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3章 古代人的育儿观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崽崽吓得眼泪汪汪,眼前这个小姐姐看起来柔柔弱弱,没想到竟然是个吃小孩的大魔头!实在是太可怕了!

    苏小酒却皱了皱眉,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来到辛者库?

    看这个小家伙,脸上像花猫,脏的看不清楚眉眼,确实跟辛者库这种地方相得益彰。

    毕竟这里是皇宫最底层,各人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计,没人会理会一个小孩子干净与否。

    但奇怪的是浑身上下都肉嘟嘟,不像是辛者库那种缺衣少食的地方出来的。

    “我可是会法术,能看到撒谎的小朋友心里在想什么哦,如果被我发现你撒谎,哼哼~~~”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孙姑姑,她可以为我作证!”

    崽崽撇着小嘴,差点真的哭出来了,他说的都是真话,这个姐姐为什么不信?

    苏小酒怕他真的哭了,赶紧从荷包里摸出仅剩的一颗糖递给他,这还是之前祺嫔刚生下四皇子时赏赐的:“好好好,姐姐相信你,不过你说的孙姑姑是哪个?难道是辛者库的孙掌事?”

    在辛者库里能被称为姑姑又姓孙的也就只有她了。

    崽崽果然点点头,看了看苏小酒的脸色,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把糖接过来。

    见他被自己吓成这样,不禁有些内疚,苏小酒把糖块朝着他递过去说:“拿着吧,姐姐刚才是逗你玩呢!”

    崽崽观察着她的脸色,觉得不像是在骗自己,于是慢慢伸出手,袖口处随着他的动作隐隐约约露出一小截胳膊。

    苏小酒低头,发现他其实长得很白,只是那小手脏乎乎的,连指甲里都尽是泥垢,很难看出原本的肤色。

    这样的手吃东西怕不是要肚子疼。

    苏小酒向辛者库里面瞧了瞧,也不知春末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想着反正她还没出来,不如先带着崽崽去洗洗手。

    她将糖捏在手里,对崽崽说:“我先带你去洗洗手,不然手上的细菌吃进肚子里,就会在里面咬啊咬,可疼可疼了!”

    崽崽赶紧举起自己的小手左右看看:“细菌是什么?我怎么看不到?他们有这么厉害吗?”

    苏小酒一边牵着他往辛者库走一边说:“那当然啦!它们可厉害呢!只是因为它们长得很小很小,我们用眼睛根本就看不到的。”

    崽崽惊呆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以前见过啊,它们无处不在,超级可怕的!”

    “你不是说它们很小,根本看不到吗?”

    崽崽的眼中充满了怀疑。

    “有一种很厉害的东西,叫做显微镜,能把很小的东西放大几千几万倍,帮我们看到许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哦。”

    “好神奇呀!那你是在哪里看的显微镜?可以带崽崽也看看吗?”

    “额~~这个嘛~~我是在自己老家看的,可惜这里没有呢。”

    果然每个小孩都是本十万个为什么,苏小酒怕他继续追问,赶紧转移话题说:“对了,你是怎么进宫的?你的家人呢?他们都去哪了?”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崽崽愣了愣,而后黯然低下了头:“我,我也不知道爹爹和娘亲去哪了。”

    想起春末之前说过的话,进来辛者库的人,要么是得罪了贵人,要么是犯了重罪,可怜崽崽,他这么小,还不懂成了太监意味着什么,便已经无法选择了。

    心里忽然就有些难受。

    苏小酒领着他来到浣衣的地方,从旁边的水桶里舀出一瓢水,刚想为他洗洗脸蛋,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凌厉的声音:“崽崽!过来!”

    苏小酒回头,发现刚才一直在廊下阴凉里吊儿郎当喝着凉茶的孙掌事,此刻却脸色铁青,站在她不远的地方招呼崽崽。

    崽崽似乎对孙掌事很是敬畏,闻言赶紧松开苏小酒的手,低着头小跑到她身边,喏喏的唤了一声:“孙姑姑。”

    孙掌事面色不虞,冷冷地盯着手里攥着水瓢的苏小酒:“你是刚才送衣服的宫人?放下衣服不赶紧离开,到这里来做什么?!”

    苏小酒将水瓢放回去,向她行了一礼,恭敬的回答:“回孙掌事,奴婢是见崽崽的手上脸上都脏了,想要帮他清洗一下。”

    “不需你多管闲事!没事就赶紧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一改之前的痞里痞气,孙姑姑目光戒备的看着她,语气里充满了警告。

    苏小酒疑惑的看向崽崽,至于吗?她又不是来拐卖儿童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崽崽有些害怕的拉拉孙掌事的衣袖:“姑姑,你别生气,都是崽崽不好,这个姐姐是好心,她怕细菌会咬崽崽的肚子,所以带崽崽来洗手。”

    孙掌事看向苏小酒:“崽崽不乖,姑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

    怪不得,原来是把自己当成了坏人。

    苏小酒目光清澈的回望过去,不想让孙掌事误会自己,便继续解释说:“孙掌事,奴婢真的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小孩子应该干干净净,不然脏手抓了东西吃,回头该闹肚子了。”

    “他吃东西时,我自会让他去洗手。”

    崽崽似乎意识到惹的孙掌事不开心了,两只小脏手不安的揉着自己黑乎乎的袖子。

    孙掌事低头摸摸崽崽的发顶,语气软了些:“不该你管的事不要管,崽崽这样就很好,你回去吧!”

    说着拉起崽崽的手便要走。

    “等一下!”

    苏小酒并非是多管闲事的性子,只是作为一个现代人,又是月嫂出身,看不得孩子脏。

    心道古代人的育儿观也太随意了吧?活着就行?

    即便是个小太监,总也该打扮的干干净净,这样浑身上下脏兮兮的算怎么回事?

    孙掌事脚步一顿:“又有何事?”

    “崽崽还是小孩子,我们要从小教导他讲卫生的好习惯,你看他的指甲,又黑又长,脸上也脏的跟小猫一样,为什么不帮他清理一下?”

    孙掌事看了一眼崽崽,崽崽低着头,似乎因为苏小酒的话有些委屈和羞怯。

    其实他并不是不爱干净,可是每次他想偷偷的洗脸洗手,都会被孙姑姑骂一顿,时间长了,他习惯了自己脏兮兮的,也习惯了别人见到自己就绕着走,因此从来都是独来独往。

    孙掌事眼中闪过一丝挣扎,随即又变得冷漠:“这不关你的事,崽崽既然跟着我,他的事就由我说了算,你不过是个小宫人,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她深深的看向苏小酒:“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你认为好的东西,于他可能并无益处。”

    苏小酒听得无语,讲卫生还不好?

    她刚要开口反驳,春末已经送完衣服走了过来,见她苏小酒在院子里站着,以为在等她,于是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啊小酒,我刚才碰到一个熟人,就跟她聊了会天,你是不是等急了?咱们这就回去吧!”

    崽崽依依不舍的跟着孙掌事去了廊下,仍时不时看向苏小酒的方向,苏小酒心里堵堵的,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闷闷不乐的跟着春末回去了。

    出了辛者库的大门,春末感慨的说:“唉,我刚才遇到了一个旧识,她之前是皇后宫里的,不知犯了什么事,就被打发到辛者库来了,如今已经第三个年头,还不知道要继续熬上多久呢。”

    苏小酒心里想着崽崽的事,便没有回话,春末以为她是心有戚戚焉,便接着说道:“每次看到她,我就觉得咱们还算不错了,起码到了二十五岁就能被放出去,她们大部分人却只能一辈子在里面做苦力,只有死了,才能一张草席卷着出宫。”

    辛者库,皇宫里最黑暗的地方,是金银窝里的深渊,大部分人都是有来无回。

    运气好的,得个病死了,才算解脱。

    两个人各怀心事回住所,下午暂时没有多少活计,她们还能休息一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