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无尽魔法世界 第4章 四大恶人

时间:2020-09-08作者:天雨新晨

    下午时分,太阳仍是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莫拓村村外的菜田里,妇女们顶着烈日正在辛苦的的忙碌着,田野上的孩童,大一点的在帮着妈妈干活,小一点的在田间、树荫下嬉闹着玩耍。

    田间的小路上,两个身背竹筐的少年,一前一后,迈着的欢快的步伐,一蹦三跳的奔走着。前面一个十五六岁,身高大约1米7左右,瘦高瘦高的,黑头发,黄皮肤,长相普通;后面一个十二三岁,身材瘦小,黄头发,蓝眼睛,皮肤黝黑,穿着一套破破烂烂的粗布衣的,这二人正是挖到莫拓腴之后,马不停蹄的往回赶的王辰和马克。

    看着嬉闹中的孩童,马克心生向往,他都已经忘记了,那种自由自在嬉闹游玩的快乐,是怎样的体验了。也快忘记了,在父母呵护下幸福生活的感觉。王辰这边的反差更大了,看着玩乐的孩童,一个多月前,他还可以像那些孩子一般,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不需要为生活操心、操劳,只是现在……

    一路走来,不管是田野上的妇人,还是嬉闹中的孩童,都没有人向二人打招呼。对于这些孤儿,尽管他们都生活在同一个村子,但却像两个世界的人。

    莫拓村,一道低矮的木墙将村子分成了内村和外村两大区域,整个莫拓村有两百多户人家,大约六、七百的居民。村里的居民主要有两类,一类是莫拓村原住民,他们住在木墙内的自家修建的房子里,拥有世代积累下来的采药的知识,每次采药都是村里有组织有计划的到深山里寻找,采集那些名贵的药材,生活相对富足。

    另外一类是外来的居民,而这类人又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了谋生,举家搬迁过来的移民,他们大都住在木墙外的东头,租住着原住民建的简易的木屋。也逐渐掌握了一些简单的采药知识和技巧,加上家里都有成人,他们之间会相互帮扶,能到较远的地方采集药草,这类人的生活虽然也清苦,但也日子也过得马马虎虎。

    另一种大都是类似于马克这样,流浪到这里的,无父无母的孤儿,这类人不多,但也有六、七十人。他们住在木墙外的西头,租住着租金低廉的,年久失修的旧木屋。他们不懂多少采药知识,只认识一些从采药人那里看到的,常见的、不太值钱的草药。这类人大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他们只敢在附近的几个大山里头打转,这里只有些狐狸、野猪之类的野兽,几乎没有大型的野兽,是他们谋生的“乐园”,但收获最少。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凑合一顿是一顿的贫困生活。这类人都盼着自己快快长大,这样能到更远的地方采药,采到更好的草药,好早日能搬到村子的东头,过上像样的生活。

    穿过木墙,没多久,王辰与马克就来到了木墙外西部收购草药的木屋,木屋只有三面墙,敞开的地方摆放着一张长条的木桌,上面零零散散放着几株成色不错的草药,在木屋的两个角落东歪西倒的堆放着好几袋的草药。木屋中间还放置了一张圆形的饭桌,四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个个赤身光膀,坐姿不雅的,正围着饭桌喝酒,并将花生壳剥得整桌、满地都是。

    四个青年中,正对着长条木桌的青年叫李斯特,是个斜眼黑目、相貌阴森的人,任谁看到他,都会不自觉的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李斯特扫视了一眼,看到有人来了。旋即拍了拍右手边的青年,大声道:“利库,你去看看。”说完,李斯特举起酒杯,头一仰又是一杯麦酒下肚,随后将酒杯重重的放下,长叹了一口气。

    被唤做利库的青年,是一个长相极丑,身材魁梧的冷脸粗人,他将手中的花生扔回桌上,拍了拍手,转过身向王辰他们大步走去。

    李斯特左手处的青年,名字叫怀特,是个长着三角眼,脸部有点像猴脸的人。只见他将一颗花生抛到嘴里,那乌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后,突然说道:“哟,这么早回来,是不是有什么大收获?”

    李斯特放开手中的酒杯,瞟了怀特一眼,再看向王辰与马克,似乎也想知道二人到底采到了什么好东西。

    利库来到木桌上,不耐烦的,粗生粗气说道:“拿来。”

    马克和王辰连忙放下背上的竹筐,快速的将框内的草药都取了出来,放在长条木桌上,给利库清点。

    “才那么点?”利库瞪眼说道。

    “还有这个,利库大哥。”马克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将绑好的莫拓腴摆在桌上。

    抢过绑好的莫拓腴,利库粗暴的直接大力扯断绑着的草绳,而后提起莫拓腴,眯着眼,认真的检查着根部。

    望着利库打开莫拓腴那粗鲁的方式,王辰和马克一阵心惊肉痛,生怕利库弄断了莫拓腴的根须,这群人是这西区有名“大恶人”来的,就算是他们弄坏了,也别想着会赔,到时只能自认倒霉了。

    利库转过身去,朝李斯特说道:“2对复叶,根须完好,3年的莫拓腴。”

    坐在李斯特对面的青年,名字叫汉达,是个黑脸的胖子,只见他一拍桌子,提起酒杯,大声笑道:“哈,怀特,你猜的可真准。来,干一个!”

    李斯特瞅了一眼王辰,莫名的微怒道:“150铜辉币!”

    利库有点意外的看了一眼李斯特,随后又转身,看向王辰和马克。

    “可是……可是,前段时间,敦克那一株也是2对复叶,根须完好,3年的莫拓腴,为什么能值200铜辉币。”王辰有点害怕的问道。

    李斯特将酒杯狠狠的甩在桌上,发出“砰”响声,大怒道:“120铜辉币,卖就留下,不卖就给我滚。”

    此时,利库、怀特、汉达,都会意的相互看了一眼,识相的不再出声……

    回到家后,王辰和马克二人一声不吭的。一个傻坐在床上,一个愣在凳子上,盯着桌上的120多个铜辉币,大好的心情都跌落到谷地,脸上蒙上一层浓浓的阴霾,很明显王辰和马克妥协了。

    李斯特、怀特、汉达、利库他们以李斯特为首。经常欺负这些孤儿们,还会强迫孤儿们为他们干活。有看上的东西,甚至会直接强抢,孤儿们对他们敢怒不敢言。他们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是因为他们垄断西区草药的采购权,掌握这这群孤儿们的“经济命门”。

    莫拓村有两位大人物是莫拓村村民惹不起的,一个是采药队的队长克里斯,他负责组织原住民采药,划分不同类型的居民的采药点。一般只有原住民去过的地方,他才会安排给外来居民。

    还有一位是村长梅尼斯。村长垄断整个莫拓村的草药的收购,然后再倒卖到别的地方。当然你也可以不卖给村长,而是卖到较远的吉多镇。只是从莫拓村到吉多镇来回要十几个火烛时不说,还可能会在路上遇到土匪强盗。还有如果被发现长期不卖给村长,还可能会被村长驱逐出莫拓村。

    原本不管是原住民、外来居民,草药都是直接卖给村长在围墙内村长的草药店的。但是从2年前,也就是李斯特搬到西区起,不知李斯特给村长施了什么“魔法”,村长就把西区这群孤儿的草药的收购权给了李斯特。

    手持收购权的李斯特,很快就纠结了怀特、汉达、利库,在西区称王称霸。孤儿们稍有不从,就随意压低他们草药的价格,这群日子本来就紧巴的孤儿,现在生活就更加雪上加霜了。也因此,孤儿们,把这四人称为“吃人的四大恶人!”

    王辰和马克也百思不得其解,前段时间李斯特还经常笑脸“相迎”二人,虽然是莫名的怪笑,但也从不打压二人的药价。这几天,二人也不曾得罪李斯特,但不懂为何被打压,他们只能归咎于恶人都是变态来的。直至后来,王辰和马克才知道。这李斯特似乎很缺钱似的,不单是压低他二人的价格,而是压低所有人的收购价,让这片区域的孤儿们怨声载道,生活更加困难,但也是不得不尔。

    “马克别伤心了!就算只有120个铜辉币我们也比平时挣得多了三四倍了。距离天黑应该还有三四个火烛时,不如我们去小溪里洗个澡,清凉清凉吧。”王辰建议道。

    马克轻笑一声:“嗯!难得今天我们可以偷个懒,走吧!”

    莫拓村边,溪水清澈见底,水底那黄灿灿的沙粒,一粒一粒的闪着晶光。水中那各色的水草都随着溪流尽情的舞摆着风姿。条条溪鱼在石缝中窜来钻去,无忧无虑地嬉戏着、追逐着。

    忽地,“嘭……”“嘭……”两声巨响打破了溪流的宁静,并溅起了层层水花,最终水花散去,迸出两个少年,少年学着鱼儿欢快的,嬉戏着,追逐着,扫去了夏日的酷热,也扫去了心中的“阴霾”,这二人自然是王辰与马克了。

    王辰感叹道“好舒服啊!”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二次洗澡。第一次是为了他那套黑t恤、黑短裤能卖个好价格,来到溪边洗干净衣服,顺便洗了个简单的澡。

    马克也学着王辰的口气感叹道:“是啊!好舒服!好久没有洗过澡了!这里的鱼真多!”

    王辰:“这鱼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马克:“是啊!可惜没有捕鱼的工具!”

    王辰“噗嗤”潜入水里,马上又亢奋的钻了出来,喊道:“马克,我想到抓鱼的方法了!”

    王辰叫马克去岸边寻来很多小树枝,自己在小溪里寻了一处较隐蔽,溪水不是很急的地方。用树枝沿岸边,围了一个小型的迷宫,入口设成喇叭状,让鱼易进难出。之后,又弄来一些水草,野果、蚯蚓、昆虫。他把蚯蚓、昆虫、野果散在迷宫各处做诱饵,然后再铺上水草将“迷宫”隐藏起来。这个方法他是在网上看视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因为觉得有趣,所以记得特别牢,今天在水里游泳时候,顿然的想了起来。

    将迷宫陷阱摆好后,王辰和马克还在溪流的下游,用同样的方法设置了好几处陷阱。不同的是,这些迷宫有的是用溪流的石头垒成“迷宫”,有的是用木棍围成“迷宫”。

    迷宫陷阱摆好了,接下来就是,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