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0.湖山石边

时间:2020-09-26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10.湖山石边

    这一夜蒖蒖按赵皑的安排宿于融秋园,而赵皑果然跟着林泓回拾一园,并婉拒林泓给他准备的客房,反复要求与林泓同居一室。林泓无奈,只得吩咐阿澈铺一套被褥于自己饮茶时所用的禅榻上,供赵皑使用。

    林泓的床与禅榻相隔约两丈余,两人分别卧下后,赵皑主动找林泓攀谈,打听林泓与蒖蒖之间的事,林泓却轻描淡写地两句带过,倒是把话题引至灾情及绍兴流民之上,与他说了半宿,请他回京后把实情奏知官家。

    赵皑听说绍兴流民来到苏州的颇多,居无定所,每每沦落至沿街乞讨,遂问:“常平仓钱粮可用于赈济灾民,州府何不开仓取钱粮安置这些灾民?”

    常平仓是各地州府设置的仓库,每年在所收赋税中抽取一定份额,在粮价低的季节大量收购粮食,待市场粮价升高时又以较低价格卖出,以平抑粮价,同时也借此储备粮食,以备粮荒时赈济所用。

    林泓道:“开常平仓取钱粮须先经朝廷批准,今年苏州也有灾情,此前州府已上报朝廷后开过一次常平仓。而今这些流民自外地来,州府大概认为非自己所辖,不欲以本地常平仓救济。”

    赵皑听后若有所思,渐渐无话了。

    次日蒖蒖自融秋园过来,见阿澈带着几名仆人正在将园子仓房中囤的粮食分装进若干小袋中,忙得热火朝天,霎时便明白了,问阿澈:“是林老师让你们用园中粮食接济灾民的吧?”

    阿澈称是,旋即一叹:“这些粮食是公子以前囤的,看起来不少,但灾民太多,只怕很快就散完了。”

    蒖蒖想了想,也不先去见林泓,而是找到史怀恩与莫思谨,跟他们说:“你们把宣义郎要在拾一园派发粮食接济灾民的消息写下来,速去找家可印刷小报的作坊,印成一千份小报,找几个人在苏州大街小巷散发。”

    “一千份?”史怀恩瞠目道,“没必要吧?我看拾一园的粮食也不甚多,但凡有几个人领了,回去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灾民就知道了,都会来领的,完全不必印小报,就算要印,一千份也太多了。”

    蒖蒖微笑道:“没错,就一千份。你们就按我说的做,尽快印好去散发。”

    史怀恩与莫思谨面面相觑,一头雾水。而此时赵皑出现在门边,负手踱步入内,带着一脸了然的笑,对他们道:“照吴掌膳的意思去办,只是一千份太少了,得印三千份……印刷的钱,我出。”

    翌日粮食备好,小报也印刷好,史怀恩按蒖蒖的吩咐让人四处散发。阿澈等人将分装好的粮食搬到拾一园大门外,招呼灾民来取,很快大门口便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聚起了许多人。

    林泓立于园中湖山石垒成的小山丘之上,那里地势高,可眺望大门外景象。未几蒖蒖也登上山丘,站在他身边与他一同观察灾民领粮食的情况。而赵皑那日晨与林泓说了句要去一趟州府衙署,便早早离开,半天不见回来。

    来领粮食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手中兀自攥着那张小报,从衣着口音上判断,其中有很多本地居民,并非受灾流民。刚至午时,准备的粮食已发送完毕,仍有许多等候的人未领到,更多手持小报的人却还在源源不断地涌来。

    阿澈向众人拱手致歉,说今日赈济结束,请大家回去。众人哪里肯听,一个个挥舞着小报,纷纷说,你家主人大肆宣扬赠粮之事,结果只准备这么一点,莫不是想沽名钓誉,戏弄百姓。

    阿澈无法,只得拾了张小报匆匆奔回园中递给林泓,说明这情况。林泓展开一看,随即眉头一蹙,转顾蒖蒖:“这是你做的?”

    蒖蒖也不隐瞒,坦言承认:“是我让人印的。林老师想代州府赈济灾民,固然出于善心,原是好事,但你并非富比陶朱,灾民成千上万,你一人怎么接济得过来?”

    林泓侧首,无言以对。蒖蒖略靠近他一步,劝道:“我听官家说过,沧浪亭的名字是取‘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之意。君子处世,遇治则仕,遇乱则隐。若皇帝昏庸、朝廷腐败,君子韬光养晦,隐居避世,自然无可厚非,但如今官家圣明,即位以来一直励精图治,希望重用贤臣,惩恶除弊,以强国富民,使天下更加安定。他求贤若渴,而你有才,也有兼济天下的心,为什么不去京城做官,直接向官家表达你的政见,做一个可以影响官家决策,有助于兴国安邦的贤臣?”

    林泓沉吟不答,蒖蒖又道:“我在问樵驿时,你常劝我惜物,说世间万物,从孕育到长成,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要懂得爱惜,妥善使用,用到实处勿浪费。而你寒窗苦读十数年,才华难道仅仅是用来作几篇诗赋的么?有才却屈居一隅,不与世人分享,才是最大的浪费。”

    此时大门外索要粮食的人只增不减,已将门前大道堵得水泄不通。有几个地痞无赖混迹其中,高声引领众人讨粮食。阿澈再次出去解释,说园中已无存粮,无赖们又喊道:“你家主人既建了这么大个园子,想必存的钱也少不了。如果没粮食,拿钱出来分发也行。”

    阿澈说主人并非富豪,园中也无现钱,而那些人压根不信,一个个叫嚣着今日一定要领到钱粮。其余流民情绪亦被煽动,经地痞们带头,竟冲进了园中。

    山丘上的林泓见势不妙,立即拉着蒖蒖下山,避入湖山石中部一个洞穴中。

    那洞穴曲径蜿蜒,原是通向后方用作居所的楼阁,但此刻林泓见涌入园中的人都在冲向屋舍,也不敢冒险回去,便在洞穴深处找了个光线较暗的隐蔽处,与蒖蒖暂避于此。

    须臾,外面一阵喧嚣,有步履声响起,像是有人正在快步进来,蒖蒖一惊,也不及多想,转身将林泓推进角落里一个内凹处,自己背朝外,以自己身体挡住他。

    林泓一愣,旋即明白她此举是欲保护他,顿时搂住蒖蒖的腰,迅雷不及掩耳的一瞬,已将她拉来与自己调换了位置,并且拥紧她,把她锁于自己怀中,不让她再动。

    两人屏息静气相依而立,好在进入洞穴的人很快沿主道奔了出去,并未发现内凹处的他们。

    过了许久,洞穴外的喧嚣声渐渐平息,也不知那些人是否打砸抢一番后散去,园中似乎恢复了以往的安宁。林泓稍稍放下心,轻轻拍拍蒖蒖的背,跟她说:“我们可以出去了。”

    蒖蒖却开始呜咽:“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们会冲进来……”

    “没关系,”林泓和言道,“你说得对,我这点救济的粮食对灾民来说确实是杯水车薪,以前想得太简单了。今日之事,算是一个教训。”

    蒖蒖却越想越难过,两肩微颤,难抑泣声,眼泪接连坠落。

    林泓又劝又哄,不时拍拍她好言抚慰,蒖蒖却哭得更大声了,林泓听得心乱如麻,手足无措,须臾,将她一把揽回怀中,低首吻去了她刚涌出的一滴泪。

    这次触碰令蒖蒖周身一颤,悲声顿止。她愣愣地盯着林泓看半晌,只见林泓向她露出微笑,晦暗的光线中,他正温柔注视着她的眼睛仍亮如星辰。

    她忽然双手搂住他脖子,仰首吻向他微笑的唇。

    她笨拙地噙住了他的下唇,然而随后该如何做却也不知道了。

    他似乎被她此举惊到,身体僵硬,一动未动,更遑论回应。

    她想了想,不轻不重地咬了他下唇一口。

    他不免吃痛,下意识地推开她,随即忍俊不禁地侧首笑了笑,又靠近她,低首看她,无声地再度扬起了唇角。

    她好像困惑多于害羞,圆睁双目仍在打量他嘴唇,状若思考。

    看来此事她也需要他的教导。好似被一卷温暖的浪花忽然撞击,这念头令他心旌摇曳,一时间所有的禁忌与顾虑尽数忘却,下一瞬即掬起她的脸,闭目,徐徐吻向她湿润的睫毛。

    她心怦怦地跳,忙阖上了双目。

    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右眼睑,又转而吻了左眼睑,令她不再有机会睁眼。然后,他略略低首,让自己的唇触碰到了她的双唇。

    只轻触一下即离开,似两只鱼儿在水中的亲吻。

    她的唇润泽柔嫩,有新鲜荔枝果肉的触感。她气息甘甜,有安息香糖果般的香味。

    他如品醇酒,竟有两分醉意,不自禁地继续接近她,以便进行下一步的尝试。

    但这次他尚未碰到她,便闻有人在洞穴外重重咳嗽一声,然后扬声道:“出来吧,没事了。”

    林泓听出是阿澈的声音,略定了定神,即牵了蒖蒖手朝外走。走到洞口,见阿澈守在那里,见了他们颇显尴尬地笑笑,然后努嘴向前方,示意他们看。

    林泓与蒖蒖循着那方向望去,见赵皑手握一柄剑,分开两膝坐在对面的山石上,正黑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