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7.洛微

时间:2020-09-26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7.洛微

    林泓独自走向丽正门,蒖蒖想想,终究不放心,待他重新步入锦胭廊,自己又悄悄跟在他身后,欲送他至宫门处。接近锦胭廊尽头时,忽见赵皑与殷瑅迎面而来,两人均着窄袖劲装,背负弓箭,也不知从哪里狩猎归来,赵皑手提一只豪猪,哈哈笑着舞向殷瑅,殷瑅双手举着一只灰色野兔左突右挡,避免豪猪身上的刺碰到自己。两人在廊中嬉闹追逐着,状若七八岁的顽皮蒙童。

    林泓见状止步,静待他们嬉闹着走近。蒖蒖以手抚额,侧首闭目暗叹,只觉那两人幼稚之极,与之相较,面前的林泓愈发如芝兰玉树,清隽修皙。

    殷瑅先发现了林泓。他此前奉命带林泓往聚景园勘测过,是认得他的,顿时笑着上前见礼,并向赵皑介绍:“二大王,这是宣义郎,柳婕妤的表弟。”

    林泓向殷瑅还礼,旋即转向赵皑施礼,赵皑却看见了他身后的蒖蒖,笑容顿时消散,目光在林泓与蒖蒖身上略一逡巡,最后停滞于他们鞋履上,眉头不由微蹙。

    皇帝与柳婕妤今日在芙蓉阁宴请林泓,赵皑是知道的,见蒖蒖与林泓同行,亦猜到应是官家命蒖蒖送他出来。但林泓与蒖蒖鞋履边均沾有一些软泥,可见此行他们并非全走宫中主道。芙蓉阁至此,主道均为砖石台阶或木质地板,若不脱离台阶廊庑前往花圃密林,足上是不会沾染泥痕的。

    赵皑屏息举目,细细打量林泓,但觉他萧萧肃肃,仪态风度的确如传闻中一般卓尔不群,随即又发现他三梁冠一侧附着一点槐花。槐花林远离锦胭廊,这个时辰人迹罕至。想到此处,赵皑更是疑惑,再看蒖蒖,见她正在默默凝视林泓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连与自己行礼也忘了。

    心中难免泛酸,但赵皑努力抑制,不让心绪形于色,一转念,含笑迎向林泓,拱手道:“原来是林舅舅,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这声“舅舅”一出,其余三人均感诧异,林泓低目称“不敢当”,赵皑却上前热络地持林泓的手,引他转向蒖蒖,笑道:“蒖蒖,林舅舅是咱们长辈,你对他务必格外敬重,别失了礼数。送舅舅出宫,怎能走在他身后?应该走在前面,为他引路。”

    谁跟你是“咱们”!听他意思还把林老师硬塞给我做“舅舅”?蒖蒖忿忿想,默默对赵皑一番腹诽,然而碍于礼节,又不好当众驳斥,只得冷着脸含糊地应了一声,走到林泓前方。

    林泓见二人情形,心下有两分明白,朝赵皑欠身施礼道:“宫门就在前方,不必劳烦吴掌膳相送了。”

    赵皑点点头:“既如此,林舅舅早些回去安歇吧。”

    林泓向赵皑、殷瑅、蒖蒖一一致意告辞。

    待林泓远去,赵皑对蒖蒖微笑道:“我送你回尚食局。”

    蒖蒖冷冷道:“尊卑有别,不敢劳烦二大王相送。”朝他略施一礼,便转头离去。

    赵皑一哂,继续沿着锦胭廊回自己居处。殷瑅疾步跟上,好奇地问:“柳婕妤只是大王庶母,位分又不高,大王是官家嫡子,为何要称她表弟为舅舅?”

    赵皑淡淡道:“国朝崇尚礼仪,我身为宗室,理应为人表率,格外尊重戚里长辈。叫声‘舅舅’又如何?礼多人不怪。”

    “这样呀……”殷瑅似乎恍然大悟,挠挠头,又笑道,“说起来,我也是大王的长辈,以后大王是不是要改口叫叔叔?怪不好意思的……”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赵皑又提起豪猪作势朝殷瑅臀部挥去,“快走吧,殷瑅!”

    林泓很快向皇帝请辞,请他许自己回乡,皇帝自然不许,再三挽留,林泓去意已决,竟把冠服及连日来为聚景园绘制的图纸留于居所中,自己换上布衣,乘马离京。

    皇帝颇恼火,更有几分焦虑。太后一向不喜欢柳婕妤,自己接纳婕妤推荐让林泓参与聚景园设计,也是希望他的工作令太后满意,以改善太后与婕妤之间关系。起初不敢告诉太后林泓是柳婕妤表弟,而是先呈上林泓方案,待太后许可,又召林泓拜见太后,面谈细节,太后一见之下赞叹不已,连夸林泓好个人才,皇帝这才小心翼翼地告诉她林泓与柳婕妤的亲戚关系。太后虽有些不悦,但因的确欣赏林泓才华,也就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而林泓不知这层隐情,贸然辞官回乡,这该如何向太后解释?只怕太后会以为姐弟俩联手戏弄于她,日后更憎恶婕妤了。

    皇帝与柳婕妤说起这点,婕妤也惶恐不已,垂泪下拜道:“宁哥儿长居山中,似闲云野鹤,随性惯了,不懂规矩,不知轻重。是臣妾没教导好表弟,望官家责罚。臣妾甘领所有罪责,亦愿亲赴武夷山,带表弟回来。”

    “胡闹!”皇帝斥道,“你身为嫔御,岂有出宫远赴外郡之理?你表弟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久居宫中,说话竟也如此不知分寸!”

    柳婕妤泪落涟涟,伏拜于地,脱簪谢罪。

    蒖蒖旁观,亦知皇帝为难之处,遂寻了个两人独处的机会,向官家请命道:“官家,如若官家许可,奴或可前往武夷山,劝宣义郎回京。”

    “你?”皇帝诧异道,“你与他仅有一面之缘,有何把握说服他?”

    蒖蒖将一盏汤绽梅轻轻奉于皇帝面前,道:“宣义郎在奴入宫之前曾教过奴厨艺,这汤绽梅,以前的蟹酿橙、拨霞供……都是他教奴做的。我们有师徒之谊,奴知道他性情秉性,善加劝导,他或能听进去。”

    皇帝端详着她,沉吟良久,最后道:“好,你去试试。此去武夷山路途遥远,我派两名内侍送你去,务必尽早归来。太后那里,我暂且说林泓有家事要处理,须离京数日,待料理妥当,很快会回来。”

    蒖蒖在两名内侍护送下来到武夷山,到了问樵驿门边,只见辛三娘在园中饲喂仙鹤,却不见林泓身影。蒖蒖扬声唤三娘,辛三娘抬首看见她,霎那间亦忘了蒖蒖离开前她的不快,欣喜地招呼道:“蒖蒖,你回来了?快进来!”

    蒖蒖告诉辛三娘奉命寻找林泓之事,辛三娘说:“公子去年在苏州买了座园子,日前派人送来书信,说要去苏州住几天。你要寻他,稍后我给你地址,你照着去寻吧。”

    晚膳后安顿好那两位内侍住处,辛三娘又将蒖蒖引至她以前的房间,道:“你走后,公子也没让我动里面布置,还保持着你在时的样子,让我定期清洗被褥,应该是在等你回来。”

    蒖蒖环顾四周,但见房间雅洁如初,一榻一椅,一杯一盏,果然与当初一模一样,似乎她从未离开。

    “去年中秋节,公子晚上来这个房间,打开门窗看着月亮,独坐了一宿。”辛三娘道,“我与阿澈都猜,他是在思念你。”

    显然他在等她赴中秋之约。蒖蒖乍闻此事,不知是喜是悲,随三娘描述看林泓当初所坐之处,设想着他空守一夜的寂寥情形,眼圈顿时红了。在辛三娘追问下,说了自己当初必须入宫寻母的苦衷及母亲亡故的消息。

    辛三娘感慨一番,又握着蒖蒖的手,劝道:“你妈妈既已不在,你也没了留在宫中的必要。你与公子两情相悦,为何不在一起?虽说你入了宫,但只是做女官,仍有出宫的机会。日后官家要放宫人出宫,你就出言请求,据说官家待人最是宽仁,想必会同意的。”

    蒖蒖默然,须臾恻然一笑,道:“我在宫中,看见‘洛神’了。”

    辛三娘一愣,蒖蒖又进一步说明:“阿澈说的洛神,三娘说的送子娘娘……林老师天天守着的那幅画。”

    “你看见柳洛微了?”辛三娘问。

    蒖蒖黯然道:“林老师真正喜欢的人,是她吧?”

    “唉,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辛三娘一叹,决定告诉她这段往事,“公子父亲在临安去世后,夫人带着他回武夷山居住。公子五岁那年,有位年轻妇人带着一个八岁的女孩来找夫人,说她姓玉,是那女孩的乳母,那女孩姓柳,是公子的表姐,她们从岭南来,因为岭南那年疫病肆虐,那小姑娘父母都染疾身亡,乳母只得带着她来投靠林家。随后她取出若干文书证明了身份。公子父亲的确有一位表妹嫁到岭南,只是相隔甚远,多年未联系了。夫人见那小姑娘生得玉雪可爱,人又懂事,很喜欢她,便收留了她与她乳母。这个小姑娘,就是洛微。”

    蒖蒖点点头:“这我听官家和柳婕妤说起过,后来林夫人也病逝了,从此两个小孩相依为命地长大。”

    “可不是么,家里只有他们是亲人,所以格外亲近。公子很依恋洛微,天天跟在她后面……”辛三娘又道,“说来奇怪,那玉氏虽然是乳母,但人生得美,肌肤雪白,不像岭南人。而且她不但会烹饪,还会弹琴跳舞,谈吐也像是大户人家见过世面的人。她教洛微从小学习音律舞蹈和厨艺,还让她跟着公子读书,每日从早学到晚,洛微若露出疲惫神情或偷空休息,就会受到她斥责……”

    蒖蒖讶异道:“她只是乳母,竟敢斥责主人家小娘子?”

    辛三娘道:“是呢,我们也觉得奇怪,她管教洛微非常严厉,当着我们面呵斥,背着人有时还会鞭打洛微。有次被公子发现了,护着洛微怒斥玉氏,她才有所收敛。我们觉得她行为过分,多次规劝,她说洛微父母希望她成长为一个既通晓琴棋书画,又会做一手好菜,日后能相夫教子的淑女,自己监督姑娘,是顺应她父母遗愿而为。我们便不好多说什么,倒是公子,很讨厌她,越发与洛微形影不离,保护着洛微,不让玉氏打骂她……后来他们年岁渐长,林家的人都希望公子与洛微能顺理成章地成亲,但玉氏不愿意,管束洛微更加严了,绝不许公子与洛微独处。洛微十八岁那年,官家要选民间女子入宫,玉氏就瞒着我们,悄悄带洛微去应选,选上快走了才告诉我们。公子大哭,恳求洛微留下,洛微虽然不舍,但在玉氏紧盯下,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叹气。出发那天,玉氏和洛微天还没亮就下山了,想避免公子挽留阻止,但她们走后不久公子就发现了,深秋的黎明,十分寒冷,公子披着件单衣就奔出去追洛微。跑到河边终于追上,公子都抓住洛微的手了,可洛微还是抽出手,决然上船走了。公子一动不动,呆呆地站在河边目送她,直到中午才被我们强拽回去。后来他大病一场,这期间我悄悄把洛微留下的用具什物都处理了,怕他看见触景生情,也不许阿澈他们再提洛微。他病好后也没再问起,但自己画了那幅画,挂在房中终日看着……”

    说到这里她停下来,拍拍蒖蒖的手,朝她微笑道:“后来你来了,公子才又有了些生气,会笑了。我想过了这么多年,那些爱慕虚荣的人,多多少少他总会淡忘。洛微已成官家娘子,事实无法改变,他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要你用点心,好生与他相处,他一定会忘记洛微,接纳你的。”

    次日晨,辛三娘送蒖蒖到渡口,拉着蒖蒖手反复叮咛:“到了苏州,与公子多玩几天呀,别急着回宫……公子的园子很大,足够你住,可别在外面找客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