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司宫令 1.三皇子

时间:2020-09-26作者:米兰Lady

    ,司宫令!

    1.三皇子

    林泓继续参与聚景园工程,一旦接受任命便全心投入,常为绘图不眠不休,随后两个月来与蒖蒖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九月中,聚景园太后寝殿搭建初见雏形,林泓请太后及皇帝前往视察,并就以后园林建设提提意见。

    太后回复说图纸已看过,比较满意,可按官家意见修改,自己待寝殿完全建好再去。官家倒是欣然前往,还带了几位皇子及随侍宫人同行,其中亦有蒖蒖。

    寝殿虽未完成,却已可看出几重院落、多层露台的格局比宫中殿阁更精妙,将南方园林与屋宇楼台相融,殿阁前后内外皆有花园,且四面墙均为格子门窗,夏天如须消暑纳凉,可将任意方位的门窗随心卸除,甚至可令四面皆通透,人若处亭内,兼观周围花景,一任清风携花香通行无阻地流连于阁中。冬季四壁可加两重格子窗,廊下还可悬几层帷幕,保暖亦无忧。

    置太后卧榻的寝阁外花园林泓设计得颇清雅,两壁绿植以竹为主,庭中将植一株苍松,园内铺白色卵石,点缀些许湖山石。林泓向皇帝介绍园中布局,又道:“竹林中不妨挂一些碎玉子,若风来疏竹,玉振声起,可怡情养性。”

    皇帝含笑道:“碎玉子风雅,听起来似乎不错。”又问身边人,“你们以为如何?”

    周围人大多附和道好,而蒖蒖意见不同:“碎玉子不好。太后年事渐高,若挂碎玉子,夜间恐怕易惊醒。”

    话音刚落赵皑即扬声赞道:“吴掌膳所言与我不谋而合。太后睡眠不稳,常受失眠之苦,这碎玉子挂不得。”

    皇帝亦感有理,让林泓不必挂了。赵皑见状更觉舒心,难得自己与蒖蒖意见一致,均反对林泓观点,还得到父亲支持。不由似笑非笑地深看林泓一眼,已然觉得自己赢了一局,面上虽什么都没说,心里却迤迤然朝林泓一拱手:“承让承让……”

    林泓视若无睹。他身后跟着一位手捧纸笔随时记录众人意见的下属,此刻林泓回首看下属,淡淡吩咐他记上一笔:“吴掌膳表示,她不喜欢碎玉子。”

    他目光投向蒖蒖,没有流露与窃笑、冷笑、任何别有意味的笑相关的神情,气定神闲,目如秋水,然而这看似在陈述事实,无比寻常的一句话却令蒖蒖瞬间羞红了脸,低首略略后退,恨不得立即遁地消失。

    她当然不会忘记,当年在问樵驿独处那一晚,她与林泓曾相依相偎。她目眩神迷地接受他自她额头开始的吻,若不是屋外竹林中的碎玉子忽然坠地碎裂,只怕那日的缱绻还有甚于此。

    所以,“吴掌膳不喜欢碎玉子”其实是只有他们两人能懂的一种含笑的揶揄。

    她有冲过去暴捶林泓的冲动,然而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她除了脸红什么都不能做。

    赵皑注意到蒖蒖神色有异,不免略感困惑:林泓只是让人记她一个意见而已,她为何这般羞赧?难道担心由此被载入史册?

    他再顾林泓,仔细打量,而林泓端雅的仪态一如既往地无懈可击,平湖无波的眼中看不出一丝端倪。

    他努力劝说自己那两人一切正常,不必想太多,自寻烦恼,但另一个理智的自己却总是冒个头出来质疑:那她脸红什么?你这局好像输了……

    关键是连输在何处都不知道。

    他瞬瞬目,决定不再细想,准备在午后的蹴鞠赛中全力以赴,赢得蒖蒖的关注。

    这场蹴鞠赛在聚景园一处修建好的球场上进行。太子一向不爱蹴鞠,就坐在球场一侧中间的席位上与父亲及林泓闲聊,二皇子赵皑与三皇子赵皓各带一队宗室及外戚子弟展开角逐。

    球场中央立着两根高约三丈的球门柱,上方球门直径为一尺,名为“风流眼”。开球后双方抢球、颠球、带球,最后得球一方传给队长,队长将球踢向风流眼,过者得一筹,比赛结束时进球多者为胜。

    赵皑常与殷瑅等人蹴鞠,技艺本就十分娴熟,此番与殷瑅配合默契,头、肩、胸、膝、足皆能接球,胜似闲庭信步。殷瑅得球传带后送至赵皑足下,赵皑奋力朝风流眼踢去,大多能中的。不消多时,得筹数已远超赵皓一队。赵皓面如死灰,越踢越泄气,其他队员也人心涣散,很快输掉了比赛。

    球场边围聚了许多内人,见赵皑英姿飒爽,不时发出阵阵喝彩声,比赛结束时更是涌至赵皑将要下场的方向,争睹胜者,高声呼唤着“二大王”,试图吸引他的注意。

    凤仙早早为赵皑备好了一壶她花了大半天工夫精心熬制的漉梨浆,守在他座席边上,见他归来即端着漉梨浆笑脸相迎。

    然而赵皑只是在座位上稍作停留,接过内侍递上的面巾拭了拭脸,即起身笑吟吟地朝蒖蒖走去,不待走近便扬声唤她:“蒖蒖,我踢得如何?”

    他甚至没有看一眼凤仙。

    凤仙端着漉梨浆,尚保持着看见他时呈出的笑容,僵立于原地。

    良久后,凤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远处笑着与蒖蒖攀谈的赵皑,默默端着漉梨浆走向湖边,准备找个没人留意之处把这糖水倒掉。

    走到湖岸边,发现近处柳树下坐着一个垂头丧气的人,背对着她,从身上所着的紫衫看来,应是刚才输掉比赛的赵皓一队的队员。

    凤仙不欲理他,正要转身离开,那人听见动静,回首看了过来。

    居然是赵皓,懒懒地抬起的眼中郁结着整个秋天所有的阴霾。

    赵皓黑黑瘦瘦地,从小容貌风度均不及太子与赵皑,又一向沉默寡言,虽然宫中宴集他也参加,但平平无奇的他若不说话,是很难被人留意到的。刚才赛后也是如此,内人们都去围观赵皑了,几乎无人发现他的存在,至于他何时来到湖边更是无人关心。

    四目相对,凤仙只好向他屈膝行礼,唤了声“三大王”。

    赵皓瞥了瞥凤仙端着的糖水,冷冷道:“走开,我不要。”

    凤仙霎时明白他误会了,以为自己是来给他送糖水的,心下不由暗笑,但他既这样说了,自己反而不便离开,遂径直走到他面前,搁下托盘,倒了一盏漉梨浆,双手奉至他眼前:“三大王,蹴鞠出汗多,赛后应尽快饮些汤水。这漉梨浆润肺解渴,此时饮下最好不过了。”

    赵皓看看她又看看漉梨浆,颇显犹豫。

    凤仙便对他微笑:“调糖水的梨膏是奴花了七八个时辰熬制的,也不知味道够不够好。还望大王赏面,稍加品尝,告诉奴滋味如何。”

    倒了也是白倒,不如给他喝,做个顺水人情吧。凤仙想。

    赵皓接过,先尝了一口,随即一饮而尽。

    “很好喝,比我阁中内人做的好。”他评价道,薄薄地朝她露出了点笑容。

    如今伺候他饮食的尚食局内人是唐璃,凤仙刚才看见她也两眼闪着光朝赵皑奔去唤“二大王”了。

    凤仙颇觉好笑,但也对赵皓生出一点恻隐之心。联想自己适才的遭遇,他们似乎倒算同为天涯沦落人了。

    “是二大王让你来的?”赵皓问。因兄弟俩常见面,他也记得凤仙,知道她是赵皑身边人。

    凤仙摇摇头:“奴自己来的,二大王不知道。”

    “你特意过来给我送糖水?”赵皓十分意外,“为什么?是怜悯我输了比赛么?”

    “哪里,”凤仙笑而否认,略一沉吟,旋即像下定决心一样告诉他,“奴知道大王文韬武略不逊于宫中任何人,区区蹴鞠,岂在话下。今日失利,只是见二大王兴致高,有意退让,不欲伤兄弟和气罢了。现下这里清静,奴才有幸请大王品尝我的糖水,所以赶快来了。若待下次大王获胜,恭维大王的人蜂拥而至,奴便挤也挤不进来了。”

    好话一句也是说,十句也是说,不如多说几句,让他开心开心。凤仙想着,又给赵皓盛了一盏糖水……用这壶糖水换一个亲王的好感,倒也不算浪费。

    赵皓听了这番话颇为动容,但倔强地别过头去,不让她看见他泛红的双眼。过了半晌,他才又开口:“可以告诉我你的闺名么?”

    “凤仙,”凤仙含笑答道,“凌凤仙。”

    这日夜间,蒖蒖一个人躺在床上,细细回想早晨的事。忆及碎玉子,深深的羞耻感扑面而来,倏地拉被子蒙住了脸……想着想着,又觉出一丝甜味,被子自头顶滑下,笑意浮上眼角眉梢,但心中随即浮现的是林泓那于无声处悄然戏谑的样子,爱恨交织之下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覆身向下,握拳对着床板一阵乱捶。

    满腹少女心事急欲找人诉说,蒖蒖首先便想到了凤仙。次日找到凤仙,拉至隐蔽处,蒖蒖便把离京至今的事一一告知凤仙,只略过与林泓几次较亲密的接触不提。

    凤仙听后问:“那你如今有何打算?准备向官家说明,请他赐婚么?”

    蒖蒖叹道:“不行。若我现在与官家说,他一定会认为我出宫找林老师是假公济私,只是为了与他相处……我倒罢了,就是担心会连累林老师,令官家误会他。”

    凤仙思忖一番,对蒖蒖道:“那你不如设法出宫,恢复自由身。如此,你想嫁什么人就可以按自己心意决定了。”

    自接到母亲噩耗以来,蒖蒖对宫廷已无甚留恋,早已想过出宫,怎奈此事看起来并不容易。

    “我打听过了,内人出宫通常有两种途径。”蒖蒖对凤仙道,“一是年纪大了,自请出宫嫁人或养老;一是不讨官家或服侍的贵人喜欢,被逐出宫,或在官家放内人出宫时被列入名单。”

    “第一种不适合你。”凤仙断然否决,“你才十八岁,以岁数大了的理由申请出宫,至少要年近三十才好开口吧?”

    蒖蒖点点头,又问:“第二种是否可行?”

    “被逐出宫就更不行了,犯错的内人多半会被送去做女道士。”凤仙道,“不过,若犯的错不算大,不会被论罪处罚,只是令主子不快,倒是有可能被列入出宫名单,全身而退。”

    蒖蒖黯然道:“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不知道什么样的错不会被论罪,但又能令官家或其他什么贵人不高兴到想让我出宫的地步。”

    “这个我们都再想想,”凤仙旋即叮嘱蒖蒖,“但日后你要注意,别伺候官家太尽心尽力,让他觉得离不开你……也要尽量避免再升职,官越大越难脱身……你看裴尚食,困在宫里几十年了都不得出去。”

    “哦,这个我问过她的。”蒖蒖道,“我听官家说过,若裴尚食想出宫养老,会赐她一所大宅子,丰厚的俸禄也可一直领下去。但裴尚食告诉我,她娘家已经没什么人了,她出了宫也是一人度日,倒不如留在宫中,人来人往的,还热闹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