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8.婚礼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蒖蒖向殷道别。殷见无人再来乘船,便弃了舟,跃身上岸,刚朝着蒖蒖的方向行了两步,前方花树之间忽然涌出两行人,迅速来到殷身边,有为他遮阳打扇奉上椅子的内侍,有为他端茶送水的镣子,还有一名侍女端着银盆在他身边跪下,手举银盆,静待他洗手,而另两名侍女一人端着的盘中盛手巾,一人盘中盛白芷、桃仁、杏仁、沉香、皂荚、鹿角胶等合成的“永和公主香澡豆”,均奉至他面前,以供他取用。

    殷在蒖蒖等人讶异的注视下洗了洗手,又接过镣子备好的水饮了一盏,神态自若,举止从容,仿佛视这大内后苑如他家中一般。这时有位四十岁左右的贵妇趋近,罗衣浮金缕,云鬓萦珠翠,服饰工巧不在郦贵妃之下。她见了殷即爱怜地以丝巾去拭他额上泛出的薄汗,柔声道:“伽蓝儿,泛舟这许久,也累了吧?皇太后适才问起你呢,快随妈妈去向太后请安。”

    殷在她半拉半哄下起身,似个幼童般被她牵着往太后所在殿阁处去,走至蒖蒖等人近处,略略止步,朝她们微笑。

    他母亲见状,向身后侍女递了个眼色,立即有侍女托着几个钗头符至蒖蒖、凤仙和莺歌面前,呈与她们。

    “一些端午薄礼,望姑娘们笑纳,感谢姑娘们陪犬子游湖。”殷母亲含笑对蒖蒖等人。

    几位姑娘只道是寻常端午礼品,谢过夫人,接下钗头符。待裣衽送走殷母子,定睛一看手中礼品,才发现那钗头符上的符儿并非彩缯剪成,而是金叶子锤揲而成的。

    姑娘们面面相觑,均未料到这夫人会把她们对殷近似雇佣的行为视为陪伴,且出手如此阔绰。

    这厚礼也引来周围内人的围观。其中有位八岁便入尚食局,熟悉宫中人事的内人唐璃,对她们冷笑道:“我你们为何如此大胆,命都不要了,去上殷大公子的船,原来是为了陈国夫人的赏赐。”

    她完便一脸不屑地走开,凤仙一牵蒖蒖的手,亦步亦趋地跟在唐璃身后,待走到僻静处,凤仙绕至唐璃面前,赔笑道:“我们入宫未久,很多人不认识,许多事也不知晓,全靠姐姐从旁提醒,才不致犯大错。今日我们稀里糊涂地上了那艘船,只是贪玩,原不知执棹的公子身份,更不认识陈国夫人。若面对殷大公子和陈国夫人有何禁忌,还望姐姐明示。这个钗头符,若姐姐不嫌弃,便请姐姐收下,聊表谢意。”

    凤仙将钗头符双手奉给唐璃,蒖蒖旋即也取出自己的给她。唐璃推辞,二人坚持要送,她最后接过凤仙的,又拔了头上玉簪递给凤仙,道:“就算我们互赠端午节礼吧。”

    见凤仙收下玉簪,她和缓了脸色,开始向二人明缘由:“那殷大公子是皇太后弟弟延平郡王的长子,他母亲陈国夫人是先朝齐太师的长孙女。延平郡王生得俊美,性情又温和,一向深受皇太后与先帝钟爱,齐太师在世时又是先帝器重的宰相,所以延平郡王一家显达尊贵,赀产充积,外戚之中无人能及。不过美中不足,殷大公子五六岁时不知受了什么惊吓,竟得了癔症……”

    “癔症?”蒖蒖忍不住插言道,“但是我们今日与他交谈,他神态正常,温雅有礼,完全不像有癔症的人。”

    唐璃道:“他这癔症倒不是每日发作,好一阵坏一阵,好的时候与常人无异,但若受了刺激,便会狂性大发。去年他去东宫赴宴,喜欢宴席上一款点心,东宫提举官便把做点心的内人调去延平郡王府伺候他。不料没过多久,他癔症发作,竟拔出他弟弟殷瑅的剑刺死了那位内人。”

    凤仙顿时明了,就是因为此事,凌三姑娘宁愿离家逃避也不嫁给殷。想到婚事,凤仙又问唐璃:“这殷大公子如今婚配了么?”

    唐璃摇摇头:“京中家世相当的不愿与他结亲。去年听聘了一位戍边武将之女,临近婚期,那家想必听到一点风声,推三阻四,不愿送女儿来成婚。今年又要推迟婚期,陈国夫人便怒了,前不久坚持要延平郡王解除了婚约。”

    凤仙暗暗松了口气。

    唐璃继续道:“起来殷大公子也有些可怜,都二十二岁了,婚事还没着落。”

    “他有二十二岁?”蒖蒖很惊讶,“他看起来挺,我以为顶多十七八岁。”

    “因为有病,他从被关在郡王府中,很少出门,所以肤色苍白,个头也没他弟弟殷瑅高,看上去就。和殷瑅站一起,所有人都觉得高大英武的殷瑅是他哥哥。”唐璃耐心解释,“殷瑅年纪轻轻就做了皇城司亲从官,而殷只能锁在家中,平时最常做的事就是临帖,所以,他字写得倒是挺好的。”

    蒖蒖颔首:“他文质彬彬的模样,确实挺像读书人。”

    唐璃一哂:“他模样是好,酷似年轻时的延平郡王,不过你们可别忘了他是病人,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发作。他每次到宫里来,内人们都能躲便躲,好在他入宫次数不多,一年也就一两次。今日他想一人游湖,陈国夫人便找了艘船给他,又暗中命人乘别的船左右护卫。我们都离他的船远远的,偏偏你们几个糊里糊涂,见他船空就赶着上去,竟然还劝沈家娘子上船,我都替你们捏了一把汗。幸亏他今日没发病,否则你们就没命下船了。”

    其后两日,裴尚食传下讯息:沈家娘子与云莺歌一见如故,要求婚礼那日云莺歌前往沈宅,料理婚房饮食。云莺歌领命,并向裴尚食建议让一向与自己配合默契的凌凤仙与吴蒖蒖同往。裴尚食同意,将这两人也列入了婚礼那日赴沈宅的内人名单。

    婚期转瞬即至。新郎傅俊奕服绿裳,戴花幞头,骑一匹高头骏马,带着鼓吹乐官,和一干捧着花瓶、花烛、香球、沙罗洗漱、妆盒、照台、裙箱、衣匣、百结、青凉伞及交椅的迎亲人,浩浩荡荡地踏着热闹喜庆的乐声来到沈宅。

    女方家人拦门索要利市钱,吟诗道:“仙娥缥缈下人寰,咫尺荣归洞府间。今日门阑多喜色,花箱利市不许悭。”

    傅俊奕笑吟吟地让随从奉上若干。门开后,有一执花斗的克择官款款出来,将花斗中所盛的五谷豆钱彩果朝门口撒去,让守在大门处看热闹的孩们争抢,此举名为“撒谷豆”,旨在压制据会妨碍新人入门的“三煞”——青羊、乌鸡、青牛。

    此时天际乌云翻涌,蔽住了明亮的日头,光线渐暗,似大雨将至。傅俊奕蹙了蹙眉,但见拾谷豆的孩儿兴致不减,笑语不断,他也略略宽心,迈步入内。

    女方家人迎新郎入房,先以一段彩帛横挂于房门楣上,待新郎入门,众人即争扯彩帛,称之“利市缴门”,以求沾喜气、获好兆头。傅俊奕进门后回首一顾,只见众人一脸迫切,百手相争,不由洋洋自得,迤迤然来到房中坐下,静候吉时。

    时辰既至,礼官请傅俊奕及新娘出至堂中。新娘着销金大袖、缎红长裙,头上有销金盖头蔽住头部,面容暂时看不见,但身段窈窕,行动间姿态聘聘婷婷。傅俊奕遥想沈柔冉美貌,满心喜悦,唇角一直含笑。一段红绿彩帛被绾成同心结,傅俊奕手执槐简,挂着彩帛一端,另一端则由新娘挂于手上,傅俊奕倒行,牵新娘来到堂中,此举谓之“牵巾”。

    两位新人在堂中站定,按惯例,此刻应由一位自男方亲戚中选出的儿女双全的妇人用秤或机杼挑开新娘盖头,露出新娘花容,然后两位新人再参拜家神及诸亲,但傅俊奕以远离家乡、时间仓促为由未请已方亲戚出席婚礼,挑盖头一节便由沈家女亲代劳。

    傅俊奕衔笑盯着新娘盖头,妇人伸出的机杼轻轻探入盖头下方,悠悠扬起,徐徐露出新娘白皙秀丽的下颌。机杼顿了顿,继续向上,新娘弧度美好,精心描绘的双唇随之显现。

    傅俊奕与满座宾客一齐屏息静气,继续等待。

    机杼微微下垂,暂停一瞬后陡然上升,彻底将盖头掀开。

    新娘微垂着头,傅俊奕先注意到的是她的珠翠团冠,须臾顺着四时冠花往下看,才与她此时向他投来的目光相撞。

    空中乌云系着一场摇摇欲坠的雨,不时有雷声滚过,堂中晦暗。傅俊奕凝视着新娘,笑容已僵,卖力地眨了一次又一次眼,试图证明自己一时眼花,看见的不是自己那位故人。

    一道闪电突如其来地将一切挑明,惨白的光映亮了新娘的脸,那眉目俨然是记忆中的她,只是幽黑的眼积着一千种怨念,殷红的唇含着最冷的决绝,皮肤和闪电一样诡异地没有温暖的色泽,而她的额发湿漉漉地,似乎被水浸过,甚至有一滴水珠,沿着她的额头滑了下来。

    傅俊奕周身浮起寒栗,不自禁地后退,而那新娘冷着面色,一步步朝他逼来。傅俊奕瑟瑟地退到堂外,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转身朝大门奔去,但近门口处仍有适才克择官撒的谷豆,他踩到几颗,足下一滑,摔倒在地。才支身撑坐起,还未站立,那新娘已逼至他面前,俯身用冰凉的手指划过他的脸,幽幽唤了声:“傅郎……”

    傅俊奕高声惨叫,拼命朝后缩去,牙关颤抖着,惊惧之极地发出一声哀号:“莺歌!”

    (待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司宫令》,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