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2.王孙妾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刘司膳入宫后大公子还能经常见到她么?大公子对她像是熟识的。”蒖蒖忆及那晚殷认错人后对她流露出的依恋之情,遂如此问罗氏。

    罗氏道:“她入宫时大公子才两岁,按理说记忆不深,不过身为贵戚,大公子经常入宫与皇子们玩耍,也就经常能与刘司膳相遇。刘司膳很喜欢大公子,每次都会给他吃她做的各种点心,有时候大公子还跟随她去厨房看她做事,特别爱闻她衣裳上附着的糕点的香味。”

    蒖蒖瞬间明白了为何那一夜殷会忽然拉着她的衣袖闻,这大概也是他在恍惚中确认刘司膳身份的一种方式。

    罗氏笑着叹息:“大公子自小不怎么爱说话,但刘司膳性格活泼,特别会逗小孩,他们在一起就经常有说有笑,夫人那时常感叹大公子对刘司膳比对她还亲。”

    “感觉刘司膳是个人缘很好的人。”蒖蒖道,“忠诚侍主,友善待人,又很爱小孩,宫里的人应该都很喜欢她吧……但是她后来去哪里了?怎么如今宫中很少有人谈论她?”

    “这……呃,她后来跟人私奔,逃出宫去了。”罗氏踟蹰着简略地回答。

    蒖蒖大感惊讶:“先帝如此重视她,她还私奔,那她爱上的那人一定非比寻常吧?”

    “不说了不说了,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你们小姑娘家听了不好。”罗氏言罢起身,“大公子该午睡了,我看看他去。”

    走了数步,罗氏又回顾蒖蒖,有些迟疑地着重道:“对了,有件事我得提醒你:别在大公子面前提‘馄饨’二字,更不要做,这是郡王宅的一大禁忌。”

    这点其实蒖蒖自殷发病之后便意识到了,只是一直没人跟她解释原因,而如今罗氏也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说完便匆匆赶往殷居处,根本没给她发问的机会。

    蒖蒖服侍殷进食,万万没料到,在分辨食物细微滋味这点上,他竟然可以做她的老师。

    一日晚餐,厨房奉上的菜肴中有一道炙羊肉,蒖蒖尝过后,另取少许入银盘呈给殷,想起殷命人换吴盐抹橙之事,便盛了一点吴盐搁于他案上,供其调味所用。

    殷见状,和言吩咐她撤下吴盐,改用西夏青盐。

    蒖蒖有些诧异,旋即解释:“我以为公子更中意吴盐。”

    殷道:“吴盐色白味淡,适合与水果相配。而西夏青盐醇厚味甘,更能焕发肉味。”

    蒖蒖留意观察,见吴盐细白,颗粒极小,而青盐晶体较大,颜色泛青。她好奇地洒一点在羊肉上送入口中,青盐不会立即溶解,齿间碰触,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晶体的脆度。当盐粒于口舌中脆裂,随之弥散的咸味与原本于油脂下若隐若现的肉香瞬间相融,浓郁而近乎妖娆的滋味开始在舌尖舞动,诱惑着你迫不及待想展开下一回的尝试。

    自小家中常用吴盐,虽然秋娘也用解池盐、川陕盐等其他产地的盐,但蒖蒖几乎不曾留意各地盐的不同用法,也没有意识到其中味道可能存在的细微差别。

    晚间殷命侍女取出一组琉璃瓶子,里面分别盛着颜色与粗细各异的盐晶。

    “盐以来源分,有海盐、池盐、井盐、崖盐或岩盐之别;以形状分,有珍珠、琉璃、珊瑚、水晶、雪花、钟乳、宝塔之类,以色泽分,有赤、紫、青、黑、白几种;以产地分,那就更多了……”殷微笑着向蒖蒖建议,“不如我们来做一个游戏:我们同时蒙上眼睛,然后品尝侍女选取的盐,看谁能正确地说出品类。”

    蒖蒖忙不迭地摆手:“我没仔细分辨过,可不敢跟你比。”

    殷也不勉强,好脾气地说:“那你蒙上我的眼睛,看看我辨得对不对。”

    蒖蒖依言而行,用丝巾蒙住殷眼睛,然后用银匙自一个琉璃瓶中取出少许色泽红莹的盐粒,递与殷品尝。

    殷很快有了结论:“不甚咸,颗粒较粗,细品之下隐约有金戈之味,这是西安州的池盐。”顿了顿,又补充,“是红色的吧?”

    蒖蒖称是,另取一些洁白晶莹,晶体呈塔尖状的盐粒给他再品。须臾,殷点评道:“这是海盐,口感清澈柔和,还带有一点花香,这是大食商人带来的一种拂菻国的盐。”

    适才取出盐瓶的侍女已露出赞叹的微笑。

    蒖蒖自取一些细品,虽微觉咸度有异,但什么金戈之味与花香是品不出来的。遂对殷敏锐的味觉深表佩服,殷摘下蒙眼的丝巾,含笑道:“我很少出门,每日都很闲,所以有空反复做这些很无趣的事……你以后多尝尝,也就能品出其中差异了。”

    然后他建议蒖蒖蒙上丝巾:“当你眼睛看不见时,舌头会更敏感,更容易品出食物的微小差异。”

    蒖蒖试了试,果然觉得再尝盐粒,能辨出更丰富的滋味了。

    “这个法子很妙,”蒖蒖笑道,“大公子怎么想到的?”

    殷笑容渐渐隐去,少顷,垂目黯然道:“是刘姑姑教我的。”

    他似乎不愿多提刘姑姑,没有就此继续与蒖蒖谈下去。不过这个蒙眼辨味的游戏他以后与蒖蒖经常玩,除了盐,还会分辨各种酱、醢、糖、茶,若是谁猜错了就会被赢的那方施加一些小小的惩罚,两人常常玩得不亦乐乎。

    某日陈国夫人来看殷,刚进到院中就听殷房中笑语不断。她不待侍女通禀便疾步入内,正好见殷笑吟吟地转头过来,他皎皎如月的脸上赫然多了两道以墨画出的唇髭,而蒖蒖在他对面扬着一支笔笑道:“这一笔没画好,重来!”

    陈国夫人脸一沉:“这成何体统!”

    殷与蒖蒖忙收敛笑容,过来施礼。

    殷向陈国夫人长揖,不忘为蒖蒖开脱:“是我要与吴内人玩猜茶的游戏。我茶饮得少,输给了她,这惩罚也是我想出来的,愿赌服输,不是她的错。”

    陈国夫人上下打量蒖蒖,也未多说什么。须臾,拉起儿子的手,爱怜地为他拭去额上一层薄汗,柔声道:“你觉得有趣就行。只是稍后这墨迹要及时洗去,别在脸上留下痕迹。”

    罗氏担心陈国夫人因此不快,随后又去向陈国夫人解释,说虽然此类游戏不顾尊卑,有些失当,但大公子近日来心情愉快,面色也比以前好看了。

    陈国夫人若有所思,然后对罗氏道:“这吴蒖蒖虽然不甚识礼数,但大哥与她倒颇投缘。我看她模样也还不错,不如便让大哥收在房中吧。”

    罗氏笑道:“夫人考虑周全。难得有个丫头大公子能看上眼的,早日收房,也好尽快为大公子开枝散叶,让夫人抱上孙子。”

    陈国夫人略一笑。想到殷婚事高不成低不就,拖至今日仍遥遥无期,不免又紧锁眉头,暗暗叹了叹气。

    罗氏获陈国夫人授意,向蒖蒖和殷传达此意,蒖蒖吓了一跳,立即婉拒。罗氏劝她道:“贵戚中若论与天家之亲疏,地位之尊贵,谁能与郡王相提并论?你能嫁入郡王宅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何况大公子论人品、模样,也是一等一的人才,不会委屈了姑娘。”

    蒖蒖称自己出身低微,配不上大公子。罗氏又道:“说实话,以姑娘的出身,是不能做大公子的正室,但你好歹是从宫里出来的内人,做公子的妾是绰绰有余的。因大公子尚未成婚,目前暂不宜给姑娘多高的名分,但陈国夫人说了,一待公子娶妻,便会禀明官家,届时请他赐你个县君郡君的封号,也不是什么难事。”

    蒖蒖无奈,只得借口说当初出宫时孙司膳说是让她出来历练历练,说不定什么时候慈福宫缺人了,仍会召她回去。罗氏便冷笑了:“姑娘竟把这话当真呢。这宫里赐给臣僚的内人,没听说有召回去的。既赐了,本意原也是给臣下做妾侍,哪有再把这些姬妾召回宫中之理。”

    蒖蒖一愣,心想一出宫在宫中人看来难保清白,的确难以回去了,这恐怕就是程渊当初让自己入郡王宅的本意。心中越发难受,不再分辩,但任罗氏如何劝说只是默不作声,始终不松口应允。

    待罗氏走后,殷让其余人退下,和言问蒖蒖:“你不愿意,是厌恶我么?”

    蒖蒖摆首,黯然道:“大公子很好,只是我有我的难处,此时不能嫁人。”

    殷问有何难处,蒖蒖迟疑道:“我还要找我妈妈。”

    她简单地跟殷说了一些母亲失踪之事,殷道:“你妈妈的名字,我也没听说过,不过我可以帮你打听。”然后想了想,又微笑道,“但这并不妨碍你嫁人呀。你嫁给我,我请我爹爹妈妈帮你一起找,那不是更容易么?”

    蒖蒖语塞,良久后一声叹息,告诉殷:“有人曾经和我说,如果我能出宫,希望我中秋时去找他,与他一起赏月。”

    殷一怔:“你答应他了?”

    蒖蒖道:“没有立即答应,但是我心里……我心里是……”

    殷静静凝视着她,不知想起了什么,呼吸渐趋急促,眼神也开始涣散。

    蒖蒖觉出异状,唤了一声“大公子”,殷不应,飘忽的目光在蒖蒖脸上游移,她却不敢确定他是在看她。

    “为什么,你们都要出宫,都要离开我?”殷喃喃道。

    蒖蒖很怕他再次发病,试探着去拉他的手,想给他一些安慰。

    殷猛地甩开她伸来的手,忽然站起,胸口起伏,血气上涌,盯着蒖蒖的眼中有怒火,却也泛着一层泪光:“为什么要出去?你不知道外面很危险吗?有很多人要害你,害你……”

    他颤抖着,喘着气,目中滑下一滴泪。

    蒖蒖取出自己手巾,靠近他,想为他拭擦。但那棉质手巾刚触到他的脸,他立即惊叫一声,大力推开她,眼睛旋即又看向那方手巾,瞳孔不自觉地收缩着,满含惊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