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章 斗胆一试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一群废物!本宫要你们何用?!”

    正午时分,鎏金铜瓦,富丽堂皇的荣华宫里,乌压压跪了一地。

    今年天气反常,刚过谷雨,太阳却已经十分狠辣,宫人们被晒得眼前发黑,但也只能强撑着身子,等待殿内贵人大发慈悲,能让她们滚去休息。

    近几日,四皇子每到夜里就嚎哭不止,不肯吃奶,也不睡觉,小脸憋的通红不说,甚至几度哭的差点背过气去。

    然而每当太医火急火燎的赶来,四皇子又已经恢复如初,在襁褓中安然入睡。

    几次三番下来,折腾的祺嫔嘴上起了一串燎泡,产后本就躁郁的心情更加窝火,认定是宫人们照顾的不好,这才引得儿子夜夜哭闹。

    今日更甚,这才晌午,便已经提前哭了,荣华宫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是肠绞痛啊!

    苏小酒紧紧攥着手里的鸡毛掸子,无声的叹了口气——她不过是个粗使宫人,却要次次跟着罚跪,实在好不冤枉。

    将身子悄悄往前面跪着那人的阴影里挪了挪,额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随即蒸腾不见。

    雨花石地面凹凸不平,酸麻肿痛的膝盖仿佛早已不是自己的,看着整个荣华宫上下被这对贵人母子折腾了七八天,真恨不得冲进内殿大声告诉祺嫔——放着我来!

    可她深知在这后宫之中,最重要的就是明哲保身,是以每次话到嘴边,又都狠心咽了回去。

    她并不想出头。

    然而此刻,被热辣辣的太阳烤着,一阵又一阵天旋地转,苏小酒觉得,若是她还不做点什么,只怕就要再死一次了。

    要说为什么是“再”,那便说来话长。

    她原本是二十一世纪在大城市打拼的三无女青年——没钱,没颜,没背景。

    毕业后找了几分工作都不理想,急着交房租的她,没头苍蝇一般钻进了楼下一家月嫂公司。

    年轻,好学,头脑灵活,手脚麻利又有足够的耐心。

    很快她从一开始的门外汉成长为公司里的金牌月嫂,然而好景不长,在一次匆忙赶去雇主家时,不幸发生了车祸。

    再醒来,她便成了大渊皇宫里的宫人苏小酒。

    怪只怪这副小身板实在太过单薄,且自醒来以后,又一直没能好好休养,今日跪了这小半天,精力体力都快枯竭,苏小酒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流逝。

    她不想明天就被一张草席卷着出宫。

    见苏小酒不住抬头向殿内张望,旁边的春末悄声问道:“小酒,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苏小酒摇头:“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个法子,或许能让小殿下止住哭闹。”

    春末闻言大喜,虽然她身子要比苏小酒强健些,可是在太阳下跪了这么久,也早就吃不消了,当下忍不住催促道:“那你快禀了姑姑呀,只要治好了小殿下,咱们就能起身啦!”

    莲香在她斜前里跪着,闻言微微侧了身子,气急败坏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掐尖?你能比太医还厉害?娘娘如今正在气头上,你自己找死不打紧,可别连累了我们!”

    苏小酒瞟她一眼没搭理,还是下定决心朝着大殿的方向高喊了一声:“启禀娘娘,奴婢有个法子,自请斗胆一试。”

    话音未落,数十双带着希冀的目光齐齐投射到了她身上,见她果真开口,春末反倒有些担心:“小酒,你那法子行不行啊?万一~~~”

    苏小酒朝着她安抚一笑:“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过别担心,我心里有数!”

    正说着,祺嫔身边的张姑姑疾步走了出来,将门外跪着的苏小酒上下打量一番,问道:“刚才是你说有法子?”

    不等苏小酒回话,又添了一句:“若是说大话,你可知后果?”

    苏小酒语气谦逊却透着毋庸置疑的自信:“请姑姑给奴婢一个尝试的机会!”

    张姑姑本想斥责她太过天高地厚,里面却传来祺嫔的声音。

    “姑姑,让她进来吧!”

    就像得了癌症的人会相信电线杆上的小广告,看着儿子哭的撕心裂肺,小脸痛苦的皱成一团,祺嫔一颗老母亲的心被揪的生疼,因此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她也得毫不犹豫的试试。

    迫不及待将苏小酒召进殿内,祺嫔简单问了几句后,就依着她叫了春末进去帮忙。

    春末忐忑不安的垂首站在一侧,虽然知道苏小酒不会故意逞强,可心里终归是不敢相信她的法子真比太医还厉害,若真的不行,恐怕就要被打了板子扔出去了。

    许久没撸过团子的苏小酒深吸口气,安慰自己别慌,当年她可是公司里的头牌——啊呸,招牌!

    多少人点名要她这个金牌月嫂,佣金最高直逼六位数,如今不过是对付个肠绞痛,简直小菜一碟。

    见她胸有成竹,春末也跟着安心不少,按照苏小酒的吩咐取来热水和帕子,看着她有条不紊的为四皇子热敷小腹,随后又轻轻的按摩。

    没多久,只听噗的一声,鼓鼓的小肚子排出一股气,四皇子紧握的小拳头一点点打开,小小的眉头也舒展起来,许是觉得舒服,睡梦中竟还裂开小嘴笑了一下。

    好可爱啊!

    趁着祺嫔没看到,苏小酒做贼一样偷偷在四皇子肉肉的小屁股上捏了捏,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嘻嘻。

    也不敢太过分,苏小酒起身垂首站在一侧,刚才跪的膝盖疼,如今忙完是一身汗。

    祺嫔轻轻在四皇子脸蛋上啄了一下,喃喃道:“可怜了我的儿。”说完一双秋水潋瞳,盈盈看向苏小酒:“好你个苏小酒,有这等手艺,为何不早说?白白害四皇子哭了那么多天,你是何居心?!!”

    ???

    这是什么神奇的脑回路?剧情不应该是这个走向!

    偷摸撸了把团子的窃喜轰然散去,苏小酒如坠冰窟,:“回娘娘,奴婢也是刚想起来四皇子的症状,跟奴婢弟弟小时候很像,这才斗胆提的,并非故意隐瞒!”

    随口胡诌了几句,希望她们懒得查证。

    “那你为何不早点想起来?!分明就是对主子漠不关心!”

    这话就有些胡搅蛮缠了。

    苏小酒也知道产后的妇人心思多敏感,若一味开脱,只怕会引得祺嫔更生气,于是忍着膝盖的肿痛,再一次跪倒在地:“都是奴婢的错,因太医们都说没法,奴婢怕自己的方法不对症,所以不敢轻易尝试,还请娘娘责罚!”

    春末跟着她一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好怕一起被打板子。

    好在祺嫔并未真的发难,这几天连着没能睡个好觉,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早就让她疲惫不堪,于是挥挥手道:“算了,念在你治好了允儿的份上,今日就先饶了你,退下吧!”

    苏小酒汗涔涔的起身,跟春末一起退到殿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