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3.适安园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殷不自觉地战栗着,紧紧咬着下唇,双目失神,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蓃蓃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又不敢高声唤旁人来,唯恐惊动了他。默默地僵立半晌,见殷兀自不动,但鬓间有冷汗渗出,遂提起茶几上的汤瓶倒了杯温水,用手巾托着杯底尝试递给他,欲缓和此间气氛,不料一声温和的“大公子”才出口那杯水便被他挥手击飞,他旋即捉住她右手腕,把她拉至自己面前,充血的眼眸绽出锐利的光,直刺向她:“你,又想害什么人?”

    此刻他这嗓音嘶哑低沉,与之前判若两人,掐住她的手也逐渐加大力度,蓃蓃的腕骨几乎快要被他捏碎。

    他整个人的状态陡然转变,适才带着几分怯懦的受惊神情消失无踪,现下看蓃蓃的眼神异常冷酷,其中跳跃着喷薄欲出的怒火,似将她视为一个即将撕碎的猎物。

    而他也确实开始行动,在蓃蓃开口准备呼喊之前便双手上扬,掐住了她的脖颈。

    他不断着力,在失魂落魄的迷乱中试图掐断蓃蓃的生气,蓃蓃拼命挣扎,想拉开他锁于自己喉间的手,但那双手如钢铁一般紧箍着她,她费尽全力仍纹丝不动。

    蓃蓃委顿于地,将要失去意识前无力垂下的手忽然碰触到刚才被殷击落的杯盏,灵机一现,她奋力伸足,踢倒了不远处那方小小的茶几,上面的银质汤瓶和茶盏纷纷跌落,咣咣当当地在地上撞击出巨大的响声。

    很快地,外间的婢女和罗氏听到动静,先后奔来。

    罗氏见状大骇,立即上前,抬手批了殷面颊一下,喝道:“小祖宗,可快醒了吧!”

    殷愣怔,渐渐松开了掐着蓃蓃脖子的手。

    婢女们忙七手八脚地将蓃蓃从殷身边拉开。

    蓃蓃被掐得颈中全是淤痕,咽喉肿痛,难以发声,人也昏昏沉沉地,卧床两天。第三日罗氏来看她,见蓃蓃惨状颇感怜惜,着意安抚,对蓃蓃道:“这次的事,还望姑娘谅解,别记恨大公子。他是病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蓃蓃默然,须臾,勉力用暗哑的声音问罗氏:“所以,宫中传说大公子曾杀死过侍婢,是真的吧?”

    罗氏未作答,只是一声长叹。

    蓃蓃眼圈一红,想侧首朝内不让罗氏看到自己表情,然而脖子一动又是一阵钻心的痛,心里更觉得委屈,忍不住落下泪来。

    罗氏解释:“那一次,是那位东宫来的内人不知忌讳,给大公子做了馄饨,大公子抬手打翻,洒了些汤在身上,那内人掏出手巾去给他擦,又勾起了他的心病,所以狂性大发……”

    “为什么,馄饨和手巾会……”蓃蓃追问。

    罗氏四顾,见左右无人,才压低声音告诉蓃蓃:“当年刘司膳与人私奔,后来被太师手下的人抓回来过,押回太师宅。那天陈国夫人正好带着大公子回娘家,大公子看见了刘司膳,就跑过去抱着她,心里明白那些押着刘司膳的人会对她不利,便怎么也不肯松手,哭着坚持要她回自己的屋,谁企图拉走刘司膳他就像只小兽一样对他们拳打脚踢加撕咬。那些人只能给大公子和陈国夫人面子,让他带走了刘司膳。大公子和刘司膳说了半宿的话,一直留她在身边,想保护她。但到了深夜,大公子又困又饿,打着盹儿迷迷糊糊地说想吃馄饨,刘司膳就去给他做,这一去,便没回来……”

    蓃蓃顿悟:“所以,大公子觉得是他的错,从此就害怕见到馄饨。”

    “唉,还不仅于此……造孽呀……”罗氏重重叹息,“大公子睡了一会儿醒来,不见刘司膳,就悄悄跑去厨房找她,结果看见……”

    她摇头,蹙眉嗟叹不已,暂未说下去。

    蓃蓃有几分明白了:“他看见了刘司膳遇害?”

    罗氏颔首,少顷补充道:“是被绑在厨房的长凳上,有人用浸湿的棉手巾一张张地贴在她脸上……”

    蓃蓃不寒而栗,深锁眉头闭上眼睛,双手暗暗抓紧被褥,似乎感受到了刘司膳当初的痛苦和绝望。

    罗氏再对蓃蓃道:“当时大公子才六岁,看见这种事,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大哭大闹发了几天热之后,他就落下了这癔症的病,受点刺激便发狂,发病时是认不清人的,并非故意伤害姑娘,待清醒了,若知道曾对姑娘这样,还不知会怎样伤心自责呢。”

    蓃蓃叹道:“我明白的,不会怨大公子。”

    “我知道姑娘通情达理,不会往心里去。”罗氏握住蓃蓃的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又嘱咐道,“不过这些事,姑娘自己知道即可,千万别跟大公子或其他人提起,否则,恐生事端。”

    这一晚蓃蓃睡到半夜醒来,就着房中未灭的烛光,赫然发现有一人坐在她床前。

    蓃蓃大惊,倏地坐起,而那人见她醒来,瞬间绽开了孩童般纯净的笑颜:“姑姑,你醒了?”

    烛光中殷的面容温柔秀美,目光脉脉看着她,完全没有一丝暴戾的痕迹。

    他取出一个油纸包裹的点心,小心翼翼地展开,献宝一般递至蓃蓃的面前:“姑姑,你饿不饿,我这儿还有个酥儿印,你尝尝?”

    他的眼睛看起来仍有些迷茫,像蕴着一层薄雾,然而他向蓃蓃呈出煦暖的微笑,等待着她的回应,那孩子气的神情近乎讨好。

    蓃蓃想起他与刘司膳的前情,莫名地悲从心起,两滴泪霎时夺眶而出。

    殷一愣,垂手放下点心,问蓃蓃:“姑姑,你怎么哭了?”

    留意到蓃蓃脖子上的淤痕,他颇显焦虑,关切地问:“姑姑怎么受伤了?谁打的你?”

    见蓃蓃不答,他决然站起,说:“我去找他们。”

    也不知要找谁,他转身欲走,蓃蓃一把拉住他,温言道:“没事没事,没人打姑姑,姑姑只是不小心,把画眉的青黛弄到脖子上了。”

    他重又坐下,呆呆地看蓃蓃脖子良久,然后伸手谨慎地微微触了触一块伤痕,问:“痛不痛?”

    蓃蓃摇头,像拥抱一个孩子那样轻轻拥住了他。

    留在宫里的那三十名新来的尚食局内人这期间也有了去处。皇帝没召见她们,仅仅看了看名字,便随便选了四名交给裴尚食管教,日后负责御膳事宜,其余的命尚食局自行分给诸皇子及娘子使唤。

    裴尚食见云莺歌厨艺精湛,平日行事也谨小慎微,便将她派往东宫,而听说凤仙药膳做得好,就有意让她去服侍体虚乏力的郦贵妃。在向凤仙宣布这个决定时,裴尚食感觉到了凤仙有明显的沉默,并不似其他内人那般立即谢恩,欣然领命。

    “你不愿意去么?”裴尚食直接问凤仙。

    凤仙忙欠身行礼:“服侍任何贵人都是我们莫大的福分,凤仙自然愿意前往。谢尚食恩典。”

    拜谢毕,她又垂首,轻声补充道:“这点秦司膳去浦江选内人的时候,就跟我们说过,凤仙一直谨记秦司膳教诲。”

    听她刻意提秦司膳,裴尚食侧首看看立于一旁的秦司膳,蹙了蹙眉。

    待内人们退下后,秦司膳立即上前,欠身对裴尚食道:“凌凤仙的去向,还望尚食多斟酌。她与二大王,似乎有些渊源……”

    翌日凤仙接到新的任命,她将要服侍的主人变成了赵皑。

    柳婕妤阁中也分到了两名尚食局内人。她收下这二人,然后立即从自己小厨房原来的内人中挑了两名,让她们去服侍程渊。

    程渊不敢接受,亲自前来拜见柳婕妤,婉言谢绝。柳婕妤笑道:“官家给我阁中添了两名内人,这是天家恩泽,我自然欢喜,只是我厨房狭小,原也不须许多人。近日听说先生在西湖小新堤曲院旁新买了处园子,想必奴婢未足,便从旧人中挑了两名精于饮食之道的,想请先生接纳。先生不妨收下她们,为新园子添点人气,顺便,也帮我疏解一下人手。”

    程渊道:“娘子美意,臣自然心领。但娘子阁中人亦是天家内人,岂可赏给宦者私用。此事万万使不得。”

    柳婕妤道:“那两名不是内人,是我带入宫的厨娘,不在宫籍中,先生大可放心。”

    程渊坚辞不受。柳婕妤无奈,只得改口:“看来她们无福,只得继续在我这小厨房里待下去了。不过先生置产之喜,是必须庆贺的。扬州后土祠有一株天下闻名的琼花,国朝开国后,曾移栽到东京,但琼花水土不服,逾年而枯,便又移回了扬州。日前我偶然向官家提起此事,官家误以为我想看琼花,便悄悄下令,让人把花移到我园圃之中。怎奈无论我如何呵护,这花长势也仍旧不好,眼见着快枯萎了。我想,琼花是有情之物,若遇到爱花之人,想必便能活过来。听说程先生一向爱惜花木,自己园中草木蓊郁,遍植名花异卉,不如便把这株琼花也接了去。有先生悉心养护,此花必能枯木逢春,焕发生机。”

    这一回程渊没有坚决拒绝,稍作推辞后,他谢过柳婕妤,接纳了这株琼花。

    出宫之后,他没有立即回慈福宫,而是命令驾车的小黄门,驰往小新堤曲院方向,在他新园子“适安园”外停下,然后他独自步入园中。

    这园子占地不算宽广,但设计精巧,山石秀润奇峭,移步换景,其中又有朱栏玉涧,翠堤画桥,蓉柳夹岸数百株,影落水中,如铺锦绣。

    程渊沿着池中小桥,走向彼岸,对面是太湖石叠成的小山,山巅有一座粉墙黛瓦的小楼,朝着黄昏之前青天上那一痕云朵色的月亮挑出了一角飞檐。

    想是楼中光线已暗,有人在内点亮了蜡烛,窗纱上影影绰绰地映出了一位女子的身形。

    程渊注视着那熟悉的影子,心中和暖,嘴角不自知地露出温柔笑意。

    他加快步伐,拾级而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