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6章 冷宫里的小团子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天色已经暗下来,苏小酒加快脚步,径直出了荣华宫,来到了一处残败的宫门前。

    宫门上方,斑驳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锦瑟宫。

    瞧这名字,明明该是歌舞升平,锦绣云堆的地方,偏偏却是一处无人问津的冷宫。

    在门上轻轻叩了三下,很快,里面便传来一阵哒哒哒的小跑声,透过厚重的宫门,带着欢欣和愉悦,停在了门后。

    “是酒酒姐姐吗?”

    一道童音自里面传来,清澈甜软,带着可察的欢愉,却并没有直接开门。

    苏小酒笑笑,小团子记性不错,她之前教过她,以后听到有人敲门,要先问好了再开。

    忽然想要逗逗她,苏小酒故意捏起嗓子,瓮声瓮气的说:“我是大灰狼,快开门,我要进去吃小团子!”

    门内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随着宫门打开,门缝里露出一张白生生的小脸,见到苏小酒,琉璃色的眼睛忽闪忽闪,瞬间弯成了小月亮:“酒酒姐姐,我就知道是你!”

    上前捏捏她秀气玲珑的小鼻子:“小团子,姐姐来看你了,想姐姐了没有?”

    团子使劲的点头:“嗯,可想可想了,小舞每天都盼着酒酒姐姐来呢!”

    团子名叫小舞,今年刚刚四岁,说起来还是苏小酒的救命恩人。

    穿来那天,她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正沉在水底,惊慌失措下,忘了自己会游泳,只在水里拼命挣扎起来。

    恰好小舞在附近玩,发现她落水,跑去门口叫了两个过路的小太监,将她及时救了起来。

    小太监见她带的腰牌上刻着“荣”字,便把她送回了荣华宫。

    根据原主残存的记忆,那天应是原主和春末一起去辛者库送马桶,不巧回来的路上有些尿急,原主便让春末先回去复命,自己则拐进了锦瑟宫,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小舞拉着她的手往里走,开心的说:“酒酒姐姐,我今日终于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呢!只三天我就学会了,是不是很厉害?”

    甜糯糯的嗓音里尽是自豪。

    “哇,小舞好棒,那你一会写给姐姐看好不好?写好了有奖励喔~~”

    苏小酒摸摸她头顶上用一条粗旧的红布条扎的小丸子,目光里带着怜惜。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身上穿的却是粗使宫人旧宫装改小的衣服,灰扑扑的。

    脚上的鞋子也是粗布做的,好在她是个安静的乖宝宝,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离得近了,还能闻到她身上有一股甜甜的奶香。

    她自小出生在冷宫,从没去过锦瑟宫以外的地方,不知道与这里的萧瑟破旧相比,皇宫里的其他地方是如何繁华锦绣,金碧辉煌。

    再看荣华宫里众星捧月的四皇子,母亲是地位尊崇的宠妃,与同样出生在皇宫,母亲只能苟活在冷宫的小舞,地位如云泥之别,实在令人唏嘘。

    不过来了几次,苏小酒从未见过小舞的娘亲,按她的话说,娘亲不喜欢见外人,平时无事,总是一个人坐在屋里发呆,轻易不出来走动。

    想想也是,身为宫人,却在冷宫里生下个孩子,背后定然大有故事,母女两个都能活下来已经很传奇了。

    虽然跟娘亲过的清贫,小舞琉璃色的眸子里却没有一丝阴霾,每次见到她,里面都溢着满满的童真和无邪,让人见了分外怜惜,因此自那一天后,苏小酒时不时就这里来看看她。

    这里没有纸笔,小舞蹲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端端正正的写了个“舞”字。

    “姐姐你看!”

    才四岁的小人,手指头还没有树枝粗,却已经写的横平竖直,有模有样了,只是可惜写在了地上,没法保存起来。

    苏小酒寻思着,改天得想办法给小舞带点纸笔才行。

    小舞抬起头,因为写的太过认真,圆润如珠的鼻尖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被夕阳映着,闪闪发亮。

    为终于能完整的写出自己的名字而兴奋,她的脸上满满都是成就感,目光热切的看着苏小酒,像只等着主人夸赞的小狗狗。

    “姐姐你看!小舞写的怎么样?”

    苏小酒惊喜的看着她,拍着手鼓掌说:“哇,小舞写好太棒了吧?姐姐可得给她奖励才行,但是要奖励什么才好呢?”

    “真的有奖励吗?会是什么呢?”

    小舞满是期待的看着她,大眼睛一闪一闪,软萌软萌的。

    “来,闭上眼睛,把手手伸出来。”

    小舞赶紧闭上眼睛伸出右手。

    “不行哦,你刚才右手拿了树枝脏脏的,要左手才可以。”

    小家伙赶紧换成了左手。

    苏小酒偷笑,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打开,里面白花花的,放着五块骰子大小的冰糖。

    这是刚才在伙房花了重金买的,本来买了六颗,方才给了春末一块,苏小酒把剩下的全都拿来了。

    刚要把糖全都给小舞,苏小酒却动作一顿。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只白嫩干净的小手,她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只脏乎乎的小黑手。

    犹豫了一下,苏小酒只捡了三颗放进小舞的手心,将剩下的两块包好,又收进了怀里。

    “好了,睁开眼睛吧!”

    早就迫不及待的小舞睁开眼睛,看清手心里的东西,惊喜的欢呼起来:“哇!是冰糖!这个我有吃过,是上次过生辰的时候娘亲给我的!”

    这话听得苏小酒心酸,冷宫的生活说起来还不如辛者库,每日只有两餐不说,又常常不怎么及时,基本都是饥一顿饱一顿,更别提这些额外的零嘴了,真不知道小舞的娘亲是靠什么把她养大的。

    好在小舞是个懂事的宝宝,从来不会跟娘亲要求什么,而且知道娘心情不好,每天吃过早饭,她就乖乖的自己出来玩,通常一待就是一整天,到了晚饭的时候才回去。

    本该长身体的时候,却长得瘦瘦小小,看起来也就只有三岁的样子。

    “姐姐,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了?”

    小舞怯怯的看着苏小酒,是不是她刚才喊的太大声,酒酒姐姐生气了?

    母亲也是这样,从小就不喜欢她大声说话,有时候她玩的高兴忘记了,声音不小心高了那么一点点,母亲就会生气的把她赶出来。
小说推荐