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无尽魔法世界 第102章 考核变故(八)

时间:2020-10-27作者:天雨新晨

    阿鲁家族营地的大门。

    阿鲁族长二人正欲出得营地大门,却见一个头戴月白色凸月面具,身着草绿色魔法衣的男子,领着6个头戴半月面具的灰衣法师负手而立的拦在门前。

    阿鲁家族的大族长看着来者不善的一行人,神色凝重,道:“头戴月型面具!果然是暗月教!”拱拱手,族长又道:“不知诸位光临我阿鲁家族大营,有何见教?”

    那身着草绿色魔法衣的男子,轻笑道:“大族长有礼了!我乃暗月教吉多分舵四大法使之一的走兽法使。今日前来见教不敢当,只想向大族长借览一物而已,别无他意!”

    族长“哦”的一声,眸光微凝:“不知我阿鲁家族有何物,值得法使大人如此劳师动众,只为一观?”

    走兽法使低头向前走了一步,随即看向族长,道:“听闻阿鲁家族历代以来,素以养蜂闻名。我等今日慕名而来,所谓者便是阿鲁家族的驯蜂之法!不知大族长能否让我等开开眼界,容我一观究竟?”

    阿鲁家族的族长和三族长一听,相视一眼,随后族长奇道:“走兽法使大人,我素问阁下驭兽本领过人,只是我族的驯蜂之法乃驯养之法,并非驯服之法,只怕就算法使大人看了也无增益之能。”

    “族长我等只求一观,至于是否有增益,一看便知。还请族长高抬贵手,让我等一睹为快!”走兽法使笑道。

    阿鲁家族的三族长“哼”了一声,怒道:“大哥何必与这种贼人啰嗦那么多!”转向走兽法使,“法使阁下,驯养之法,乃我族世代薪火相传之物,岂是容人想看就看?那,你能否也将你的驭兽之法容我等一观?”

    走兽法使听了,并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蓦地,走兽法使止住笑声,目光阴冷的瞅了一眼阿鲁家族的三族长,那三族长只觉一股阴冷气息袭身而来,身体惊得微微一颤,不由的倒走了半步。旋即,便听见那走兽法使,冷道:“族长,是否给我观看,还请先看看我给你们准备的‘贺礼’再说!”说完,走兽法使对着左手旁一位身着黑色魔法衣的男子说道:“接通安格斯队长的影像。”

    那黑衣男子右手抱胸,道:“诺!”接着,黑衣男子从驭兽袋中取出了一只长着金黄色茸毛的连心虫。

    “二级奇虫,‘黄金连心虫’!”阿鲁家族的族长和三族长惊叹的齐道。

    躲在一处帐篷后,偷偷观望的王辰也惊诧的看着那黄金连心虫,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二级的奇虫,心里颇是兴奋。只是,王辰却不知这属于二级奇虫的“黄金连心虫”与族长的那只连心虫又何不同。

    黑衣男子将魔力缓缓注入黄金连心虫中,随即黄金连心虫便“哔哔哔……哔哔哔……”叫喊起来。数声过后,黄金连心虫说话了,“走兽法使,我是安格斯。飞鱼法使,已经将人制服!下一步如何做,还请明示!”

    走兽法使对着黄金连心虫,轻笑道:“辛苦了,安格斯队长!将人带过来,我得让他们的族长好好瞧瞧!”

    黄金连心虫传音道:“诺!”旋即,又从黄金连心虫里传来了安格斯的吆喝声,“将人都带到这里来!”

    没多久,黄金连心虫又传来了安格斯的声音,“走兽法使,人已经带到,您可以打开影像了!”

    听着连心虫的对话,阿鲁家族的族长和三族长都忧心起来,心里不禁自问:“这些人到底捉住了谁?难道是老八?想来不应该啊!老八有家族的护族结界相助,就算面对蓝衣法师也有一战之力。而暗月教的青山、绿水,飞鱼、走兽四大法使,皆是青衣法师,应该奈何不了老八才对!”

    走兽法使身旁的黑衣男子再次将魔力注入黄金连心虫中,只见黄金连心虫的大眼一闪,一道光影便从连心虫的大眼中照射出来。照出出来的影像由模糊,渐渐的清晰起来。很快,众人就从影像中看见一个书生打扮的老者,和两女两男晕倒的躺在一起。在五人身后,还晕躺着许许多多的阿鲁族的族人,这些人有普通人,有武战士,还有留守的一些魔法师。

    “老八!阿渊!你们……”阿鲁家族的族长和三族长失声大喊起来。朝着走兽法使,族长愤怒又道:“走兽法使,你都对我的族人做了什么?你们是如何攻破我族的护族结界的?”

    “哈哈……族长还请放宽心,你的族人也只是晕倒而已,并无大碍!只是我所求之事,还望族长成全!”走兽法使笑道。

    阿鲁族长咬牙切齿,怒回道:“走兽法使,莫不是你忘了,我们光辉域的惯例了吗?就算你绑架我的族人,也休想要挟我等,若是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这群人也休想离开!”说着,闻声而来的阿鲁家族的族人纷纷将六人包围在其中。众人个个严阵以待,并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呵呵!看来一个族长、四个掌事,外加一大群的族人,还是无法要挟到族长您!”走兽法使,突然沉下调子,厉声道:“若是再将你阿鲁家族的蜂巢全都炸毁,不知分量足否?”

    阿鲁族长二人,及周围众人忽地脸色大变!族长颤声道:“你……,你们到底是如何攻破我族的护族结界的?”

    走兽法使笑而不语,仍旧负手而立的站着。

    “定是家族出了奸细!”阿鲁家族的三族长,来回的扫视了眼前几人,目光狠厉的停在了走兽法使右手旁,一个身着猩红魔法衣,头戴半月面具的男子身上,而后精神力一测,颤抖的痛声道:“你……你是阿鲁博!”

    “定是你个畜生将家族护族结界的通行密咒和界牌给这些邪教贼子的!我……我要杀了你!”说着,阿鲁家族的三族长,双掌一阵闪动!

    “三弟!莫要冲动!”族长迅疾伸出手去,及时拦下阿鲁家族的三族长,朝着那身着猩红魔法衣男子,道:“阿博!真的是你?”

    猩红魔衣男子,伸手将面具取了下来,冷道:“是我又如何?大伯、三伯,只要你们交出驯养蜂王之法,我等自会离开。反正我们暗月教也不会去驯养蜂王,更不会抢夺家族的产业,家族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还望大伯和三伯,莫要在多虑了!否则八叔他们……”

    “你这吃里扒外的畜生!你还有脸如此说?”阿鲁家族的三族长冲冠眦裂的怒喝道。周围的阿鲁家族的成员,也都个个用仇视的目光盯着阿鲁博,有些愤怒的人更是嘴里不住的唾骂着。

    阿鲁博冷哼一声,“大伯,三伯我为何如此,你们最是清楚,我也不想与尔等辩解!识相的把驯蜂之法交出来吧!”

    “你个孽畜!”大族长怒骂一句!

    走兽法使轻笑着道:“族长,莫要动怒,你的侄儿说得不错,交出驯蜂之法,并不会对你族造成任何影响!而我暗月教与阿鲁家族,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要你交出东西,我们立刻放人!还请族长放心!”

    如今家族核心人物被俘,蜂巢产业也被夹持,更可恨的是这一切竟然是家族中人勾结外人所为。阿鲁家族族长气得手脚颤抖,无奈的心一横,意念一动,一块闪动着流纹的兽皮蓦地出现在手中。

    “大哥!”阿鲁家族的三族长抓住族长的手,痛心怒喊道。

    族长摆摆手,摇摇头,怒视着走兽法使,道:“法使阁下,此物便是你要之物,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如若不然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将汝等留下!”说着,族长将兽皮一郑,兽皮“咻”的飞向走兽法使。

    走兽法使颇为激动的接下兽皮,便看向阿鲁博,道:“阿鲁博兄,你看看此物是真是假?”

    阿鲁博并没有见过兽皮,只是看了一眼兽皮上的流纹,便道:“法使大人,此物便是我族的流纹兽皮,乃四阶魔力兽的兽皮,应该假不了!”

    走兽法使点点头,展开兽皮细细的看了一眼,连叹了三声,“果然玄妙!”“果然玄妙!”“果然玄妙!”旋即,走兽法使仰天大笑,“此事可成一半矣!”一面说着,走兽法使一面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灰色的兽皮。将两块兽皮叠加在一起,一阵魔力注入,兽皮光丝耀耀,再一翻开灰色兽皮已然将阿鲁家族的驯蜂之法拓印了下来。

    大笑一声,走兽法使将阿鲁家族的兽皮回掷给阿鲁家族的族长,朗声道:“多谢族长!”旋即,又对着黄金连心虫,道:“安格斯队长,取走20只蜂王,便放人!”

    “尔等为何捕捉我族的蜂王!”阿鲁家族的三族长喝道。

    走兽法使道:“我取走20只蜂王,只想尝试看你等给我的驯蜂之法,是否真实有效!”

    “走兽法使,你取走蜂王可以,但是阿鲁博的界牌须得留下!否则我是不会放你们走的!”说着,阿鲁族长将强大的气息陡然一放,一道道劲风从族长身上迸射出来,直逼暗月教众人。

    瞧着族长一副豁出去的态势,而自己目的已然达成,走兽法使也不愿节外生枝,对着黄金连心虫,道:“安格斯队长!取蜂留牌,撤离!”

    连心虫传来安格斯的声音,“诺!”

    “等等!大哥!我等如何信得过他们?若他们走了没有留下界牌如何是好?”阿鲁家族的三族长高声道。

    “三族长,你以为你们有与我谈条件的资格吗?”说着,走兽法使身上绿色的驭兽袋一阵闪动。“嗷”的一声巨吼,一只黑纹白毛,头顶螺旋长角的巨虎出现在众人面前。

    族长惊道:“二阶魔力兽,震天虎!”众人一听,皆不由的后退了数步!

    走兽法使仗着巨虎,冷哼了一声,“族长,后会有期!”说着,走兽法使领着暗月教众人,几个闪动,便飘然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