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刘司膳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令蒖蒖无所适从,旋即疑心这是登徒子的孟浪行为,羞恼之下正想推开他,忽然感到一颗温热的水珠滴在了她颈下。

    讶异侧首,蒖蒖发现这是自殷目中坠下的泪,他低垂的睫毛下犹有莹然泪痕。他依然微笑着,但这淡淡笑意在晶莹泪光映衬下显得无比凄凉。带着失而复得后唯恐再失去的恐惧,他拥住蒖蒖的双臂相当有力。

    一点疑惑悄然萌生:他是不是认错了人?

    联想起他恍惚的神情和那声“姑姑”,这个猜测看上去愈发合理。蒖蒖遂轻轻挣脱开他的掌握,退后两步,着意提醒他:“大公子,我是吴蒖蒖。”

    殷与她相视,含笑唤:“姑姑。”

    蒖蒖继续说明:“我是内人吴蒖蒖,端午那天,我们曾在后苑舟中见过一面。”

    “嗯。”殷乖巧地点头,一双满蕴童真的眼代替他的手温暖地拥抱着她。

    蒖蒖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听明白了,又道:“所以,我不是你姑姑,我是吴蒖蒖,你知道了么?”

    “知道了。”殷还是热烈地看着她,“姑姑。”

    蒖蒖无可奈何,叹了叹气,招呼他在桌边坐下,把酥儿印盛了一些给他:“来都来了,大公子品尝一点糕点再走吧。”

    殷很愉快地拈起一块。

    蒖蒖看看灶台上那碗馄饨,心想这东西搁久了不好,不如也给殷吃了,稍后再给俞二嫂另煮一碗。便过去把馄饨端至殷面前。

    岂料殷一看清面前的馄饨,手中的酥儿印瞬间滑落,他似被烫一般惊跳起来,疾步朝后退去,同时抱着头发出一声声震耳的惊呼。

    蒖蒖亦被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殷不答,继续退后,直到触到灶台,他惶然回顾,旋即一展臂,把上面所有厨具餐具悉数掠倒在地。

    锅碗瓢盆锐利的碰撞声与他“啊、啊”的惊叫交织在一起,陡然撕裂了郡王宅星夜的静谧。

    少顷,潮汐般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厨娘们、守夜的奴婢、殷的侍女纷纷奔来,最后出现在门外的是陈国夫人,她此刻已卸尽铅华,估计是就寝之前得到讯息,急火攻心之下匆匆赶到的。

    陈国夫人进来时,厨房内已是遍地狼藉,早有仆妇将蒖蒖绑了起来,押她跪于地上等待处罚,而对殷众人想约束又不便用强,只能跟着他移动,在他砸什物时尽量抵挡抢夺,避免他伤害到自己。

    陈国夫人冲到殷面前,拉着他的手好生抚慰,哄了半晌殷才渐趋平静。

    陈国夫人命人将殷送回房,这才有工夫四下一顾,随即看到了桌上的馄饨,柳眉倒竖,立即指着馄饨怒喝:“这是谁做的?”

    马上有仆妇一拍蒖蒖的背:“就是这丫头。”

    陈国夫人看向蒖蒖,有短暂的愣怔,大概是想起了宫中所见那一面。

    “先扔到马厩里,明日再作打算。”陈国夫人吩咐,然后一瞥那碗馄饨,又斥道:“你们是瞎了么?怎么还没倒掉?”

    厨娘们唯唯诺诺,争先恐后地去抢着把馄饨端出去倒了。

    马厩比蒖蒖预想的好一点,是给了她一间空的,并非与群马共处,避免了受践踏的命运。不过里面阴湿杂乱,带着浓重的不良气息,她又被绑着,避无可避,斜靠在墙角,感觉身边的墙滑腻腻地,也不知是什么附在上面,想站起又做不到。马厩三面透风,夜晚十分寒凉,蒖蒖极其痛苦地熬了大半夜,才精疲力竭地囫囵睡去。

    翌日有人为她松绑,催她起来。蒖蒖甫站立便觉得头重脚轻,脑袋昏沉沉地,咽喉肿痛,难以发声。才走两步便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只依稀感觉到有人为她擦身、换衣裳,又让她躺在一张温软的榻上,喂她服药。当她终于有力气睁开眼睛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殷的身影。

    他立于她榻前,见她睁目,便在榻边坐下,含笑问她道:“好些了么?”

    他衣冠楚楚,眉目清和,俨然是仪貌都雅的翩翩佳公子,哪里还有丝毫昨夜的癫狂迹象。

    蒖蒖怔怔地看他良久,忽然低头一顾自己被人换上的新衣裳,霎时变色,将被子拢至肩头,蹙眉一瞪殷:“你……”

    殷似明白她心中所思,一顾身后的中年女子,那妇人立即上前,对蒖蒖道:“我是大公子的乳保罗氏。大公子今晨让我去请姑娘,姑娘受了风寒,一直昏迷。我便让侍女给姑娘擦身换衣,药是我喂姑娘服下的。大公子放心不下,过来探望,可巧姑娘便醒了。”

    蒖蒖向罗氏道谢,再看殷,仍心有余悸,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

    殷浅笑作揖:“真是对不住,听说我昨晚失态,吓到姑娘了。”

    他语调柔和,神态温雅,给予蒖蒖的礼节与尊重无懈可击,蒖蒖回想夜间所见那人,只觉与面前的殷像是选择了同一皮囊的两个灵魂。

    殷让蒖蒖在他所居院中这间陈设雅致的厢房内住下养病,不时来看她,同时给她带来许多点心和水果。对她的照拂非常细心。有次他带来了今年新出的橙子,命侍女破开,再呈上一些细盐,抹在橙上以稍去酸涩、突出甜味。当侍女奉上盐时,他略尝了尝,便问那侍女:“这不是吴盐吧?”

    那侍女一愣,承认院中吴盐用完了,尚未去厨房取,便用了别处出产的。

    殷和言让她去取,回首见蒖蒖瞠目看着他,便一笑:“吴盐色泽皎洁如雪,口味又清淡,最宜与水果相配,柔和地渍去果酸。”

    蒖蒖默默无语,他又解嘲地笑:“在尚食内人面前说这些,是我班门弄斧了。”

    蒖蒖随即问他:“你知道我是谁了?”

    他点点头:“我知道,吴内人。”

    蒖蒖这风寒养了几日也就痊愈了,但殷似乎并没有让她搬出去的意思,自乳保罗氏以下,众人都对她客客气气。这反而令蒖蒖浑身不自在,深知以自己身份实不该领受如此厚待,向殷表示想回包子厨,殷告诉她:“你生病那几天已经有人补了你这个缺。”

    于是蒖蒖只得留下来,主动帮院中侍女干活,洗刷洒扫十分勤快,看得罗氏忍不住笑了:“你干这么多,倒让那些丫头们做什么呢?”

    蒖蒖向她诉说了无所事事的苦恼。罗氏便建议:“我有一个活儿,是在大公子进膳之前先行品尝他的饮食。我近日肠胃不大好,吃什么都觉得无味,怕尝不出好歹,要不你代我试试?”

    蒖蒖立即答应,笑道:“这活儿我们尚食局内人都要学的,膳食先尝,以免膳食有毒损及贵人。”

    罗氏道:“我们郡王宅不比宫里,几乎不会有下毒之类的事,不过为贵人先试试菜肴咸淡凉热是必须的。大公子味觉嗅觉都很灵敏,所以膳食先尝这一节犹为重要,半点糊弄不得。以后要仰仗姑娘多费心了。”

    蒖蒖一向感激殷给予她的善意,既领了这活儿,便完成得相当尽心。每一道饮食品尝后觉得无问题再呈给殷,如殷觉得哪里不妥,就用心记住,下次咸淡温热便按殷的喜好来判断。

    殷与众不同之处还有一点:长期服药。据说他从小体弱多病,陈国夫人在他幼年时常带他去求神拜佛,所以给他取小名为“伽蓝儿”。后来他癔病发作,夫人便不敢让他外出,每每聘请名医入宅诊治,殷的院中也就常年飘着药味,几乎每日都要饮几回药汤。

    而殷最厌烦的就是饮药汤,经常找各种借口不饮,有时罗氏等人劝多了他还会发脾气将药碗砸了,这是他在没发病时流露出的最强烈的情绪。

    蒖蒖为了让他顺利服药,煞费苦心地研究每剂药的成分、熬制时间,一遍遍地品尝,感觉浓淡温热,以探求最易于接受的口感。有时候研究一天,药喝得多了,自己也头晕眼花,乃至呕吐,然而一到殷要服药的时辰,又振作精神,神气活现地端着药搁到殷面前,说:“大公子,今日这药汤与昨天的不同,味道更好哦。如果你饮完后尝出哪里不同,我就再给你一块新割的蜂蜜。”

    一日,她伺候殷喝完药,从他室内出来,还没回到居处,就觉一阵恶心,匆匆走到花圃边,对着花泥呕出的尽是药汁。

    罗氏在不远处看见,忙过来帮她抚背顺气,然后牵她来到自己房里,给她取水漱口。见蒖蒖面色缓和,才松了口气,感叹道:“你是个好孩子,难怪那天大公子将你认成他刘姑姑,你这认真侍主的劲儿,还真像……”

    蒖蒖顿时想起了殷对着她唤“姑姑”的情形,好奇心大炽,拉着罗氏连声询问刘姑姑是谁。

    罗氏犹豫半晌,终于告诉了她:“那位刘姑娘原是先朝齐太师家中厨娘所生的女儿,跟着她母亲自幼学习厨艺,很有灵气。后来陈国夫人嫁给延平郡王,她也作为陪嫁侍女来到了郡王宅,大公子幼儿时的婴儿饮食都是她在料理。有一次先帝驾临郡王宅,品尝了刘姑娘做的菜肴,觉得很好,赞不绝口。延平郡王会意,立即送刘姑娘入宫,进了尚食局。”

    蒖蒖恍然大悟:“这位刘姑娘就是刘司膳吧?”

    罗氏也有一惊:“你知道她?”

    蒖蒖忙摆手,掩饰道:“只是听老宫人提过一次,只知道曾有位司膳姓刘,别的一概不知。”

    罗氏颔首,又道:“她起初也只是从内人做起,但先帝让她拜他最信赖的尚食刘娘子为母,跟着刘娘子学艺。”

    那尚食刘娘子倒是宫里有名的人物,据说是汴京宫中旧人,厨艺出神入化,先帝一向倚重,她任尚食多年,但后来身染重疾,在今上即位前便已病故。

    蒖蒖忆及此处,对罗氏道:“那尚食刘娘子一生皆在宫中,一定没有亲生儿女,对这位养女必定很珍视,会将毕生厨艺倾囊相授。”

    “的确如此。”罗氏道,“刘姑娘的厨艺愈发精进,不久后先帝便让她常侍左右,为他尝膳。刘姑娘深知这任务意味着什么,她不仅细细分辨每一种食物的味道,还主动去品尝毒药的味道,例如砒霜、断肠草……”

    “啊……”蒖蒖不禁惊叹,“品尝这些一着不慎会送命的。”

    “可不是么,”罗氏叹道,“这姑娘死心眼,觉得要先知道毒物的味道以后才好分辨,所以一次次地尝,虽说都是一入口感觉到味道便吐出来,但难免有毒素遗留……好几回毒发,她奄奄一息,幸亏先帝召集最好的太医为她诊治,才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蒖蒖连声赞叹:“佩服佩服!如此尽职我望尘莫及。”

    罗氏表示认同:“天下人没几个能做到她这样。所以,先帝格外器重她,让她年纪轻轻地就做了司膳。这刘司膳和仙韶部的菊夫人,是当年虽不在嫔御之列,但圣眷之隆不亚于众娘子的两位宫人,堪称一时双璧。”

    蒖蒖遥想听香梨儿提起过的菊夫人风采,忍不住又问罗氏:“刘司膳生得美么?”

    “倒没有菊夫人美,不过也是俏丽的……她很爱笑,一笑起来眼睛弯弯地像月牙,十分甜美。”罗氏答道,忽然着意端详蒖蒖,又道,“你笑起来的样子跟她有两分相似,大概这也是大公子那晚将你误认为刘司膳的原因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