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无尽魔法世界 第92章 云花山考核(八)

时间:2020-10-27作者:天雨新晨

    “王辰弟弟,你听到了吗?谷内好像有激烈打斗!”阿鲁达蓦地站起来道。

    “听到了!”

    阿鲁达展开手上的地图,看了看道:“这个谷内是在红线以外的区域,我估计是我的族人,偷偷进去遇到危险了。”随后,阿鲁达看向王辰,“族长教我们若是族人遇到危险了要相互帮助,我想进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如何?”

    王辰想着反正现在自己的“厚皮术”加持时间也挺长的,跟着过去应该也没有什么,道:“阿鲁达大哥,我随你进去吧!若是有危险,多一个人也能多一份助力。”

    “嗯!”阿鲁达点了点头,“如此多谢了,我们走吧!”说着脚下的魔法靴一阵闪动,便疾行的奔向谷内。王辰也激活了脚下的轻身术,紧随其后进了谷内。

    待深入谷中一段距离后,王辰和阿鲁达远远就发现,两个少女正与一个猫型的魔力兽在搏斗着。那两名少女一个扎着丸子头,一个留着短发。扎着丸子头的是一个木系魔法师,留着短发的是个水系魔法师。那猫型的半魔力兽如豹子那般大,体毛呈灰棕色,上面有黑排纹和开放的花圈纹。头部较小,但尾部很长,长长的尾巴上还长有尖尖的利刺。那猫型半魔力兽非常擅长攀爬,在谷内的谷壁上东窜西跳,灵活异常。那两名少女不停的使用攻击法术,击打着在谷壁上攀爬的猫型半魔力兽,但都轻易的被那猫型半魔力兽躲避开来。只是,当那两名少女想往谷口方向快速移动时,那猫型魔力兽便将尾巴伸长,如鞭子一般从谷壁上方,直接抽向那两名少女,少女又不得不后退躲避。现在她们只能一面攻击,一面慢慢前挪了。

    “王辰弟弟,那名扎着丸子头的少女,是我的族姐阿鲁欣,另外一位短发少女应该是她的助拳外援。她们两人似乎被那只鞭尾虎猫给困住了。”阿鲁达轻声的对着王辰道。

    “原来那是只鞭尾虎猫,那我们需要去救援吗?”

    “鞭尾虎猫极其善于攀爬,速度也极快。其攻击最大的依仗,是那条能伸缩自如的长尾。若是我们离开了这处山谷,它不能在谷壁上攀爬,不能居高临下的攻击,它那长尾便毫无危险可言。所以待会我冲过去,只需保护那两人离开这处山谷即可,应该没有多大危险。”说着,阿鲁达便激活了身上的石肤术,“王辰弟弟,你激活‘厚皮术’后,速度会大幅下降。阿鲁欣姐的情形有些危急,我得先行过去救援她们,否则她们可能会受到伤害。待会你激活‘厚皮术’后,再慢慢过去即可!”

    王辰“嗯”的点了点头,旋即也开始施展起“厚皮术”来。

    山谷中阿鲁欣此时非常郁闷,谷壁上的这只鞭尾虎猫攻击并不强。但身形灵活,在谷壁上行走犹如平地,速度又极快,自己的攻击法术根本奈何不了它。而想逃快速离开谷中,又苦于自己和同伴的防御法术过于弱,根本防御不了多少次攻击,便被击散。如今,她们只能激活了身上的轻身术,并且不停的释放攻击法术,一边攻击一边慢慢挪向谷口。只是这里距离谷口还有一段距离,自己的魔力根本不可能支撑到谷口。现在只能盼着有族人听到这激烈的打斗声,会有人来救援了。

    “阿鲁欣姐姐,我的魔力还剩下不到一半了,我怕我坚持不了多久了。”阿鲁欣旁边一个短发少女说道。

    “彭凡妹妹,再坚持一会,我相信会有族人来救援的。”随后,阿鲁欣眼色坚定又道:“彭凡妹妹你放心,若实在不行,我就算拼了命也会掩护你出去的。”听得阿鲁欣如此说,那个叫彭凡的少女便不再言语了,而是与阿鲁欣轮番发射攻击法术,慢慢的往谷口方向挪动。

    又是行得一小段路程,那位叫彭凡的短发少女,便气喘吁吁起来,心里道:“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阿鲁欣姐姐牺牲自己,掩护我出去吗?那样我也会于心不安呀!”

    阿鲁欣看到脸色渐渐惨白的同伴,心也渐渐的横了下去,“看来只有加强进攻,掩护彭凡妹妹出去了。”在阿鲁欣正想说出,“彭凡妹妹我掩护你出去”之时。忽地一个球形的石人,像似以不慢的速度滚向二人。

    “阿鲁欣姐姐,看!有人来救援我们了!”彭凡兴奋的喊叫起来。

    鞭尾虎猫似乎也看到了有人来救援,跳动的速度倏地加快了,而且还不时的同时挥尾攻击。阿鲁欣见状,立刻激发了自己的木肤术,一面防御一面等待着救援。

    片刻后,阿鲁达便赶到了二人身边,“阿鲁欣姐,我来替你防御,你们加快速度向外逃离。”

    “是阿鲁达弟,谢谢你!那防御就交给你了!”随即,阿鲁欣转头道:“彭凡妹妹,我们加快撤离的速度,但不要放弃进攻,以减轻阿鲁达弟的压力。”

    “嗯!”彭凡点头,“我知道的!”说着,彭凡一面进攻,一面快速的向谷口方向移动。

    由于阿鲁达的魔力还比较充裕,在一面替阿鲁欣和彭凡挡鞭的同时,还一面向鞭尾虎猫攻击。二女压力骤然剧减,行进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此刻,轮到这鞭尾虎猫着急了,进攻的频率渐渐的提高了起来。只是攻击频率上来了,躲避的速度就降了下来,而阿鲁达这边石弹,木叶飞镖,水箭,不停的轮番进攻,“噗……噗”有几次差点击中了鞭尾虎猫。吓得鞭尾虎猫连连后退,没多久加持了“厚皮术”的王辰也赶了过了,鞭尾虎猫见对方又增加了一人参与防御和进攻,便立刻逃之夭夭了。

    鞭尾虎猫逃离后,阿鲁欣和彭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旋即,阿鲁欣躬身抱拳道:“阿鲁达弟弟,谢谢你们出手相救!”彭凡也微微躬身表示感谢。阿鲁达憨笑着,道:“阿鲁欣姐,你礼重了,都是自家人无须多礼!”随后,阿鲁达想了想,又道:“只是阿鲁欣姐,族长一再交代不要到红线范围以外去采花,还需谨记为上,否则只怕今后还会遇到其它的魔力兽呀!”

    阿鲁欣和彭凡听了一片愕然,相互对视了一眼,阿鲁欣连忙解释道:“阿鲁达弟,我们自然不敢随意走出红线之外,我们就是在红线以内寻花啊!这只鞭尾虎猫应该是正好流窜至此的,正好被我二人遇上的。想来,也是我二人运气不佳!”

    听得阿鲁欣此言,这会儿就轮到阿鲁达云里雾里的摸不清头脑了,心里暗想着,“怎么回事?阿鲁欣姐的等级与我一般,都是6级。地图也该是与我一般才对,我明明看了这是红线之外,阿鲁欣姐也不是糊涂之人,为何她却说这是红线之内呢?”阿鲁达当即奇道:“阿鲁欣姐,能否给你的地图我一观?”

    看着阿鲁达这股认真劲,再联系到遇到了一只半魔力兽,阿鲁欣都有点怀疑自己真的走到红线外去了。随即,赶紧拿出地图展开,瞅了一眼,舒了口气,将地图递向阿鲁达,道:“阿鲁达弟,我并没有看错,想来是你记错了!你瞅瞅!”

    阿鲁达心头一惊,暗道:“不可能吧!”接过阿鲁欣的地图后,速即也取出自己的地图,展开一对比。众人皆探头过来。一瞧,登时个个都惊诧了。阿鲁达和阿鲁欣两人等级都是6级,按理说地图应该是一样的,但瞧得地图的红线范围相差却是极大。

    这日他们采花的地图上,总共标有17谷,13坡。在阿鲁达和阿鲁欣各自的地图中,红线内都是有5谷4坡。但令众人惊诧的是,阿鲁达和阿鲁欣的地图红线内相同的区域只有1谷2坡,而余下的4谷2坡,在对方的地图上都是标注有中等密集采云蜂蜂群图例的中等危险地区。

    阿鲁欣柳眉微蹙,道:“难怪我二人皆误会对方了,原来问题出在地图上。难道是族里面制图的管事将我的地图弄错了?这里应该是中等危险之地,所以我在这里才遭遇了鞭尾虎猫?”看向阿鲁达,阿鲁欣抱拳又谢道:“若是如此,还得多谢阿鲁达弟及时提醒。否则,今日我二人去得余下的几个谷地和坡地,那里都是中等危险之地,我二人可能还得再陷困境啊!”

    阿鲁欣说完,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兽皮,又说道:“阿鲁达弟,请你将你的地图给我,容我拓印一份,以免待会又去了危险之地。”

    听着阿鲁欣的分析,王辰和阿鲁达都狐疑起来,二人皆有一种感觉,地图出错的很有可能不是阿鲁欣的地图,而应该是他们的地图。旋即阿鲁达道:“阿鲁欣姐,你先不忙着拓印。”

    阿鲁欣疑惑道:“阿鲁达弟,怎么了?”

    “阿鲁欣姐,若此处当真是有魔力兽的危险之地。按理说,地图应该是如这“褚凤谷”这般,标注有魔力兽的图例。而这南阿谷却是标注中等密集蜂群的图例,这不符合逻辑啊。”

    阿鲁欣沉思了一会,道:“阿鲁达弟所言也颇是道理,那我二人地图到底是谁对谁错呢?”

    “阿鲁欣姐,你们今日在采花时,遇到采云蜂的概率是否有十之**?”阿鲁达凝重问道。

    “阿鲁达弟,你说笑了。倘若是遇到采云蜂的概率有十之**,那里还用采花,躲避采云蜂都够了。我们今日采花时遇到采云蜂的概率大概是十之二三。”

    王辰和阿鲁达一听,皆心头一惊,阿鲁达连忙问道:“昨日也是如此概率吗?”

    “昨日,昨日也差不多!”阿鲁欣道。

    阿鲁达心跳猛然加快,回忆起昨日自己地图上红线区域内的几处地方,追问道:“阿鲁欣姐,昨日你的地图上,跳峡谷,五谷谷,四谷谷,思慕谷这些都是在红线外还是红线内?”

    阿鲁欣歪着头,想了好一会,才道:“我记得除了五谷谷是在红线内。其它几个谷地我应该没有去过,想必是在红线外吧。”说到这里,阿鲁欣凝视着阿鲁达,又道:“阿鲁达弟,该不会我们昨天的地图也是如今日这般情况吧!”

    听完阿鲁欣的回答,阿鲁达和王辰的脸色陡然一沉,登时变得难看起来。阿鲁秀和彭凡看着二人脸色的变化,也有些明白了,阿鲁欣道:“阿鲁达弟,难道你们一直以来采花时遇到采云蜂的概率都是十之**?”

    阿鲁达沉重的“嗯”了一声。

    “这么说来,是你们的地图错了?你们一直在采云蜂较多的中等危险区域里寻花?”阿鲁欣有些不敢相信道。

    阿鲁达低头不语,但脸色更为阴沉了,内心一阵阵的翻腾,愤怒的暗道:“我这地图是由阿鲁秀负责制作的,他定是故意将采云蜂较多的中等危险之地和那些不危险之地互换。目的定是让我在考核中取得个不及格的成绩,好看我在家族的考核中出尽洋相!这阿鲁秀真是混蛋,难怪他突然对我态度好了起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阿鲁欣瞧得阿鲁达的神态那里还不知道答案,再一联想到这地图是阿鲁秀制作的,两家大人为了掌事之位的争夺又产生严重的隔阂,当即道:“阿鲁达弟,这个地图是由阿鲁秀一手整理分发的,定是他在背后搞的鬼。待会回去,我们一起向族长爷爷禀明情况,让族长爷爷为你做主。”

    阿鲁达尽管心中仍旧愤怒,但念及阿鲁秀怎么地也是自己的亲堂弟。若是此事闹到族长那里,阿鲁秀必定遭到严厉惩罚,最后还是心软,道:“阿鲁欣姐,此事前因后果尚未清楚,恳请你先不要告诉族长爷爷!倘若此事真是阿鲁秀所为,我想与他私下解决!毕竟他是我的堂弟!”

    阿鲁欣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道:“阿鲁达弟,你把人家当堂弟,只怕人家不把你当堂哥!”阿鲁达听得,低下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愣在那里不懂想着什么。阿鲁欣瞧着阿鲁达的样子,又道:“随你吧!不过,你若要我帮忙请尽管开口就是!”

    阿鲁达这才抬起头来,道:“嗯!谢谢阿鲁欣姐!”

    阿鲁欣点点头,又道:“阿鲁达弟,没什么事,我就和我的朋友到别处去寻花了。这谷里你们也别去了,想必那鞭尾虎猫并未走远,换个地方去吧!”

    “嗯!知道了,阿鲁欣姐!再见!”阿鲁达回道。

    “告辞!”说着阿鲁欣转向她的助拳外,道:“凡凡走吧!”彭凡“嗯!”的应了一声,向着阿鲁达和王辰拱手道:“告辞!”便和阿鲁欣并肩走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