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无尽魔法世界 第5章 云烛台

时间:2020-09-10作者:天雨新晨

    太阳终于收起了刺眼的光芒,缓缓的挨近地平面。王辰与马克在等待了几个火烛时后,匆匆再次来到溪边的几处陷阱。

    “马克,你看有鱼,有鱼!”说完,二人不顾一切的跳进水里,将迷宫陷阱里的鱼捞了上来,今天是他们的幸运日,四处陷阱足足抓了六条鱼,其中有两条足足有巴掌那么大。

    马克与王辰合计了一下,他们决定用两条大鱼和村民们换一个木桶,方便以后装鱼,剩下四条小鱼,用来犒劳自己。

    于是,又是一阵忙乎,王辰如愿的用两条大鱼换回了一个木桶,而马克已经在岸边生好了火,并用竹子和小树枝搭起了一个架子用来烤鱼。马克这家伙,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一些盐果和香料塞在了鱼肚子一起烤,使得烤鱼香味四溢。“害得”老远就闻到香味的王辰,一路吸着香味,“飘着”回来。

    烤鱼还没有烤好,王辰就馋得,流了一地的口水。等烤鱼一出炉,王辰这个曾经的“食肉动物”,立马“抢”过烤鱼,狼吞虎咽的啃吃起来。一个多月没有吃过“人吃的东西”了,烤鱼的味道真的太好,不但入味,肉质也非常的嫩,一点腥味都没。王辰觉得这烤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烤鱼,好吃到自己的灵魂都被感动了,当即给马克大大点了个赞。

    马克也高兴的享用着肉质鲜美的烤鱼,这是他两年来第一次吃上鱼肉了,他不像王辰那样猪八戒似的吃法,而是一点点的品尝。一边品尝,一边回忆那曾经的“味道”。

    “捕鱼迷宫”陷阱的成功,给王辰和马克的生活增添了一份惊喜和乐趣。渐渐地也成为了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他们每天早上会在“迷宫”陷阱添上诱饵,到了黄昏采药归来再收获“猎物”。

    每当月亮爬上了树梢,放出皎洁的光芒洒满大地的时候。莫拓村西区的孤儿会陆陆续续的,聚集在村边小溪的一块巨石上。那块巨石宽敞平坦,怕有王辰在地球时的教室那么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块巨石便有了个叫“云烛台”的名字,孤儿们基本都是不认识字的,也不知云烛是何意,只知道跟着喊便是了。来到云烛台的孤儿们,他们会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有说笑的,有畅聊近日采药见闻的,有借着夜光嬉戏玩耍的。王辰起初是不愿到这里来的,但在破落的木屋里,看着黑夜发呆,不仅让他觉得黑夜漫长难熬,还会因为单独一人时,会常常想起家人而伤心落泪。最后,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尽快走出离家的思愁,他才加入了这云烛台的“聚会”。

    在云烛台,王辰与马克一样,最喜欢听木楠讲故事了。木楠是个矮瘦的独臂老人,无儿无女。年轻时痴酒好赌,最后因还不上赌债,被人砍掉了右臂,从此过上了清贫的生活。木楠现在是西区除了四大恶人外,唯一的成人。他也是西区最老资格的居民,他现在已经不赌了,但痴酒的毛病还是改不了,每天总是无酒不欢,日子再苦也得喝上几口。不过,孤儿们却特别喜欢他喝酒,因为每当他喝完酒后,讲起故事来会更加生动精彩,更加笑话频出。让王辰觉得可惜的是,这些故事极少是与魔法师相关的,大都都是些普通民众生活的笑话又或者是些励志的故事。

    云烛台的聚会也让王辰渐渐有了好些新的朋友,比如小胖子敦克,还有圆头圆脑的酷飞,爱笑的米诺等等。慢慢的也让王辰更加适应这里的生活。

    时间一天天过去,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王辰和马克过着单调而又艰辛的生活。但现在,他们必须要赶在夏秋季节多采些草药,多积累些铜辉币,否则到了冬天就可能会挨饿。幸亏有了“迷宫”陷阱捕鱼的方法,使得他们的生活相对宽裕了些许。

    不过,现在他们的陷阱不再像刚开始的时候,天天有收获,而是隔三差五的才有收获了。当然,即便这样王辰和马克也觉得很开心了。他们捕到鱼后,偶尔捕到的大鱼,会拿到村里面换些生活必需品,或者送上一两条给相熟的朋友,以感谢朋友们之前对王辰的照顾。小鱼则留给自己享用,毕竟二人都还在长身体,也需要改善改善伙食。还有不能总是拿去换,或送人。否则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如果这个秘密被发现了,那以后人人照做,他们以后的收获就更少了。

    有了捕鱼改善生活后,王辰和马克可以不用每餐都吃黑面包了,更重要的是,吃鱼还可以省下黑面包的钱。现在王辰手上已经有了120多铜辉币的存款了,只是接下来准备入冬了,王辰和马克打算凑钱买一床碎布被子,好熬过寒冷的冬天。一床最便宜的碎布被子至少要120铜辉币,再加上明年的房租还要100个铜辉币,两人平摊下来,一人起码还得花110个铜辉币,王辰的钱袋瞬间又蔫了。

    或许是已经入秋了,又或者是王辰他们的好运用完了,这几天他们的收获都慢慢的变少,每天获得至少40铜辉币的草药的工作时间也慢慢变长。

    秋天,天黑的时间也渐渐提前,王辰和马克在河边巡完一圈后,天已经昏暗昏暗了。

    “今天只收获了一条小鱼。”马克失望道。

    王辰安慰,道:“没有关系,明天会有更多的。我们先把草药卖了吧!”

    一路无事,当快到李斯特收购草药的木屋时,听到了一个苦苦哀求的声音:“李斯特大哥,求,求求您!多给我30个铜辉币吧!我今后一定会多采药补给您!”

    “滚,当老子是救济站啊!再不滚,这点草药一个铜辉子我都不会给你!”王辰和马克很清晰的听到李斯特怒骂的声音。

    转过屋角,借着微弱的光线,王辰看见一个约十六七岁,长脸小眼的少年正跪在地上,哭着向李斯特乞求着。周围围满了采药归来的少年,个个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跪地的少年,但是没有一人敢向前为他说话,也没有一人向他提供帮助,当然他们也没有能力帮助他。

    李斯特一脚踹开跪地少年,说道:“汉达、利库,把他给拖到一边去,不要让他影响我们的工作。”

    汉达、利库大模大样走到倒地的少年面前,一人抓起右手,一人抓起左手,也不管少年如何挣扎,直直往外拖了十几步,然后用力将少年丢在地上。

    旋即,黑脸的汉达大喝道:“趁大爷我心情好,赶紧滚!”

    冷脸的利库则是向外吐了一口唾沫,就往回走了。

    少年红着眼睛坐起来,再往李斯特方向看去。此时的李斯特,早已坐回了饭桌前,悠闲的喝着酒。少年无助的站起来,魂不守舍的往家里走了。

    看着失魂落魄离开的少年,周围少年们都不禁唏嘘不已,很害怕什么时候自己也会有同样的遭遇。

    马克和王辰认得这个少年,少年叫莱科,是个不爱言语的人,来这里已经有3年了。他还有一个妹妹,大概十一二岁,叫莱米。她妹妹身体不是特别好,经常生病。而他又非常疼爱自己的妹妹,平时总是尽心尽力照顾妹妹,所以他的负担非常大,采药起来也非常的拼命。王辰就见过好几次,他到悬崖上去采药。而且,他还和王辰争抢过一株普通的草药。不过王辰对他印象却很好,有一次莱科在采药的时候遇到了野猪,逃离后,他远远看到了王辰和马克,还折回亲自告诉王辰和马克上面有危险,之后他就干脆的走了。

    王辰心想:“以他不爱言语的性格,今天舍下身段,还说了那么多话去求李斯特,定是遇到了大困难了。”随即王辰向周围的人打听了莱科的情况。

    果然,莱科的妹妹这次病得有点重了,药费已经花光了莱科的积蓄。并且为了照顾妹妹,莱科这几天只能用下午去采药,收入很少,今天他所采回的草药,都不够妹妹明天的药钱了,而且还2天没有吃东西了,所以才求李斯特。

    卖完了草药,王辰和马克回到自己的木屋。或许是这种可怜的遭遇他遇见比较少,又或者是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太成功了,王辰心里一直想着莱科的事情,心里总觉得堵堵的。随后,王辰还是忍不住和马克商量了一下,旋即提着今天唯一的一条鱼,往莱科家方向走去了。

    莱科的家离他们不远,走过三栋破烂的木屋,再左拐就到了。

    来到莱科的家,王辰顿下脚步,正想着待会和莱科说点什么。“嘎哒”木门打开了,莱科拿着火把走出了木门,身后的妹妹莱米,脸色苍白无力的跑过来,哭着说道:“哥哥,太晚了,别去了采药了!你不用管我了,我身体已经快好了。求求你了哥哥!别去了。”

    莱科正打算安抚妹妹,看到站在门口的王辰与马克,愣了一下,道:“你们有事吗?”

    王辰,挠了挠脑袋,道:“你妹妹的事情,我听说了,这里是30铜辉币,我们先借给你吧。”

    “噢,还有这条鱼,是我们今天意外获得的,你妹妹生病了,给他补补。”王辰又补充道。

    莱科小眼睛眨了眨,登时泫然欲泣,半天说不出话。

    倒是他的妹妹莱米,细声细语说:“哥哥,你先让王辰哥哥和马克哥哥进来了吧。”

    马克和莱科兄妹打过很多次照面,相互都认识。王辰谎称自己得了严重失忆,这里大半的少年都听说了他的事情,也都认识他,所以莱米认识王辰和马克并不稀奇。

    莱科木讷的请王辰和马克进了木屋,而莱米看到哥哥终于不用夜里外出采药,心情也大好了起来,稚嫩的小脸也微微有所恢复。怡悦的对王辰和马克说:“两位小哥哥,你们坐到床上吧。”

    王辰走进木屋,借着火把的火光环视木屋一圈,莱科的木屋和马克的木屋差不多,都是一样破烂,屋内的家具也就是一张床、一张凳子,一张齐整的桌子,桌子上有一只木碗,木碗盛着还没有喝完的药水,药水散发着淡淡的中药的味道。

    在莫拓村已经居住了2个多月了,王辰开始认为这里是男爵领的领地,那这里的风土人情,应该和地球的欧洲很像。但是现在,他发现不是这样的,这里就是无尽世界,不能单纯用这里像西方文化还是像东方文化来概括。这里,应该说像各种文化的融合,既能看到东方文明的现象,也能看到西方文明的东西。这里的人们白皮肤的、黄皮肤、黑皮肤的都有,名字也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比如,他就知道村里有人叫野猪的,有叫穆罕默德的,叫酒井的,还有叫李卫的等等,还有他们的文字类似地球的拉丁系语言,但是语言的表达却有很浓的中国风。

    现在莫拓村的治病的治疗方式,就有点像中医,以草药为主。所以莱米的药就是用类似中药的方式熬制的。

    王辰和马克进屋后,王辰将钱和用草绳系着的鱼递给莱科,道:“我们也不宽裕,只能帮你那么多了,还有听说你两天没吃东西了,我这里还有半个黑面包你就将就一下吧。”说完,王辰又从布袋里拿出半只黑面包一并递给莱科。

    莱科一会看王辰,一会低头看地,小眼一个劲的眨,憋了很久,道:“谢……谢谢!还有王辰,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可能跟你的身世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