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7.东宫宴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然而殷置若罔闻,呼吸声越发短促,身体不自禁地颤动着,犹如正经历一场寒战。

    蒖蒖再次唤他,他茫然顾蒖蒖,目光却涣散,又是失魂落魄的样子。沉重地喘气须臾,他忽然痛苦地抱头,张嘴,眼见着就要发出一声惊呼,蒖蒖顾不得多想,立即冲到他身后,伸出双臂,一手揽住他脖子,一手捂住他的口,阻止他发出激烈的叫声。

    殷挣扎,蒖蒖拼尽全力,尽量将其桎梏于自己臂中。殷抬手握住蒖蒖手腕,想摆脱她的束缚,蒖蒖抵挡之间,袖子拂过殷的脸,一缕殷熟悉的气息随即钻入他鼻端,温暖而甘甜,是类似烘烤点心在衣物上留下的味道。

    殷怔怔地停下所有动作,沉默片刻,然后轻轻攀上蒖蒖的手,朝她袖子低首,去追寻那缕记忆中的香气。

    蒖蒖一愣,觉察到他此刻的柔和,却不知是否该松手。而殷两滴温热的泪已滴落在她衣袖上,“姑姑……”他闭目轻声唤,像个孩子般呜咽着。

    他显然又在神思恍惚中把蒖蒖认成了刘司膳。蒖蒖意识到这点,适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情绪散去,这一声“姑姑”唤得她心底柔软。她缓步绕到他面前,以袖一点点轻拭殷的满面泪痕,在殷捉住她手,再次唤她“姑姑”时,她对殷露出了温和笑意:“嗯,我回来了,伽蓝儿。”

    殷欢喜中浮出一层迷惘神色:“你去哪里了,姑姑?”

    “我给你做点心去了。”蒖蒖把适才让他蒙眼猜的点心一件件摆回他面前,“酥儿印、牡丹饼、裹蒸馒头、小甑糕蒸、子料浇虾燥面……哪个是你最爱吃的?”

    “我最爱吃,最爱吃……”殷重复着,目光不自觉地飘向那一碗没有被蒖蒖点到的馄饨,一脸苍白地盯着看,却说不出这食物的名字。

    “馄饨。”蒖蒖替他说了,顺势把那碗馄饨推至他眼下,“这是我今天煮的鸡汁馄饨,你尝尝,看和你第一次吃我做的馄饨时有什么不一样。”

    殷抬眼看看蒖蒖,重又垂视那馄饨,思量再三,在蒖蒖的和言劝导下,终于手持汤匙,将一枚馄饨送入了口中。

    蒖蒖耐心地等他细细品味,待他咽下,才又含笑问他感觉。

    殷此时状甚平静了,亦能从容回答她的问题:“很像第一次吃的,那时,姑姑做的也是鸡汁馄饨。”

    蒖蒖记得自己幼时常吃母亲做的鸡汁小馄饨,猜刘司膳若给幼年殷做,多半也会用鸡汁,没想到果然蒙对了,顿时笑逐颜开,追问殷:“还记得第一次吃这种馄饨是什么时候么?”

    “是一次宴会,”殷微垂眼帘,循入了儿时记忆中,“我刚生了一场病,胃口不好,宴会上都是我不喜欢的食物……我悄悄跑开,路过厨房,闻到里面有浓郁的鸡汤味,走进去,就看到了姑姑……”

    蒖蒖顿时明了:“所以姑姑给你煮鸡汁小馄饨,软滑易入口,又滋养脾胃。”

    殷依旧沉浸于温暖回忆里,露出了孩童般明净的笑容:“除了馄饨,姑姑还给我好吃的糕点,唱歌给我听……姑姑要我不要害怕喝药,笑着说,我什么时候喝了苦药就只管来找姑姑,姑姑会给我甜蜜的点心……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姑姑做的馄饨……”

    说到这里,他语意一滞,目中有雾气泛起,忽然蹙眉,一把抓住了蒖蒖左手腕:“他们为什么要害你?如果我不要那碗馄饨,你是不是就不会被带走?”

    蒖蒖右手抚上他抓她的手,直视殷恍惚的眼,摇了摇头:“带走姑姑的是难以避免的厄运,不是你要的馄饨。”

    “厄运?”殷喃喃重复。

    蒖蒖继续好言劝导:“暴风雨的出现是我们能阻止的么?姑姑的遭遇和暴风雨一样,是不可避免的灾难,你已经尽自己所能为姑姑筑起了篱笆,虽然毁于风雨,但那不是你的错,姑姑会永远记得,曾被你那么用心地保护过。”

    殷埋首于桌上,开始呜呜地哭泣。蒖蒖默默守候于一侧,待他稍显平静,再轻抚他的背,温言道:“就让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被昨日风雨吹走吧。这碗馄饨还有好些呢,每一个都包含着姑姑的心意。来,把它吃完,将姑姑给伽蓝儿的关爱留在心里。”

    言罢,蒖蒖持汤匙又将一枚馄饨送至殷唇边。殷无言凝视她半晌,终于启口,逐一接纳了她给予他的所有食物。

    殷吃完馄饨后很快安歇,次日醒来再看蒖蒖也一眼认出她,没有再唤她“姑姑”,是神智清明的样子。蒖蒖不确定馄饨的阴影是否已消除,稍后又做了一碗悄悄呈给他,而殷也安静地品尝,没有任何发病迹象。于是蒖蒖松了口气,暗自庆幸事态发展如己所愿,他这一心病应该可算了结了。

    然而新的烦恼接踵而至。陈国夫人又来重提纳妾之事,想必是见这几日蒖蒖与殷相处甚和睦,便重燃希望。蒖蒖仍旧拒绝,陈国夫人面上挂不住,忍不住斥责蒖蒖不识好歹,蒖蒖漠然不语,殷两厢劝解,陈国夫人拂袖而去,蒖蒖念及目前这难解的困局,难免忧心忡忡。殷将她的困顿看在眼里,也长久地沉默着,大约心里也颇不好受。

    太子生日宴集转瞬即至,殷果然如凤仙所料,决意带蒖蒖同往。

    这日东宫宴集宾客多为宗室戚里,此前皇帝现身,行了一盏酒便匆匆离去,说是有要紧国事须与宰执商议。官家不在,余下宾客倒显得轻松不少,亲王兄弟及诸表亲间叙谈也多了起来,觥筹交错间笑语不断。

    二皇子赵皑与三皇子赵皓依序列坐于太子座下一侧,而殷兄弟所处位置与其相对,蒖蒖侍立于殷身后,举目一观,即发现凤仙也在,正立于赵皑身后,此刻也在看她。二人目光相触,凤仙微微一笑,朝蒖蒖略点了点头,似在暗示一切已安排妥当。

    东宫宴亦如御宴,共行酒九盏,每一盏随酒上几道佳肴,中间奏乐排舞,辅以百戏。前四盏酒所配歌舞皆以笙、箫、笛为乐,先有歌者唱中腔,随即有男女舞伎及女童队分别入内,献艺于宾客席前。行至第五盏酒时乐声突变,锣鼓铿锵,此刻出场的变成了两队戎装男艺人,挥动未开锋的宝剑踏着乐音节奏作剑舞。

    与此同时,佐第五盏酒的饮食也被一一呈上:群仙炙、天花饼、莲花肉饼、太平毕罗……还有一道像是羹汤,盛在一个有盖的小银盅里,暂不知是何物。

    这每一道菜都先由东宫内人送来,蒖蒖接过,再奉至殷案上,那送小银盅来的内人走至蒖蒖身边时低声唤了唤她的名字,蒖蒖闻声一顾,发现竟是云莺歌。

    莺歌将小银盅传给蒖蒖,朝她微笑,悄声嘱咐:“小心些……别烫着手。”

    蒖蒖隐隐猜到是什么,接过小银盅后看向凤仙,果然见她亦在观察自己,旋即目光移到了银盅之上。

    蒖蒖心跳陡然加速,将小银盅搁至殷面前案上时手不禁一抖,令那银器在案上碰撞出轻微、但足够分明的声响。

    殷回首看了看她,继而转顾小银盅,不待蒖蒖反应过来便自己揭开了银盅的盖。

    他适才尚在流动的眼波瞬间凝固。

    太子留意到了殷的举动,遂含笑向他解释这道佳肴的来历:“这种馄饨是新入东宫的内人云氏所创,以鸡茸为馅,辅以松子榛仁,精心调味,口感不俗。我颇喜欢,所以允许列入今日宴席,与诸君分享。”

    殷之弟殷瑅一听“馄饨”二字,顿时面如土色,蹙眉忧虑地看向身侧不远处的兄长,但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便立即做出阻止哥哥接触馄饨的举动。

    殷仍不言不语,只是垂目盯着案上玲珑精巧的馄饨,状甚平和,不似以往受刺激时的模样。

    蒖蒖稍稍安心,默默安慰自己道:之前他关于此物的心病已除,应无大碍……

    不料下一瞬殷即拍案而起,在犹未消停的鼓乐声中跃入舞池,将一名毫无防备的男艺人手中长剑硬生生夺至自己手中,然后回身引剑,上前数步,睁着一双微红的眼,将剑刺向了此时已目瞪口呆的蒖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