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8.御膳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皇帝早膳在福宁殿进,菜式较为简单,而一天中最隆重的午膳是在嘉明殿进。

    嘉明殿在皇城东廊门楼对面,东廊门楼下即是殿中省六尚局及御厨。每遇yimengspace.进膳,门楼上会立有一名内侍,拖长着声音报着一道道菜名,这称为“拨食”。随着拨食声,一列着紫衣、头裹卷脚幞头,被称为“院子家”的御厨侍者右手托一黄绣龙盒衣笼罩的食盒,左手携一条红罗绣手巾入至殿中。待呈上十余盒后,另外十余名侍者又会各自托着金瓜状食盒入内。食盒送到殿中,一道道地继续经殿中内侍及尚食局内人之手传至皇帝桌前,内人取出菜肴,先盛出少许,由裴尚食或蓃蓃先尝,她们若感到味道有何不妥,或食用后身体不适,菜肴都会立即被撤换,未觉有异,才请皇帝进食。

    裴尚食说自己年纪大了,御医提醒,很多食物不宜入口,经皇帝批准,大部分御膳让蓃蓃先尝。蓃蓃很乐意做这项工作,第一天品尝了二十余道佳肴,虽每道量很少,全程吃下来也堪称大快朵颐,十分餍足。一顿下来只觉这掌膳之职非常轻松,拿着俸禄吃皇帝的御膳,自己还不用动手做,简直是天下第一便宜事,暗地里禁不住窃笑几番。

    然而这喜悦未延续很久。第一天午膳后,裴尚食问蓃蓃:“今天的御膳,你感觉哪些味道最佳?”

    蓃蓃笑道:“酒煎羊、青虾辣羹和莲花鸭签都不错。”

    “好,你现在去尚食局厨房,把这三道菜做出来。”裴尚食命令道。

    “啊?”蓃蓃愕然问,“有食谱让我照着做么?”

    “没有。”

    “能请人教我么?”

    “不能。你做好后请尚食局女官或御厨的厨师们品尝,他们或许会给你一些意见。”

    “可是每道菜我只搛了一箸……”

    “就按这一箸让你感觉到的味道做。”

    蓃蓃很快感受到了入宫以来的最大压力。仅仅凭寥寥一箸给自己留下的印象要复原出一道菜,全程没有任何帮助,配料和程序全靠自己盲猜。第一次的尝试结果一塌糊涂,做出来的味道完全不是自己尝到的,而请女官和御厨们品尝,得到的意见也五花八门,不知道谁说的有理。

    从此蓃蓃对每次品菜都严阵以待,每一块食物入口,随着舌头的品鉴,亦在心里默默辨别其中包含什么佐料,是用何种烹饪方式做的。进膳后回到厨房,把自己最感兴趣的几道做出来,再四处找人提意见。hnfptq.

    渐渐地她发现这请人提意见里也有门道:有人吃过这些菜,会给出中肯的意见;有人没吃过,却会胡乱把自己的猜想当配方告诉蓃蓃;还有人明知真的做法,却不肯如实相告,或缄口不言,或故意指出错误的方向,尤其是御厨里的厨师,惯常这样行事。于是怎样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让他们乐于协作,也成了蓃蓃要钻研的难题。

    “尚食局和御厨,本应相辅相成,但实际上却相互忌惮。”后来裴尚食告诉蓃蓃,“厨师们技艺越高,越看不起尚食局女官,认为我们不过是坐享其成,还不时挑三拣四,诋毁他们。所以,我们要勤练厨艺,技艺不能逊于他们,在制订官家食单,或批评御厨菜肴时,若他们质疑,也能从容说出子丑寅卯。”

    不久后蓃蓃便直面了来自御厨的敌意。

    皇帝每日食单一向是裴尚食制订,某日裴尚食身体不适,告假两天,便嘱咐蓃蓃根据自己近日所拟的食单来定明日菜式。宫城和宁门外有一处名为“红杈子”的早市,各种鱼肉蔬果,应有尽有,宫中嫔御内人常请内侍们去买了来尝鲜。蓃蓃见某位尚食局内人买的猪肉颇新鲜,忽然想起御膳里的红肉几乎都是羊肉,极少见牛肉,猪肉更是完全不见踪迹,遂动了念头,在食单里加入一道东坡肉。

    食单送至御膳所,很快御厨里厨师之首,人称“李食首”的李大鸿便怒气冲冲地来尚食局找蓃蓃了。

    将食单往蓃蓃面前桌上一拍,李大鸿高声道:“御厨不登彘肉,吴掌膳不知道么?”

    蓃蓃镇定自若:“以往没有,难道不能增加么?御膳的种类,难道只能因循守旧,只用那几种?”

    “这是祖宗家法的一部分,国朝皇帝从来不吃猪肉,岂能说改就改!”李大鸿怒道,继续斥责蓃蓃,说她一点规矩都不懂,不知怎么当上掌膳的。

    喧哗声传至尚在嘉明殿饮茶的皇帝耳中,便把二人召来,问争执缘由。蓃蓃把起因说了,又解释道:“羊肉虽好,但每日进食,也易上火。而猪肉性平味甘,能润肠胃,补肾气,解热毒,与羊肉交替进食,很利于补虚润燥。而且民间因宫中贵人推崇羊肉,导致羊肉价格过于虚高,若官家尝试食用猪肉,百姓闻知,或可多加效仿,从而稍抑羊肉价格。”

    皇帝微笑道:“你说的颇有几分道理。那东坡肉,我做皇子时也曾在民间酒楼吃过,只是感觉有些油腻,不太喜欢。”

    蓃蓃道:“猪肉也有不油腻的做法,若官家愿意品尝,奴为官家做一道。”

    得到皇帝首肯,次日蓃蓃便找人买来猪肉,来到厨房,取其中精瘦肉切成细薄片子,以酱油洗净,然后取出自己的铁锅,烧红锅爆炒肉片,待炒至微白,铲出肉片切成丝,再倒入锅中,加酱瓜、糟萝卜、大蒜、砂仁草果、花椒、橘丝及香油,一起拌炒肉丝。稍后盛出,奉至皇帝面前时加少许醋和匀。

    皇帝品尝后露出笑容:“味道甚美。这做法跟御膳大不一样,颇有人间烟火气呀。”

    “我小时候,妈妈给我煎炸过肉丝,再加这些佐料和匀吃。”蓃蓃微笑道,“我那时从未想过要学做,后来裴尚食教我还原吃过的菜肴,我便根据自己的记忆配好佐料,但改用铁锅炒,这样肉丝更细嫩,也更易入味。”

    皇帝颔首道:“不错,我也没想到,猪肉能做出这样的滋味。可见食材无贵贱,关键在掌勺人给予食者的心意。”

    皇帝继续吃了几箸,与蓃蓃闲聊间,忽闻内臣来报,柳婕妤在殿外求见。

    皇帝当即让她进来,笑而招呼她:“今日吴掌膳做的这道菜颇有新意,你也来尝尝。”

    柳婕妤应声过来,在皇帝身侧坐下,含笑看向那盘肉丝,旋即笑意一滞,问:“这是豚肉?”

    蓃蓃称是。柳婕妤面色大变,胸下一阵翻腾,立即以手掩口,接连干呕。

    “官家,娘子一向不能吃豚肉的……”随她进来的玉婆婆面露难色地说明。

    皇帝顿悟:“是的,宫中一向不用豚肉,所以我没想到这点。”

    皇帝立即命人撤下所有膳食,安抚柳婕妤须臾,待她稍好一些,便带她回福宁殿了。

    回到福宁殿内室,皇帝与柳婕妤并肩而坐,柔声道:“你如今有孕在身,怎么行这么远的路来看我?”

    柳婕妤道:“官家许久未来芙蓉阁了,妾每日晨昏都惦记着官家,总也等不来,只得自己腆着脸来寻官家。”

    “我前日才去过芙蓉阁吧?”皇帝笑道。

    “都两日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六秋了!”柳婕妤蹙眉嗔道。

    皇帝好言抚慰:“现下你宜多静养,我也不便每日都去打扰你。我们来日方长,还有几十年要相处呢。”

    柳婕妤俯身过去搂住皇帝的腰,依偎在他怀中:“如今伺候官家饮食的人不是妾了,妾总忐忑不安,担心官家吃得不如意,也担心官家太满意,以后就不要妾伺候了。”

    皇帝笑道:“放心,若论厨艺,谁能与你相提并论呢?待你生下孩儿,少不得再将你困在嘉明殿终日伺候……即便现在,你若不嫌劳累,也可偶尔做一道菜让人给我送来。”

    柳婕妤含笑答应,少顷又幽幽道:“你还是觉得新人新鲜,连她做的豚肉都肯吃。”

    皇帝大笑着拍拍她的肩:“吴掌膳在民间长大,选择食材没那么精细,吃她做的菜可算体察民情,听她说话也可了解一些人间疾苦。我看她如同看子侄辈孩子,你别多想。”

    柳婕妤又问:“当初为何不选冯婧?她升至典膳,无论人才身份,都更适合在官家身边伺候。”

    &nbs1768ly.p;   皇帝道:“她虽已与太子斩断情丝,但要忘情谈何容易。在我身边难免经常遇见太子,到时他们都会觉得尴尬吧。”

    “本来好好一段姻缘,就这样被毁了……”柳婕妤一声叹息,想想又问:“冯婧还是不愿参与设计聚景园么?”

    皇帝摇头:“她觉得现状挺好,我也不想勉强她。”

    “那官家找到合适的人了么?”婕妤再问。

    “还没有,”皇帝道,“我和太后看了一些将作监举荐的人的方案,都觉得不满意,不是太过呆板,就是太过浮华。”

    柳婕妤从他怀中仰首,双眸清波潋滟地看着他,轻声道:“妾倒是想到一个人,或许能令官家和太后满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