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5.林泓

时间:2020-09-12作者:米兰Lady

    5.林泓

    裴尚食的叙述,在说至她回到门边时戛然而止,心里回忆着所见情景,却难以向蒖蒖描述。蒖蒖从她沉默神情中猜到了事态进展,试探着问:“他们……有亲密举动?”

    裴尚食颔首。

    蒖蒖又问:“那尚食告诉先帝了?”

    “没有。”裴尚食否认。刘司膳与张医官之事令她感到震惊,但也并非不能理解。自己感情失意,见到二人两情相悦,虽面对非一般严峻的艰难险阻,仍抛却所有顾虑,相互表白,此刻除了理解,一种艳羡之情竟油然而生。她默默离开,退至院中较远处,并设法避免他人靠近。以后无论对谁都没有提过那天所见之事,包括先帝和刘司膳自己。

    “我没有告诉先帝,可是,两个人如果倾心相爱,是很难隐瞒的。但凡有一点见面的机会,那爱意就会像春天被雨露滋润过的种子,无可抑制地萌出新芽。何况,先帝是心思极细腻的人,刘司膳单纯活泼,在他目中就是个水晶琉璃人儿,他一眼就能看个通透,她心里爱谁,要藏,怎么藏得住呢?”裴尚食摆首叹息。

    “先帝喜欢刘司膳?”蒖蒖问。

    裴尚食道:“先帝从未让刘司膳侍寝,但对她自是与众不同,给予她的待遇,年节赏赐,不亚于众才人……这在内人中,只有仙韶院的菊夫人能相提并论。”

    这点蒖蒖以前听殷乳母罗氏提到过,说刘司膳与菊夫人当年在宫中是一时双璧,遂更好奇地追问:“那刘司膳和菊夫人认识么?她们会不会彼此敌视?”

    “认识。”裴尚食道,“刘司膳性格开朗,对先帝又无非分之想,自然不会敌视菊夫人。倒是菊夫人一心恋慕先帝,因此,起初对刘司膳不免有提防之心。后来有一次,菊夫人生病,不思茶饭,先帝让刘司膳料理菊夫人饮食。菊夫人对刘司膳冷眼相待,但刘司膳毫不介意,仍然天天乐呵呵地过去,悉心照顾菊夫人,菊夫人对她的敌意才渐渐化解,后来,甚至帮助她与张太医见面。可惜,很快被先帝发现了,三人都受到了处罚。但此后刘司膳与张太医的感情倒愈发炽烈,终于寻了机会,逃出宫去……可惜他们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刘司膳的踪迹被齐太师宅的人发现了,他们把她押回宅中,据说,她很快被私刑处死了。”

    虽此前已听说过刘司膳之死,但此刻再闻裴尚食提及,蒖蒖仍感怆然,嗟叹不已,末了又问裴尚食:“她被捕时张太医在哪里?后来也被齐家人寻到了么?”

    裴尚食答道:“这就不知道了。我猜,刘司膳被捕时张太医不在她身边,而她必然会誓死隐瞒他的踪迹……而宫中人至今也不知张太医的去向。”

    蒖蒖又问:“那菊夫人呢?她后来怎样了?”

    裴尚食道:“因受太后忌惮,她自请出宫,后来不知所终,宫中传说,她被太后……唉,也不知是真是假,总之从此杳无音讯。”

    说到这里,裴尚食着意看蒖蒖,语重心长地道:“我告诉你这些,是想提醒你,宫外人称我们女官为内夫人,就是视我们为官家的人。事实上,无论我们是否侍寝,都不会有自己选择良人的自由,私下与外界男子亲近,是大忌,若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日后你若有了心仪之人,不妨寻良机告诉官家,官家仁慈,多半会成全你。只是你切勿像刘司膳那样自作主张,有所隐瞒。私通之罪,任何君王都不会容忍,一旦事发,你们面临的便会是灭顶之灾。”

    这一番长谈后,蒖蒖感念裴尚食关爱提点,处处侍奉,愈发上心。而裴尚食也发现,为她打扫厨房的小黄门拭擦调料罐后会对照着手中一卷图画仔细核对那些瓶瓶罐罐的位置。裴尚食接过图卷细看,见上面描绘的是橱柜中物品,各调料所处之处更是用文字注明,分毫不差。

    裴尚食略一沉吟,便猜到了蒖蒖这样做的用意。蒖蒖从未在她面前流露过对她味觉的质疑,裴尚食也继续保持沉默,两人心照不宣,更有默契。裴尚食开始主动教蒖蒖厨艺,经常自己演示讲解一遍再让她如法烹饪,而不是仅让她旁观或品尝了再猜。蒖蒖厨艺因此再获进阶,对裴尚食更是感激,视她如师如母。两人日常相处仍严守礼数,但心里对对方都觉亲近不少。

    蒖蒖后来向裴尚食打听刘司膳当年在宫中有什么样的好友,想从中找到母亲的讯息,探知她旧事。裴尚食说:“刘司膳待人真诚友善,所以在宫中朋友不少,六尚内人中很多人都与她交好。”蒖蒖又问有没有跟刘司膳一样逃出宫的,“没有私逃的,”裴尚食摇摇头,但说:“被先帝或官家放出宫的倒是有许多。”

    人选太多,蒖蒖又没了找寻的方向。从母亲私藏的刘司膳《玉食批》看来,她们很可能认识,甚至是好友。有时候传说中的菊夫人影子在蒖蒖心中一闪而过,想到刘司膳与菊夫人的来往,她忍不住猜:“如果菊夫人当年没被太后处死,会不会……”然而她很快否定了心底那个几乎异想天开的念头:菊夫人不是“一心恋慕先帝”么?又怎会与人私奔生下我。何况她那样娇滴滴被收藏在金屋里的冷美人,怎会像妈妈一样荆钗布裙洗手做羹汤。而且,妈妈根本不会跳舞呀,从小到大,我从未见过妈妈的舞姿。

    这年夏天,一位刚从外地入京的年轻男子又成了宫中内人们争相传颂的传奇。

    去年冯婧拒绝参与设计聚景园后,柳婕妤向皇帝举荐了她的表弟,据说是位精于园林营造的人才。皇帝欣然接纳,召这位表弟入京。然而那表弟竟然不接旨,推辞说乡野之人才疏学浅,岂敢接此天家重任。皇帝再三邀请,表弟仍不来,只是看了宫中送去的聚景园图纸,略作修改,并向传旨的内臣说了自己的一些构想。内臣回宫后向皇帝及太后转述其思路,二位都甚感合意,太后便要皇帝一定要设法召他入京主持聚景园工程。皇帝让柳婕妤相助,柳婕妤遂亲笔给表弟写了封书信,表弟这才领命,于近日来到临安。

    皇帝封他为从六品的将作监丞、宣义郎,与授予状元的初阶官职相若。这位表弟入京后除参加朝会外就是去北大内与太后及修内司勾当官商议聚景园设计方案,暂未入后宫探望柳婕妤,而曾在朝会上或北大内见过他的内侍和女官提及他容颜风度都赞不绝口,颇有惊为天人之感。

    蒖蒖对陌生俊美男子的兴趣不如寻常年轻内人那般大,但听人议论多了未免也有些好奇,遂问曾随俪贵妃去北大内时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的冯婧:“柳婕妤的表弟有太子和二大王好看么?”

    冯婧想想,道:“都好看,但感觉不一样。二大王像早晨洒落在庭前的三尺阳光,温暖而明净;太子像神佛唇边慈悲的微笑,那种温柔令人心神俱宁;柳婕妤这位表弟呢……静若一潭清波,一池月光,动若谪仙降临,举止优雅,神情淡泊,不似凡尘中人。”

    蒖蒖笑道:“你形容他的言辞这么精雕细琢又动听,可见他绝非等闲之人。”

    冯婧含笑道:“只恨自己口拙,不能形容出他半分风仪。”

    “他容貌与柳婕妤相似么?”蒖蒖又问。

    冯婧摆首:“并不相似,但都是一等一的人才。也不知他们家承接了多少日月辉光,才生出了这么一对宛若天人的姐弟。”

    蒖蒖循着冯婧的描述试着在心里勾勒这位神仙表弟的形象,得到的轮廓总是模糊不清的。而不久之后皇帝命柳婕妤在芙蓉阁设午宴款待表弟,自己带蒖蒖同去,蒖蒖随即有了一睹其真容的机会。

    那日朝会后,蒖蒖随皇帝先往芙蓉阁。皇帝与柳婕妤在阁中叙谈,蒖蒖与几位内人侍立于阁门外,静待迎接那位神仙表弟。蒖蒖留意观察,发现众内人都描眉画眼贴花钿,靓妆之精致远超平日,心知她们是刻意想吸引神仙表弟注意,忍不住暗笑。近日在芙蓉阁伺候的内人庄绫子见了问她笑什么,蒖蒖低声道:“我猜你上一次如此打扮,是在太子选妃时。”

    庄绫子啐了一口,与她窃窃私语:“你且看着,等宣义郎到时,你一定会很后悔今日没有好好化妆。”

    蒖蒖笑道:“我与你赌五文钱,宣义郎没有太子好看,说不定连二大王都比不过。”

    庄绫子道:“好,我就拍出五文钱与你打赌。”

    她话音刚落,周遭便有一阵骚动,内人们纷纷交头接耳,目示山下栈道:“宣义郎来了!”

    蒖蒖朝她们所指方向看去,见一位身着绯色公服,戴白色方心曲领,腰系金涂带,悬银鱼袋,头着三梁冠的青年官员正沿着山上玉阶拾级而上。

    他的冠服呈现着俗世红尘赋予他的功名利禄,然而他身姿秀颀,略无矜色,长袍广袖地行走于岚色飘浮的山间,果然有谪仙一般的风致。

    他冠缨飘飘,渐行渐近,愈加清晰的容颜与蒖蒖千回百转梦里的人逐渐重合,如圭如璧,如琢如磨,就这样披着一身云霞,从她梦的彼端翩然而至。

    蒖蒖手捂胸口,一次次瞬目,终于确定是他。而这不真实的景象令她神思恍惚,待他进至阁门前,发现了她,径直走到她面前,她才定了定神,感觉到心底袭来的喜悦如同此刻玉阶两侧正在朝山巅蔓延的朱色,薰风一染,榴花开欲燃。

    他在她面前站定,目光与她愕然的眼相遇。她明明想笑,目中却感觉到一阵热潮。

    她略显惶然地低下头去,轻轻唤了一声:“林老师。”

    她感觉到了自己声音的颤抖。而他,容止端方地朝她深深一揖,郑重致意:“吴掌膳。”

    这个称呼从他口中唤出听起来格外陌生,蒖蒖愣在当场。

    林泓在众内人行礼之后的目送下启步入内,去见皇帝及婕妤。

    一待他身影消失,庄绫子即抓住蒖蒖手臂,激动地问:“蒖蒖,你认识他?”

    蒖蒖压抑住驿动的心绪,徐徐摆脱庄绫子的把持,淡淡道:“你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