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3.风露立中宵

时间:2020-09-03作者:米兰Lady

    3.风露立中宵

    第一次贡举失利,沈瀚自惭形秽,不敢赴越州求娶宝瑟。虽然宝瑟与其母亲此前表示过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嫌弃他,若考取不了功名,亦可回来接掌店铺,但他寒窗苦读多年,自不甘心后半生抛却诗书,混迹于市贾之中。每次忆及宝瑟,心中皆是她巧笑嫣然的模样,总是暗暗发誓异日许她钗冠霞帔以衬她娇颜,又怎忍她大好年华继续被烟火粉尘消磨?

    于是决心重整旗鼓,备战下一次贡举,一定要高中进士才有颜面回去与宝瑟成婚。也因落榜,被当地豪强奚落欺凌,心知裴家人久不见他归来必会来明州寻他,怕她们受自己连累,故而携母迁居乡下,既暂避人寻访,也可静心读书。

    头悬梁,锥刺股地苦读几年,终于如愿以偿金榜题名,兴致勃勃地回越州见宝瑟,却得到了她入宫做内人的消息……但仍心存希望,努力上进,争取早日赴临安为官,寻求与她相见的机会。一直坚信,蓬山虽远,只要彼此心意未变,总有相逢的一天。

    果然如他所料,在临安他们陆续多次见面,亦知彼此矢志不渝,遂相约寻良机向官家表明,求其成全。终于有一晚他值宿于翰苑,内侍传宣官家旨意,命他入对福宁殿。这是他苦等许久的机会,夜深人静,君臣相对议完公事,或许他会有兴趣听听他与宝瑟的故事。

    但到了福宁殿前,却见殿中一位小内人匆匆出来,回身关上门,略有惊惶状。他上前施礼,求见官家,小内人还礼,称官家尚在饮酒,请沈内翰稍候片刻,然后疾步离去。

    这一等便是良久。他独自徘徊于寒风萧瑟的漫漫长夜中,见福宁殿内烛影摇红,偶有女子钗环剪影拂过窗格,而那门一直深闭不开。

    他请殿外伺候的内侍入内请示官家可否赐对,内侍如言进去,须臾出来,也似小内人一般不忘关门,然后朝他一揖道:“官家有些醉意,殿中内人尚在服侍。稍后内人料理妥当,自会请内翰入内。”

    他想起窗格上那有些眼熟的女子剪影,心头泛起的那几丝疑惑,如庭中树叶褪去的梧桐,嶙峋枝桠在地上投出的墨色影子在沿着月光生长。

    “中贵人可否告知,殿中伺候的内人是……”他终于忍不住问,故作镇定的语气中仍不免带有一分颤抖。

    “司膳裴氏。”内侍答道。

    获得这个猜到却并不想得到的答案,他不禁怔住。较长的时间内没等到他的回应,内侍毕恭毕敬地再施一礼,然后退至殿门外继续守候。

    他默默立于中宵庭中,心里似有两个自己在对话:

    “若服侍醉酒的官家,两个内人不更好么?为何小内人离开,却独留宝瑟在内?”

    “或许小内人行事不惬圣意,官家不许她伺候?”

    “那她为何行色匆匆,神色惊惶,还不忘关门?每次值宿的学士入对时,殿门都是敞开的。”

    “……今晚夜凉风急,关门又有何妨?”

    忽然,他有些鄙视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官家勤政,不喜声色,哪有召自己来置于门外不顾,而与内人寻欢作乐的道理?何况宝瑟对自己情深意重,岂会甘领圣恩?

    想通这点,他顿时振作精神,快速于庭中踱步,合手呵气取暖,紧锁的眉头也渐趋缓和。

    守门的内侍听见动静,回顾他,和颜道:“内翰如觉寒凉,不妨暂回翰苑,加一件衣裳再来。”

    他摇摇头:“不必,官家应该很快会召我入对,我万万不可离开。”

    然而一等再等,殿门始终未开。当他发现殿内烛火不知被谁熄灭时,霎时如坠深渊,感觉自己小心维系的一点希望也像这烛光一般被悄然捻灭。

    “也许,只是官家醉酒,宝瑟让他安歇了……”他向自己解释。

    另一个他冰冷地反驳:“如果这样,宝瑟会不出来向你说明一下么?”

    “也许,宝瑟在帐外服侍官家,不得辄离……”

    “宝瑟的职责只是伺候官家饮食,夜晚起居,自有专职的内人,她没有理由留在官家寝殿内。”

    似被冰棱扎心,又痛又冷。他停下踱步的足,僵立着紧盯那已无光影映出的窗格。

    “沈内翰,官家似乎安歇了,不如内翰先回去,若官家醒来,我再去翰苑传宣?”内侍见他神色有异,小心翼翼地问。

    他置若罔闻,并不回答。

    内侍再问一次,见他缄口不言,也就不再多说,任他继续立于风露中。

    他屏息静气,凝神聆听殿内声响。他听到夜风晃动廊庑下帘栊,听到落叶滚过殿前玉阶,听到远处隐隐传来的更漏声,甚至听到足边青砖缝隙里生出的小草承接的露珠自叶脉滑落的声音,但没有听到殿内传来的任何动静。

    她不会愿意的,他觉得她会出言抗拒,或是委屈地哭。

    然而并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一个弱女子,面对九五至尊的帝王,又能怎样?”他又开导自己,“无论发生什么,纵非她所愿,她也只能默默接受。造化弄人,不是她的错,不是她的错……”

    他开始想下回见到她是安慰她,再度表明心迹,还是闭口不提,佯装毫不知情。无奈心底血流成河,难抑一阵阵奔涌而出的痛楚,他颤巍巍地走到殿门外阶前,背对殿门,颓然坐下。

    他强迫自己不再想与此有关的事,举目前顾,试图借数梧桐上飘落的树叶转移注意力。

    一片、两片、三片……六十九、九十、九十一、九十二……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二十……唉,她,怎么样了?

    破晓时分,寝殿门自内开启,他牵挂了一宿的宝瑟终于从中出来。

    他几乎是一跃而起,立即整理衣冠,在她看向他时长揖为礼。

    她无声地缓步走到他身边,在她裙裾飘入他垂目所及的视野内之前,他先闻到了一缕柏木、龙脑与沉檀相融的香气。

    她来到他面前时这香味更加分明,显然是她身上传出的。

    但是,这种香味沉稳冷冽,多为男子所用,并非闺阁香。何况,她身为司膳内人,为防扰乱食物气味,一向不用香药薰衣。

    所以,这香是……他怆然抬首,本以为目光会触及她泪水莹莹的双眸,却不料闯入他眼中的是她半含喜半含羞的笑颜。

    与他对视一瞬,她飞霞扑面,愈发羞涩,低低地垂下头去,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她是想解释吧,或者,是想掩饰?沈瀚心下一恸,萧索地想,其实什么都不必说,我自会在心里为你解释,为你掩饰。

    而他似乎想多了,她最终什么都没说。她朝他敛衽为礼,便与他擦肩而过,匆匆离去,不知在想何事,甚至忘了通知他入殿面圣,最后还是守门的内侍代为传报,官家才召他入内的。

    这日无朝会,官家早晨仍留在寝殿。看上去除了眼圈微黑,官家精神尚佳,依然是往日镇静自若的模样,待沈瀚行礼后赐他座,与他闲聊,半晌不提草诏的事。

    沈瀚按捺不住,躬身询问:“陛下昨夜召臣入对,可是有词头要予臣?”

    “哦,朕本是想请卿草诏,但后来想了想,此事细节尚待斟酌,也不急于这一两日公布,也须待测算出个好日子……”官家漫不经心地说明,沈瀚却听得心下一沉,勉强笑道,“看来,官家要昭告天下的,是件喜事。”

    “嗯。”官家面无表情地简单肯定。

    官家没有多说什么,一位中年妇人却于此刻携一盒喜饼入内,请官家品鉴选择,愈发显示了宫中将有喜事。

    听门外内侍传报,沈瀚得知这位妇人是深受官家信赖的尚食刘娘子。

    刘尚食将食盒中喜饼一一取出,向官家展示,说:“这是妾刚做好的,请官家看看尝尝,纹样滋味可还妥当。待官家选定,妾再教御厨做了以供官家赐给臣僚。”

    那些喜饼皆表面印有龙凤、牡丹、如意云纹等吉祥纹样的面食糕点。官家略挑几个看看,道:“都还不错。不妨再用棠梂子、糯米粉和糖做一些圆欢喜,裹上糖浆,撒点干桂花,红红黄黄的,颜色喜庆,名字应景,味道好,她也爱吃。”

    刘尚食低首领命。官家一瞥尚在一侧默默聆听的沈瀚,含笑解释:“宫中许久没有喜事,这一桩,总须办得上心一点。”

    她也爱吃,她也爱吃……沈瀚心里反复默念这一句,暗想这圆欢喜似乎是京中美食,昔日在越州不曾见她吃过,想必是入宫后伺候官家饮食才随他口味爱上的。

    不免又觉莫名酸楚,恍恍惚惚地,一个僭越的问题竟脱口而出:“她……愿意么?”

    官家讶异地看着他,仿佛他提了个全天下最不可思议的问题,良久才垂下眼帘道:“愿意。如此美事,她怎会不愿意。”

    沈瀚不禁一哂,是在嘲笑自己:是呀,天下女子,谁会拒绝成为后妃?何况,官家本身也是个风度翩翩、二十多岁的青年。

    他偷眼打量官家,越看越觉得他俊逸不凡,周身好风仪,非自己能相提并论。

    “卿枯候一宿,辛苦了,早些回家歇息吧。”官家和言道。

    “陛下可还有旨意须臣草诏?”沈瀚欠身问。

    官家摆首:“没有了。稍后纵有,也让下一位值宿的学士拟吧。卿神情憔悴,还是回去好好休息。”

    在沈瀚告退之前,官家又招手命他近身,亲自将适才刘尚食奉上的喜饼交给他:“这些点心滋味颇佳,你带回去吃吧。”

    官家举手投足间,沈瀚清晰地闻到了他衣裳中逸出的柏木、龙脑、沉檀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