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4.菊姬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来到楼阁门前,程渊重整衣冠,展臂左右看看,确定周身一丝不紊,方才轻轻叩了叩门。

    阁中有片刻静默。程渊立于门外朝内欠身,不疾不徐道:“多日不见,夫人安否?”

    里面终于有了回应:“进来。”

    程渊隐隐含笑,从随身携带的丝囊中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上悬着的锁。

    一位身段曼妙的女子无言独坐窗边,凝望天边白色的月牙,待他走近,才微微朝他侧首,无暇的容光皎洁如月,令他顿感日间身染的俗世红尘瞬间隐去,心境由此澄净空明,一缕柔情不自觉地蔓延到了眼里。

    他再次向她问安,彬彬有礼地称她“菊夫人”,她淡淡转回头去,望向远方道:“我是吴秋娘。”

    程渊一笑,也不就此多说什么,一瞥案上依然满盛着食物的器皿,问秋娘道:“这些膳食,尚不能惬夫人意?”

    秋娘没有作答。程渊又和言道:“园中的厨娘,手艺是极佳的,夫人想吃什么,让人告诉她,她会按时做好。”

    秋娘不由冷笑,“我能告诉谁?这园子里的奴婢,非聋即哑,且目不识丁,平日我欲取一非常用之物,都得比划半晌,要请他们传递心意,难于上青天。”她回身与程渊对视,冷淡笑容多了点嘲讽意味,“程先生倒是大可放心。”

    程渊的微笑依然十分温雅,谦恭的姿态无可指摘:“夫人需要什么,此刻告诉我,也是一样的。”

    “那么,”秋娘提出了一个要求,“别锁阁门,让我每日在园子里走走,一日三餐,也让我自己做。”

    程渊温言道:“若我不在此地,夫人下楼游园,园中奴隶粗鄙,未免伺候不周,易生事端。不如待异日气淑风和,我亲自请夫人下楼,陪夫人赏花。再则,夫人千金之躯,本应居于琼楼玉宇,如今居此小园,已然委屈了夫人,我又怎敢以庖厨之事烦扰夫人,令夫人这本应调笙拨弦的玉指去沾染阳春之水。”

    程渊再问她饮食所需,秋娘并不回答。程渊走到窗边,放眼一观园景,又欠身问秋娘:“夫人向来爱名花异卉,如今园中这些,可有一二曾入夫人目否?”

    秋娘仍不应声,索性闭上了眼。

    “近日,我新得一株名花,是夫人多年前向先帝提起过的琼花。”他稍作停顿,见秋娘没有睁目的意思,又继续道,“琼花离开扬州,极难成活。好在这些年我得暇便钻研园艺,略有所成,想必这回能种好这株琼花。”他一指园中池畔某处,请秋娘看,“园圃我已定好,就在那里。”

    秋娘未如他所愿启目,只有唇际那一点不带暖意的弧度在显示着她的不屑。

    程渊无奈,低叹一声,似自嘲般吟道:“憎我也无妨,就连屋前花橘,亦不来观赏?”

    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却引得秋娘双睫微颤,她睁开了眼,看向程渊的目光蕴含着迷惘与一丝难言的痛楚。少顷,她举目投向楼外池心,任那一泊被晚风吹皱的秋水,将她旋入一场旧梦。

    她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自晓事以来就生活在仙韶院里,被多名乐伎舞伎收养过。因为生在遍开菊花的秋天,有人给她取了个“菊安”的小名。养母换得太勤,她不清楚该跟谁姓,也拒绝跟其中哪位姓,于是所有人都只唤她名而不加姓。

    她遇到的善良养母不多,大多把她当婢女使唤,一言不合就打骂,偶尔教教歌舞音律,才渐渐发现她在这方面有惊人的天赋。

    意识到自己这个优点,她愈发主动地苦练歌舞,一壁躲闪着养母们的棍棒,一壁明里暗里揣摩仙韶部最美舞伎的舞姿,经常待养母睡着后溜出房门,在寂静的月光中一遍遍地独舞。

    终于有一天,当养母又朝她扬起棍棒时,她举手将那木棒压下,对养母横眉道:“听说尹部头病了,明日不能在官家面前跳梁州舞,仙韶使正着急呢。如今整个仙韶院除了尹部头还会跳梁州舞的只有我,你若打伤了我,只怕仙韶使和官家那边不好交待。”

    养母一愣,举棒的手顿时软了下来。

    翌日她作为尹部头的接替者,被仙韶使在孤注一掷的心情下送入了天子殿中。她在满座宾客灼灼注视下起舞,仙乐缭绕,飞花盈袖,舞至酣处,她感觉自己衣袂飘飖,肢体皆轻,那一瞬似乎即将幻化成壁画上的神女,随风而去。

    “来,来,将她挽住。”她听见御座上的官家轻笑道。

    有男舞者上前挽住她飞旋的披帛,她渐渐停止了舞步。

    官家和颜悦色地问她名字,她说自己名为“菊安”,“姓什么?”他又问。

    她静静地抬起眼帘迎上他目光:“无姓,就叫菊安。”

    他一怔,旋即寻回那一缕浅笑,吩咐左右:“赐菊姬金缕衣一袭,东珠一斛,螺子黛六颗。”

    那一年,她才十五岁。

    那一舞成名之后官家即常召她至御前歌舞,吟诗赏月,亦常命她陪侍,她说想读书习字,他甚至亲自指点。在外人看来,她所获恩遇不亚于官家最宠爱的贵妃娘子,然而官家从未召幸或临幸她,她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清清白白地陪着他,跳着舞,直到升为了仙韶院之首,著名的菊部头,她被人尊称为“菊夫人”,也仍未被他纳入嫔御之列。

    即便如此,她仍然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来自皇后的敌意,行为受到各种约束,未经宣召,不许她接近福宁殿,求见官家。

    不去就不去,反正他会来找我的。菊安仰面迎着初春煦暖的阳光,慵懒地垂下被镀上一层融融金色的睫毛。

    也许是顾及皇后颜面,官家许久未来找她。她等呀等,渐生怨气,当官家终于遣程渊来宣召时,她说自己体乏无力,容色欠佳,不堪在御前伺候,拒不领命。

    如此三番,菊安始终不肯应官家宣召,程渊十分担心她激怒官家,挖空心思寻委婉托辞代她解释,而官家倒不以为意,对程渊说:“菊姬自与他人不同,哪怕冷面朝天,亦惹人怜,又何必要她日日随众呈欢颜。”

    言罢,他举目向帘外,但觉庭中花开如锦,景象暄妍,遂一笑,命程渊取来笔墨,在一方碧云春树笺上写下寥寥几字,细细叠好,并附上一枝樱花,命程渊送与菊姬。

    菊安展开花笺,默默在心里念出上面的字:“憎我也无妨,就连屋前花橘,亦不来观赏?”

    她目光自花笺上反复抚过,温柔地摩挲,一时间幽思恍惚,心下暖洋洋地,失去了抵挡的力量。当程渊再次请她前往福宁殿时,她不再拒绝。

    福宁殿中,官家含笑召她近身,屏退内侍,与她独坐于檐下赏花,告诉她此间典故:“日前我召见日本来的使臣,论及两国诗歌,他呈上数卷诗集,说是他们国中经典。我展开一阅,顿觉其中一句清丽可喜,今日又应了此情此景,便写在花笺上,与你同赏。”一言至此,他又站起身来,道,“那几卷诗还在我殿中,我去取来给你看看。”

    他刚一转身,菊安即随之而起,自后搂住了他的腰,将一侧脸颊依靠在他背上,微弱的声音近乎呜咽:“留下我,在你身边。”

    她感觉到他身体倏忽一僵,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将她双手自腰间松开,转而牵住她右手,柔声道:“你的瘦金书练得如何了?来,写给我看看。”

    他带她至书案前,用翰墨法帖消解了此前的风花雪月。

    ————————————

    注:“憎我也无妨”一句,出自《万叶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