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4章 服不服?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身上还残留着那些脏衣服的气味,苏小酒嫌恶心。

    让春末先回去休息,她改道来到灶房,准备打些热水洗洗澡,却被告知热水已经派完了,想用只能明天早来。

    “不是每人都有定例吗?我今日的还没用,怎就没了?”

    身上不仅臭,还出了一身的汗,不洗澡简直难受死了。

    负责分派热水的宫人是个小姑娘,闻言有些为难的看了苏小酒一眼:“先前莲香姑娘来,说是你今日不用热水,便将你那一份也取走了。”

    又是她!

    郁闷的回到住所,狭小的屋子里,足足住了十几个人,到处都充斥着各种劣质的脂粉味和汗臭味。

    有些宫人回来早,已经睡着了,此起彼伏的打着呼噜。

    苏小酒脱去外衣,轻手轻脚爬上大通铺,刚侧着身子躺下,一旁的莲香便嫌恶的捂住鼻子:“臭死了,离我远点!”

    本来就又累又热,还被熏得头晕,下午在孙掌事那里碰了个钉子,如今热水也被抢走没法洗澡,苏小酒心里简直烦透了。

    尤其对莲香,苏小酒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于是也拉下脸来说:“嫌臭就滚去一边睡!哪来这么多废话?”

    莲香近来被苏小酒瞪了几回,早就心里不爽,如今见她竟然敢让自己滚,心里瞬间搓起一股邪火。

    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莲香指着苏小酒的鼻子骂道:“你再骂一遍?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苏小酒正愁没地儿撒气,闻言睁开眼睛盯着她道:“偷了我的热水还没跟你算账,怎么着,莫非还想打架?”

    莲香被戳破却毫不心虚,反而梗着脖子说:“我就用了,有本事你去姑姑那里告状呀!我告诉你,我不仅今天用,明天还要用,只要我高兴,你就永远没有热水,你能拿我怎么样?”

    苏小酒豁然起身,莲香吓得往后一缩,想着她也不敢动手,又挺起胸脯挑衅说:“怎么?还真想打我呀?有本事动我一下试试?”

    妈的,试试就试试!

    苏小酒冷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薅住莲香的头发,然后猛地一拽,将莲香从床铺摔到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操作让春末看的目瞪口呆,劝架的话到了嘴边,愣是没有说出来。

    莲香惨叫一声,其余的宫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莲香又惊又怒,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她手脚并用的爬到床上,想要将苏小酒抓下来,春末暗道不好,小酒身子瘦弱,比莲香矮了一头,方才一击即中,不过仗着莲香没有准备,此时她主动出手,只怕小酒要吃亏。

    她刚要暗搓搓的上前拉住莲香,却见苏小酒不慌不忙,竟然当胸一脚将莲香从铺上踹了下来!

    帅啊!

    这下莲香彻底炸了,尖叫着朝苏小酒扑了过去,恨不得立马将她撕成两半,癫狂的样子吓坏了一众宫人,大家都躲到一边不敢动弹。

    苏小酒前世一个人在外面租房,专门去学过防身术,身手比莲香敏捷了几倍,不等她欺身过来,就灵巧的闪到一边,让莲香扑了个空。

    莲香连她衣角都没摸到,羞愤难当,一边咒骂着一边又朝苏小酒抓过去。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便看到平日里恨不得见风就倒的苏小酒,竟然骑到了莲香的身上,一手死死摁住她,一手拿着一支发簪,抵着莲香的脖子,语气森然却毫无起伏:“你若不怕死,尽管反抗试试。”

    莲香从没想过这个瘦瘦小小的丫头片子,骨子里竟这么狠,那尖锐的发簪似乎已经将她皮肤戳破,带起火辣辣的疼。

    众目睽睽,她长得人高马大,却被一个比自己小了一圈的人制住,当下有些恼羞成怒,奈何脖子上冰凉带着刺痛的触感,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咬着牙放狠话说:“有本事你就刺下去,你以为伤了我,你就能好过吗?”

    “操,老子就不信了,大不了就再穿回老家,怎么,你想跟老子一起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所谓生死看淡,不服咱就干。

    簪子又往肉里刺了一分。

    莲香吃痛,都说兔子急了还咬人,没想到这苏小酒直接是个属狼的!

    众人已经被惊呆了,虽然看的很解气,毕竟怕再继续下去真的闹出人命。

    春末第一次见苏小酒发飙,也被震慑住了,小心的凑过去对苏小酒说:“小酒,你别冲动,先把簪子放下吧,若是被张姑姑知道了,你们都会受罚的。”

    张姑姑一向严厉,见不得宫人们寻衅滋事,今日是小酒先动手,到了张姑姑那里,到底理亏。

    一说起张姑姑,莲香瞬间来了底气:“我告诉你,张姑姑与我母亲是旧识,你若敢伤我,她定饶不了你!”

    被她这一激,苏小酒反而将已经松动的簪子又往前送了送:“这样啊,那我不如就先把你杀了,再去跟张姑姑自首,反正这个破地方老子也待够了,干脆弄死一个算一个,黄泉路上不寂寞!”

    莲香见她不像开玩笑,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她仗着与张姑姑有点关系,平日里跋扈惯了,哪怕张姑姑对她并不热络,其他宫人也多少有所忌惮,皆敢怒不敢言,时间长了,她便更加得意忘形。

    今天,算是碰到硬茬子了。

    有些以往被莲香欺负过的宫人,此时已经偷偷在心里为苏小酒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毫不起眼的小宫人,爆发起来竟然能让莲香吃亏,真是人不可貌相。

    苏小酒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莲香打服,她原本觉得自己一个外来户,想要在这宫里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苟起来,最好是被人当成透明的。

    可是来了这段时间却发现,你越是隐忍,别人就越是觉得你好欺负,比如这个莲香。

    不仅抢热水,吃食,床铺,甚至娘娘的赏赐都是她先选,干活也只挑着轻松的做,脏活累活都扔给别人,苏小酒早就看她不爽了。

    “说吧!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你大爷?!”

    虽是粗使宫人,苏小酒这幅身体的底子却不错,双手不似其他人那样粗糙,然而那柔软滑腻中带着微凉的触感,碰到莲香的脖子,竟然激起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莲香的额头上有冷汗滑落,看向围观的众人,心有不甘,但到底还是畏惧了,她苏小酒是贱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她可还有大好前程要奔!

    “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若有下一次,你就直接用簪子扎死我!”莲香说的咬牙切齿,她来了荣华宫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如此窝囊,何况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她紧紧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发誓,苏小酒,总有一天我要将你踩到脚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