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2.烧尾宴

时间:2020-09-26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12.烧尾宴

    次日林泓随蒖蒖一行回京,赵皑亦与他们同行,策马紧跟林泓,寸步不离。蒖蒖见林泓眼圈颇黑,气色不佳,遂问他是否昨夜未休息好,不待林泓开口,赵皑先就笑道:“我从未见过舅舅这般勤奋好学的人。昨晚他独自在窗边坐着秉烛读书,我催他几次他都不愿躺下睡觉,我只好先睡了,夤夜醒来见他还在看书。今早我起床时他伏案而眠,但睡得也不安稳,一听些许声响就醒了,手里兀自握着那卷书……原来才子都是这样苦读出来的,望尘莫及,望尘莫及。”

    蒖蒖心知林泓是不愿与赵皑同宿才独坐不眠的,然而也不便公然说出真相抢白赵皑,只得暗地里狠狠瞪他一眼。赵皑佯装未觉,一笑而过,而林泓乘马行于他们前方,面上仍是不喜不恼,对昨夜之事不置一辞。

    回到宫中,赵皑先去见了父亲,将沿途耳闻目睹的灾情流民情况奏知皇帝,而知平江府徐济川自劾的劄子也很快送至临安,皇帝阅后果然没有处罚他,而是如赵皑所料,在朝堂上肯定了他及时开仓赈济流民的决策,对他公开嘉奖。随后派纪景澜赴绍兴,将隐瞒灾情、赈灾不力的绍兴知府及相关官员免职,重新任命清正廉洁的官吏主持赈灾之事。

    徐济川的劄子中没有提及赵皑的指点,赵皑原也不想皇帝知道他在外与朝廷命官有所接触,徐济川此举正中其下怀。皇帝对赵皑出京一事十分不满,本欲罚他,但念及他一路不忘观察灾情,心怀黎民,也就不忍苛责,酝酿过的惩罚也不了了之了。

    皇帝召见林泓,林泓自请擅自离京之罪,皇帝虽不乐,但仍表示了对他的器重与期待,要他承诺不再如此任性行事。林泓应承,叩谢皇恩,并请皇帝允许他为官家奉上一席“烧尾宴”。

    烧尾宴源自唐代。士子身份迁升,例如登科、荣进或迁除,同僚及友人每每设盛宴慰贺,另外大臣初拜官,按例会献食于天子,因这两种情况设下的宴席,都称为“烧尾宴”。如今林泓循拜官之例请求献食于官家,官家自然也欣然许可,但嘱咐道:“我一人吃不了许多,不必铺张,略做几道即可……我听说宫外人身份不同,喜食的菜肴风味也各不相同,大致可分为官府菜、文人菜和庶民菜。不如你便每种风味各做一两道给我尝尝。”

    林泓当即答应,回去稍作准备,三日后入宫,按皇帝的安排借用御厨房,也不要人协助,独自做出了三种风格迥异的菜肴。

    首先奉上的是两道官府菜:缠花云梦肉与水炼犊。

    那缠花云梦肉是切好的凉食肉片,肉片呈圆形,外层表皮红褐色,横断面可见其中脂肪洁白,瘦肉呈粉色,又有晶莹的肉皮线条旋舞于内,与脂肪相绕,状若流云。

    蒖蒖一见肉的色泽纤维已知是猪肘所做,暗暗诧异林泓竟选用这他一向鄙视的肉类。林泓按宫规请她先尝,蒖蒖搛一片入口,很快猜到这缠花云梦肉的做法:取猪肘剔去骨头,腌制后连皮带肉摊好拍平,卷成圆筒状,用布包裹,以绳缠捆,投入酱汤煮熟,待冷却后解开包裹切片。

    用的是肉香浓郁的猪肉,入口但觉满口脂香,余味悠长,脂肪细腻,瘦肉软嫩,肉皮略带韧性,嚼起来层次丰富,这些都是很好的,但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太咸了,倒不是令人无法忍受,但食者吃完一片会很想立即去饮汤水。

    皇帝食用后的反应也证实了这点,他咽下一片缠花云梦肉后便举酒盏饮了一口。但他没有立刻点明这个缺点,而是含笑问林泓:“我听说国朝士大夫都不喜豚肉,怎么宣义郎今日以此做官府菜?”

    林泓欠身道:“士大夫不喜豚肉,但这一道上至宰相,下至州府官员,几乎无人不爱。因为唐人韦巨源官拜尚书左仆射时,敬奉中宗皇帝的烧尾宴中,便有这道缠花云梦肉。后人食此以为吉兆,所以官府菜中常见。”

    第二道名为“水炼犊”,蒖蒖却尝出食材并非小牛肉,而是用极嫩的北方羊肉置于玫瑰水中煮到断生,再切成小块焦烤,同时洒上盐及泊夫兰、安息茴香的细末。外焦里嫩,玫瑰、泊夫兰与安息茴香勾兑出一种妖娆的异域香,食之甚美。只是,盐还是放多了。

    皇帝尝了也道好,盛赞调料香味及肉的双重口感,但向林泓提出疑问:“你说此肉名为水炼犊,却为何用的是羊肉?”

    林泓答道:“这道菜在官府中用的是小牛肉,但臣不欲取小牛肉,所以用羊肉代之。”

    皇帝顿时明了,叹道:“牛是耕畜,无论宫眷或百姓,亦常用牛车,故此朝廷一向不提倡食用牛肉,宫中若非祭祀,也不杀牛。没想到各地官员无所忌惮,非但食牛肉,还杀小牛犊……唉,‘方生勿折’的道理想必早已被他们抛诸脑后。”

    皇帝搁下银箸,愀然不乐。蒖蒖立即命人撤去这道水炼犊,示意林泓再上新菜。

    林泓随后呈上的是两道文人菜。

    一道是新鲜菊苗焯水后裹上甘草水与山药粉调成的粉浆,再以油煎炸而成的“菊苗煎”,皇帝尝后赞取材与味道之清雅,道:“爽然有楚畹之风。”

    另一道是极细的绿色面条,盛在水晶盘中,碧鲜可爱。林泓请皇帝调入一旁附上的醋与酱,皇帝依言调味食用,旋即双目一亮,对蒖蒖道:“这面条中似乎有菜汁,但清香殊异,不同于日常所见蔬菜,是如何制成?”

    蒖蒖也是首次品尝,不由一愣,赧然道:“其中所用的菜,奴也没尝出来……”

    “是槐叶。”林泓语气温和地代她解释,目中隐隐含笑,“精选槐叶之高秀者,以滚水略浸片刻,再研细,滤出清汁,和面做成面条,名‘槐叶淘’。这食物杜甫亦曾做过,还赋诗一首,其中道:‘万里露寒殿,开冰清玉壶。君王纳凉晚,此味亦时须。’今夜犹带暑气,官家以此消暑,正应了此景。”

    皇帝笑道:“此前官府菜皆肉食,味虽香浓,但稍显油腻。而这山林之味一入口,顿觉神清气爽,齿颊留香。”想想又道,“而且这两道文人菜肴咸淡合宜,刚才的官府菜盐味太重,是否腌制过头导致?”

    林泓从容答道:“山林之人,无欲无求,口味自然清淡。而达官贵人常爱丰腴厚味,重油重盐不足为奇。”

    皇帝点点头,饮了一盏酒,又命林泓上庶民菜。

    庶民菜林泓只做了一道,此刻由院子家送至嘉明殿内,殿中内侍打开食盒,将菜肴取出,奉给林泓,林泓亲自端着,送至蒖蒖面前。

    此前的官府菜容器用金器,文人菜用银器,而这一道用的竟是粗瓷盘子,里面盛着一堆黄黄白白的糊状物,有米及豆类的渣滓,其中还杂有一些谷类硬壳。

    看起来像糟糠。蒖蒖十分困惑地取少许品尝,旋即更诧异了,睁大双目看向林泓,而林泓镇静地朝她微微颔首,示意可请官家食用。

    蒖蒖见状知他必有深意,亦只得将这道庶民菜奉与官家。

    官家见此菜形状也是一怔,但转念一想,觉得林泓崇尚自然之味,此菜虽然看起来像糟糠,却也可能调味自有其精妙处,或蕴含仙酿之味亦未可知。于是欣然舀了一大勺送入口中。

    他原本准备向林泓露出的笑容瞬间消散无踪,愣了一瞬后忙不迭地将口中食物吐了出来。

    看起来像糟糠,吃起来就是糟糠,无任何咸味,倒是隐约透出一股馊味。

    皇帝吐了之后接过蒖蒖匆忙递来的面巾拭净嘴,随即将面巾重重抛在地上,拍案斥道:“你这是何意?”

    林泓并不惊惶,离座面向皇帝下拜道:“官家今日通过这几道菜品味到的,便是官府菜、文人与庶民菜的差异:重盐、淡盐与无盐。朱门酒肉,必求厚味;文人淡泊,尚可自足;庶民贫贱,何论甘苦!”

    皇帝默然,须臾缓缓问林泓:“所以,你是借菜进谏,直指盐钞之弊?”

    林泓叩首,道:“国朝施行盐钞法,命州县置务拘卖,原是为抑制盐商暴利,稳定盐价,造福于民。怎奈部分州县盐司官吏借此牟利,压榨盐户,勒索盐商,甚至以口食盐名义逼迫百姓买劣质盐。此中弊端,尤以福建路为甚,盐户常有因此破产者,民众虽付高价亦难及时获得食盐,不免民怨沸腾。此事关系民生,若置之不理,一旦积怨爆发,恐非社稷之福。”

    林泓又就盐钞弊端将自己所见所闻讲述一遍,皇帝沉吟,片刻后一声长叹:“这些事,我亦早有耳闻,只是盐钞法国朝沿用多年,历经几代皇帝,若要废除,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

    林泓道:“人若长了痈疽,难道仅仅因为怕痛,就不去治疗,任其发展么?若不及时切开引流、提脓去腐,必会伤筋烂骨,溃糜难敛。”

    这日关于盐钞的话题以皇帝的沉默结束,但他没有漠视林泓的谏言,不久后即与大臣议及此事,并坚决废除了福建路的盐钞法,又派官员严查各路盐司官吏,杜绝相关腐败现象,宣布朝廷会根据各地情况决定盐钞法或行或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