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9.月岩望月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郦贵妃居于来凤阁中。虽身为贵妃,论名位之尊贵仅次于皇后,但她性喜简素,阁中用度甚少,内臣侍女也不多,蒖蒖来之前日常专职伺候其饮食者不过二三人。贵妃性情温和,但看上去总是神采欠佳,据说胃口也不好。蒖蒖初入乍到,尚不能近身服侍她,只在贵妃的小厨房协助胡典膳切切菜或清洗厨具。胡典膳三十来岁,应是郦贵妃长年所用的大厨,做的菜肴看上去味道不错,但贵妃每日进膳后侍女端回厨房的剩菜颇多,有一些甚至保持原样,贵妃大概并未动箸。

    中秋节转瞬即至。这日晚间,宫中在倚桂阁开“延桂排档”,贵人们燕集于一堂,亦如士庶人家一般品尝月饼,观桂花,赏明月。阁内灯烛华粲,映照着的笑脸均洋溢着团圆喜气。伎人歌舞联翩,仙乐飘飘,响彻皇城内外。

    郦贵妃带着阁中多位内人赴宴,胡典膳亦带着下厨前往帮厨,蒖蒖因资历尚浅,胡典膳未让她去,她倒也乐得清闲,一人独坐于小厨房院中,仰首望着一轮圆月发了半晌呆,然后长叹一声,回到房中,取出自己冬天在问樵驿做好带来的汤绽梅,拈出几枚冲泡了一杯梅香四溢的蜜糖水,再举杯对月,轻声道:“林老师,妈妈尚无音讯,中秋之约,我只能失约了。今夜以梅代酒,遥祝老师生辰喜乐,平安康宁,每一件你希望完成的事,都能做得像现在的月亮一样圆满。”

    她对月独酌,许久后听见腹鸣,才意识到自己尚未进晚膳,如今腹中空空。于是前往小厨房寻觅食物,厨房有不少精致的月饼,然而她对此全无食欲,一直念着林泓,目光又触及角落里一堆芋头,遂迅速做了决定,洗净两个芋头,温了壶黄酒,取出纸和糟,开始浸湿纸包裹芋头,准备煨林泓教她的“土芝丹”。

    包了芋头,又在地炉中生好糠皮火,正要将芋头置入火堆灰中,忽有一人提灯自外迤迤然进来,打量一下她和手中物,笑道:“今日佳节有盛宴,怎么你如此可怜,在这里煨芋头。”

    蒖蒖未抬头,仅听声音便知是赵皑,一壁继续埋芋头,一壁没好气地说:“我是乡野之人,无福消受盛宴,有芋头吃便很知足了。”

    赵皑将手提的宫灯搁在地上,含笑低身坐下,自取了火钳帮她拨开灰,以供她埋芋头,暂时未说话,与她配合的动作倒是相当默契。

    蒖蒖见他身着大袖华服,显然是自宴集中出来的,遂问他:“延桂排档会延续至深夜,大王怎么出来了?”

    “宴中喝了几盏酒,觉得气闷,出来信步走走。到你院门前,见厨房有灯火,又闻见酒糟香,一时兴起便进来看看,不料遇见的竟是你。”赵皑回答,旋即又和言对蒖蒖道,“你我独处时,你不必称我大王,显得生分。我听着倒不如你直呼你呀我的自在。”

    “那……我该叫你什么?”蒖蒖问。

    赵皑想想,道:“二哥?我家人都这样唤我。”

    那怎么行,我又不是你家人。蒖蒖心下道,但念及东宫生日宴那日他救助自己的好意,也不欲再咄咄逼人地与他说话,随即转顾他左臂,换了一个自见他进来就想问的问题:“你的伤,如今怎样了?”

    “不妙。”赵皑收敛笑意,正色道,“那日流了许多血,几天了都还又红又肿,伤口很深,还有溃靡的趋势。”

    蒖蒖蹙了蹙眉,忽然一手抓住他左手腕,一手去捋他广袖,很快他的伤痕暴露在她审视下。

    与他说法相悖,伤口不深,似乎瓷片刚划破皮肤,未损伤肌肉。伤口也不长,此刻已经结痂,并无溃烂之状。

    蒖蒖略松了口气,收回手。

    赵皑拉下袖子,又笑道:“你还是个姑娘么?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竟公然捋我袖子看我手臂。”

    “此刻你在我眼中不是男人。”蒖蒖从容答道,“我捋你袖子看你伤势,跟我揭开巾盖看新发的豆芽有没有变红是一样的,都是用看菜的眼光。”

    赵皑以手抚额:“我刚进来时,以为你会哭着拜谢我,关切地问我伤势,我还准备了满腹表示没关系的话,却未曾想到你似乎并没有愧疚的意思,我只好夸大伤势,否则以后若要你回报,该如何开口呢?”

    “愧疚是愧疚的……”蒖蒖低头戳着灰堆中的芋头,“不过你总有将人一腔谢意化作恼火的本事。”

    赵皑但笑不语,与蒖蒖相对而坐拨了片刻灰堆,才又问她:“你今晚赏月了么?”

    蒖蒖道:“适才在院中看了看。感觉也没什么特别,和平时十五的月亮一样。”

    “那我带你去看一个特别的。”赵皑牵她起身,“在凤凰山上,后苑可上去。这芋头一时半会儿也煨不好,我们正好去山上赏月,回来时芋头应该也熟了。”

    蒖蒖摆脱他手,不欲前往,但赵皑再三相邀,说那是他发现的山中奇景,如梦似幻,终于蒖蒖抑制不住好奇心,同意随他而行。赵皑重提宫灯,又要牵蒖蒖出门。蒖蒖想了想,自取一竹编提篮,往里面搁了几枚月饼、一壶熟水及相应餐具,方才提着与赵皑出去。

    临安皇城紧邻凤凰山,后苑连接山体,亭台楼榭随起伏地势而建,台阶颇多。蒖蒖提着竹篮跟在赵皑身后,与他刻意保持着约一丈的距离。赵皑提着宫灯走在前面,忽然停下来,转身朝蒖蒖伸手:“把篮子给我。”

    蒖蒖摇摇头。赵皑再要求,她才说出原因:“我不是跟你客气。这篮子其实是我的工具,我毕竟不是你的侍女,这大晚上的若有人看见我们同行,只怕会生出些流言蜚语。但若有这一篮子食物,看见的人便会认为是二大王想赏月,所以命我这尚食内人带上月饼随行伺候。如果你把竹篮接了去而我空着手,他们便又会猜疑了。”

    赵皑含笑问:“姑娘何时如此在意你我名誉了?”

    蒖蒖道:“我只是个一向不识礼数的小内人,随他们说去吧。不过你毕竟是亲王,一举一动有许多人盯着,若因此被人质疑品行,说你轻佻,沉湎于女色就不好了。”

    听了最后一句,赵皑忽地笑出声。蒖蒖联想起以前林泓借淡墨仕女图揶揄她无颜色一事,顿感赵皑只怕也是这样笑她,霎时羞红了脸。

    其实这一句是裴尚食给她们授课时提及的,要她们在亲王面前言行谨慎,切勿放肆嬉闹或有亲昵之举,以免累及亲王清誉,引人质疑其沉湎于女色。

    “沉湎于女色……”赵皑重复着,再问蒖蒖,“我像那样的人么?”

    蒖蒖愠于他刚才的笑,遂径直答:“像。”

    “好吧,那这质疑倒也不算错。”他目光如和风细雨般拂过蒖蒖的眼,“我确实沉湎于你的美色。”

    趁蒖蒖无言愣怔间,他不由分说地接过了她手中的竹篮。

    好在今晚后苑中宫人大多聚拢在倚桂阁内外,目睹二人此行的人不多,偶见几个沿途守夜的内侍,也只是恭谨地向赵皑行礼,并不多言。

    赵皑带蒖蒖前往的观月之所在山腰上。二人穿过一片秀丽石林,一块拔地而起,高约数丈的岩石出现在眼前。那石壁有流云般圆润的线条,峭立于一泓清澈池水之侧,姿态峻秀。近石巅处有一窍,直径约尺余,形状与圆月相似,透过这一圆孔,可以看见此刻天色。

    “这块石壁,名为月岩。”赵皑介绍道。

    蒖蒖仰首寻觅月亮踪影,想是被石壁或山上树木挡住了,暂时看不见。

    “月亮呢?”蒖蒖问赵皑。

    赵皑道:“不着急。”然后拉蒖蒖在池边坐下,自己取出篮中月饼,切块与蒖蒖分食。

    山间桂香与凉风相逐,他们倒也不觉得冷。林木在风中婆娑着,不时散落点点花叶,月光灯影掩映下的景色格外静美,而回顾山下宫阙,又见楼宇灯火辉煌,明丽如流霞彤云,看得蒖蒖有些恍惚,不知今夕何夕,天上人间。

    “看!”赵皑忽然唤她,引她看向石壁岩孔。蒖蒖才发现天边满月已移至岩孔中心,两圆相叠,大小相若,光如合璧。而月光透壁而出,投射在他们面前的澄澈池水中,亦形成一块圆形光斑,与水相触,如玉镜如幻月。

    蒖蒖望向上方合璧皓月,再顾池中玉镜光影,但觉一虚一实,美得不可方物。

    “满月与岩孔相叠的景象只有八月十五才能看到,若有幸看见,不妨对月许愿,据说月神会助你实现心愿。”赵皑告诉蒖蒖,温言建议,“你许个愿吧。”

    “只能许一个么?”蒖蒖问。

    赵皑微笑道:“应该是。愿许多了,月神大概会嫌我们贪得无厌。”

    蒖蒖低眉思索,最后双手合十,对着合璧圆月许下了早日与母亲相聚的心愿。

    片刻后,月亮自岩孔中移开,赵皑示意蒖蒖他们该回去了。蒖蒖颔首,对他道:“谢谢你,让我看见了一泓秋水一轮月的景象。”

    赵皑目中微光一现:“你居然知道这首诗?”

    蒖蒖一怔,记得这是林泓当初向她说起自己名字时提到的诗句,但整首诗是怎样的就不知道了。于是虚心向赵皑请教,赵皑随即告诉她:“这是唐代一位名为喻凫的才子写的绝句:银地无尘金菊开,紫梨红枣堕莓苔。一泓秋水一轮月,今夜故人来不来?”

    蒖蒖顿悟,原来临别那夜,林泓不动声色地向她提起中秋时园中金菊、紫梨、红枣,而彼时他心中真正所思,只怕是那最后一句:今夜故人来不来。

    那么今夜,他也会想着这个问题么?蒖蒖转身,向前数步,背对着赵皑,将决堤的泪流在松柏交叠的浓郁阴影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