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无尽魔法世界 第25章 归途

时间:2020-09-11作者:天雨新晨

    臭骂完雅木茶后,见波波特心情略有好转,马克又突然问道:“波波特,魔力精灵会飞,森林之子可以吗?”

    波波特中气不足的回道:“当……当然会了!我们森林之子同样会飞好吗!”

    “真的吗?那你能飞一个给我看看吗?”说完,马克用期待的眼神看向波波特。

    “可以,是可以,只是今天小爷有点累了,可能飞不快!”

    听到波波特说可以飞,马克都快兴奋的跳起来了,道:“没关系,快飞给我看看!”

    波波特带着几分不情愿的走了几步,而后,“嘭”一声就变回了小猪人的形态。变回原形后,只见波波特拼命的、用力的、不停的煽动着他那两只像小扇子般的大耳朵。大耳朵扑闪扑闪的煽动着,在波波特的脚底下激起了阵阵的尘埃,几个呼吸后,才终于看到波波特的身体有了悬空的感觉,只是刚一离地,“噗”的又掉了下来。一连尝试了好几次都是如此,最后波波特不得不停下来,用那肥诺诺的小手,抓了抓脑袋,装傻的说道:“今天消耗的猪之力太多了,给小爷休息休息就能飞起来了!呵呵……”

    马克略微失望的点了点头。

    王辰饶有兴趣的看着波波特飞行,本以为波波特又会给自己带来惊喜,没曾想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旋即王辰笑着打趣道:“波波特,我看你不是因为猪之力不够,而是你吃得多了,长胖了!以后少吃点,减减肥,就可以飞起来!”

    波波特一听到说自己吃得多了,过于胖了,气呼呼暗道:“那不是有损小爷的形象吗!”急忙道:“才没有呢!小爷,小爷再飞给你们看看!”话音一落,波波特咬紧牙,双手握拳,卯足了劲,狠狠的煽动着耳朵,脚下细碎的尘土和杂物被耳朵扇起的气流激起,并不停的乱射向四周。几个呼吸后,波波特又开始有了悬浮的感觉,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波波特猛地使劲大喊起来,随即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急速的煽动着大耳朵。终于,这次波波特不再下坠了,而是呼呼的徐徐上升,待稳住姿势后,波波特调整方向缓缓的飞到马克身旁,道:“怎样,小马克?”接着,他又飞到王辰跟前说道:“主人,看小爷飞起来了吧!”

    马克看到飞起来的波波特,兴奋的手舞足蹈雀跃起来。王辰则是偷笑道:“是了,看来你没有变胖,还飞得不错!”

    听到王辰表扬自己,波波特抬头挺胸,神气十足的煽动耳朵继续向前飞去。然而没多久,波波特就气喘吁吁的变回了野猪形态,吃瘪似的求抱起来,引得王辰和马克哈哈大笑。二人,一猪在有说有笑中顺利的回到了村口。

    回到村口后,王辰和马克并没有立即去卖草药,而是先到他们设下的捕鱼的迷宫陷阱查看收获如何。当他们来到一处较为隐蔽的点时,竟然远远看到有人站在小溪边,对着溪水大喊大叫,并不停的捶胸顿足。吓得王辰和马克赶紧找地方躲了起来,好在那人沉浸在痛苦中,并没有注意到王辰他们的接近。

    王辰和马克趴在地上,偷偷的探出头去仔细观望,这才看清那人的面貌。那人居然是采药队的副队长井德,此时他已将身上的木甲卸去,手上的铁剑和木盾也不见踪影。王辰不禁疑惑起来,暗道:“记得井德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还是意气风发,春风得意的样子,现在怎得就变成呼天抢地,伤心欲绝的样子呢?”

    马克也是一脸不解的望向王辰,轻声道:“王辰哥哥,井德怎么了?回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王辰摇头轻声回道:“我也不清楚。波波特,井德进山洞后都发生了什么?”

    波波特缩回草丛咬耳朵般说道:“那时小爷害怕雅木茶有所察觉,并没有完全偷听到他们所有的谈话,不过从听到的话语中,小爷也能大致判读出大致情形。事情经过应该是这样的:之前,雅木茶向井德许诺,只要带给他一株疗伤类的准魔力草,他可以破例施展法术帮井德疏通经脉,让他武艺大增。而井德信以为真,真的变卖了很多的家财,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好不容易购买到一株疗伤用的准魔力草,并在刚才带过去给了雅木茶。为表诚意,井德还向雅木茶承诺,待自己提高武艺后,他便向采药队队长发起挑战,等自己坐上队长之位,还会再帮雅木茶寻多些准魔力草,还有其它报答雅木茶之类的话。”说到此处,波波特冷笑着又说道:“只是井德哪里知道雅木茶不过是个小小的2级魔力精灵,压根就没有能力帮他疏通经络。那雅木茶后来不过是利用自己的幻术欺骗了井德,让井德满心以为自己经络已经被洗髓,武艺大增,所以称心满意,意气风华的离开了。”

    王辰这才明白过来,轻声道:“原来如此!那如今定是雅木茶施展在井德身上的幻术效果消失了,井德才幡然醒悟过来,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还白白被骗了一株花了极大代价换来的准魔力草,而现在他又不敢去向雅木茶讨要,所以只能在这里顿足搥胸发闷气了。”

    波波特:“应该是这样了!”

    王辰随后又问波波特:“那雅木茶的幻术怎地如此厉害!竟轻易就骗的井德团团转。你让我们闭眼睛捂耳朵是不是就是破解之法?”

    波波特:“幻术是一门厉害之极,又十分之弱的法术。假如没有防范而中了幻术的话,你就会任他摆布了,听命于他。而假如你提前做好防御工作,他对你便无计可施了。闭眼捂耳是防御低级幻术最好的方法,因为低级幻术一般是通过听觉和视觉侵入他人的大脑,进而实现对他人控制的。井德轻易被骗,其实除了自己不明原因被施术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那就是贪婪,又或是傻。”

    “贪婪?傻?”

    “是的,井德居然愚蠢的相信雅木茶的鬼话。洗髓通经的本领,别说雅木茶不会,即便他有这个能力,单凭一株准魔力草就想请动一个魔法师帮你洗髓通经,那完全是白日做梦。再说魔法师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帮人洗髓通经,即便是帮普通人,那也是颇耗心神甚至损耗修为的事情,如若不是至亲挚爱之人,为了一株准魔力草谁会做这等傻事?亏他还是莫拓村的采药队的副队长,连这点见识都没有,真是愚蠢到家了。”

    王辰内心感叹道:“是啊,在地球的时候,电视上,网络上就常常有报道谁谁既被骗了色又被骗了财,谁谁又被骗得倾家荡产等之类新闻,甚至有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骗,仍不自知。说到头来,大部分人无外乎就是个“贪”字,又或者没见过世面,接触信息太少,而过于“傻”吗!更何况这个骗子还是个幻术魔法师,难怪诸如井德这样的在莫拓村算是有些见识的人都被骗。”

    马克则非常气愤的压低声音说道:“井德副队长这人除了不知为何老惦记着队长这个位置,其它的方面人还是很好的,尤其对我们这些孤儿还是颇为照顾。我觉得还是那个雅木茶好可恶,到处骗人,不仅骗井德还骗了波波特,他以后肯定还会骗很多很多的人。波波特,下次你见到他一定要狠狠揍他,不对我们一起揍他,让他把所有骗来的东西都吐出来。”

    “那还用你说,小爷今后见他一次打趴他一次。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为止!”波波特恶狠狠的轻声道。

    过了好一会,王辰他们仍未见井德有离开的打算,而且天也快黑了。三人只好,无声无息的偷偷离开那处地方,径直卖草药去了。

    不知是不是今日大起大落的境遇,锤炼了王辰的心境。还是觉得自己不久将会成为魔法师,不再需要顾忌四大恶人。王辰再看四大恶人时,他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了。原先那种看到四人就害怕的感觉竟然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甚至面对四大恶人时,还有淡淡的不屑的感觉。再与李斯特面对面时,王辰脸也不再改色,心跳也没有了那乱窜的紧张感。从容不迫,有条不紊的完成了草药的买卖,王辰一行人就急冲冲的回到了家中。

    顾不上吃饭休息,一进家门王辰立即从怀中取出那张新获得辟星图,随后又拿来那张自己修炼过的残图,王辰将两张图都展开平放在桌子上,详细的对比起来。对比一看,两图的材质相差不大,新获得的那张图,据波波特的判断也是魇猪兽皮制作而成。不同的是新获得的这张辟星图不仅比原来的残图还要大上不少,在那黑乎乎的图面上,还密密麻麻写了上千字之多的修炼法决。

    再次确认星图无误后,王辰急不可待的一口气将辟星图上的文字通读了三遍,这才停下了。三遍下来,王辰最大的感受是不知者不畏,知之者冷汗夹背。那星图修炼法决记载的第一句话就是“未得修炼之法,又或未曾理解修炼之心要,切勿随意开辟星海,否则重则毙命当场,轻者痴呆无神,能逃出生天者寥若晨星。”这些话的意思尽管先前也曾听波波特述说过,但是每每读至此处,直面文字之时,仍寒毛直竖,脊背发凉。

    不过这三遍下来,对于精神星海的修炼,王辰虽不能说是已经了然于胸,但也是略知一二了。当即思维活络的寻思着接下来要怎么做,按修炼之法所述星海修炼应该当按部就班,循序渐进的开辟。最先应是理解控制星海之法决要义,再明辟海之要诀。开辟之时,当凝神静心于星种,缓缓引导,徐徐展开,步步成形。但问题的关键是,王辰星海已然开辟,只是星海遭到了重创,急需修复。那应该如何修复呢?是需要从一而至,从头再来。还是寻根问底,切中要害,重点修复?更何况王辰开辟星海之图并不是此图,也就意味着法决并不一定相同,不同星图开辟出来的星海修复方式又是否通用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