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5.弹棋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此后官家依然经常宣召菊安,他们或舞文弄墨,或浅酌低唱,又或只是并肩坐于檐下,静静看花开花谢,并不说话,安恬地听时光随风声悄然滑过。她总是设法让自己与他的相处尽可能地延长,然而他严守自己原则,一俟黄昏即命人送她归去,从不让她留宿。

    这样的日子相较她遇见她之前的生涯已经足够美好,但她仍患得患失,隐隐觉得不安。于她而言,他是自己十五年晦暗生活后获得的第一束光亮,她且惊且喜地沐浴在他温柔的照拂下,然而伸出手却把握不到他。离开他时,她的心境也随渐浓的暝色重新沦入无边的黑暗,她期待与他的重逢,就像期待破晓的阳光。

    他有不少宠妃,例如大刘贵妃,小李婕妤,皆可日夜常伴身侧。她自忖品貌才艺均不输二人,而于良宵添香者,为何不能多一个她?

    一日她又被召入福宁殿,她挥毫作瘦金书,官家立于她身侧,不时评点。须臾皇后入内,见她笔下字迹,怔了一怔,但很快回神,向官家敛衽为礼。

    官家与皇后寒暄两句,遂让她坐下旁观,自己依旧指点菊安练字。

    皇后默然看了半晌,然后含笑道:“妾就说呢,菊部头一向勤学,尤其喜爱精研翰墨,官家爱才,也乐意指点。这原是可传为佳话的美事,偏偏宫中有一些好事闲人,就此嚼舌头根子,说菊部头常来福宁殿,是想以色惑主,跻身嫔御之列。下回若妾再听到此等谣言,必会严惩造谣者,还菊部头清白。”

    官家听了道:“也不必大动干戈。无关紧要的谣言,便当风吹过耳,听听也就罢了。”

    而菊安停下运笔的手,目光掠向兀自微笑的皇后,淡淡道:“如果不是谣言呢?”

    皇后笑意凝结,好一会儿说不出话,随后起身告辞,推说自己与贵妃有游园之约,匆匆离开了福宁殿。

    待皇后身影消失,官家对菊安叹道:“何必呢,她是后宫之主,你得罪了她,将来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菊安道:“我不在乎……你会保护我。”

    官家笑笑,搂了搂她的肩。

    菊安顺势环住他的腰,仰首殷殷地凝视他,提出困扰自己许久的疑问:“为何不让我做你的娘子?”

    官家握住她双手,将她推开至一臂的距离,然后对她微笑,柔声说出一句话:“我待你,如妹妹。”

    “菊夫人……”忽然听见有人唤她,秋娘醒过神来,这才感到面颊冰凉,抬手一触,发现那是不知什么时候留下的泪痕。

    她拭了泪,侧首看唤她的程渊,又恢复了此前冷淡的神情。

    她压抑着情绪,尽量以平和的语气对程渊说:“程先生多年来对我的关照,我自铭记于心。而今先帝宾天多年,我于太后而言,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俳优,先生若不提,只怕她也不会想起,先生何苦将我拘于此地,浪费这许多锦衣玉食。若先生开恩,容我回乡,我必一世感念先生恩德,有生之年每日为先生祝祷祈福。”

    “你只有在我这里才安全。”程渊衔着安抚的微笑,轻声道,“夫人自己也知,你在太后眼中与他人不同。先帝崩后,太后立即派人送诸嫔御出宫,命她们出家了此残生,唯独对你与刘司膳无法释怀,说你们既是先帝最珍视的宫人,想必先帝也不忍心抛下你们,让你们独留于这红尘俗世,所以下令追捕你们……这个命令,至今仍有效。夫人这些年卸尽铅华,荆钗布裙隐居于乡间,虽可避一时,但那吴蓃蓃年齿渐长,行事又张狂,泄露夫人行踪是迟早的事。所以我斗胆请夫人避于此处,夫人请安心长居,衣食用度,绝不会逊于先帝在世时,而我也会竭尽所能,确保夫人一世平安。”

    “蓃蓃……”听他提及女儿名字,秋娘眼中又蒙上一层雾气,沉吟须臾,她转身朝程渊一福,道:“先生将我带至京城,而不把我交予太后,想必对我有两分顾惜之情,我很是感激。还望先生垂怜,允我归家,我自会带着女儿离开浦江,再寻个人烟稀少处隐姓埋名地生活。”

    程渊略靠近她两步,用低得近似耳语的声音告诉她:“晚了。吴蓃蓃为寻找你已经来到临安,入尚食局做了内人……”

    秋娘闻言睁目与他对视,呼吸渐趋急促。

    “更不巧的是……”程渊看秋娘的目光似含怜悯,唇角却勾出了冷淡笑意,“如今,她应该已经知道了刘司膳的存在。”

    秋娘含怒看他,胸口起伏,一只颤抖的手在身边案上摸索,摸到一只青瓷香炉,旋即抓起,朝程渊扑面掷去。

    程渊侧身一避,香炉击在他右肩上,然后坠落于地,发出刺耳的碎裂声,随之泼出的香灰洒了程渊半身。

    程渊不愠不怒,掸掸身上香灰,退至门边,不失礼地长揖作别,方才转身离去。

    在蓃蓃等人精心照料下,殷逐渐恢复常态,只是对蓃蓃更显依恋,要她终日守在他身边。陈国夫人见状又重提纳妾之事,劝说蓃蓃数次,蓃蓃仍旧未答应。陈国夫人无奈,悻悻离去,却不忘叮嘱殷乳母及左右奴婢,务必盯紧蓃蓃,不能让她出郡王宅半步。

    蓃蓃不久后听到风声,陈国夫人已暗中让人筹备纳妾事宜,向郡王表示,大不了禀明太后,请太后亲自许可殷纳蓃蓃为妾,如此,蓃蓃也无法拒绝。

    蓃蓃见势在必行,不免忧心如焚,考虑过逃出郡王宅,然而如今四处看守甚严,她终究不得脱身。

    一日,忽闻侍者传报,二大王亲临郡王宅探望大公子。殷带着蓃蓃至正门迎接,果然见赵皑下马进来,身后有几名内人尾随入内,另有几名内侍抬着一个硕大的木箱,目测应是要送给殷的礼物。

    赵皑看见殷身后的蓃蓃,笑意浮上眸心,然而先与殷两厢见礼,二人寒暄着并肩而行,暂未对蓃蓃说什么。

    蓃蓃尾随他们朝内走去,忽有一名赵皑带来的内人疾步跟上,靠近蓃蓃,轻声唤了唤她。

    蓃蓃侧首看去,惊喜地发现那内人竟是凤仙。

    来到堂中,赵皑命人自木箱中取出礼物,却是一个玉料琢成的弹棋盘。

    寻常弹棋盘四四方方,中间丰腹高隆,四周平如砒碉,而这一个为长方形,中间玉石雕成山川河谷,颇有沟壑,棋子圆形木质,黑白二色,棋盘四角有凹槽,下棋双方以葛巾击拂之下,棋子可沿着沟壑滚入凹槽。

    殷赞这棋盘极其精巧,山峦峰谷气象不凡。赵皑笑道:“国朝人多不喜弹棋,觉得简单无趣。我便让人改了改棋盘形制,如今这模样较为美观,而且玩着也比寻常的难。你居家时多,或可以此消遣。”

    殷谢过赵皑,两人旋即兴致勃勃地布好棋子,各执葛巾,轮流击拂己方棋子去撞击对方的,以求对方棋子滚入凹槽。

    玩了片刻,赵皑停下,对殷道:“就这样下棋有些无趣,不若设一点彩头。”

    殷答应。赵皑当即命随从取出珠宝若干,置于堂中。殷见状一指堂中摆的珊瑚金瓶香山子,道:“若我输了,这堂中什物,大王看中哪个自取便是。”

    二人继续对战。殷技艺显然不及赵皑纯熟,很快输了一局。赵皑一指堂中殷红珊瑚,说:“取这个可否?”

    殷眼皮都未抬一下,让人速速取珊瑚盛于锦盒中交给赵皑内侍,然后催促赵皑再开第二局。

    第二局殷仍落败,又看都没看地任赵皑挑走一块香山子。

    第三局殷重振旗鼓,与赵皑对战甚酣,坚持到最后一刻,唯一剩下的那枚棋子孤立于山巅,赵皑微微一笑,对着己方一枚黑子闪电般一拂葛巾,棋子应声弹出,飞向山巅与殷棋子相撞,后者应声落下,沿着河谷坠入凹槽。

    “抱歉,这一局,还是我胜。”赵皑含笑对殷道。

    殷示意他再取彩头,赵皑徐徐漫视堂中人物,最后目光锁定在蓃蓃身上。

    “给我这名侍女。”他提出这个要求,隐含命令的意味。

    这次殷抬起头,认真地看了看蓃蓃与赵皑,很快否决:“不行。”

    赵皑笑道:“我是二大王,你不应该遵我之命么?”

    殷镇静地回答:“我是二大王表叔,大王必不会夺尊长所爱。”

    赵皑扬声一笑,不好继续就此坚持,也不再提彩头,只邀殷再玩一局。

    少顷,蓃蓃见二人玩得无暇他顾,遂轻轻拉拉凤仙衣袖,示意她随自己出去。

    蓃蓃带带凤仙至自己房间,二人方才相拥,又哭又笑地表达重逢之喜。言及彼此近况,凤仙简单地说了说自己被指派服侍二大王之事,然后追问蓃蓃如今情形,蓃蓃便将入郡王宅后发生之事说了大半,包括殷的病症及陈国夫人所提纳妾之事,只隐去刘司膳一节不说。倒非有意隐瞒,而是觉得此事残酷又复杂,不欲此时提起。

    凤仙听后问蓃蓃:“那你真要留在这里嫁给那个癔症病人?”

    蓃蓃摇头:“殷大公子是好人,但我对他无男女之情,寻找母亲心愿未了,也不会嫁人。”

    凤仙道:“二大王对此事亦有耳闻,所以今日带我来看看。如今看来。殷对你颇有执念,恐怕不会轻易放手,我们只能设法让你脱身。”

    蓃蓃叹道:“陈国夫人让人监视我行踪,要逃出去并不容易。何况殷大公子对我很好,不辞而别也不妥。”

    凤仙蹙眉道:“事关重大,不能因一时心软让你半生葬送于此。”

    她于房中缓缓踱步。思量半晌,再问蓃蓃:“适才你说殷不能见馄饨,否则会发狂?”

    蓃蓃称是。

    凤仙又问:“这事宫中人知道么?”

    蓃蓃道:“听殷乳母说,这是郡王宅严守的秘密,不曾泄露于外人。”

    “那就好……”凤仙沉吟,然后似做了个决定,对蓃蓃道,“五日后是太子生日,东宫必会邀请殷出席生日宴集。你务必劝殷赴宴,并带你去。席间你时刻留意殷举动,别让他伤到你。其余的,我来想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