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2.殷琦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孙司膳旋即按照程渊授意,处理好将蒖蒖调往延平郡王宅的一切事宜,并让蒖蒖翌日便启程。

    见行程安排如此迅速,蒖蒖有些诧异,孙司膳以为她对被遣出宫之事感到失落,特意抚慰她:“虽说延平郡王宅属于臣僚之家,但自与别处不同。延平郡王所享尊荣,在戚里中首屈一指,自太子以下,大王们见了他都要行家礼。宅中气象不输任何宗室,就算比这北大内……唉,毋须多说,你进去就明白了。”

    这些事蒖蒖入宫以来是听说过的。延平郡王殷宁比太后小近十岁,从小秀美可爱,长大后温润如玉,太后与先帝格外钟爱。先帝还做主,让他娶了当年权倾一时的丞相、太师齐栒的长孙女陈国夫人。

    陈国夫人也是一生好命。齐栒之妻王氏悍妒,自己不曾生育,也不许齐栒纳妾生子,最后收养了自己妹夫与外室的私生子,改名齐熙,以为齐栒嫡子。齐熙长女即陈国夫人,作为齐太师嫡长孙女,小小年纪便常出入宫廷,先帝见她娇俏伶俐,说起话来又是无心无思,一脉天真,也很喜欢,在她六七岁时即封她做国夫人,因此京中人常称她“童夫人”。

    关于这童夫人,临安城中还流传着她一则轶事:童夫人小时候曾养过一只狮猫,有一天这猫儿趁看管的人打盹儿,溜出宅去,不知所踪。童夫人得知后大哭,一定要找回这只猫。齐太师遂令临安府派人访索,为此逮捕了上百名涉嫌捕捉或藏匿狮猫的人。满城搜索后抓回了一百多只猫,童夫人一一验视,发现均不是她丢失的那只,不免又哭闹一番。齐太师便又命画师根据描述画出数百幅狮猫肖像,四处张贴于城中茶坊、酒肆,重金悬赏寻找,然而狮猫始终音讯全无,不过童夫人那一滴眼泪可惊动整个临安府的“能力”京中从此尽人皆知。

    齐栒执掌相印多年,勾结党羽权倾朝野,先帝也颇忌惮。后来齐栒身染重疾,临终之际还想扶植自己的儿子齐熙继任丞相,但当时的太子、如今的官家赵玮及时觉察,将齐氏筹谋之事告知先帝。先帝遂以探访之名带亲从禁军若干亲往齐宅,监视齐氏父子,同时命大臣拟齐氏父子致仕制书。待齐栒咽气,便宣布齐氏父子同时致仕,收回齐熙所有实权,只给他一个“少师”的虚衔,做个富贵闲人。

    未过几年齐熙亦郁郁而亡,齐氏党羽如鸟兽散,先帝也将齐栒在京中豪奢之极的大宅邸收回,修缮扩建为晚年所居的宫苑,即现在的慈福宫。

    齐熙死后,齐家日渐式微,但几乎不曾影响到嫁给延平郡王的童夫人。先帝喜欢她,大概是基于她表现出来的胸无城府、天真烂漫之状,这与她祖父、父亲截然不同。因她从小出入宫廷,如今的官家也是与她熟识的,视她如妹妹,待她十分友善。两代皇帝甚至对她有一些补偿之心,施予齐家的恩遇有不少后来给了她。

    先帝驾崩,今上即位,尊崇优待太后一族,殷宁继续得以加官进爵,虽然都是无实权的虚衔,但所得俸禄赏赐格外丰厚,外戚中无人能及。

    延平郡王宅的富贵气象蒖蒖以前只是听人提起过,直到亲自步入其中,才感觉到一切的传言只是平淡的白描,所有凭空的想象都不及现实来得活色生香。

    这宅子很大,但也没大到可以与慈福宫及禁中相提并论的地步,虽有重楼飞檐、亭台水榭,可若论华胜之气象,也不能跟宫苑同日而语。而园中花木颇盛,那藤曼联络、花竹映带的感觉倒与林泓的园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园中亦理水叠石以为景,所用石材瑰丽清奇,形态各异,在池边叠为一座高逾楼阁的山麓,山中有洞府若隐若现,而山顶一泓清泉飞流而下,注入池中,声如玉器玎珰相撞,水雾泛起,令路过者颇感清凉。

    蒖蒖见那水非常清冽,池中清澈见底,一尾鱼都没有,不禁一声赞叹:“这水真清亮。”

    引她入内的侍女闻声道:“那当然。这水是从凤凰山引来的山泉水,清澈甘甜,宅中做饭都常用它。”

    “凤凰山?”蒖蒖讶然问,”虽然凤凰山离此地不远,但要引水前来也很不容易,可要挖许多沟渠?”

    那侍女摇头:“不是挖沟渠,听说是用许多大竹子……具体怎么做的我也不清楚。”

    此时有琴声悠悠传来,打断了蒖蒖思绪。此曲蒖蒖听林泓谈过,辨出是《流水》,举目望去,四周不见抚琴者,也不知乐音从何处飘来。

    蒖蒖见引路的侍女在观察她听曲之状,遂笑道:“在水边听到《流水》这一曲可真巧,十分应景。”

    “这哪是巧,”侍女淡淡说明,“咱们这郡王宅中养了许多乐伎,遵照陈国夫人吩咐,平日散布在园中,但只能隐身于花木、山石之后,见有人来,便弹奏与此情此景相应的乐曲,供游人消遣。”

    蒖蒖随后暗暗留意,发现果如那侍女所言,每行至一处,丝竹声随之更迭,都是与景色交相辉映的曲子,所用的乐器除了琴,箫、笛、笙、筝、阮和琵琶应有尽有,而乐伎完全隐身,没露出一丝踪迹。

    最令蒖蒖叹为观止的是郡王宅关于她职务的安排。

    延平郡王宅的厨房所在自有几进院落,占地甚广,根据经过屋舍时侍女不停的介绍,蒖蒖大致明白这大厨房分为不同的小厨房,分管酒、肉、蔬食、果子、醯醢等等,格局似乎尚食局相似,然而不尽于此。

    蒖蒖最后来到堂中,见到了主管大厨房的厨娘闫十一娘。蒖蒖本以为按程渊的说法,应该是让她做点心,延平郡王宅做点心的厨娘似乎不甚称职,而现在她渐渐发现并非如此。

    闫十一娘见蒖蒖前来,毫无喜色,倒像见了个沉重的负担。取出一册厚如账簿的名册翻了许久,才蹙着眉头道:“各个厨房基本都满员了,只剩包子厨出了个缺,你便去包子厨吧。”

    蒖蒖答应,试探着问:“那我以后就是主要负责做包子?”

    “做包子暂时还轮不到你。”闫十一娘嗤之以鼻,“你先去镂镂葱丝吧。”

    根据闫十一娘的态度,蒖蒖推测出慈福宫就她调职一事对延平郡王宅并没有特别的嘱咐,所以闫十一娘把她当作了被贬至此的犯错婢女,也就没什么好脸色。不过蒖蒖随遇而安,也不认为在厨房不被重用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反而很享受镂葱丝这一职位自带的清闲。

    蒖蒖首次见到”镂葱丝“这一说法,是在刘司膳的《玉食批》里,后来被她效仿,让凤仙等人做出豪奢的退婚宴震惊浦江。后来知道司膳原本是掌天潢贵胄饮食之人,也就明白了其中涉及的菜肴何以奢侈至此。但入宫后反倒发现,天家饮食虽然精致,但就她目前所见看来,似乎并没有刘司膳所列的那几道菜式这么夸张,尚食局也不设专职镂葱丝的人,却不曾想在这郡王宅倒见识到了。

    主管包子厨的俞二嫂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为人随和,待蒖蒖倒是相当友善,还亲自教蒖蒖如何把葱分解得细如发丝,以及教她镂刻如意云纹、万字纹、瑞草纹、宝相花纹和缠枝花纹等图案。蒖蒖忍不住问:“这葱丝的纹样又不会影响包子的味道,真有人会看么?”

    “有呀。当年齐太师大宴宾客时,就会吩咐我们镂葱丝。宴席上也不会提醒宾客,等客人自己发现,自然会赞叹太师宅富贵气象。”俞二嫂道,“如今延平郡王倒不看重这些,但夫人还坚持让专人镂葱丝。虽说宴请宾客时不再用这个,夫人却时不时会让人做做,自己看看。”

    蒖蒖感谢俞二嫂对自己的照料,也自动帮二嫂做事。见她有吃夜宵的习惯,便经常问她想吃什么,自己晚间在厨房做了给她送去。

    一日夜间,俞二嫂说想吃酥儿印,蒖蒖便独自在小厨房炸好。暖烘烘的酥油香味四溢,诱得蒖蒖忍不住自己尝了两块。味道如她设想般甘香,但蒖蒖稍后又觉得夜间吃这个可能会口干舌燥,便又擀了些薄面皮,就着厨房日间做包子剩下的鲜肉包了几个馄饨,投入加了虾皮紫菜的汤中,撒上些葱丝,然后去寻食盒,要盛好给俞二嫂送去,忽闻身后不远处有些轻微声响,回头一看,见一位清秀的男子站在门边,蒖蒖凝神看去,认出那是在宫中有一面之缘的殷。

    殷衣袍宽松,未系带,也未戴幞头,头发披散着,像是自梦中醒来,他的目光摇漾不定,状甚迷茫,还在微微地喘着气,似乎是一路小跑赶来的。

    殷盯着案上满满一盘酥儿印瞧了许久,少顷,再转顾蒖蒖。看清她时,他双目闪亮,如见故人。蒖蒖心想这公子哥眼神倒是挺好的,只见一面就认出了自己。遂向他呈出一弯微笑,正准备施礼,唤他“大公子”,殷却大步流星地冲至她面前,有些颤抖的双手抓住蒖蒖一只衣袖,引至面前,深埋首,去嗅她袖中之味。

    蒖蒖一惊,倏地将袖子从他手中抽出,退后一步。

    殷目光如月色,温柔地拂向她,须臾,脸上露出孩童般明亮纯净的笑容,“姑姑。”他轻声唤她。

    蒖蒖愕然——从没人对她用如此尊称——旋即尴尬道:“大公子何必如此客气,宅中人都是叫我名字……”

    “姑姑,”殷置若罔闻,又唤了一声,然后启步上前,展开双臂搂住蒖蒖的肩,低首在她耳边道,“你终于回来了。”

    言罢,他如释重负,将头轻轻依靠在她肩上,带着恬静的微笑闭上了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