝外赶,想追上先行的程渊。

    后苑花径曲折,洞穴深杳,蒖蒖追赶须臾,非但难觅程渊踪影,还迷失在嶙峋山石间,已找不到来时的路。忧心正如焚,忽感什么圆溜溜的东西不轻不重地击打了她肩头一下,然后落到她脚边,滚开了。

    蒖蒖低头一看,发现那是枚的青桃,再望向青桃掷来的方向,赫然见赵皑立于怪石光影陆离处,朝着为他睫毛镀上一层金色的日头笑吟吟地眯起了眼睛。

    “许久不见,你还好么?这大内可如你想象?”赵皑问。

    而蒖蒖满心想着消失的程渊,没有回答赵皑的问题,迎上前去便问他:“你认识太后宫中的程先生么?”

    “程渊?”赵皑道,“当然认识,他在宫中也是三朝元老了。”

    “据,我妈妈是被他带回宫的。”蒖蒖急切地问,“你听过我妈妈被处罚之类的事么?”

    赵皑摇摇头:“其实,上次在浦江听你家的事后,我便打听过你母亲的下落。你母亲既被程渊带走,那一定是先帝的宫人,现在是归慈福宫管,大内的宫正是无权过问的。而在慈福宫,我也未曾听有出逃的宫人被处罚的事。”

    蒖蒖惘然道:“那我妈妈到底在不在慈福宫?”

    赵皑道:“我是没听慈福宫这半年来有出逃后被捕回的宫人,不过也没有细查,因为我没有查询慈福宫宫人名录的资格,甚至连官家也不能去查。慈福宫不在大内之中,官家一向孝敬太后,不会插手慈福宫事务,所以慈福宫对宫人要赏要罚,皆可自行决定,不必报告大内,慈福宫之人的事,大内也不尽知晓。”

    “也就是,”蒖蒖蹙眉道,“如果慈福宫处罚自己的宫人,甚至赐死,也不必通知大内的宫正?”

    赵皑颔首:“是的。国朝惯例,太上皇和皇太后的宫人不归大内尚书内省管,宫正只能惩戒审判大内的宫人……有权处治两宫所有宫人的女官史上倒是有过,但先帝即位以来便没再设了。”

    “有如此权力的女官叫什么?现在为何不再设了?”蒖蒖追问。

    “这样的女官,名为司宫令。”赵皑答道,“正四品,位于所有女官之上。掌宫中诸事,对六尚事务及所有宫人皆有处分权。先帝事母后至孝,不欲插手太后宫内务,所以不设司宫令。如今官家也循先帝例,不设此职,后宫事务让六尚及宫正分管,更不涉慈福宫内务。”

    (待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司宫令》,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