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8.还君玉簪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陡然发现那剑直指自己,蒖蒖心中空茫一片,错愕之下完全没有躲闪。好在殷的剑即将触及她胸口那一瞬,一个酒杯自他座席对面掷出,击在殷刃上,铿锵声起,殷虎口一震,剑脱手而出,与酒杯一起跌落地上。殷瑅立即一跃而起,冲过来将剑抢至自己手中,再转头望向酒杯来处,见掷杯者是正蹙眉盯着殷的赵皑。

    剑与杯尖锐的金石迸碎声陡然撕裂了殿中升平景象,太子目睹此事,不由惊诧地站起,立侍于太子身侧的入内副都知、东宫提举官王慕泽即刻扬声召殿中内臣护卫太子。

    殷见剑被殷瑅夺去,顺手提起案上的酒注子,猛地在身后柱子上击破,握着那有锋利边缘的半个瓷器,又挥向蒖蒖。蒖蒖迅速转身,朝外奔去。也未及看清前方事物,跑了几步,一头撞在一人胸前,抬眼一看,闯入眼帘的是掷酒杯后纵身赶来的赵皑。

    赵皑一拉蒖蒖,让她旋于自己身后,自己扬步上前,迎向殷。而这瞬息间殷的半面酒注子已扑面而至,赵皑护着蒖蒖侧身一避,殷的手斜斜挥下,瓷片利刃随之划破了赵皑左臂衣袖。

    赵皑见臂上渗出了血,下意识地用右手去捂伤口。殷也有一瞬的停顿,但很快再度扬起酒注子,眼看着又要向赵皑挥去。

    不及细想,蒖蒖拔下发上玉簪,从赵皑身后走出,反而将赵皑护于她背后,握着簪子让那尖锐簪尾朝外,对殷扬声喝道:“住手!”

    这玉簪自殷送给她后她其实很少用,只有今天是簪在头上的,与其说旨在预防殷伤害自己,还不如说是为了入宫而选择这一比较体面的饰品,却没料到终于还是如殷预设那般用到了它。

    殷闻声一愣,看着蒖蒖对准他的簪尖,双睫一颤,眸光霎时暗淡下来,意极凄恻,高举酒注子的手也开始下垂。赵皑旋即抬手握住殷手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硬生生将那残破的酒注子夺了下来。

    殷瑅扑至兄长身边,展臂将他桎梏住,而数名内臣已在王慕泽示意下疾步过来,把殷氏兄弟团团围住。

    见殷已被控制,太子舒了口气,吩咐随侍左右的太医速为赵皑疗伤包扎。凤仙闻声奔至赵皑身边,先蹙眉焦虑地看他伤处,再轻声请他落座。赵皑走回蒖蒖面前,对惊魂未定的她安抚地笑笑,才徐徐退后,回到自己的席位,接受太医对伤口的检视和包扎。

    少顷,此前随太子妃坐于女眷所处小殿的陈国夫人闻讯而至,一脸惊惶地拜倒在太子面前,再三代子谢罪,又转而拜赵皑,恳求他们顾及殷病症,从轻发落。

    太子已重新落座于主席,恢复了一贯的宁和神情,默默注视殷、蒖蒖及赵皑须臾,他和言对陈国夫人道:“大公子的病我们是知道的。他困于心疾,神智不清,伤及二哥,原非他本意,我想二哥不会怨他。也是我考虑不周,未曾向夫人细问他近况,便贸然相邀,宴上饮食或又拂了他心意,才引出这些事来。稍后我会向官家说明,想必官家也不会责罚于他。”

    陈国夫人含泪拜谢,连声称颂官家及太子仁德。

    太子转顾蒖蒖。与他对视的一瞬,蒖蒖觉出他向她流露的和颜悦色,立即意识到他是记得她的。

    太子收回目光,再对陈国夫人道:“若我未记错,大公子今日攻击这位姑娘原是尚食局内人。”

    陈国夫人颔首道:“是。这位吴蒖蒖是慈福宫派遣到郡王宅的尚食局内人。”

    太子又道:“大公子本性柔和,易受陌生人事惊扰,为康宁计,委实不应让他不熟悉的人近身随侍,伺候他饮食。此前,东宫便犯过一次错,也怪我疏忽,未将此事传至慈福宫。”

    陈国夫人心下明白太子意指此前东宫所赐内人被殷误杀之事,冷汗涔涔而出,低首赧然道:“是妾教子无方,有负太子恩德……”

    “夫人多年来悉心照料大公子,大内上下闻之,无不赞叹夫人爱子之心,夫人何罪之有?”太子温言安慰,继而又劝导道,“只是大公子景况尚未平宁,饮食巾栉,还是宜选多年任职于郡王宅中之人耐心伺候,勿让生人接近他,激他再犯心疾。因此……”他目示蒖蒖,向陈国夫人建议道,“这位内人,夫人可否许她重回尚食局?郡王宅想必不缺这一人差遣,若留她在宅中,日后再激大公子动怒,反倒有违慈福宫起初美意。”

    陈国夫人连声应承,并不敢挽留蒖蒖,直言愿让她重归尚食局。太子颔首,吩咐王慕泽禀明今上东宫发生之事,并特别提及,若今上不反对,便请传令尚宫及尚食局,接吴蒖蒖回宫。

    延平郡王这日因感染风寒未曾赴宴,惊闻此事也顾不得病体,迅速入宫,除去公服乌靴,于福宁殿前席藁待罪,伏拜称愿为子承担罪责。

    皇帝查看赵皑伤情后,回应倒也与太子相似,说殷所为是因心疾而起,不能按正常人追责,所幸赵皑手臂伤势不重,郡王不必代子受罚,但请对殷严加管束,限制其行动,不可再让他伤人。

    然后皇帝允太子所请,同意接回蒖蒖。尚宫及尚食局接到传讯,立即安排调蒖蒖回宫之事。在太子授意下,由皇城司派专人护送蒖蒖回延平郡王宅整理她在宅中的私人物品,再带她回宫。

    蒖蒖收拾好宅中什物,将要出门,回顾殷居处,念及他往日对自己的友善,不免一阵感伤,随即拔下殷给她的玉簪,来到如今被内侍重重把守的殷寝阁前,求见殷乳保罗氏,请罗氏把簪子送回给殷,说以后再也不会用到了,如此贵重之物,自己不应带走。

    罗氏带走簪子去见殷,少顷又出来唤住正要离去蒖蒖,递给她一个木匣子,道:“这是大公子送给你的,里面是你们昔日品尝过的那些盐。”

    蒖蒖心中五味杂陈,暂时未接木匣子,朝殷寝阁望去。此刻寝阁廊庑檐下垂着竹帘,看不到门窗,但门前竹帘下端离地约有二尺,从露出的一段袍裾看来,有人立于帘后。

    那是殷常穿的青绿衣裳,蒖蒖猜测,也许他正在帘后目送她。

    目中便有一热。蒖蒖屏息侧首,掩去泪意,举手加额,屈膝向殷所在的方向行大礼,轻声道:“多谢公子成全。”

    再抬首时,她看见帘下袍裾一旋,那人已然隐身于阁中。

    蒖蒖从罗氏手中接过殷的礼物,出了宅门上犊车,随皇城司人回宫。御街两侧广植花木,不时有甜蜜桂花香飘入车中,令她自恍惚状态里回过神来,蓦然惊觉,再过几日便是中秋佳节了。

    她在宫门前下车,随内臣指引一步步朝宫内走去。彼时流霞斜晖颜色正浓,已至宫门关闭的时辰。监门使臣一声令下,两侧禁卫将门关上。蒖蒖闻声回首,但见两扇宫门徐徐聚拢,门洞外流入的光线逐渐缩至一缕,最后随着沉重的两壁相合声,这一缕光终于也消失不见。蒖蒖心下一恸,只觉自己深埋于心的那一丝愿望也随着这宫门关阖泯入了沉渊。

    回到尚食局,裴尚食原本想按此前安排让蒖蒖去慈福宫,但太后似乎对从延平郡王宅召回蒖蒖之事不满,传语说慈福宫不缺内人,不如留吴蒖蒖在大内或东宫,供内廷所用。

    于是裴尚食想送蒖蒖去东宫,猜太子既然甘愿冒得罪太后的风险也要救蒖蒖,想必对蒖蒖是另眼相待的,理应顺水推舟,成人之美。不料东宫回复说上次已接受了尚食局分来的云氏等内人,如今饮食供奉人手充足,不必再遣内人来了,尚食不妨按后宫诸阁所需安排吴蒖蒖去处。

    上回派遣内人时,有位分的娘子基本上已各得一二人,唯一没接受这批尚食局内人的是郦贵妃,当时她说自己阁中内人甚多,足够差遣,婉拒增派人手。裴尚食与秦司膳商议,秦司膳道:“上月郦贵妃阁中有内人因病自请放出宫,官家与贵妃答应了,如今倒是出了个缺……”

    裴尚食有些迟疑:“这我也知道,只是吴蒖蒖是太子救回宫的,若让她去郦贵妃阁,太子若知晓,岂非……”

    太子不喜郦贵妃,宫中无人不知。秦司膳沉吟,须臾道:“太子仁德,极明事理。如今官家不收这批内人,又只有郦贵妃阁缺人,尚食据此派遣吴蒖蒖,太子应能理解,不会多想。何况他在宴中出手相救,并非有意于吴蒖蒖,不过是宅心仁厚,不忍见她被殷大公子伤害,换作任何一位内人,太子都会一样地救,尚食无须因此有所顾虑。”

    裴尚食思量再三,亦觉秦司膳所言有理,于是禀明郦贵妃,再提派尚食内人入贵妃阁之事。此时贵妃阁中生病的内人已出宫,郦贵妃也不再拒绝,同意吴蒖蒖入阁中伺候其饮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