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8.拾一园

时间:2020-09-26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8.拾一园

    赵皑午后在清华阁中饮茶常由凤仙伺候,这日凤仙奉茶具入书房,赵皑略看看,问:“今日不点茶,改煮茶了?”

    “是。”凤仙一壁安置茶炉铫子一壁微笑道,“宣义郎从武夷山带了些茗茶献给官家,官家觉得好,便分了几份给诸皇子。这是蒖蒖离京前亲自送来的,还细细教了奴如何掌握烹煮火候。”

    赵皑十分诧异:“蒖蒖离京?去哪了?”

    “她没与大王说么?”凤仙睁目看向赵皑,旋即说明,“宣义郎辞官要归故里,官家让蒖蒖去寻他,务必要把他劝回来。”

    赵皑“啪”地把手中的书抛到案上,蹙眉追问:“官家为何让她去寻?她一个女官,离京去寻访外界男子,成何体统!”

    凤仙停下拨茶的手,面朝赵皑,认真作答:“也是机缘巧合。宣义郎林泓,别号问樵先生,也是蒖蒖入宫前教她厨艺的先生。”

    凤仙随即把蒖蒖与林泓的渊源述说了一遍,又道:“他们师徒虽然只在问樵驿相处过数月,但论知己之情,未必逊于朝夕相对十数年的同窗好友。人都说宣义郎性情淡泊,可才子疏狂也是难免的。官家或认为,他圣旨都敢不接,大概也只有蒖蒖的话能听进去了。”

    那句“在问樵驿相处过数月”如刀锋一般在赵皑心头掠过。此前他在锦胭廊看见蒖蒖与林泓同行,猜到二人曾私自前往槐花林,然而当时以为他们毕竟是初次相见,蒖蒖虽活泼,但大事不糊涂,不会轻易受男子引诱,所以虽颇不快,但也未多想。而今得知他们竟然有师徒关系,曾在问樵驿日夜相对,那槐花林之行只怕就不会是简单的叙旧了。

    越想越恼火,更不敢猜他们在宫外会如何相处,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就要往大门外去。

    “大王!”凤仙迅速起身跟上,在他身后唤道,“你是又想寻个借口去慈福宫求太后许你出京么?”

    这的确是赵皑惯用的方法。宗室未获皇帝恩准是不能离京的,赵皑仗着太后溺爱,常借口为太后寻物寻人要太后向官家提出许自己外出。皇帝做皇子时受限颇多,深感此身不自由之苦,因此也睁一眼闭一眼,对赵皑行动管束不甚严,赵皑因而每每如愿以偿。这次也想再行此计,不料被凤仙一语道破,步履便滞了一滞。

    凤仙走至他面前,朝他郑重一福,柔声道:“大王,奴家斗胆,想请大王听奴一言:官家希望看见的大王,是位睿智、勤学,文可定邦国,武可驱鞑虏的英才俊杰,而非一个耽于情爱的纨绔子弟。大王如今出京,虽有借口,但大王素日对蒖蒖的关切之情官家看在眼里,岂会不知大王真正目的?大王若一意孤行定要去寻蒖蒖,一定会大损大王在君父目中的形象。”

    “他将我看成纨绔子弟又如何?”赵皑一哂,“我又非太子,不必承担安邦定国的重任。宗室的职责就是做个富贵闲人,这是国朝家法规定的,我为何不能顺应心意行事?”

    凤仙凝眸直视他,与之前在赵皑之前惯常的低眉顺目的神情不同,目光显得格外冷静而坚定:“恕奴直言:如今国本虽立,日后却未必没有变数。东宫一向不甚康宁,异日若有变故,接任储君的就是大王。大王如今宜自勉励,文韬武略、品性德行都要磨砺增进,以免机会到来时毫无准备。”

    “凤仙,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皑很是震惊,迎上那殷殷锁定他的目光,声音低了两分,“这话若传出去,罪同谋逆。”

    凤仙当即跪下,轻声请罪,旋即又抬起头来,恳切劝赵皑道:“凤仙知罪,但这话句句出自肺腑,也是大家都明白,但不会与大王说的道理。凤仙冒死说出,惟望大王三思,权衡利弊,顾全大局,勿擅离京师。”

    赵皑沉默不语。凤仙窥探着他神色,徐徐站起来,去握他手腕,想牵引他回去,柔声道:“大王,奴听说,今日稍晚些时候官家会去教场骑射习武,大王不妨现在就去换戎装,在官家到来之前先去教场……”

    赵皑冷冷地拂落她伸过来的手。

    “你想得太多了。”阔步出门前,他抛给凤仙这句话,“姑娘太会算计,就不可爱。”

    林泓苏州的园子名为“拾一”,位于城南沧浪亭之侧。蒖蒖一行到达时正巧见阿澈开门出来。阿澈见了蒖蒖也是大喜,上前好一阵寒暄,问了半晌蒖蒖近况才一拍头:“哎呀,我怎么糊涂了,你肯定是来找公子的呀……快进来快进来!”

    进至园中,只见一池如镜,水色缥碧,岸边花不甚多,倒是幽篁成林,日光穿竹,光影掠过层峦叠嶂的湖山石,会合于轩户之间。园中颇幽静,偶有清风梳过,间或好鸟相鸣,嘤嘤成韵。

    林泓一袭白衣,头戴斗笠,正坐在池畔一块山石上垂钓,看见蒖蒖也不太惊讶,让她坐下旁观。蒖蒖遂趁机讲述太后官家对他的期待,许以的富贵。林泓一直沉默,待钓上一条鱼,看了看,依旧放回水中,才对蒖蒖道:“不必劝了,我不会回京的。”

    他带她攀上湖山石垒成的山巅,目示对面沧浪亭:“当年苏舜钦不堪朝中倾轧,获罪遭贬谪,在苏州建了沧浪亭,觞而浩歌,鱼鸟共乐,感叹说:‘返思向之汩汩荣辱之场,日与锱铢利害相磨戛,隔此真趣,不亦鄙哉。’他豪迈旷达,胸怀壮志,尚不能容身于那荣辱之场,何况我这天性散漫之人。这些年我虽未为官,但屡次为权贵营造园林,官场百态,亦耳闻目睹不少。仕宦溺人,不若安于冲旷。这个道理,我不想在宦海沉浮多年后,回到这里,再写篇《拾一园记》来感慨。”

    “那‘拾一’是什么意思?”蒖蒖问。

    林泓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归于此处,如重拾其‘一’,化繁为简,涤除杂念,秉持初心,不为外物所羁绊。”

    这番话蒖蒖不是很明白,踟蹰着,还在想柳婕妤的尴尬处境是否在他不欲受其羁绊的“外物‘之列,他却止住蒖蒖话头,含笑道:“你旅途奔波,想必十分劳累,暂且在园子里稍事休息,晚间我设宴为你们接风。你若有兴致,我带你夜游苏州,略尽这半个地主之谊。”

    晚膳时林泓命阿澈取出美酒以待宾客。护送蒖蒖前来的两位内臣一位是四十多岁的内侍殿头史怀恩,另一位是二十出头的内侍高班莫思谨。史怀恩老成持重,一路小心照顾蒖蒖,兼监视约束她行为。莫思谨年轻,性子活泛许多,对外界充满好奇心,一路伺机四处游览,兴致比蒖蒖还高。那史怀恩别无所好,独爱美酒,既见林泓佳酿,又有蒖蒖莫思谨劝酒,不免贪杯,一番畅饮之后即醉得不省人事,被阿澈搀扶着去客房歇息。莫思谨见状喜不自禁,寻了个购物的借口即欢欢乐乐地出门闲逛去了,剩下蒖蒖与林泓哑然失笑,原以为他们要出游不免带两人同行,不想如今看来竟是被那两人撇下了。

    苏州与临安相较,亦有画舫笙歌,楼台金粉,而城中小桥流水甚多,水岸曲径窈窕深邃,景致秀丽。夜间灯火繁盛,河边酒肆相连,门前车水马龙,游人如织。其中一酒楼店面宽阔,高达三层,颇显华侈,蒖蒖止步仰首看上方,林泓以为她对此有兴趣,遂邀她前往。蒖蒖见这店帘幕飘飘,吊窗之外花竹掩映,又听传来阵阵伎乐女声,担心其中有妓侑酒,忙拉着林泓离去,另选了一家小酒肆。

    这小酒肆单层三间,面朝河岸开敞布置,厅堂中摆了十多桌,两侧另有屏风隔出少许雅阁。两人入内,店家说雅阁客满,蒖蒖便在厅堂中挑了一可观河景处入座,随后略点了些茶水果子和点心。

    此时江蟹正肥,邻座桌上有一大盘,个个蒸得红艳艳地,肚脐处亦透出橙红色,煞是诱人,引得蒖蒖不由多看了两眼,林泓遂唤来侍者,为她点了两只。

    无论饮食果子及螃蟹,林泓都未动箸,只是含笑让蒖蒖品尝。蒖蒖才想起林泓性好洁,一定不会进酒肆饮食,此次完全是为陪伴自己才进来,顿时觉出一丝暖意,但又不好意思独自进食,在林泓劝导下才端坐着引箸搛了些小点心,努力以淑女的姿态送进口中小心咀嚼,唯恐被他看见任何不雅吃相。故此,那吃起来异常麻烦的螃蟹是不敢动了。

    这小酒肆不免有市井俗人,不远处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高谈阔论:“我从这一对对的男女点的饮食和吃相中便可看出他们是何关系。你看那对……”他指着门边那桌的一对中年男女,“那妇人吃螃蟹直接上手掰开,牙齿把蟹螯咬得嘎嘣响,坐她对面的男人看都不看,埋头吃面,肯定是老夫老妻。”

    随即又指着另一对二十多岁光景的,点评道:“你看他们桌上的食物,都是样子好看,但又贵又吃不饱的,说明他们刚刚认识,很可能是在相亲。”

    他同伴听得连连颔首,频频称是。他越发得意,转顾四周,这次目光投向蒖蒖与林泓,打量两下又笑道:“这一对嘛,男的点了螃蟹,觉得两人可以同吃此物,但那小娘子碍于颜面,不好意思当着他面啃,应该是眉来眼去了一段时日,但还没勾搭上的。”

    蒖蒖听了脸顿时火辣辣地,又羞又恼怒,正欲开口斥责,林泓却轻轻摆首,低声道:“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林泓随即拾起一只江蟹,又取一双洁净的尖头银箸,驾轻就熟地揭开蟹盖,以银箸刺、挑、拨、搛,不久后即拆出除了螯足的整只蟹肉,盛于盘中。这一串动作流畅如行云流水,他神情也始终恬淡自若,最后从容不迫地将蟹肉推至蒖蒖面前。

    “可以吃了。”他微笑对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