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2章 邋遢崽崽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四皇子症状缓解,大家终于能去吃饭了。

    苏小酒跪了那么久,刚才又一吓,现在腿都是软的,待跟春末一起扶持着到了伙房,发现桌上只剩下一些菜汤和两块硬邦邦的馒头。

    “你们怎么这样啊?我们还没来,就把饭菜全都吃光了?”

    春末扶着苏小酒坐下,有些不满的抱怨。

    莲香翻个白眼:“呦,你是公主还是娘娘啊?难道吃个饭要我们所有人等着?再说了,这不是还留了两块馒头吗?爱吃吃不吃拉倒!”

    “这次要不是小酒,你们还不知道要跪到什么时候呢!如今却这样对我们,真是白眼狼!”

    春末愤愤不平,忍不住跟莲香理论起来。

    苏小酒想要阻止她,却已经没有力气了,只好自己拿过一块馒头,掰碎了放进菜汤里泡泡吃。

    莲香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蠢人就只配吃剩饭,还想着学人家巴结主子?现下如何?吃力不讨好吧?”

    苏小酒抬头看她一眼,那平静的目光里分明没有任何威胁之意,却让莲香心里莫名一颤,于是闭上嘴悻悻的走到了一旁。

    这个苏小酒,原本不过是蠢笨了些,可自从上次落水被人救上来,整个人似乎气场都变了,虽然还是不怎么说话,却总有种古古怪怪的感觉。

    以前每每嘲讽她,她都是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偷偷躲出去哭,可如今,她却总是抬起头像这样一脸漠然的盯着自己,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她心里直发毛。

    春末见莲香不再多嘴,也在苏小酒身边坐下,苏小酒将大的一块馒头递给她道:“别理她,咱们先吃饭,下午还要干活。”

    春末将馒头分成两半,将其中一块递给她说:“还是你多吃些,你刚好了没几天,身子虚,得多补补。”

    两个人让来让去,终于把饭吃完了,结果还不等回住所又被安排去辛者库送脏衣服。

    苏小酒叹气,好不容易遇到穿越这么玄幻的事,为啥就不能给她个好点的身份?

    人家穿越前辈要么是千金小姐,要么是王妃公主,哪怕是失宠的也好啊,起码能吃饱饭,还不用干这么多苦力活。

    没想到自己前世好不容易打拼出个人样,回了古代反而又挣扎在温饱线上,真是愁死人了。

    她们只是下等宫人,要送的脏衣服都是宫人和太监的,大热天,衣服上充斥着各种难闻的体液味,熏得苏小酒一住不住打喷嚏。

    见春末面色如常,苏小酒忍不住问道:“你不觉得这些衣服超级难闻吗?要不是中午吃的少,我都要吐了,你怎么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春末疑惑的凑近衣服闻了闻:“没那么夸张吧?虽然是有些汗臭味,但只要离远一些就好啦!”

    怎么可能?

    学着春末往衣服上凑了凑鼻子,苏小酒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我靠,不行了我!呕~~~”

    “你没事吧?是不是中暑了?”

    春末赶紧把她扶到阴凉里:“你在这里坐一会,我自己去送吧,不然晚了回去又得挨骂。”

    苏小酒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不行,这么多衣服,你一个人怎么拿得动,唉,要是有个小推车就好了。”

    “你可算了吧,就你这身板,真给你个车子你也推不动。”

    皇宫里的推车都是用来拉水拉菜的,光是车子就得两百斤,倒在路上她们扶都扶不动。

    苏小酒存着力气没说话,而是加快了脚步,想赶紧到辛者库讨杯水喝。

    走进辛者库的大门,里面的宫人太监正在顶着大太阳做活,有些在打水,有些在浣衣,还有一些在刷马桶,空气中同样充斥着难闻的味道,而且大多数人都表情麻木,像是没有感情的干活机器。

    这里的孙掌事是个三十来岁的宫人,听说年轻时曾被先帝宠幸过,虽只有一次便被忘在脑后,但终究是先帝的女人,一生不得出宫,便谋了个辛者库掌事的职位。

    见苏小酒跟春末进来,她坐在廊下的阴凉处眼皮也未掀一下,自顾自的喝着凉茶,用下巴往旁边一挑:“哪个宫的?去那边登个记,送的哪些衣服,什么时候取,都给老娘写的明明白白的!”

    苏小酒看她一眼,这孙掌事面色暗黄,脸上还有不少色斑,裤腿毫无形象的挽到膝盖处,露出一双同样暗黄的小腿,一手抓着把小茶壶往嘴里送,另一手里的大蒲扇哗啦呼啦的扇着风,毫无形象可言。

    不晓得先帝当年怎么下得去手。

    见苏小酒盯着她看,她歪着脖子咧嘴一笑:“怎么了小姑娘?是不是羡慕老娘的美好生活?等着吧,等你熬到我这个年纪,就能坐着看别人干活了!”

    苏小酒瞬间没了跟她讨水喝的欲望,放下手里的衣服,留下春末在登记处回话,自己先一步走出了辛者库。

    辛者库门口有两棵大槐树,苏小酒坐在阴凉里歇脚,见春末久久不出来,干脆倚着树闭目养神起来。

    吧嗒。

    一颗小石子落在苏小酒的脚边,她看了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重新闭上眼。

    又是吧嗒一声,这一次小石子打到了她头上。

    苏小酒站起来环视一圈,问道:“是谁?再不出来我可不客气啦!”

    另一棵槐树后面传来偷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小孩子。

    苏小酒一挑眉,却没有直接过去,而是转身藏到了她旁边的大树后面。

    吧嗒声再次响起,苏小酒没吱声,偷偷瞧着另一棵树后的动静。

    没一会,一颗圆溜溜的小脑袋自树后面伸出来,看起来是个六七岁的小太监,长得胖呼呼的,穿着一身宽大破旧的太监服,衣摆逶迤在地上,袖子挽了好几圈,脸上脏兮兮的,看起来很是邋遢。

    见苏小酒没了踪影,小胖墩奇怪的咦了一声,便往这边走来。

    苏小酒躲在树后面,听着那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直走到她藏身的这棵树附近停下,疑惑的说:“咦?人呢?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

    苏小酒趁机哇的一声跳了出来:“小鬼!哪里跑?!”

    小胖墩被她唬了一跳,猛然向后退了几步,结果被长长的衣摆绊住,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咧嘴就要大哭:“呜呜~~大家快来看啊,这个人欺负小孩!~~~~”

    苏小酒一头黑线,怕他的哭声引来辛者库里面人的注意,于是小声恐吓说:“快闭嘴,不然我就往你嘴里扔毛毛虫!”

    小胖墩哭声立时止住,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睁着大眼睛满是惊恐的看着她。

    苏小酒见他怕了,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宫的?为什么要用石头丢我?”

    小胖墩捂着嘴摇头,苏小酒把双手举起做鹰爪状:“快说,不然我就把你吃掉!”说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小虎牙。

    “不要!不要吃我!我说,我住在辛者库,叫崽崽,我只是很孤单,想要跟你一起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